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47 贸易争端为什么会发生?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推荐给你的是我们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推出的一门视频大课:《鞠建东·国际贸易争端21讲》。

这门课程的主理人鞠建东老师,是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授,曾经在世界银行担任过顾问,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常驻学者。

他说,作为一名经济学家,越来越感受到来自真实世界的挑战。那就是面对今天我们遭遇的中美贸易摩擦、全球化逆转等等问题,传统的经济学理论突然失效了,没法回应了。我们只有创新理论,才能理解和解释。

那在鞠建东教授看来,国际贸易争端究竟为什么会发生?创新的理论解释又是什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听一听他的专业分析。有请。

你好,欢迎来到清华五道口《国际贸易争端21讲》课堂,我是鞠建东。

今天是这门课的第一讲,我们开门见山,来探讨一个问题,也是这门课最核心的问题——为什么会发生国际贸易争端?

所谓国际贸易争端,说白了,就是在国际贸易活动中发生的摩擦和冲突。远的不提,就拿中国和美国来说吧,两个国家从1979年建交以来,关系一直不错,双方都是全球供应链上的核心节点,贸易往来做得风生水起。

可是,你知道,2018年3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突然就发布了《301报告》(《基于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关于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和创新的相关法律、政策和实践的调查结果》),拉开了贸易争端的序幕。

美国不仅跟中国,这几年来,它跟欧盟、加拿大、日本这些国家,也都发生了贸易摩擦。

你可能会想,全球化高歌猛进几十年了,自由贸易带来了全球性的繁荣,大家和和气气做生意,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非要急红了眼呢?

过去,国际贸易的核心理论是“比较优势”,像大卫·李嘉图、赫克歇尔-俄林,保罗·萨缪尔森这些经济学家等都告诉我们,“比较优势”带来的国际分工与国际贸易,会使得每个参与其中的国家都获益,社会福利都得到增加。

所以1865年,英国经济学家威廉姆·杰文斯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澳大利亚是我们的牧场,南非和澳大利亚是我们的金矿,印度和中国是我们的茶叶种植园,美国南部是我们的棉花种植园”——你听出这里面的志得意满和豪迈了吗?

但是,在杰文斯这段话的背后,可不全是效率和利益的双赢,回顾国际贸易的历史,那可常常是战争与征服开道、充满了血与火

比如说,英国与印度的贸易从17世纪就开始了,但是,它们的贸易关系,可不是印度拿你的茶叶,来换我英国的布料,你好我好这么简单,这个过程,一直伴随着战争和冲突。你想想,如果比较优势对于两个国家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英国为什么大动干戈,去发起殖民呢?那么,印度又为什么不张开双臂去欢迎英国人来做生意呢?

这些问题,光靠“比较优势”原理,是说不清楚的。

在我看来,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以“比较优势”为核心的整个传统国际贸易理论,只考虑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却没有考虑到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利益冲突。

所以,通过30多年来对国际贸易领域的研究,我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提出了两个新的原理,一个叫“跨国垄断利润”原理,另一个叫“分工固化的增长陷阱”原理。

我相信,通过这两个原理,能够更好地揭示当下和未来国际贸易争端的底层逻辑,让我们看清国际贸易争端的由来,摸到重建国际秩序、促进各国长期经济增长的脉络。

好了,这一讲,就让我来带你学习这两个原理。

“比较优势”原理忽略了什么?

首先我得说,我在开头提到的“比较优势”原理,在过去的国际贸易理论框架下,确实是很有解释力的。

比较优势原理主要由三个模型所构成:第一个是李嘉图的“技术比较优势”模型;第二个是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比较优势”模型;第三个是保罗·克鲁格曼的“垄断竞争”国际贸易模型。

我们还是拿英国和印度来举例子。印度盛产茶叶,英国的强项是制造布料。李嘉图的“技术比较优势”和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比较优势”是说什么呢?都是说,假如英国生产布料的成本,相对于英国自己生产茶叶的成本,这个相对成本,比印度生产布料的相对成本要来得低,那么,英国在布料行业就具有比较优势,相应地来说,印度在茶叶这个行业,也具有比较优势了。

所以,英国就会更多地生产并出口布料,而印度会更多地生产并出口茶叶,两个国家互相交换,这样,大家都可以集中力量来干自己更擅长的事儿,效率大大提高,这样的国际分工,会让两个国家的社会福利都得到改善。

注意了,李嘉图的比较优势,是比较两种产品的相对劳动生产力,比如说英国的布料的劳动生产力,与茶叶的劳动生产力相比,要高于印度,那么,对英国来说,出口布料、进口茶叶是非常划算的。

那么,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比较优势”是说什么呢?它是拿生产要素来做比较,比如布料是资本密集型的产品,而茶叶是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英国是资本相对丰裕的,而印度是劳动相对丰裕的。所以,英国就出口资本密集型的布料,而印度出口劳动密集型的茶叶。

