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71 中国何时才能消灭 996?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向你推荐我们的日更课程《蔡钰·商业参考》。这门课程带给我的最大收获,不仅仅是知道了很多新的商业现象,而且还给了我很多理解世界的新角度。

就拿前段时间特别流行的几个词来说,什么内卷、996、打工人等等。这些词带给我们的感受,似乎是高度竞争和高度内耗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但是,我在蔡钰老师的课程里,就听到了一个看待这类问题的新角度,还有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那这个新角度和好消息具体是什么呢?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听蔡钰老师的洞察。

这里是《蔡钰·商业参考》,我是蔡钰。

最近很流行一个词叫「内卷」,意思是我们似乎在教育、就业这些很重要的生活领域里都进入了过度竞争和内耗的状态。补习班、学区房、996变成了很多人不得不做的噩梦。

这些讨论让我想起了我在2018年看过的一篇旧文章,它来自产业观察家宁南山。你还记得2018年的市场什么样吗?当时的美国正式开始高调制裁华为,把跟中国的争执点从贸易摩擦转移到了打压我们的先进制造产业。

当时,宁南山问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说:以东亚人的聪明和勤奋,为什么会被长久地锁在地狱级别的奋斗模式里?懒人的经济增长,居然超过了勤奋的人的经济增长,是哪里出了问题?

拿东亚国家里最先崛起,也是目前最为发达的日本来举例子,日本人的勤奋全世界公认,但人均GDP却从1995年的世界第三,这些年一步步地跌落到了全球第二十多位。而与此同时,反超日本的那些欧洲国家,生活氛围却比日本要轻松得多。

不只是日本,在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等很多东亚经济体也有类似情况,人民都很勤奋工作,但社会内部却充满了激烈的竞争,压力巨大,人们不敢生孩子,眼睁睁地看着社会的老龄化加速。

在2021年的今天,我们又一次开始热议内卷话题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起了宁南山的这个发问。他自己也在当时的那篇文章里,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和解释。他认为,东亚地狱模式的形成原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地少人多、资源不足,而是东亚几个经济体的产业高度同质化,被封死在了有限的几个狭窄赛道上,比如电子产业。

这样一来,哪怕东亚的人力资源又丰富又优质,但也只能局限在几个狭窄赛道里高烈度地竞争,必然会降低效率,所有人累死累活,获得的回报也不成比例。

他的这个视角是我想要邀请你也去了解一下的。当我们在批评和讨论社会内部发生的内卷问题的时候,跳出框架去看一看哪些外部因素导致了这个局面的形成,可能更有利于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来吧。

是什么限制了亚洲的产业发展?宁南山认为,重大的限制有四个。

第一个是东亚经济体们在地缘环境、自然资源这些天赋上的弱势,最典型的就是农业技术和能源开采技术落后。

比方说农业。欧美澳新都是大农业国家,而日本和四小龙的土地面积有限,缺乏大农业发展的空间,所以也就缺乏土壤来充分地发展农业相关技术。我们去看全球排名前十的农业化工巨头的话,里面基本都是欧美企业。日本只有一个住友化学排在世界第八,它的营收规模也处于劣势,和日本的世界经济大国地位极不相称。而相反经济并不算发达的印度,却因为国土面积辽阔,也有一家叫UPL的公司能够排进第九名。

相比之下,这份全球农业化工巨头的名单里,中国可以说承担了东亚的希望。前面说的这个10强榜单里,排名第一的先正达和排名第六的安道麦都被中国化工集团给收购了。如果再拉大一点,看全球农化20强企业的话,有8家是中国企业或者隶属于中国企业。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国的存在,全球农化市场基本上就是欧美控制的了。

除了农业,油气资源开采产业里,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技术积累也远远不如欧美,这也是因为这些东亚经济体们,本身的地缘环境就缺乏油气资源,也就没法锤炼产业技术。

第二个限制是欧美的政治性压制,最典型的就是亚洲的军事工业。

在东亚地区,韩国打了朝鲜战争,日本打输了二战,代价都是本土被美国驻军,不能独立发展军工产业。不能发展军工产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没有自己的研发力量去探索最尖端的技术。比方说我们现在每天要使用的通信技术,最早就是来自二战期间,美国军方下给摩托罗拉的一个订单,当时是要求摩托罗拉开发电池供电的无线通信设备。

那借助商业和市场的力量去驱动技术探索不行吗?军用技术和商用技术在研发投入上最大的一个差别是,研发军用技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是战争的获胜率而不是成本,而研发商用技术就要考虑成本和利润回报。这就使得有的高精尖技术没有机会在商业机构里诞生,哪怕它在未来能借着摩尔定律和巨大市场把成本给降下来。

第三个限制,是很多亚洲公司的资本性收益没有能够留在本土,而是被欧美资本以股权分红的方式收走了。

整个东亚在全球产业链里处于后发地位,后发者有一个天然劣势:在发展产业的时候缺乏资金,而在这时先发国家已经有过资本积累,可以在后发者的新兴产业里做投资布局,等这个市场起飞了,他们就能够获取巨额的利润。

