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69 20%就够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继续推荐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

今年有一个词很火,叫做“打工人”。短短三个字,就包含了年轻人被工作支配的痛苦、加班的无奈,还有对自身状态的自嘲,种种情绪。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工作不那么痛苦呢?

万维钢老师讲了一个数字,20%。只要你把工作调整到20%的时间在做你喜欢的事,你就不会感觉被工作吞没。那这个说法靠不靠谱?具体的科学依据有哪些呢?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万老师是怎么说的。

今天我们继续讲白金汉和古道尔的《九个工作谎言》这本书。这一讲我们切换到员工的视角:我们工作,到底是在干什么?

最近一个热门话题是程序员抗议996的运动。所谓996,就是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如果一个人长期这么工作,哪还有时间生活呢?身体能受得了吗?所以程序员要维权。有人还搞了一个“反996许可证” —— 

代表这个软件不是用996的方法开发的,就好像清真食品的认证一样。这就给软件加上一个道德的标签,号召公司和开发者要平衡工作和生活。

这个道理没毛病,人不能一天到晚上班。但我们要说另外一个视角。

如果一个人把工作等同于受罪,认为工资是受罪的报酬,那996就是不人道的。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挣钱,以至于没时间花钱,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人生吗?还有一种观念叫“拼命工作,拼命玩”,在我看来非常愚蠢:如果你工作挣钱是为了能在玩的时候花钱,有个事实是玩花不了多少钱 —— 你为啥不找个轻松的工作,这还至于拼命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并不认为工作是受罪。科学家一天到晚都得想问题,作家看生活中什么事儿都是写作素材,创业者没有下班时间。如果我是个政府高官,那啥也不用说了,我免费加班,我不需要节假日。

“平衡工作和生活”,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如果工作是受罪,难道生活就不是吗?只要你始终处在一个被驱使、不自由的状态,不管这个状态是工作还是生活,你的人生都是失败的。

想要从这样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唯一的办法,是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和意义,做一个“乐之者”。

而这可不是唱高调。我们从一个麻醉师的故事讲起。

1.乐之者的风格

白金汉和古道尔采访了很多在一线工作的人,其中有一个英国的麻醉师,叫迈尔斯(Miles)。迈尔斯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在手术之后,跟患者和患者家属见面。迈尔斯说,那个压力实在太大了。人体是个非常复杂的东西,谁也不能保证治疗一定有效。如果手术做了,病人没治好,我非常难受,我宁可根本就不去面对病人。

迈尔斯是个不愿意面对病人的医生。难道医生的本职工作不就是为病人负责到底吗?迈尔斯是不是一个不好的麻醉师呢?他是一个特别优秀的麻醉师。他热爱麻醉师这个工作。

迈尔斯热爱的,是操控病人的身体。迈尔斯是这么说的 ——

迈尔斯不喜欢病人是否能治好这个压力,但是他喜欢解决复杂问题的压力。作为一个医生,它没有多想那些高调的道德情怀,他真正的乐趣在于施展自己的技艺。迈尔斯,是个乐之者。

再比如 Facebook。我不相信有多少程序员特别认同 Facebook 的商业模式,但是我相信 Facebook 有很多优秀的程序员。对公司的认同感固然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因素,是你能不能每天都发挥自己的特长。Facebook 能给一个程序员施展才华的的机会,他享受写出漂亮的代码,实现复杂的功能。

你不用过多地要求迈尔斯这样的人,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比对任何人都高。他们非得把活做漂亮不可,因为这是他们的热爱所在。对这样的人来说,工作怎么是受罪呢?

2.怎样不被工作吞没

现在一个趋势是,自动化水平越来越高,可是复杂脑力劳动的工作时间却是越来越长。像医生、程序员,每天都是超长时间的工作,身心俱疲。有统计说美国医生患有PTSD — 也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 的比例高达15%,居然比从战场回来的士兵都高。更有52%的医生身体表现为过度疲劳。

但是,有一种人,虽然工作时间也是那么长,却没有过度疲劳的症状。

那就是热爱工作的人。盖洛普的一个调查表明,有没有过度疲劳的关键不在于总的工作时间,而在于在工作时间中有多大比例,是做你热爱的事情。

关键点,是 20%。如果你工作中有20%以上时间做的是你“乐之”的事,你就不太会有过度疲劳。低于20%,每低一个百分点,你的精疲力竭感就会上升一大块。

据此,白金汉和古道尔提出一个新的工作观。我们不应该追求什么工作跟生活之间的平衡,因为你平衡不了 — 我们真正应该追求的,是在工作之内的幸福。

他们用了一个古希腊的词,叫“Eudaimonia”,中文一般翻译成“幸福”。这个幸福的意思是,你找到一个合适的输入,然后通过你的劳动把它变成一个有用的输出,在这个过程中你能够发挥自己的特长,然后你让这件事能够可持续地发展下去。

