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92 ATM机算是什么创新?


策划人:李子旸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话说,美联储主席,不是那个最著名的格林斯潘,而是格林斯潘的前任,1979-1987的那一任美联储主席保罗 · 沃尔克,在2010年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银行业唯一有用的发明是ATM机。”

沃尔克说这句话的背景是,他在批评美国金融界那种泡沫式的金融创新,比如各种金融衍生品。他认为那些金融创新本质上是在规避监管、转移风险,不仅不是创新。而且正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金融创新”引发了2008年金融危机。如果你听过我们得到里面香帅老师的金融课,你就知道,沃尔克的这个说法不仅有依据的,而且基本算是共识。

但是真正有意思的是,沃尔克这句话留了个尾巴。他说,金融业中,真正具有制度创新意义的发明,只有ATM机。那为啥呢?ATM机,我们都很熟悉,就是个存钱取钱的机器。有用当然是有用,算是个技术进步吧,但哪有什么制度创新的作用啊?

确实,ATM机在中国就是个技术设备,和制度创新没什么关系。沃尔克那句话是对着美国人说的。在美国,ATM机就是很了不起,而且,这是美国独有的情况。

今天,我们看到的美国金融业,非常强大,称霸全世界。其实,并非一直如此。一直到20世纪中期,美国的金融都不算发达,在西方国家中算是落后的。那时的金融强国是英国。

当时,美国金融落后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银行业的落后。说起来大家可能难以相信,在很长时间里,美国很多州规定,银行只能是单体银行,有的州还专门有《单体银行法》,也就是银行只能在某地有一处经营场所,不许异地开设分行。

单体银行非常不利于控制风险。对银行体系来说,网络化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某地突然有天灾人祸,经济当然跟着出问题。当地银行也就有麻烦了。很多贷款成为呆账,收不回来;很多储户要来取款,来挤兑银行。弄不好银行就要破产。这就看得出来一个银行网络的作用了。东方不亮西方亮,不大可能全国同时出事吧。如果银行在其他地方有分行,从其他分行调拨资金过来,就可以化险为夷了。单体银行就没办法了,规模小,又没人帮忙,一旦出事,可不就破产了么。

但是,我们来看当时的美国。1914年,美国共有银行27349家,其中95%都没有分行。那5%有分行的银行,分行的平均数也不超过5个。这种碎片式的银行体系非常脆弱。事实上,这正是美国历史上频繁爆发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1837年到2009年,美国发生的重大金融危机,就有14次。这并不是资本主义的常态。同样是在那个年代的北美大陆,语言、文化、经济水平都差不多的加拿大,却只在1837、1839发生了两次小型的银行业危机。

事实上,到19世纪末,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这种单体银行制度困扰,而且要时刻面对金融危机的国家。奇怪吧?美国人自己难道看不出来吗?为什么不改革呢?

原因,不是经济上的,而是政治上的。说白了,利益集团的阻碍,无法克服。

事情是这样的:

按照美国宪法,各州不能发行自己的货币,也禁止各州对州际贸易收税。这当然很好,有利于美国发展统一大市场。但是站在各州的政府的角度就为难了,又不发货币,又不收贸易税,各州政府的收入就少了一大块。怎么办?找税源,找来找去,州政府就盯上了银行。

首先,各州规定,想在我们这里开银行,要交一大笔特许费。甚至很多州政府直接入股银行,参与分红。这样一来,银行的利润实际上成了税收。那么,确保银行有利润,对州政府来说就很重要了。

接着想,政府想要确保某个企业稳赚不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赋予他们垄断经营权。但是如果一个州就只有一家银行,那银行的权力就太大了。银行太多,互相竞争,也不行,那样利润必然受损,连带着州政府收入减少。

运行到最后,各州不约而同地找到了折中方案,那就是,州政府允许本州有多家银行,给每家划一块地盘,银行就在你自己那块地盘里挣钱就行了,谁也不许开分行去别人家地盘抢食。至于其他州的银行想到本州来开分行经营,更是想也别想。

单体银行制就是这样出现的。美国的银行业,实际上很像欧洲中世纪的封建领主,一个领主一座城堡,一个领主一块地盘。

单体银行制度实行久了,还产生出一大堆文化情怀来。有人说,这种只为当地民众服务的小银行,正体现出美国高度自治的小城镇的特色。还有人说,单体银行必须坚持,因为只有这种银行才符合美国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企业的精神。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胡扯。支撑单体银行制度的最大原因就是各州政府需要由此获得税收,还有小银行们想保住自己的小地盘,维持垄断地位,回避竞争。这就叫利益集团,各州政府和众多小银行经营者结成了政治同盟。他们要对抗和阻挡改革。

那些想要扩展业务的大银行,和金融行业的专家和联邦政府,虽然一直都极力呼吁改革,但进展很慢。一直到1950年。美国银行业的网络化水平仍然很低。你看,问题的根子不在经济上,经济问题能算账,好解决。问题的根子一旦在政治上,就麻烦了。利益集团会阻碍改革。

到了1970年代早期,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很多州放松了对单体银行的严格规定。大量单体银行被收购兼并。银行集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那发生了什么呢?

原因就在于ATM机的发明和推广。

你想,有了ATM机,银行即使在异地没有分行,也可以通过在商场、邮局门口放上几台ATM机让顾客办理存取款业务。ATM机就是一个小型分行,没有必要单开一个储蓄所。金融封建领主的地盘,就这样被ATM机给不声不响地打破了。

这种技术,一旦推开,速度快得很。各州政府一个没注意,ATM机就已经四处开花,不可能再强行收回了。看到这个情况,各州政府意识到大势已去,继续维持单体银行制度,已经没有意义。既然如此,那就放开了吧。

说到这儿,你明白了,保罗·沃尔克为什么给ATM机的发明以那么高的评价了。

今天我们回顾这个几十年前发生在美国的过程,其实是想感慨两件事:

第一,人类社会太复杂。不管什么制度,经济制度也好,政治制度也罢,在运行过程中,都难免出现“锁死”的现象。就是鬼打墙,怎么也转不出去。怎么改革也很难成功。表现呢?就是各种利益集团出现,阻碍改革。其实不是利益集团有多坏,它是这种制度锁死现象的结果。

第二,这种现象一旦出现,一味地呼吁改革没有用。什么有用?新技术的出现。新技术很有可能成为打破利益集团阻碍的强大力量。

最近大家都在聊区块链技术。很多人发懵,它到底能干嘛呢?

如果你真的感兴趣,我建议你去听听得到App里的一门课,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所长穆长春老师的一门课。戳此查看《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

如果你对技术本身的应用前景没有什么兴趣,那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好,关于区块链的现在,不能高估。关于区块链的未来,不能低估。

为什么不能低估?就是因为我们今天讲的这个ATM机的故事揭示的:技术,不仅带来很多新的方便,与此同时,它也可能是很多旧的难题的解决方案。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