比方说,日本的第一大集成电路公司东芝半导体,它的第一大股东是美国的贝恩资本。韩国的中流砥柱三星电子,在2018年的时候,普通股的外国投资者占比高达52%,有股票分红优先权的外国投资者占比高达81%。

台湾地区的台积电也是这个处境,台积电在2017年年中的时候,外资持股比例高达79.67%,2017年外资拿走了1600多亿新台币的股票分红。而这一年,台积电自己的4.8万员工总共拿到的工资酬劳最高也不超过960亿新台币,远远少于外资们拿走的。

第四个限制,是东亚自身存在技术和设计能力不够的产业。宁南山当时列举了四个,分别是奢侈品产业、医药和医疗器械产业、高端汽车产业、半导体产业。

当然,咱们是在2021年复习这篇三年前的文章,我相信你听到这几个产业的时候,肯定要会心一笑了。因为你很清楚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消费产业里,中国的本土消费品品牌崛起得非常快,国潮的人气已经赶超欧美品牌了。医药医疗产业里,药明康德、恒瑞医药这样的公司已经成为全球行业里的重要玩家,香港地区还特意开出了特殊政策来照顾生物医药公司的上市发展。汽车工业,中国工厂和中国市场成了特斯拉的救命稻草,本土的比亚迪到五菱宏光也都是新能源汽车里的爆款品牌。半导体产业是慢一点,但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突破卡脖子产业已经是我们国家级的经济任务。

不过,我们还需要留意到的是,前面说的这些变化都是发生在中国市场,而不是整个东亚。

所以宁南山当时说,东亚产业升级的最大希望,还是来自于中国。因为不管是欧美占优势的老赛道,还是大家起点差不多的新赛道,中国几乎没有遗漏的领域。

「没有遗漏的领域」,就意味着,中国有机会把就业岗位扩容到更多的高端或者新兴产业里去,从而打破东亚地狱模式。

举个例子,过去十几年里,中国的程序员这个高薪的群体数量已经达到了上百万人,给中国增加了上百万的中产人士和家庭。再比如说,芯片设计行业,2018年中国的从业人员,比2017年多了2万人,达到了16万人。

这些制造业的高薪岗位增加了,也就会带动金融、旅游、教育等等服务业增加高薪岗位,整个社会的高薪岗位的供给就会增加,人们的选择会变多,竞争强度也就能够降低,就能减少不必要的内耗。中国的中产阶层规模扩大了,他们对中低端服务业的需求也会提高,那就也能够带动底层提升收入。

而且如果中国在产业升级这条路上走通了,对韩国、日本也会产生一种邻国效应:一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游客来源,往往都是邻国,邻国如果先进富裕,就能大大带动本国的发展。

所以,当东亚人发现,整个东亚尤其是中国,能够逐渐把产业拓展到全球的中高端赛道里,由于产业资源的增多,整个社会不再需要那么剧烈的内部竞争,才能逐渐去重新平衡勤奋工作和人文生活需求,实现东亚自己的可持续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宁南山要跳出本土视角,站在亚洲格局上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他看来,如果中国能在技术和产业方面实现突破,不但能推动本国复兴,还可能打破残酷的东亚地狱模式,真正提高十几亿东亚人民的生活水平。

==

好,这是一篇旧文章想要讨论的问题。简单总结下来其实就是一句话:要打破内卷,打破东亚地狱模式,就得玩命往高端和新兴赛道拓展产业,给人民提供尽可能多的就业选项,和生活方式选择权。

那么我们今天能不能不等产业升级,让经济发展慢一点,让我们就在今天的中低端产业里安居乐业呢?这个问题放在今天回答,其实你知道答案了,这不仅仅是经济利益问题,它事关整个国家的供应链安全。

而且哪怕没有卡脖子这种威胁,我们去看日本和亚洲四小龙,这种不升级的安居乐业,他们当中也没有谁实现过。无论是日本、中国台湾还是中国香港,经济发展慢下来以后,他们内部的激烈竞争并没有好转,人们仍然活在地狱级别的工作节奏里,不敢也不愿生小孩,社会生育率持续在降低。

所以在个体层面上,不管是奋斗还是松弛,每个人的个人选择都值得尊重。如果你听过我的《批判性思维15讲》你可能会记得,我反复说的一件事是,任何选择,只要愿意承担对应的责任和代价,就都是理性选择。想明白了就行。

同样的,我也很希望借助今天这一讲,帮你增加一个看待「奋斗」的维度。如果你选择奋斗,你可以想想怎样的奋斗路径更有长线和系统价值;如果你选择松弛地生活,那请你在日常生活里就帮忙关照一下奋斗的同学们的生活吧,因为他们的奋斗其实不只是有利于他自己,也有利于我们整个社会。

再见。

欢迎回来,我是罗胖。

蔡钰老师的这门《商业参考》,每周一到周五更新,每天跟你分享一个重要的商业变化,以及一些有见识的人看待这些变化的独特视角。

现在你在得到App搜索“商业”两个字,就可以看到这门课程。推荐你拿下它,和蔡钰老师一起,从商业看懂世界。

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