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65 为什么钱庄竞争不过银行?


策划人:李子旸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几年前,也是一个国庆假期,我去山西平遥旅游,看到了山西票号,就是那个时代的银行啦。回来之后,也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书,心里就生出了一个疑问:山西票号那么牛,可是在民国时代,也就是进入现代化国家之后,一家票号也没能活下来。这是为啥?

你看,中国传统中就有的行业,餐饮、食品、服装、鞋帽、制药、酿酒、珠宝首饰,都有老字号活下来的,有的还经营得挺好。那为啥本土的金融业,和新式银行竞争,无一幸免,全部被淘汰呢?按说,在自由市场中长出来的东西,应该不至于生命力这么差啊?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其中的原因。

中国本土原生的金融业,其实有很多种类型。最常见的是两种:钱庄和票号。

先说说钱庄。明朝和清朝,中国用的是银本位制度。一般是在小额交易中使用铜钱,大额交易、政府征税以及政府向官员发俸禄,则用白银。这样一来,就经常需要在白银和铜币之间换来换去。而且,白银的重量、成色等等有很大差异。只要没有银圆用来交易,交易成本其实很高。市面上流通的,有外国银圆,比如墨西哥鹰洋、大小元宝、纹银、散碎银块等等。经常需要称量银子的重量,鉴别银子的成色。

钱庄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在白银和铜钱之间的来回兑换,以及鉴定白银成色、称重等等。这种业务,你想得到,只要币制一改革,就活不下去了。最后一击是在1933年,国民政府改革币制,有个专有名词,“废两改元”,就是把按银子重量计算的一两二两,改成了货币单位一元两元。那市场交易当然就方便了很多。钱庄的生意从底层就被铲掉了,就没法做了。

接下来就要说到票号。票号是中国本土产生的最高级、最复杂的金融机构,大多由山西人经营,所以又称为山西票号。

票号的生意就多了。异地汇兑、存款、放贷都做,和现在的银行没什么区别。那既然是银行,存款从哪里来呢?主要来自政府的公款,税款、军饷等等。清政府的公款,按规定应该存放在北京的国库和各省的藩库里,但票号老板往往说服官员把公款存放在票号里。这样,官员个人能得到好处,票号也有了经营资本。

听到这儿,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为什么票号的存款,主要不是民间资本,而是官僚资本、公款呢?这好像和我们理解的市场经济的银行不太一样。对,原因很简单,风险太大了,老百姓不敢存钱。

这样的例子很多。1883年10月,中国市场爆发了一次金融风潮。“红顶商人”胡雪岩就是这个时候垮掉的。你看,胡雪岩靠着左宗棠发家,左宗棠西征的军费就放在他的钱庄里,还让胡雪岩经手向外国银行的借款,所以成就了一个“红顶商人”。但是金融危机一来,富可敌国的胡雪岩也扛不住。

清末,北京还有一个著名的“四大恒”,就是四家名字中带“恒”字的钱庄:恒利、恒和、恒兴、恒源。当时北京城,说一个人神气,有句话叫:头戴马聚源,身披瑞蚨祥,脚踏内联升,腰缠“四大恒”,就是四大恒的银票。但是,八国联军一来,慈禧太后是跑了,四大恒的银库被抢了,然后就一蹶不振。

那么,后来的来自西方的银行,是不是就比土生成长的钱庄票号的风险小呢?恰恰相反,银行的风险更大。

我们今天看到的银行,从纯粹经济的角度来说,都持续处于“资不抵债、濒于破产”的状态。不用等到金融风潮或者危机,正常状态下,只要大部分储户同时来取钱,银行立刻垮台。这就是所有银行家的噩梦——“挤兑”。

中国古代的钱庄票号可不敢这么玩。他们和市场中的其他企业一样,一定要确保正向的现金流。要知道,钱庄承担的都是无限责任。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资不抵债、濒于破产”的银行,反而能轻松打败勤勤恳恳、谨慎经营的钱庄呢?

概括来说就是:钱庄是自由市场的竞争参与者。上面介绍的钱庄、票号的状态,其实就是金融市场自由竞争的样子。而现代银行不是,它是垄断性的特殊行业,它的背后都是国家。

有人可能会说,你这么说不对吧。市场中虽然有中农工建那样的国有大银行,但也有很多中小银行啊,也是自由竞争、自负盈亏啊,怎么能说银行都是垄断者呢?

说银行都是垄断者,是一点儿也不冤的。事实上,今天我们看到的银行,完整名称应该是“特许银行”,是国家用法定手段正式赋予他们种种特权的产物。当然,国家的特许地位不是白给的,银行要在很多方面服从国家的严格管理,比一般企业严格得多。

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国家要严厉打击非法集资。说白了就是,国家只特许银行做吸收公众储蓄这件事,别人不许干。

为什么会是这样?就是我们前面讲的,现代银行其实处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如果没有国家的保护,银行根本生存不下去。比如,储户挤兑,一般政府都要出面,否则可能引爆金融危机。贷款人赖账不还,银行不可能自己去抓人,要去法庭起诉。扣押老赖财产,贴封条,得警察动手。还有,一旦银行金融产品爆雷,到了最恶劣的情况,也是要国家出手。

就拿美国来说,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最关键的时刻,美国财政部就出手购买了AIG,就是美国国际集团的资产,保住了它。事后在美国也有人讨论,雷曼兄弟公司就倒了啊,你们政府怎么不出手救呢?这违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理念啊,这还叫资本主义吗?

万维钢老师在他的课程《精英日课》里面画过一张图,我也附在这个节目的文稿里了,你可以看一下,AIG处在金融机构网络的枢纽位置,如果它倒下了,那就会连锁反应倒一大片,国家能不救吗?

为什么不救雷曼兄弟?原因也很简单,你没有“大到不能倒”,没那么重要。顺便说一句,金融危机过去之后,美国政府又卖掉了AIG的资产,一出一进还从中挣了230亿美元。

今天我们聊这个话题,对比中国本土的钱庄票号和现代的银行,从这个角度,就更能看清楚现代金融业的实质。

为什么中国的钱庄票号,没能像全聚德烤鸭,同仁堂药店那样,从古代社会穿越到现代社会,成为金融老字号?不是因为钱庄票号的老板不努力,而是因为他们压根是两个物种。当外国银行进入中国时,他们带来的,并不仅仅是一种新型的金融商业模式。他们带来的,是一种整合了政治经济全新的社会组织结构。因为有来自国家的充分保护,银行的资金规模大得多,经营范围广得多,承担风险的能力强得多,利润更是多得多。银行对钱庄票号,完全是降维打击。

现代金融业,虽然是市场经济的枢纽,但是它本身反倒不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产物。没有国家的参与,就没有现代金融业,反过来也一样,没有现代金融业,也就没有现代民族国家。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