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75 为什么要做《详谈》?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为你介绍一套新书,准确地说,是一套未来持续出版的书,就是李翔老师的《详谈》。这套书全年12本,每月访问一位当代人物,把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思考记录成书。你听出来了,这套书,更准确地说,这个文化产品的立意很高,我们是想做一套当代史记,用人物来拼接一段历史。所以,这套书的作者李翔老师说:“这是一件他可以做一辈子的事情。”

那李翔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又为什么要采用这种一月一本的出版方式呢?我请李翔老师专门为你录制了一段音频。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听一听。

你好,我是李翔。谢谢罗老师给我这个机会,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我在做的新产品,名字叫《详谈》。

为什么需要专门介绍下呢?因为这个产品得到也是第一次做。它不是现在App上的专栏和课程,而是一套印出来的实体书,一个月出一本。你只要订阅了,得到就会每个月给你快递过去。

一本书讲一个人,是我对一个人的采访。我会去找到那些我自己喜欢、认可乃至尊敬的人,长期地跟他们做一些尽量深入的沟通,然后希望能够把他们做的事情、他们的想法、创造出的东西,尽可能忠实地记录下来。

听上去挺简单的是吧。但对我来说可不简单。下面我给你展开来说一下。

从内容上来说,这个产品有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它是一个完全基于内容价值的访谈集,最后呈现出的内容也是,不会涉及任何相跟利益相关的事情。目的很单纯,就是想要把这个人的实践、思考,沉淀下来,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东西。

第二,我希望它是一个不断迭代的、可以生长的内容。因此每隔一年或一段时间,只要对方有新的实践和思考,我们都可以继续聊,继续把它用书的形式发表出来。

第三,它是建设性的,建立在我对一个人的价值观以及做的事情的认可上。

从形式上来说,这个产品看上去特别反传统。

首先,它内容还挺长的,每一期少则5万字,多则10万字,不像是今天互联网用户习惯的短平快的内容。

其次,它确确实实是被印了出来,我希望你能够拿到一本印刷出来的小册子。

因为这两个特点,得到负责出版的同事开会时候经常提醒我,这个产品很危险,会赔钱的。我们选这么好的纸,还要用快递送到订阅的用户手里,每个细节都是钱。

那为什么我还那么坚持,要做这件事情呢?我有这么几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它本身具有很强的知识积累的价值。我特别喜欢一本书,名字很大,叫《历史》。你肯定知道,一般起这种名字的人,都是狠角色。这本书的作者希罗多德,号称是“西方历史学之父”。

他在全书开头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写的:

“以下所展示的,乃是哈利卡纳苏斯人希罗多德调查研究的成果。其所以要发表这些研究成果,是为了保存人类过去的所作所为,使之不至于随时光流逝而被人淡忘,为了使希腊人和异族人的那些值得赞叹的丰功伟绩不致失去其应有的荣光,特别是为了把他们相互争斗的原因记载下来。”

我觉得这句话简直展示了所有记录者工作的价值所在。价值是什么呢?是为了对抗遗忘,让后来的人,可以真正做到站在前面探索者的肩膀上,不至于陷入不断重蹈覆辙,或者不断重新发明轮子的怪圈里。

那要记录什么呢?包括“那些值得赞叹的丰功伟绩”,我们中间的那些优秀的创造者们,不断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出一些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更好的产品、服务和组织;也包括“失败和争斗”,即使是我们中间的那些最优秀的人,也难免会犯下错误,这些错误其实都是在为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试错,因此都值得被记录下来,让后面的人少踩点坑。

第二个理由是,我会认为这件事情在今天尤其值得做,因为现在做这种采访、记录和研究的人在减少。

这里面当然有很多原因,包括传统的严肃媒体的衰落,因此支持记者去做这样工作的地方变少了。

包括因为社交网络的发达,受访者的只言片语越来越容易被拿出来放大,这让他们越来越小心谨慎。

包括各种碎片化或娱乐化的内容,挤占了大家越来越多的时间,这种现象也让内容生产者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大家就是喜欢碎片化、娱乐化的内容。

