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70 李丰:世界重回确定性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是正月初七,先祝你开工大吉。

今天我推荐给你的内容来自日更课程《蔡钰·商业参考》。最近,蔡钰老师策划了一个专题,叫做「年度观察」,就是把她这么多年攒下的高人请来,给我们的用户做一个年度总结和展望。

这第一位就是峰瑞资本的投资人李丰。他有一个判断,就是2021年将是“世界重回确定性”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说呢?

下面就请蔡钰给我们转述一下李丰的思考。

这里是《蔡钰·商业参考》,我是蔡钰。

在你和我一起观察中国商业演化过程的这四五个月以来,在咱们的背后,其实站着很多的导师。我在给你讲宏观环境、看新老产业、看具体公司和人物的那些重要变化的同时,也获得了很多亦师亦友的恩公们的点拨。

这些恩公里,刘擎老师、许怡然老师、黄碧云老师、赞松老师等等他们都是《商业参考》的前台常客,你时不时就能直接听到他们对市场的新发现、新思考。但还有很多宝藏高人,他们的洞见其实是隐藏在各种各样的事实背后的。

所以在2021年的春节期间,我想邀请几位平时没怎么在《商业参考》里出镜的幕后高人来到前台,跟你分享一下他们对当下商业世界的观察,和他们对2021年的思考。把他们在当下对市场中长线的判断直接呈现给你。

从这一讲开始,我们启动这个访谈系列。第一位,李丰丰叔。风投机构峰瑞资本的创始人。

峰瑞资本的Slogan叫「做正确而非容易的事」。基于这样的一个Flag,峰瑞资本的创始人李丰在内部有一个分工:别人负责判断一个商业项目的数据、产品、团队靠不靠谱,而李丰负责判断这些项目在不在整个大市场的演化主线上。

李丰在创投行业里被称为「丰叔」。这些年来丰叔对宏观环境的观察和梳理,不但能够指导峰瑞资本的投资脉络,对他的朋友们也有很大的指点作用。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受益者。

来,我给你讲一讲丰叔今年的年度观察。

丰叔说:在他看来,2021年最宏大的主题是,整个市场上的所有人,都会经历从已经习惯了世界的不确定性,又再转变回重新习惯世界变得确定。

这话听着有点绕。我们拆开翻译一下:在过去两三年里,世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方说中美之间突然贸易摩擦了,全球化似乎转向了,各国想要把制造能力从中国搬回本土了,新冠疫情肆虐了。我们好不容易在心里习惯了说:「哦,动荡是世界的新常态,我们得习惯这种动荡。」

但不好意思,2021年,世界又要变回一座确定的世界了。

举个例子,前一两年我们有一个疑虑,叫「制造业会迁出中国」,当时整个市场都在担心产业链会不会从中国挪出去,但其实在2020年9月份之后到现在,你听到的担忧声音肯定已经越来越小了,不太有人讨论这个问题了,相反,我们看见的是中国在2020年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同比还是增长了1.9%的,达到了32万亿,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禁受住了考验。

那同样道理,新冠疫情随着疫苗的普及也正在变得能受控制,中美关系也随着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而变得有迹可循。

世界在重回确定性,我们的心态上也开始重新适应这种确定。但这个过程宏大而缓慢,以至于大多数人不太会意识得到。但这种重新适应确定的心态真真切切地会影响人们的行为,影响不同的行业。

具体来说,比如消费行业。

其实2020年,‌‌社会的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降了4%,但在这个下降的总盘子里,我们还是看见了很多的消费品创业和投资项目。就拿你去年很熟悉的元气森林来说,它去年以20亿美元估值水平又融了一轮资,推出了新产品叫乳茶。

为什么,在一个没有增长的消费市场里,还在不断地发生这么多的‌‌新投资和新创业呢?

