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59 为什么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推荐卓克老师的年度日更课程《卓克·科技参考》。

这门课程,除了会第一时间解读那些正在发生的科技大事之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会不定期开设小专题,一次性把一个重要理论或者新兴行业讲透。

比如,最近卓克老师更新了一讲内容,讲的是控制论。但他的切入点非常的有意思,叫怎么用控制论的“可能性空间”,理解“为什么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哎,你看,后面这句话咱都听过,一个家常道理嘛,这东西怎么用高大上的控制论来解释呢?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听听卓克老师不一样的新奇解释。

控制论这套理论是俄罗斯裔的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在1948年提出来的。到今天,它已经是自动化、计算机、机器人、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基础。

由于控制论的目标实在过于远大,希望研究如何对人、动物和机器进行控制与通信,所以后来也惹了不少争议。但是我认为,生活里的不少事情都可以从控制论的角度来理解。理解了控制论,当你再面对复杂的社会现象时,就多了一个可靠的抓手。

比如,你肯定听过一句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到底对不对呢?今天,我就带你看看控制论怎么用“可能性空间”来解释这句话。

什么是“控制”?

很多学科都有自己的出发点。比如,几何学的出发点是五条公理,物理学的出发点是数学和测量,而控制论的出发点就是可能性空间。

可能性空间有点像平行宇宙论,也就是认为历史有无数种可能。

我今天出门先迈左脚是一种可能,然后我就顺着这个历史可能下了楼、坐上车、上班去了。而另外一种可能是,我出门先迈了右脚,之后的历史却发生了不同,我被绊倒了,磕到了脑袋,送去了医院。去上班的历史,之后还能有无数分支;去医院的历史,之后也是一样有无数分支。于是,分支在每个节点就像树杈一样展开,形成各种可能性。

如果时间往前倒,也是这样的。我是怎么走到离家门还有一步、准备迈出去的呢?我先和家人告别才推开门是一种可能,先推开门再道别也是一种可能。

如果这种可能性一直往前追溯,甚至可以追溯到生命的起源。

今天的化学家发现,氨基酸分子有两大类,一类是左旋的,一类是右旋的,它们的化学性质一样。你可以想象一下左右手和手套的关系,虽然两只手套功能相同,但左手的手套可戴不到右手上去。而地球上的生物,几乎全都是由左旋氨基酸构成的。

这种压倒性优势在最初一定是选择的结果,也就是从两种可能性中选择了一个,才形成了今天的生物界。为什么生命在历史上选择了左旋呢?一定是在远古时期,有个因素驱动生命在两个可能性中选了一个。这个驱动就是控制,控制就是缩减可能性的过程。

如果把每个可能性都当成一个状态,所有状态就会像一棵大树一样,从下到上,节点分出子节点、孙节点。这些所有状态组成的空间就是“可能性空间”。

而控制,就是主动去约束一个对象,削减每个节点的可能性,让它往指定的方向前进,最后得到一个比从前全部可能性空间小得多的子空间,甚至精准约束到某一个指定状态。

为什么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

听上去高深, 但我们马上就可以运用在生活现象上。比如我们常听人说,“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有没有道理呢?

你可能会说,“当然有道理,这是大文豪和思想家托尔斯泰说的”,或者是其他理由,比如“我就看到过各种各样不幸福的家庭”。但这些判断,依据都很弱,一个是相信名人说的,另一个是相信亲眼所见。名人,尤其是文人,胡说八道的例子太多了。而相信亲眼所见也不靠谱,可能没见过的情况才占大多数。于是,就很容易丧失判断力。

这两种下判断的方式,都没把可能性空间的概念利用上。利用可能性空间判断,需要假设一个简单的模型。为了简化,我只选择5个节点,每个节点只设置“是”和“否”两个选择。真实生活中,一个家庭可能要面对5000个节点,每个节点有10种选择的情况,但只有简化才能说清问题——

一个家庭成立久了,难免会遇到以上5个节点。在面临这5个节点时,幸福的家庭肯定通过夫妻共同努力,把可能性都约束到第1个答案,也就是比较好的那个选项。于是,我们找到10个幸福的家庭,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10个家庭差不多都是这样的:

没有孩子的那几年,夫妻双方接受了对方的缺点;春节回谁家的问题上,从来不吵架;有了孩子以后,丈夫体量妻子;夫妻双方都恪守伦理道德,没有搞过婚外恋;在一方事业发达或者收入突然增加后,和另一半分享。