比较优势的第三个模型,是由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教授为主建立的垄断竞争国际贸易模型,它的核心逻辑就是由于规模报酬递增,每个品牌只有一个厂商生产,而消费者又喜欢产品的多样化,这就带来了行业内的国际贸易。这个模型,我就不多做解释了。

总的来说,比较优势原理的核心逻辑就是——各个国家按照其相对成本优势,进行国际分工生产和国际贸易,这会使得每个参与其中的国家都获益,社会福利都得到提升。

但是问题来了,既然比较优势这么好,为什么,国际贸易还是会不断地产生摩擦、纠纷和冲突呢?

说到这儿,我就需要给你讲一讲我提出的第一个原理——跨国垄断利润原理,用它来帮你理解国际贸易争端的底层逻辑。

还是以英国和印度的茶叶和布料的进出口为例吧。李嘉图的模型告诉我们,因为比较优势,在国际分工里,英国会生产和出口布料,而印度会生产和出口茶叶。但是,茶叶和布料的国际价格是如何制定的呢?

李嘉图模型假定国际市场是完全竞争的,国际市场的价格也是由完全竞争的市场来确定的。

举个例子,英国和印度如果按照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完全分工,同时按照自由贸易的完全竞争来定价的话,一磅茶叶是1块钱,一尺布是2块钱,那么布与茶叶的相对价格就是2块钱。

我请你注意,这里,我们假设英国和印度是完全分工的,就是说印度只生产茶叶,不生产布料,英国只生产布料,不生产茶叶,所以,布与茶叶之间的相对价格有一个区间,我们假设是1到4。

这个相对价格不能太低,如果布料的价格太低,英国的纺织工人就觉得自己不划算了,他就会改行去种茶叶了;但是这个价格也不能太高,太高了之后,印度的茶农就划不来了,他就不会种茶,他就去改行织布去了。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基于李嘉图的完美假设,事实上,这个自由贸易的完全竞争定价,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实际情况是什么?是茶叶和布料到底应该卖多少钱,是取决于英国和印度在国际市场垄断力量之间的较量。比如说东印度公司可不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小公司,它当时在印度拥有庞大的组织机构,甚至拥有军队,它完全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小帝国啊,所以你想,英国的布料想卖多少钱,根本不是由国际市场的完全竞争来定价的,而是由东印度公司说了算。

后来的事实,我们都看到了——英国的征服与殖民,使得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具备了绝对的垄断权力,所以,英国就会将布料的垄断定价提高到最高点的4块钱,英国就获取了所有的垄断利润,把利润全部转移到英国。

而印度在开放贸易之后,社会福利甚至有可能比没有开放贸易的时候更加低——那你说印度人民能不起义,能不跟英国打仗吗?

回顾中国和英国在近代的国际贸易,其实也是一个道理。我们都知道,1842年,清政府在鸦片战争中失败了,而这场鸦片战争在英国,你知道被称之为什么吗?英国人叫它“贸易战争”——本质上,它就是英国为了获得贸易与关税的控制权,从而获得贸易的垄断定价,并通过贩卖鸦片而获取暴利而引发的一场战争。

这也恰恰解释了我提出的“跨国垄断利润”原理,也就是说,国际贸易不仅仅带来了国际分工,也带来了国家之间对跨国垄断利润的争夺,就是这种争夺,带来了国际贸易争端,而这是“比较优势”原理、是传统的国际贸易理论通常不考虑的。

跨国垄断利润是怎么实现的?

那么,现代的跨国垄断利润是通过什么方式实现的呢?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的跨国垄断利润的实现,不再像过去那样,是通过战争和殖民的方式来实现的,而是通过技术垄断、金融垄断、规则垄断、军事垄断这四个方面来实现的。

我给你举个华为的例子,上世纪90年代,我们国家还不能生产电话程控交换机,必须从国外进口电话程控交换机,你猜猜价格是多少?每台20万人民币。后来,华为进行了技术攻关,开始自主生产电话程控交换机,你猜猜价格是多少?2万元,差了10倍啊。所以你看看,通过技术垄断来实现的高科技产品的垄断定价,利润有多惊人。

金融垄断的典型例子就是石油和美元。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石油市场以美元定价,以美元支付;美元掌握了石油定价和支付体系的垄断地位,加上美国对中东主要产油大国的石油生产与加工行业的控制,这就是使得美国在相当程度上是可以影响,甚至操纵全球石油价格的。

第三个是规则垄断。美国在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各类国际组织里面,都有一票否决权。所以我们会发现,国际规则的制定上,有相当一部分是反映了美国国内的跨国垄断企业的利益诉求。

最后,军事垄断,这就更不用说了,军事是一个大国实力的坚强后盾啊,哪怕美国不进行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军事垄断也能给美国的技术垄断、金融垄断、规则垄断,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分工固化的增长陷阱”带来了什么?

