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78 苏联卫国战争为什么赢?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这周,201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分别是班纳吉、迪弗洛,这是两口子,还有一位是克雷默。说实话,这个名单出来之后,经济学界有点蒙,抢着发稿的媒体也有点蒙。

当天晚上,我就在好几个学者的群里看到了吐槽。有人就说了:怎么排也排不到这三位啊。你看那个颁奖词写的:“以实验性的方法致力于减轻全球贫困,大大提高了我们抗击全球贫困的能力。”你会恍惚一下,这个奖到底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是“诺贝尔和平奖”啊?

那这三位的贡献到底是什么呢?我看了很多文章,都有点语焉不详。好在有书,我赶紧去看了他们的书,去年就已经在我们得到里面上架的电子书《贫穷的本质》。看完了之后,我觉得自己有点猜到了,为什么他们能得奖。

这三位学者的研究领域,叫“发展经济学”,简单说,就是研究怎么让穷国变富,贫困人口脱贫。这是一个特别艰难的学术领域。为啥?因为它不是在纸面上的学问,它必须在现实中兑现。

但是说起来很令人泄气。西方人从二战后就在非洲搞各种扶贫的尝试,但是大量的钱花进去,好像没有什么效果。我几年前的节目,推荐过一本书,叫《白人的负担》。这书就说了,过去50年,西方对非洲的援助达到2.3万亿美元,却未能给每个儿童12美分。什么意思呢?如果每个儿童能够拿到12美分,就能打上一针疫苗,那死于疟疾的人数就会减少一半。但是做不到。

那为啥呢?最常见的分析是两种。一种是,落后国家的政府太腐败,截流了大量的援助款。所以,越援助,腐败政府的力量就越强,越不愿意做政治变革,所以国家就陷在贫困的泥潭力量了。那第二种解释呢?是不能直接给到穷人钱和物,给了之后,他们就没有改善自己的生活的热情和动力了。

这两个说法不能说错,但是你发现没有,这都是置身事外的一种逻辑分析。它们的共同点是,总想通过一套统一的、逻辑自洽的话术来解释贫穷这个现象。

但是要知道,贫穷这个现象太复杂了。所有简洁的、抽象模型,都解决不了现实中的贫穷问题。《贫穷的本质》这书里就说了,你说啥是穷人?在观念世界里,穷人是被高度抽象的。有时候懒惰有时候上进。有时候高尚有时候下作。有时候愤怒有时候顺从。但是,只要稍微看看现实,你就知道,每一个穷人都不一样。哪有什么能抽象出来的统一穷人形象?既然每一个穷人都不一样,你想用统一的政策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不是缘木求鱼吗?不是哪一个政策对不对的问题,是迷信统一的政策解决问题就不对。这是啥?这书里说,这是“懒惰和公式化的思考模式”。

举个例子。经常我们见到一个数字,说全球有10亿人正在挨饿。所以,很多慈善组织都想,哦,有人吃不饱,那我让他们吃饱了,他们的处境不就改善了吗?其实现实要复杂得多。

比如,这几位发展经济学家对18个国家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即使是农村极端贫困人口,食品消费也只占他们总消费的36%~79%。你看,他们并没有把所有的收入都用来吃饭。那剩下的钱花到哪里去了呢?可能是过节,可能是婚礼和葬礼。全家人省吃俭用,就是为了在全村人面前摆一次阔。在摩洛哥的一个偏远山村,经济学家遇到一个人,说自己吃不饱饭。问他,如果你有更多钱,你会用来干什么呢?他说,会用来买食品。但是你能想象吗?就在调查的过程中,经济学家发现这个人的家里有电视机和DVD播放机。就问他,你都吃不饱,你还买这些?他的回答是:哦,电视机比食物重要。

这个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再穷的人,也是人,也不是只知道吃饭的动物,他会有超越生活的各种期待,不管是有面子,还是能娱乐。杨白劳穷成那样了,不还是要花钱给女儿买根红头绳嘛。你看,一旦深入现实调查,就会发现,穷人的生活极其复杂,不是你看到他们缺什么,你满足什么就能改善他们的。

说个题外话。有一次我和在咱们得到App里做心脏医学课的冯雪老师聊天,我问她,人类距离彻底攻克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还有多远?冯雪老师说,你问的这个问题就不对。你想,这些病是怎么来的?是人长期生活方式不健康,胡吃海塞不锻炼积累出来的,怎么可能通过一颗神药就药到病除呢?治疗这些病,其实本质上是重构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本身,这不是医生和药厂单方面的任务啊。对,贫穷这个现象,也是类似的,没有简单的疗法。

所以,这三位得奖的经济学家,他们的研究思路就是,去最穷的国家,最偏僻的乡村,去村头巷尾房前屋后,去问,去理解,去搜集数据,去做一项项的对比实验,从最小的地方去着手改善。你看,他们不是拿出了什么新的经济学理论,他们是干脆走到了抽象理论的反面。