虽然细节上可能会有差异,比如收入大幅增加不是通过拆迁来的,而是创业成功得到的,但这些细微的差异在模式上都是相同的,也就是通过了能不能一起享福的考验。所以我们就感到,“哎呀,幸福的家庭好相似啊”。这背后的本质是,“幸福”这个描述在可能性空间里只有一个状态,只有大家都处于这一个状态时才能被称为“幸福家庭”,这样的家庭当然就会相似。

我们再看不幸的家庭:

有的是丈夫婚前隐瞒了自己还有50个前女友的历史,妻子婚后不能接受。有的是在过年回谁家的问题上闹大了,双方父母都参加战斗。有的是丈夫疏于关心,妻子得了产后忧郁症。还有的家庭,夫妻一方有了婚外恋。有的家庭,拆迁款拿到手就要闹离婚。于是,在“家庭不幸福”这个描述下,5个节点就至少有另外5个可选的可能性空间。

对于幸福的描述,只对应1种情况;而不幸福的描述,至少对应5种。于是,即便我们没有事先的价值判断,也能知道“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你可能会质疑,这个模型设计太简单了,只有5个节点,但其实,把规模扩大到500个节点也是一样的。

因为“幸福”这个描述,要求把每个节点都约束在比较好的那个可能性上。而从集合的角度来看,由相同元素组成的集合看上去当然就会很像。哪怕有些家庭组建时间不长,一些节点还没轮到,但也是其他幸福家庭节点选择的子集,和“幸福”描述的全集依然很像。

而只要有一个节点选择了不好的那个答案,就会被归为不幸福家庭。于是,不幸的家庭当然就花样百出。

用可能性空间理解钓鱼

这种思考方式,还可以用来理解钓鱼。

我比较喜欢看海钓,尤其是那种一个美女钓100公斤的大鱼的集锦。从力量上看,一个50公斤的美女无论如何都没法对抗一条100公斤的大鱼。她之所以能把鱼钓上来,就是在鱼的游动方向的选择上不断地削减可能性。

鱼咬住了鱼饵以后想游走,于是美女收线;美女拉扯的力度当然远远赶不上鱼游走的力度,但因为一挣扎就会疼,所以鱼就不愿意往反方向游,而更可能顺着拉扯的方向或者斜着靠近船只。鱼的力量很大,有时候美女无法对抗,就只好放松鱼线。这时候,鱼就获得了短暂的、更多方向上的可能性。但过一会儿,美女又会收线。

在一小时的时间里,鱼可能有200次选择方向的机会,其中有150次选择了靠近船只的方向,最后当然就会被钓上来。

美女钓上它,靠的不是绝对优势,而是不断约束鱼游动方向的可能性空间,每次约束也不是绝对约束,只不过是在鱼可选的十几个方向里去除了其中几个而已。但只要控制的次数迭代得足够多,鱼就会钓上来。

为什么好奇心比坚持重要?

同样的道理,为什么好奇心比努力坚持作用大得多呢?因为这也是在描述可能性。

一个人坚持做什么事,背后的意思其实是说,这件事给他带来的痛苦多于快乐,但是他不得不付出金钱、时间、耐心上的代价。在自然状态下,他是不想也不愿意做这件事的。所以,坚持是不太可能长久的。

而好奇心的最大作用,就是削减一个人做其他事的可能性。比如,一位同学对各国语言很感兴趣,你就不用担心他谈恋爱、看小说、打游戏。因为只要好奇心在,他就总是更可能找些外语资料和信息来满足自己,甚至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完成了一次学习。

坚持做一件事,等于说那个人最不可能做这件事;而好奇一件事,等于说那个人最可能做这件事。所以,好奇心的作用当然就比坚持大得多。

相比好奇心,审美偏好、人生信仰这些东西更加重要,都是长久约束一个人发展方向的内在属性。如果在青少年时期被植入了错误的信仰和审美,今后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

你还能想到哪些生活中的其他例子,能用可能性空间来解释吗?欢迎留言写下你的想法。

我是卓克,我们明天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卓克老师刚才的解释,真的是让我脑洞大开,不得不感概,这就是理工科思维的性感之处啊。

如果你也想掌握这样硬核的思维方式,成为一个科技极客,推荐你在得到首页搜索“科技”两个字,找到卓克老师的《科技参考》这门课程,现在加入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