换句话说,工作的幸福就是对特长的自我表达。

麻醉师迈尔斯并不喜欢自己工作中所有的事情。他的工作时间很长,他很不愿意在手术之后跟病人讨论病情,那些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但是这没关系,他仍然是个快乐的医生,因为这个工作能让他施展自己的特长。只要有20%的时间就可以。

我们精英日课专栏肯定不符合“反996许可证”的要求。参与我们专栏的每一个人,包括整个得到的人,都在超时工作。但是我们专栏肯定配得上另外一个许可证,也许可以叫“乐之者许可证”:这个活儿,是由热爱这项工作的人完成的。

如果我去医院看病,我希望遇到迈尔斯那样的医生。如果我读一本书,我希望那个作者喜欢写书。去餐馆点盘菜,我希望那个厨师热爱厨艺。买件衣服,我希望哪怕是从事制作衣服这种重复劳动的人,也能从中获得乐趣。我不在乎他们的工作时间长短。我希望我使用的所有产品和服务都带有“乐之者许可证”。

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在工作中完全没乐趣,他纯粹就是用受罪换钱,我认为使用他的服务是不道德的。

那如果一个人在工作中能发挥特长的时间不到20%,他应该怎么办呢?

3.怎样施展特长

说自己的工作毫无乐趣,什么都是被迫的,这有可能是一个幻觉。

盖勒普做了一个调查,说你在工作中能不能发挥你自己的特长、找到乐趣呢?只有16%-17%的人说能做到。而对另一个问题,说给你安排的工作内容,你自己是不是可以调整呢?有高达72%的人都表示是自己是可以调整的。大多数人都可以调整自己工作内容,但是他们没有调整。然后他们抱怨不喜欢自己的工作。

事实是连出租车司机都能在工作中找到乐趣。老师讲课高兴了可以给讲个笑话,空姐来了兴致可以给全体乘客唱首歌,程序员有意思的事儿简直就太多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乐趣是啥,这本书给你提供了一个建议。

这个建议是,你能不能每隔半年,就用一周的时间,详细考察自己每天在工作中做的每一件事。你弄个表格,左边写上“热爱”,右边写上“痛恨”,把热爱的和痛恨的都记录下来。

然后你看看能不能自己调整一下工作内容,少做一些痛恨的,多做一些热爱的。可能你痛恨写报告,但是热爱跟人面对面交流,那你能不能多找一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呢?一个好办法是把自己热爱的元素给*编织到*各项工作之中。比如你可以看看能不能找个人跟你一起写报告,那样痛苦感能降低一些。

这么说来,996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工作时间长短应该由你自己决定,那并不重要 —— 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热爱的事。只有这样的工作才能让你的生活有意思。

多做一些热爱的,少做一些痛恨的,你就能在自己热爱的方向上成长。咱们再回顾一下什么叫特长 —— 所谓特长,不是说你特别擅长,而是说你特别热爱,你在这个项目上是个“乐之者”:

1. 做这件事之前,你很期待;

2. 做这件事的过程中,你会进入心流状态;

3. 做完这件事,你会有满足感。

到底爱什么,可能是基因决定的,也可能是基因和环境配合决定,但不论如何这都符合生物演化给我们的本能:自我表达就是要传播基因 —— 我们天生想要发挥自我。

但是爱什么只有你自己能决定。

比如说,你在那一周的时间内发现自己最热爱的是寻找数据中隐藏的规律。你的团队领导也许会说“你找到的那个规律不对”,她也可以说“你找到的那个规律没用” —— 但是她绝对不可以说,“不对,你*不热爱*发现数据中隐藏的规律。”

对不对,好不好,你说的真不算。但是热爱不热爱,那只有你说了算。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课程在得到App上更新了4年。我们的同事做了一个统计,4年来,万老师一共发布了1238讲课程,回答了11804次问题,这些课程加起来被学习了2亿多次,被用户收藏了215万次。通过这组数字,你应该能感受到这门课程沉甸甸的价值。

最后再提醒一次,明天,万老师全四季课程每门的价格就会从199元,调整到299元。推荐你现在就在得到App首页搜索“精英”两个字,拿下万维钢老师《精英日课》全四季的内容,开始你的学习。

好,这期精选就到这里。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