而且,一手的访谈因为前后操作周期长,过于费时费力,所以在一些内容生产者看来,它已经变得低效,投入产出效果不好。

但是它造成的结果就是,很多时候大家去批评一个人、一家公司、一个组织,其实根本不知道这个人、这家公司和这个组织真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做这件事,完整的逻辑和想法是什么,只是揪住只言片语或某个漏洞就穷追猛打。所以,如果能够把当事人的想法呈现出来,对了解事实、了解当事人的真实想法,哪怕是经过修饰的,都有帮助。

第三个理由是,我希望他们的分享能够激励到更多的人,参与到价值的创造中。无论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变得多么不确定,总还是有人在做事情。而且,我敢保证,他们分享的经验、方法、心得、曲折,肯定会对你思考事情有帮助。

不过,听到这里,你可能还有一些疑问。

比如,我选人的标准是什么?

虽然不能很精确描述,但还是有几条主线的:

首先是我很认可这个人做的事情,他做的事情一定是有价值的,让我尊敬的,这是价值观层面的认同;其次,我会优先选择那些我对他本人和他做的事情有了解,并且可以持续性了解的访问对象,也就是说大家要保持持续的沟通,彼此之间有信任;再就是,我自己过去认识的朋友主要集中在商业领域,我问过一些人,他们也很支持,但是我想这个产品不会仅仅只做商业领域的人物,我希望会有导演、作家、音乐人等等。

再如,为什么一定要印出来?

我自己有个体会,不同形式的内容,适合不同的载体。我也刷手机看公号,包括我听得到音频,已经听了超过2000个小时。但是我也看大量的书。这种长度的严肃分享,我认为它值得被印出来,占用你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能刺激你做更多思考。

最后,拿到这本小册子,也包括以后的小册子,你会看到什么?

首先,当然是第一手的长篇访谈。我会努力找到我能找到的、我欣赏和尊重的最优秀的商业实践者和价值创造者,向他提问,请他分享他的实践经验、做事情的方法,包括经历过的挫败和收获。

我自己觉得它们一定会对你有所启发。而且,我还抱有一种雄心,那就是希望它们在十年甚至几十年后,仍然能够激发读到的人。

其次,如果你愿意跟随这趟旅行,我相信你能看到一幅逐渐在眼前展开的画卷。它不是静止的、一次性的,而是动态的、在发展的。因为在我的设想中,我希望能够跟访谈的对象保持一个长期的、以十年甚至数十年为单位的沟通,把他们的想法和实践动态周期性地呈现出来。

这样你看到的会是一个正在发展的、以人为单位的当代历史。里面会有成就和经验,也会有矛盾和变化——毕竟世界本身就是不断变化的,它要求实践者也要做好准备随时推翻自己。

其实在跟罗老师商量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自己心里是打鼓的。因为说实话,这件事情是有难度的。每一个受访者,都需要你去建立信任、需要长时间的准备问题、前后需要大量的沟通,里面会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

这个问题不只是对我。记者行业有一个很有名的前辈叫法拉奇,专访过邓小平。她出过一套书叫《风云人物采访记》,里面就说:“约见他们经常需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他们几乎总是以使人心寒的不予理睬或拒绝来回答我的请求。即使最后同意接见我,也要让我等上几个月以后才给我一小时或半小时的时间。”

所以,为了做好这件事情,我跟罗老师、跟得到都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就我个人而言,我是愿意不计成本、不计时间地投入到这个产品上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能够做出一个有长期价值的产品,能够把那些优秀实践者的经验、方法、心得分享出来,能够让读的人受到激发,对自己思考问题和做事情都有帮助。

我是李翔,我的新产品《详谈》已经出发,请你检阅。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继续向你推荐李翔老师的新作《详谈》。这是一套全年订阅的丛书。每个月,只用一杯咖啡的价格,你就能跟这个时代优秀的人物,最优秀的价值创造者,做一次精神上的长谈。

而对我们得到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文化产品。你也能想象得出来,只要坚持做下去,一定会成为一个旗帜性的产品,一个文化高地。

推荐你现在就在得到App首页搜索“详谈”两个字,详细的详,谈话的谈,拿下李翔的最新作品。现在订阅《详谈》,就是拿下这个系列产品的第一季,成为参与一个传统的开创的人。现在下单,我们还会买纸书,送《详谈》的独家电子书。

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