好了,光是用“跨国垄断利润”来解释国际贸易争端,还是不够,为什么呢?因为“跨国垄断利润”只解释了利益的分配问题,不解决发展和增长的问题。

为什么穷国在加入国际分工之后,不一定会实现经济的增长?这个原理解释不了,这就得给你介绍我的第二个原理——分工固化的增长陷阱原理。

传统的经济学增长模型认为,如果各个国家在技术水平相同、在封闭经济的情况之下,各国的人均GDP会趋同,也就是说,各个国家的生产水平会趋同。

为什么呢?主要原因就是所谓的资本报酬递减原理,也就是,越穷的国家,资本就越稀缺,资本报酬利润就越高,增长就越快。这样,穷国的增长就会比富国来得快,最后大家就会趋同——这是在封闭经济的情况之下,也就是说在没有国际贸易的情况之下。

但是,如果在自由贸易的开放经济条件之下,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在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模型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定理,叫“要素价格均等化”定理。什么意思呢?说的就是富国的资本是丰裕的,而穷国的劳动力是丰裕的。

本来,穷国因为资本稀缺,它的资本回报率要更高一些,它应该想办法努力发展资本密集型产业。但是,一旦开展了自由贸易之后,由于比较优势和国际分工,穷国就会主要去生产、出口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同时,进口资本密集型的产品,它就不去发展自己的资本密集型产业了。

然后,又因为自由贸易带来的国际市场定价,使得各个国家的产品价格趋于一致,这就带动了各个国家的成本、要素价格又趋同了。什么叫要素价格趋同呢?就是工资和资本报酬,变得一样了。

那这就带来了什么呢?——由于要素禀赋不同带来的国际分工,会陷入一种“固化”的状态,穷国就只生产和出口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而富国在资本密集型产业上的优势就越来越大,比如工业、高科技产业等等,而穷国和富国的投资回报率、增长率也趋于一致,长此以往,结果必然是——富国恒富,穷国恒穷。

所以你看,自由贸易所带来的国际分工,动态地看,反而成为了穷国的增长陷阱

这个原理有没有实际数据的支持呢?我们发现,大量的非洲、拉丁美洲国家,在自由贸易的国际分工当中,长期陷入在贫困的陷阱里。世界银行有一个名词,叫这些国家“单一产品国家”,因为这些国家长期生产单一的资源型产品,比如说矿产品、农产品,经济始终没有跳出单一产品的增长陷阱。

分工固化与增长陷阱原理的第一个应用,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所谓工业国家与农业国家的大分流——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东西方的发展出现了大分流,西方发达国家走向了工业化、现代化,迈出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

但是,即使到现在,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还没有跳出增长陷阱,还在实现工业化的道路上挣扎。

值得我们高度重视的是,人工智能革命有可能带来全球经济的第二次大分流,以美国为主的一些发达国家专注于高科技的研发,并获得高科技产业的垄断利润,而其他国家的分工集中在加工与制造上,与机器人竞争,只能获得低回报,低生活水平。

所以,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自由贸易不仅仅是产品的出口,更重要的是,在自由贸易的过程当中,向发达国家学习科学技术,实现工业化和产业的升级。

总结

你经常听说的国际贸易教科书上所讲的基本原理,也就是比较优势原理,是无法指导我们理解为什么会有国际贸易争端的。

这一讲,我通过自己的研究,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提出了跨国垄断利润原理,与分工固化的增长陷阱原理,用新的框架来解释国际贸易争端的底层逻辑。两个新原理,能让你从不同层面,看明白四个字——利益冲突。我希望,这对于你理解当下、尤其是未来国际贸易争端的格局,会有新的启发。

你可以自豪一下,在人类历史上,你是在我这门《国际贸易争端》课程里,首先学习到这两大原理的。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鞠建东教授说,自从中美贸易争端发生以来,就不断有朋友、学生找到他,探讨他们遇到的问题。

有上了美国政府“实体清单”,遭到制裁的高科技公司,来请他指指路;

有原计划到美股上市的公司,请教他是不是要改到国内上市;

有因为外贸不景气,被迫调整产业结构的地方政府,来问他怎么办;

还有为人父母,来咨询孩子教育、择业就业和资产配置问题。

所以,鞠建东老师说,国际贸易争端绝不是什么“神仙打架”,或者酒桌谈资,它是我们正在面对的新现实,也是我们正在参与创造的新秩序。

如果你想获得理解国际贸易问题的完整框架,以及关键判断,现在访问得到App首页,进入“清华五道口”专区,就可以看到鞠建东教授的《国际贸易争端21讲》这门课程。推荐你加入学习。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