丰叔给出的原因是,消费市场的需求虽然没有在急速扩大,但流量结构已经发生了确定性的转换:互联网信息触达你的方式,从最早的搜索逻辑已经完成了向推荐逻辑的转换。推荐算法是能够精准地定义你和跟你同类的一小群人的。算法对你们这样的一小群人的揣测和勾勒特别精准,那只要有无数个新的消费品牌在揣测无数个细分人群,那原来那些大一统的大品牌就被替换掉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把一个消费品公司能够做到千亿规模,定义成100分,那本土消费品创业‌‌从0做到1就变得容易了,因为需求被切得很碎而且对得很准;但因为需求切得很碎,从1做到10变得非常难;‌‌从10做到100分的千亿本土消费公司呢?这在很长周期里看一定会出现,就像手机里的华为和小米那样。但现在还看不出来是谁。

丰叔说,我们的心态重回确定性,还会显著地影响一个行业就是中国的金融业。中国的金融业也会因为市场重回确定性,而将要发生一场从上到下、从资产到财富的整体结构调整。这个调整可能是2021年整个市场的重中之重。

市场里的哪些确定性变化会影响金融行业呢?其实很多你都已经有印象了,我选两三项提醒你一下:

前两项是对内的。

第一个,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从严,这会导致大规模的资金需求流回到传统银行。

第二个,中国实体产业的产业升级,已经确定性地改变了增长模式。增长模式从原来的规模化增长转向了高附加值的增长,也就是追求人效和资产效率,追求高毛利了。

实体产业的这个变化就会倒逼金融业改革。中国以前的社会融资总量里,间接融资是占大头的,企业不断地扩充产能,就可以用固定资产投资来作为抵押来获得新的贷款,再去扩张;但产业升级发生了以后,企业不再是靠固定资产扩张获得规模性的收益了;尤其是升级到了服务产业之后更是已经没有了固定资产投资了,没有办法再按原来的方式贷款。这就逼着金融机构要陪着企业从人才人效这些维度上去挣钱,去薅利润。

第三个,全球去年超发了20万亿美元的货币。光是美国,去年4个月印了3.2万亿,再加上美联储今年至少要增加2万亿,等于说美国用了16个月就会给世界增加了5-7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你知道美国对付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也是用流动性救市的,但他这一轮往市场注入流动性是2008年的两倍。

这还只是美国的情况。去年疫情期间,全世界都在开闸救市,所以整个世界多出了20万亿美元。这20万亿美元又炮制了40万亿的全球市值和10万亿的债券。

去年还好,这些流动性还主要停留在各个经济体的本土,在影响本国的资产价格。但从丰叔的视角看,他说在中期,这些流动性就会溢出各个经济体,流向优质资产的所在地了。那中国毫无疑问就是当前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当然亚洲也有别的高增长经济体比如越南,但是像越南这样的小经济体的体量,是完全不足以承载前面说的这么多流动性的。

所以,在这些既定发生的事实面前,无论是中国自己的内生市场升级,还是外部的流动性注入,都对中国的整个金融管网提出了升级和改革的要求,你的管道够不够大、够不够通畅、够不够结实,来承接这些巨大的变化?这些问题会让金融行业有很多的商业机会出现,比如说在数字技术、资本市场机构化、线上支付和资产配置等等各个层面。

还有,去年下半年不是新能源车行业疯狂增长么,我也请教了丰叔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有什么更新。他给出了两个有意思的判断:

  • 第一个,他认为,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情绪泡沫会在Q2消退。但这不意味着新能源产业就没有成长了。
  • 第二个,关于新能源产业最近很关心的、代表未来的固态电池技术,丰叔也说,他认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会变成固态电池技术最领先的国家,因为这个产业足够大,足以形成最大的驱动力,去驱动这个技术完成升级。

不过,他的这两个判断,我就先不展开讲了。我正在谋划在不久的将来,邀请丰叔自己来给你开一个固定周期的系列专场,专门讲解他对各个行业的思考和观察,新能源肯定也在内。对了我要剧透一下,在目前的中国固态电池领域拥有最好技术和产品实践的公司,丰叔的峰瑞资本2016年就投进去了。

所以请你期待丰叔后续在《商业参考》里的思考和讨论。

也请你期待接下来几天的其他高人对2021年的年度观察。再见。

好,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有人打了一个比方说,如果你有300万,你可以选择交给一个投行,然后拥有像李丰这样的头脑和视角来为你服务。但是我要说,如果你有300块,你就可以拿出299块订阅《蔡钰·商业参考》这样的知识服务,然后拥有一批像李丰这样的行业高手的思考和视角。

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商业”两个字,就可以看到《蔡钰·商业参考》这门课程。每天不到一块钱,听蔡钰老师为你汇报商业世界的最新变化。推荐你现在就加入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