《贫穷的本质》这本书里,有一段话,我读得很动容。他说,我们和穷人之间的区别其实很小。缺乏信息、信念不坚定、有拖延症什么的,穷人的那些毛病,我们身上都有。那为啥我们比他们活得好呢?答案是:有很多东西,我们是不知不觉得到的。比如,我们住在有自来水的房子里,所以就不用想着每天早晨往水里加消毒剂。比如,我们每天能接触到大量的信息,给孩子接种疫苗这个事对我们就是常识,不需要被艰难地说服。并不是我们更聪明,而是因为我们被浸泡在现代文明的大水漫灌里面,我们个人能力差一点,没关系,社会系统会帮助我们,有些选择我们不用面对。

但是穷人不行。他们每天面对的选择太多了。就这点钱,他们要反复掂量算计,买的食品就顾不上健康,涨了点面子就会丢掉些里子。和穷人接触多了,会发现他们算得更精,但是可惜,他们生活在人类文明的干旱地带,现代文明之水没有浸泡到他们。换句话说,人类最稀缺的那种决断力和自控力,我们其实不太用得着,而穷人则需要不断地去用。不是他们的能力差,而是因为这种能力本来就是稀缺的。

那怎么拯救贫穷呢?就是一点点地去做啊。针对每个人每个村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去做啊。不要被那本书的书名骗了,《贫穷的本质》是什么?也许答案是:贫穷这个现象没有什么本质。每一个穷人都不一样,每一个地方的贫穷都有独特的原因。这本书其实就在提醒我们,关于怎么扶贫,理论没有那么重要,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个很小的变化,就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面对这些小事情,理解它,洞察它,做了它,积少成多,就能有成就。这个角度,也许西方主流的经济学界确实理解不了,但是,我们中国正在做精准扶贫的基层干部都会深深点头。

我猜测,这才是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躲开了高大上的理论,跑到了实验的第一线,挑出来三位经济学家,把奖颁给他们的原因。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聊到了一个老话题,为什么纳粹德国希特勒在二战中会失败。其中一个答案是,德国当时的国力动员不足。希特勒一直迷信,在不进入总体战的前提下,用闪电战的创新搞法,也能完成国家目标。昨天我们说了,如果回到当时,站在希特勒的角度,这么想,其实也不奇怪。

好,我们今天切换到苏联的立场。在历史上一直有这么个悬案,就是斯大林为什么没有判断出希特勒对苏联的突然进攻?

是掉以轻心了吗?不可能的。斯大林是个地缘战略大师,这么明摆着的事怎么会看不清楚。而且现在大量的历史资料也在证明,苏联一直在为这场战争做准备。

1939年二战开始以后,苏联的备战规模是惊人的。1938到1940年,苏联的工业生产增加了44%,而国防工业的增长呢?比全部工业还要快两倍。1939年军事拨款占到了国家预算的几乎一半。从1939年到1941年战争前夕,苏联军队规模从200万增加到550万。你看,苏联是把德国当成一个可怕的对手,在严肃认真做准备的。

那你说,德国突然袭击之后,苏联为什么显得措手不及呢?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因为苏联也有自己的路径依赖和思维框架。

苏联的战争思路,是真正的“总体战”思路。为啥?这是苏联这个国家的基因。

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诞生,就被资本主义国家包围。根据苏联的意识形态,未来的发展将是苏联领导全世界无产阶级,通过战争埋葬这个“旧世界”。斯大林就明确说嘛:“苏维埃共和国和帝国主义国家长期并存是不可思议的。苏联将面临的是一场长期的、残酷的竞赛,交战双方的全部经济和政治基础都将在这场竞赛中受到考验。”你看,这是多么坚决彻底的总体战的思想准备。

你发现没有,苏联领导人对于总体战的认识,其实是符合后来的历史情况的,二战真的就是一场更残酷的总体战。但是放在当时看,这个认识也有个bug。那就是它用这个心态误判了德国。自己这么想,难免就觉得全世界都这么想。

当时苏联一直在判断,德国什么时候会进攻苏联?

