NO.1353 如何度过“留学冰河期”?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寒假又开始了。今年假期特别长。怎么跟家里的神兽们相处,又成了一件让家长头大的事。所以,明晚8点,我们请教育专家沈祖芸老师坐镇得到直播间,给家长们一份寒假攻略。推荐你准时收看。

今天的精选也来自沈祖芸老师最新的课程《全球教育报告》。

经常有家长请教沈祖芸老师孩子的择校、出国、报班和亲子关系问题。沈祖芸老师说,绝大多数家庭在做这些决策的时候,都是应激反应。这里打听一点消息,那里得到一个说法,听到的说法越多,就越是举棋不定。

那破解的办法是什么呢?沈祖芸老师说,你应该把关注重点从具体的技术路线,切换到更加底层的家庭战略管理,形成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的家庭行动共识,这样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那什么是家庭战略管理?怎样做家庭战略管理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沈祖芸老师的报告。

你好,欢迎来到《全球教育报告》,我是沈祖芸。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上百万中国家庭的留学计划。全球经济状况恶化、安全问题突出、签证及移民政策多变,都对出国留学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家长们感慨,留学进入了冰河期。我只要一遇到家长,就会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我还要不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去?

你也许已经从很多渠道获得过建议,比如,政策会发生什么变化,还有没有新的留学通道,更安全的方案是什么,等等。但是,知道了这些,你会发现,依然很难作出决策。因为你的注意力是被外部不确定性牵着走的,你没有自己的战略。

这一讲,我们就来看看,如何回到原点,做好家庭战略管理。

“我有我的计划,孩子另有计划”

首先,我要先告诉你一个你可能不想面对的事实,那就是,虽然你在孩子留学这件事上,无比顾虑和纠结,但是孩子自己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

今年我采访过一个叫Jerry Fang的北京孩子。他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计算机专业已经第三年了。2020年暑假,他提交了休学申请,9月份回了国,决定间隔一年再继续留学。

间隔这一年干嘛呢?第一是创业,他从5月份开始就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个生活服务平台,Jerry负责市场运营和行政工作。第二是学韩语。他想如果美国疫情没有缓解,就准备申请交换生,下学期去韩国延世大学学习。这也是Jerry一直想做的事,这次因为疫情一下子有了机会。他说,如果这个机会不抓住,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了。

2020年,我调研了300多位中国留学生,其中30多位像Jerry这样申请了“间隔年”。他们有尝试创业的,有当兼职的,有做扶贫志愿者的,还有的选择多学几门技能,小日子过得特别精彩。

没有选择间隔年的留学生,也有他们的规划。

10月份,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 (Quacquarelli Symonds) 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叫《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全球留学生》。结果显示,66%的中国留学生表示的确受到了影响,但最终选择放弃出国的仅为1%。我又追踪采访了一些选择继续留学的家庭,父母们一张口就是一句:“没办法呀,孩子坚持呀。”他们还调侃说:“我有我的计划,孩子另有计划。”

你看,这就是“留学冰河期”揭开的一个真相: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不是出不出国的技术路线,而是有没有两代人共处的家庭战略。不在这个问题上深入思考,即便“留学冰河期”一过,其他的冰河期也会接踵而来。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才能一起面对未来所有不确定的挑战。

家庭重心的转移

我们来看看,没有家庭战略的情况下,是什么样的?

其实就是整个家庭都以父母为重心。爸爸是一个家庭的董事长,妈妈是CEO,他们运营着一个孩子的成长。孩子要读什么学校、要报考什么样的专业,做什么样的工作,成为什么样的人都由爸爸妈妈一手设计。

这在以前的时代是合理的,因为父母非常知道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把孩子培养成爸爸妈妈所设定的那个样子一定没错。但是今天就完全不同了。我们要把重心从父母的意志,转移到以孩子成长为主线,来规划家庭的未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首先是没用了,孩子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规划。你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支持他,在他需要的时候帮助他。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确定,孩子按照你设定的路线走是否会被未来的社会所需要,那只能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了。

其次,更深一层次,你要认识到,孩子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而是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后,还要活很长时间的人。因此,倾听他的声音,尊重他的选择,让他成为他自己,而不是我们想要的样子。

当我们看清这个重心的转变已经发生,并且成为两代人共处的规则的时候,你就应该尽早地以孩子的成长为主线来进行战略规划,而且这个规划越早越好。

如何管理你的家庭战略?

