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65 特朗普的三个软肋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吴军老师《硅谷来信》的第三季。这个课程刚刚上新。

最近正在进行美国大选,很热闹。吴军老师身在硅谷,第一时间就给咱们得到用户发来了他对这次选情的观察。那“我辈中人”看另一个国家的大选,肯定就不能止于“吃瓜群众”这个层面了,我们要超出事件本身,落实到它对我们自己的启发。

那吴军老师的启发是什么呢?接下来,就让我们查收最一封硅谷来信。

这里是吴军的《硅谷来信》第3季,这封信是一个加餐,和你聊聊正在进行中的2020年美国大选。主要和你谈谈我对特朗普的看法。

这一次竞选,特朗普有做得不错的地方,比如一天之内连跑五个州拉票等等。但这封信里,我主要想谈谈截至目前,我对特朗普出现的一些失误的思考,他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教训。

一波三折的大选

这一次美国大选一波三折,先是民调一直宣称拜登大幅领先,按照民调显示的领先程度,可以说总统选举应该已经没有悬念了。但是民众对此颇为怀疑,因为他们看到的、感受到的完全是另一种情况。比如在社交媒体上,各种统计都显示支持特朗普的人数众多,热情高涨;在大选前一周,美国各地,包括支持民主党的深蓝州加州和纽约州,都出现了大规模的支持特朗普的集会。

民调结果和现实感受的矛盾不仅让选民无法判断胜负,甚至两个竞选人都没有事先准备自己的庆祝活动。由于这一次很多选票是邮寄选票,在事先就普遍估计计票的时间会很长,这就给大选前一周的股市带来了很大的波动,因为股市不喜欢不确定性。

到了大选日,出票结果也是一波三折。绝大多数州都是大城市先出票,而小城镇因为条件差一些,出票就慢一些。结果就是,在最初,拜登领先,但很快小城镇的票出来了,特朗普就翻盘了。而且根据特朗普的领先情况,人们预估他会获得286-306张左右的选举人票(美国大选,先获得270张选举人票的就可以获胜),所以从中期选情来看,特朗普占据了比较明显的优势。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对于特朗普的不祥征兆,当时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就是传统的红州亚利桑那州翻蓝了,也就是从支持共和党在这一次变为了支持民主党。当特朗普在摇摆州一路领先时,这11票似乎可有可无,但是随着计票的继续进行,后期特朗普在摇摆州选情不利,亚利桑那这个在历史上不为人注意的小州,可能就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特朗普执政四年,有不少业绩,但是在做人做事上也有不少教训,足以让每一个人引以为戒。这封信我就和你谈谈这些失误可以给我们提供哪些启示。

领导者不做无用功

首先,政治家不能做无用功

特朗普最不该丢的不是摇摆州的选票,因为那本身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传统红州亚利桑那州的这11票,特朗普确实不该丢。这件事可以讲,完全是因为他任性得罪了一个人造成的,这个人就是亚利桑那州前参议员,美国政坛已故的元老麦凯恩。

麦凯恩是一个四平八稳的政客,早年在越战中做过战俘。当时越南人发现他是当时美国海军上将、太平洋战区司令的儿子后,就想通过交换他来获得一些好处。但是麦凯恩坚持在越南当战俘,不愿损害国家利益。因此在越战结束回到美国后,他就被看作战争中的英雄,在之后从政的几十年中备受拥戴,特别是在他的家乡亚利桑那州。

麦凯恩虽然是共和党里的强硬派,但是因为在国事上能保持公正立场,因此口碑很高。在2008年的大选中,由于金融危机的缘故,共和党肯定无望获胜,但麦凯恩作为总统候选人依然保住了共和党的基本地盘。

麦凯恩对特朗普的做派看不上眼,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时表示不支持,这让特朗普耿耿于怀,甚至恶语相向,说麦凯恩只是个战俘,并不是什么英雄。这不仅得罪了麦凯恩,而且得罪了麦凯恩背后大量的支持者,特别是他的家乡亚利桑那州的选民。

2017年,在共和党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的参议院投票中,麦凯恩投下了关键性的反对票。特朗普再次发出谴责,说这是“没有胆量”。2018年麦凯恩去世,特朗普幸灾乐祸,这完全不是一个政治人物所应有的态度。

到了今年大选的时候,已经有迹象表明亚利桑那州要丢,但是特朗普并没有事先做什么补救,没有在当地做太多工作以弥补自己过去的过失。

特朗普对很多同僚的做法和对麦凯恩的做法同出一辙,一件事不和,就恶语相向,因此很多他的合作者后来和他反目为仇。

每一个人都可能在某一件事情上遇到别人的反对,都可能因此被情绪所左右。但是,内心舒不舒服是一回事,睚眦必报是另一回事。后者完全是无用功,只是图自己心里痛快。政治人物无论是否达到自己的目的,都不应该迁怒他人,要留有后路。如果因为目标没有达成就把同一个阵营里的人树立成政敌,就是在做负功。

公平地讲,2020年的选举,不是特朗普和拜登竞选,而是选民对特朗普的一次公决,特朗普对面是谁,选民根本不关心。像亚利桑那这样的传统红州之所以会投票给拜登,不是因为喜欢拜登,而是要把特朗普选下去。

即便不是政治人物,也应当从这件事上吸取教训,不要因为情绪做出没意义的事情。

领导者应当领导哪些人?

