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00 怎么对付负面情绪?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给你介绍了一本书,《暗理性》,说的是怎么掌握自己的情绪。

本来,情绪这个东西挺好的,是我们在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工具啊,帮助我们迅速调动身体资源应对环境变化,所以情绪根本没有正面负面这一说。那为什么还会有像敏感、焦虑、愤怒、抑郁这样的负面情绪困扰我们呢?还是那个答案:因为我们的这套情绪系统形成在非常古远的时代,它应付不了现代人类生活。

举个例子,晕车。人为什么会晕车呢?因为人耳朵里有一个前庭器官,里面有液体,当我们运动的时候,液体也会跟着运动,产生信号告诉大脑,你身体的运动状态。这是一个很妙的运动的认知和调节机制啊。

可是这套系统形成的时候,怎么会想到有一天人类会发明汽车呢?在汽车上的运动方式太不自然了。那么高频率的颠簸,还那么长的时间?这套系统就疲劳和紊乱了啊,所以就恶心不舒服,就会晕车。你看,大家都没有错,既不是汽车的错,也不是身体的错。这是关公战秦琼,两个时代的误会。

理解了这个原理,我们就知道了三件事:第一,负面情绪没法消除,也没有必要消除。第二,负面情绪是我们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要识别它,然后利用好它。第三,我们只需要控制负面情绪的表现方式就行了。

好,接下来,我就给你说说《暗理性》这本书里对几种负面情绪的分析。

先从敏感说起。

敏感其实是个挺好的事。你想,在战场上,别人的雷达都不敏感,敌机飞到跟前了也发现不了。而你的雷达能够发现很远很小的信号,这是多大的优势?比如我小时候,我妈说,小宇来吃饭了,我就可以再玩一会。如果我妈说,罗振宇,来吃饭了。我就知道,再不麻溜儿地去吃饭,就要惹麻烦了。你看,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种对细微差别的分辨力,支撑我们活下来的。高度敏感,甚至可以说是聪明人的专利。

但是,对信号的感知能力强,也带来了一个麻烦:噪音太多。有一利必有一弊。我们的雷达不仅能发现敌机,也能把飞鸟甚至是蚊子当成敌机,我们不断地起飞拦截,空耗了资源,雷达本身也受不了。在这种情况下,敏感才成了一种负面情绪。

那怎么办呢?

两个办法啊,第一,升级你的雷达,或者装更多不同种类的雷达,用更多的信号交叉验证。比如,恋人迟了几分钟没回微信,敏感的人就觉得对方不爱我了。这其实不是敏感的问题,而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连接得就很浅,或者连接的维度太少了。那怎么办?更多的交流,更多的关系维度自然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信息通路多了,你就能通过不同的信号类型分辨出来,哪个是飞机,哪个是蚊子。

第二个办法呢?就是要经常维护你的雷达。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放空。别让那么多信息堆在你的雷达系统里,发出噪音。那怎么维护呢?最好用的,就是“冥想”。我第一次接触冥想,就是在咱们得到App里面童慧琦老师《怎样学会正念冥想》那门课(戳此查看),建议你去听听,你会发现有奇妙的效果。

接下来,我们再聊第二种负面情绪:焦虑。

焦虑虽然很困扰我们,但也不是一个坏东西。为啥?因为焦虑的反面,是一个更坏的东西:无聊。

你就想嘛,足吃足喝不受冻,但是把你关在一个没有任何信息和交流的单人牢房里,忍受无聊,和把你放在一个天天加班,任务繁重的公司里上班,承受焦虑,你会选哪一个?这还用说嘛。后者只是现代人的常态,而前者是一种酷刑啊。

那你可能会说,就不能在焦虑和无聊之间找到一种中间状态吗?有啊。如果你找到了,那就是一种无比美好的体验,它就是所谓的“心流”状态嘛。只可惜,心流状态可遇不可求。所以,《心流》这本书的作者,心理学家契克森米哈赖就说:“人们总是在无聊和焦虑中徘徊。”请问你要哪样?

为什么会产生焦虑呢?因为我们感觉做事的资源不够。马上要考试了,我的复习时间不够,马上要登台了,我的演讲稿还不熟,我们的身体就分泌皮质醇之类的激素,帮助我们调动资源,这种感觉就是焦虑。

你发现没有?现代人面对的任务类型,对资源的索取几乎都是无限的。对一个古代的农民来说,家里几亩地,即使是精耕细作,能做的努力也就那么多,很容易衡量自己投入的资源够不够。但是今天呢?比如你要筹备一个会议,准备一场考试,怎么投入工作量,似乎都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活是干不完的,为什么焦虑是当代人的一个普遍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怎么投入资源都感觉不够。

那你说怎么办呢?有个不算办法的办法,就是运动。一运动,就等于是在骗自己的身体:我在战斗或者是逃跑,别分泌那些容易引发焦虑的激素,皮质醇什么的跟我捣乱。我们的身体很单纯的,基本一运动都会上当受骗。激素就不分泌了,也就不焦虑了。

你可能会说,我时间不够了,所以才焦虑,哪有时间去运动?注意掌握刚才讲的这种方法的精神实质:你只要骗你的身体,你处在战斗的状态就行了啊。所以,为什么焦虑,那就别废话,就赶紧去干什么。复习时间不够了,就赶紧去复习。稿子没有背熟,能背多少就背多少。行动一开始,焦虑就消失。所以,如果一个人老是被焦虑困扰,本质上是行动能力不足,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好,我们接着看第三种负面情绪:愤怒。

昨天说了,愤怒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能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让那些要侵犯我们的人及时住手。所以,愤怒带给我们的问题,仅仅是如何表达愤怒。

《暗理性》这本书里给我们做了两点有意思的提醒。

第一,分清楚“敌意性愤怒”和“工具性愤怒”。道理很简单,敌意,你只是想让对方受损,单纯地为了伤害而伤害,赢了也是输了。而工具性愤怒呢?你是为了达到目的。只要目的本身经过思考,这种愤怒就不会失控。

第二个提醒就更重要了,就是要避免因为“高权力感”而产生愤怒。你因为有某种权力,至少比对方有权力,所以在想象中给自己划的地盘就特别大,别人触犯你的可能就特别大。这种愤怒,就是鲁迅说的那种情况:“怯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者”。

这种愤怒为什么要不得呢?咱们不从道德的角度来说,什么仗势欺人,就说最简单的一点:这种因为高权力感带来的愤怒维护的是那个你想象中的尊严需求。它达不成任何目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这是一种“坏的愤怒”。这也符合我们的日常经验。一个人升了官,脾气就变大了,通常都走不远。位置越高,脾气就越好,那才是真人物。请注意,刚才这几句话,不是道德上的批评和夸奖,这是对他们未来的预判。

好了,今天我们介绍了《暗理性》这本书,关于如何掌控情绪的几个建议。更多的内容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书。得到电子书会员可以免费畅读。

读《暗理性》这本书,有一种很特殊的体验。就是你会看到情绪这个东西一路成长的过程:一颗从远古就种在我们体内的,设计得无比精妙的种子,刚开始运行良好,但是一步步遇到复杂的情况,复杂的人际关系,全新的社会条件。这颗种子就不断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左躲右闪,见缝生长,有时候因为自作聪明陷入死循环,有时候也可以用权宜之计辟开一条生路。我们利用情绪、塑造情绪、投喂情绪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自己的样子。

种子确实是好种子,但是,怎么照看它长出来的花园,始终是我们的责任。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