苏军总参谋部的军事情报局一直认为,德国也会用总体战的思维和苏联厮杀。那战争就不会短期结束啊。那德国入侵苏联就一定要准备冬装,应对苏联的寒冬啊。100多年前,拿破仑在俄国吃的亏,你们德国人又不是不知道。

要做准备,德军肯定要大量采购羊皮袄,这意味着将有数百万头绵羊突然被宰杀,大量超出日常需要的羊肉就会涌入欧洲市场,羊肉价格就会大跳水。同时,德军还必须更换一些军需用品,比如适合寒冷地区用的特殊的擦枪布,还有在严寒地区使用的燃油。

有了这个思路就好办了。苏军总参谋部的军事情报局一直在关注几个市场动向:收集整理各地绵羊的数量、主要集散地和屠宰中心的情况。局长葛利柯夫每天要两次听取欧洲各地绵羊的价格情况。你看,这个方法其实很符合经济学原理,很高级。情报可以被严防死守,但市场价格是最好的情报员嘛。苏联还费尽千辛万苦搜集德军使用过的擦枪布,还要偷运大量煤油灯、煤油炉和打火机之类的物品。为啥?分析里面的燃料配方成分有什么变化。是不是加入抗冻的材料。

但是没有。这些指标一直到战争爆发也很稳定。所以,即使苏联情报局已经知道了德军在大规模集结,甚至还提前知道了德军的行动代号,但还是向斯大林担保,说德军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但是,就在这份担保发出10个小时之后,德国的全面进攻就开始了。希特勒是想打闪电战,没想打总体战,根本没有打算把对苏战争拖到冬天。

你看,你做了一切准备,但是对手不按你的套路出牌,你也没辙。这哪里是一个掉以轻心的故事?这是两个战略思想之间发生巨大误会的故事。

我们再来看苏德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双方的局势。

只要能放在台面上计算的因素,当时看,几乎都是德国占优。德国本来就是一个工业强国,这个时候,还几乎控制了整个欧洲大陆。对比几个数字吧:

1941年,德国统治区产煤4亿吨,苏联是1亿5千万吨,不到德国一半。钢产量,德国是3180万吨,苏联产量1790万吨,只是德国的一半多一点。除此之外,德国还有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一系列武器装备都几乎是世界上最精良的。

但是,打着打着,问题就出来了。我们经常知道的是苏联的冬天到了,但是除此之外,在战场上德国的坦克经常是损失一辆少一辆,补充不上来。而苏联呢?坦克飞机大炮像潮水一样从工厂流水线冲向战场,直到把德军彻底淹没。

那为啥呢?德国方面的原因,我们昨天说过了,他们不敢做国力的充分动员。那苏联这一边呢?不仅充分动员,而且那个深度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当时斯大林提出的口号是:“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战争!”这“一切”两个字听起来是口号,后面可就是血淋淋的人命啊。二战期间,苏军死亡人数将近1000万。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苏联人口中的中青年男子也就五六千万,其中一半,在战争中非死即伤。

但更重要的是,苏联的整个国家战略就是为这种战争准备的。战争一打响,这个国家就立马转入了战时经济。比如,战争爆发的第四天,苏联就颁布了规定,军工行业工作时间,一天是14到16个小时。工作消极或者迟到,可以判刑。本来就是计划经济国家,完成这个转型并不难。

这一点,还体现在武器哲学上。我们经常觉得,纳粹德国非常有创新能力啊。打着那么艰苦的仗,还能搞先进武器的研发。喷气式战斗机、第一代的导弹、甚至第一代的隐形轰炸机都是那个时候德国搞出来的。

但是别忙着称赞。我们得想想这背后的思想原因是什么呢?是当时的德国老想向技术要战斗力。这没有错。但是,科技创新这个东西,就是要不断试错。要允许各个方向上的探索。结果就是,德国在战时的军工生产非常杂乱。最乱的时候,德国一度同时生产着425种飞机。一个部队经常装备100多种卡车和摩托车。那你想得到,这是后勤部门的灾难。光是备件可能就好几万种。

而苏联的心态就简单得多。一切为了战争。要什么高科技?要什么超越时代?要什么高质量?反正上战场也打不了多久就报废。简单!便宜!好生产!好维修!就是王道。比如,苏军特别喜欢迫击炮,为啥?因为他结构很简单,所以生产起来成本低,而且生产工序简单。上战场,花几分钟就能教会士兵怎么用。几乎不需要维修和维护。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立即准备好发射。虽然迫击炮射击精度差,但好歹是门炮,有和没有那是大不一样的。

几乎所有的武器生产,苏联都是按照这个原则进行。你看,有限的国力不仅被深度动员,而且国力使用的方式也最适合这种类型的战争。所以,难怪,苏德战争打得那么艰苦,最后苏联还是一点点地把局势扳了回来。

这两天我们聊这个话题,是想从一个更广阔的维度看这种大国之间的博弈。

未来的大国博弈,也许不会再发生苏德战争这种类型的国运相赌了。因为都有核武器了嘛。但是有两点规律可能还是要重复:

第一,不见得是谁力量大谁就胜利,而是谁能统一内部的意志,谁能充分动员,谁能胜利。孙子兵法不就说了吗?“上下同欲者胜”。

第二,不见得是谁的科技先进谁胜利,而是谁能找到这种力量最适合的使用方式,谁才能胜利。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