好,明确了家庭战略的重心转移,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进行家庭战略管理的问题了。一般来说,一个好的家庭战略包括这么三个方面。

首先,确立愿景:你的家庭,未来在哪里。

你可以和家人探讨一些问题。比如,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家庭?在家里,什么让我们感觉最舒服?是什么让你想要回家?家庭成员独特的才能是什么?我们对家人有什么责任?谁是我们的英雄,我们为什么会喜欢他们,希望向他们学习什么?未来3年、6年、12年,孩子会在哪里,我们的家庭又会在哪里?我们全家可以用什么方式为社会做贡献?等等。这些问题要全家一起讨论,倾听各自的声音,慢慢形成共同的想法。

做这份报告前,我做了50多个家庭的调研,问了他们这些问题,但是很遗憾,没有家庭能够非常明确的告诉我。大家说的或者是空洞的“我要让孩子生活得更美好”,或者是非常眼前的“明年买个学区房”。

千万别小看“确立愿景”这一步,它揭示了制定战略的本质是“增加确定性”,帮助你的家庭在“偏离航线”的时候,依然可以回到正确的轨道,前往那个目的地。

就“留学冰河期”这件事,我发现一个两极分化的现象。

坚定的家长更加坚定了,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疫情是短时期的,全球化一定是大趋势。有的家庭也非常明确,留学不是为了一张镀金的文凭,也不是避开国内高考的迂回技术,而是创造孩子成长的独特经历。想清楚了这些,面对冰河期,就可以与孩子一起商定应对的路线图,但航道可以变,目标不会变。

而另外一极就是迷茫、纠结,他们不断打听别人在怎么做?面对不同的建议更加举棋不定。正如《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作者斯蒂芬·科维所说,“随波逐流就意味着家庭的灾难”,因为它根本无法到达你希望的目的地。

第二,改变思维方式。

以前我们可能会想,我忙着出差,我拼命工作,甚至我升职、换单位,不都是为了多挣点钱,让孩子过上好日子吗?而以孩子成长为主线的思维方式,就要用是否有利于孩子成长来作出自己的选择。

比如,我再拼命工作,也要每周确保半天与孩子相处的时间,而且那个时间段一定关掉手机、不看电视。

当我决定接受一份新职位之前,首先思考的是我的新职位会在哪些方面对孩子产生怎样的影响,对这样的影响,我是否做好了充分准备。

还比如,当疫情打乱了出国留学的计划,我们就要和孩子坐下来一起讨论,现在有哪几种选项,间隔年?上网课?转中外合作办学?还是搁置出国计划?然后每一个选项,都要倾听孩子的想法,开诚布公地探讨:如果那样的话,你会怎么样,爸爸妈妈会怎么样,家庭会怎么样,还有哪些影响因素。再共同确定是否需要改变航道。

你可能会问,以孩子成长为中心,是不是意味着我要牺牲自己,让自己的事业发展为孩子让路?

其实不是的。我们回想一下自己,我们每个人在做自我规划时,一般是以月为单位,最长也就半年。但是,孩子的成长,这个时间跨度长达十年二十年。你参与规划孩子的成长,就能够把自己的时间线拉长,让你思考十年二十年后,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这实际上就像杠杆一样撬动了你的人生管理。

第三,与学校建立同盟。

你有一个天然的盟友,那就是学校。不要低估了学校这个盟友。为了应对未来教育的挑战,很多学校已经对自身定位进行了战略调整。他们意识到,学校不再只是孩子上学的地方,更要成为提供孩子成长解决方案的地方。

比如,在青岛中学,每一位老师都是学生成长问题的咨询专家。他们在2020年与100多个家庭共同制定了学生成长解决方案,缓解了家长的“冰河期”迷茫。

北京第一实验学校在最重要的位置设立了1500平米的“学生成长咨询中心”,可以同时采用互助、讲座、坐诊等20多种咨询方式满足家庭的个性化成长方案的咨询需求。

我预判,这样的功能会很快成为大部分学校的基本配置。因此,在我们开始学习如何进行家庭战略管理的时候,要始终与学校建立同盟关系,因为学校和家庭一样,是最了解孩子的。

最后,我要送你一句话:当任何的困境出现,要和孩子站在一起,打败问题;不要和问题站在一起,打败孩子。

好,这一讲的内容就到这里。我是沈祖芸,咱们下一讲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