其次,作为一个领导,要当所有人的领导,不能只是自己支持者的领导

这次大选中,特朗普的支持者确实很热情,全美国可以讲是红潮一片。但这只是代表了一半美国人,光有他们的支持,是无法获得压倒性胜利的。很多幕僚其实暗示过特朗普,要当全体美国人的总统,不要只当一半美国人的总统。显然特朗普没有做到这一点。从特朗普竞选的集会上看,他的支持者确实很热情。但是作为总统,这还远远不够,至少不能让另一半人强烈反对自己。

在历史上,特朗普最敬重的两个总统,一个是19世纪初的安德鲁·杰克逊,另一个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里根。作为总统,这两位都是做事风格强硬,同时能够在全国获得压倒性的支持。尤其是里根,曾经创下在大选中赢得49个州的记录。而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其实已经是一个只代表一半美国人的总统,这也是2016年民主党竞选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当时很多人是因为不喜欢民主党,才选了特朗普。

而特朗普完全没有吸取前任的教训,没有试图去弥补前任留下的裂痕,而是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成为另一半人的总统。这让我想起王安石变法时的一件事。当时王安石力推变法,非常固执,打压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人称“拗相公”。等到后来司马光当政,又和王安石一样,打压过去的变法派,而且同样的固执。当时支持司马光的保守派宰相范纯仁叹息说,“又是一个拗相公”。

在任何机构中,即使只是一个小领导,也需要当所有下属的领导,而不是仅仅只做自己支持者的领导。你不可能永远没有反对者、没有对你有所不满的人,作为领导,你仍然需要获得他们一定的支持,至少不能引起他们更激烈的反对,否则即使自己权力在手,做任何事情也会举步维艰的。

管理者必须控制风险

再其次,对于已知的风险,要有足够的防范措施和行动

从中期的选情来看,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和密歇根这两个摇摆州明显领先,因为计票快结束时,对方还落后两个百分点左右。但一夜之间,民主党猛然多出一堆选票就反超了。这样一来,特朗普怎么算最多也就只有268张选举人票,比当选所需的270张少了2张。

很多人觉得这里面有阴谋,去查看威斯康星和密歇根的得票曲线,发现在一个时间段内,民主党的票数有一个陡然的提升,同时共和党的票数却没有变化。于是很多人怀疑民主党是做了手脚。这种可能性有没有,我认为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因为如果这是作弊,就太过明显,太容易发现,而大规模作弊只要被发现,民主党整个党派今后的政治生命可能就终结了。而且我认为,就算选举可能被做了手脚,共和党自己也要承担责任。

当然,有人觉得我这么说不公平。但是你换一个角度想,如果这些说法是真的,那么就是连网友都能看出的问题,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团队至少应该要警惕,而且要有防范的预案。在世界各国选举的历史上,只听说过执政党操纵选举,还没有听说过执政党被在野党耍了的情况。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的行政能力堪忧。

做投资的人都有这样一个经验,要时时刻刻看好自己的投资,不要被那些接受投资的团队悄悄把资金转移了。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到了现在,如果谁在做投资的时候,还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投资和股份,那他也实在是没有资格做投资。管理者也是如此,自己在管理的岗位上,防范不了这些显而易见的风险,不能称得上是合格。

小结

需要说明的是,截至目前,美国这次大选的结局还没有尘埃落定,双方的赢面大致相当,或许最终又要由最高法院做出裁决。但不管特朗普是否能连任,他的这些失误仍然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引以为戒的。

最后,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我对这次大选的看法,那就是不论是特朗普继续当总统,还是其他候选人成为总统,首先要做的是消除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对立,当全美国人的总统,而不只是自己支持者的总统。

好了,这封信就到这里。我们下一封信再见。

内容听完了,我是罗胖。

吴军老师的《硅谷来信》是我们得到App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现在已经更新到了第三季。他是用书信格式,每天和你促膝谈心,分享吴军老师对商业、投资、科技、人文、教育、成长等各个领域的思考。

你在得到App首页搜索“吴军”两个字,就可以看到吴军老师的《硅谷来信》第三季课程。推荐你现在就加入,和吴军老师做笔友,每天查收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打开一扇观察世界的窗口。这个课程刚刚上新。现在已经有三万多用户加入了学习。你不来吗?

罗胖精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