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30 第618期 | 日本幕府的“故乡策略”


策划人:陆音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古今中外,只要你想管理一个分散的组织,小到企业,大到国家,都会面临一个难题,就是怎么对分散的组织实施控制。只要控制手段一弱,就会军阀纷争,甚至国家分裂。历史上,成功的做法不外乎两个:

第一个是用强力“拉”住分散组织。就是通过一套复杂的官僚体系来实施控制,比如古代中国。

第二个做法呢?是靠魅力“吸”住它。比如,法国的路易十四就是让贵族离开自己的故乡,集中到凡尔赛。在凡尔赛搞各种时尚、舞会、晚宴制造吸引力。你说软禁贵族也好,还是贵族陪着国王一起happy也好,反正就是这么一个办法,贵族都集中在凡尔赛了,也就不会在地方上搞叛乱。

但是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个解决方案背后都有一个共通的缺陷,就是财政成本太高。

先看拉住地方势力的中国方案,维持大一统最重要的前提,就是中央能从地方汲取大量的财政资源。这就好像皇帝手里拿着一根大大的吸管,然后插在膏腴之地上拼命地嘬。当中央的汲取能力超过所有人时,它才能形成对地方的有效压制。这个成本是很大的。你看中国皇权的演化,到了宋朝才基本稳定,前前后后经历了一千多年。

那吸住地方势力的路易十四的方案呢?一样面临这个问题。

建美仑美奂的凡尔赛宫,天天搞聚餐办舞会,要花很多钱的。你说这笔钱找谁要,肯定是压到民众身上。法国当时的农民好可怜,教会的什一税要交,贵族虽然人在凡尔赛,税是一分也不能少的,再加上国王收税办舞会这笔钱,农民受不了嘛。最后就逼出了法国大革命。

你看,这两种方案,在财政上都很难维持。

那有没有第三种方案能解决钱的问题呢?还真有。最近,我读了一本书,叫《江户日本》,它提供了另一种控制思路,我把它叫做“故乡策略”。

先来看看当时日本面临的难题。日本在17世纪初结束了战乱,大概是咱们明朝末年的时候。全国由幕府将军统治,定都在江户,也就是今天的东京。

那幕府将军怎么管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200多个诸侯呢?这些诸侯可都是立下汗马功劳的武士,非常会打仗的。但是奇怪,日本却平安度过了260多年,相当于清朝那么长,期间一次诸侯叛乱都没有发生。纵观世界历史,极少有国家经历这么长的和平。要不是后来西方列强介入,谁也不知道幕府能够平稳统治日本多少年。

那它采取了什么策略呢?其实特简单,就是要求全国诸侯的妻子和长子,也就是继承人,必须住在首都江户。只有到诸侯死的时候,他在江户长大的儿子才能回到地方继任。诸侯本人每两年来朝见一次,叫做“参觐”,参拜的参,觐见的觐。这个制度叫做“参觐交代”,就是诸侯每两年来打卡一次,顺便交代一下,你在自己的国家都干了啥。

你乍一听,这不就是抓人质么,多low啊。而且人住在那,怎么就和财政有关系,能省钱呢?

静态看这套制度确实没什么,但是如果把时间维度考虑进来,考虑得很长,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来看,这么做一年、两年,十年,随着时间往后推,因为诸侯的妻子和孩子都住在首都,用不了几十年,所有的诸侯就都成了东京出生的人。东京才是他们的故乡。这样一来,与其说诸侯的妻子和孩子在当人质,不如说大家都是东京人,只不过时间到了该继承了,有些人要到另一个城市上个班罢了,而且每两年要回来探亲一次。

这样首都的意义,他不是中央控制你的地方,而是你的故乡。造反的动机首先就没有了。你想想看,如果你是东京人,生在这,长在这,亲戚、朋友、关系网都在这。现在我让你去八百里之外的地方,带着一群陌生人造反,你干么?退一步,就算你想干,当地人对你也没有认同感,你也干不成。

这还只是第一层,不涉及财政,我们接着看。幕府还下了一道命令,说你们这些诸侯在东京的家,可以占地很大,宅基地随便建,但是建设你们要自己掏腰包。

你想想,谁不愿意让儿子和老婆住得好一点啊。面积没有太多限制,有钱的诸侯自然要造得大一点。因为当时日本建筑都是土木结构,经常发生火灾,每家至少备了三套宅子换着住。每套还都得配上花园庭院,显身份嘛。最后弄得东京城85%的面积都是他们的住宅区。现在你去东京旅游,会纳闷公园怎么这么多?其实都是原来大大小小的诸侯,自己花钱修的宅子和花园。

光造宅子还不够,儿子和老婆不能总在家待着,总得出去吧。幕府将军说城市建设我也不管,如果你们想让老婆、儿子出门方便,你们就出钱,承包某一个城市的建设项目。刚开始,大家还比较犹豫,但总会有人冒泡,说我出钱,修一个水坝,或者一条街道。后来大家就纷纷出钱,承包不同的项目,反正修完了自己也要用。本来该由江户统治者花重金打造的首都,结果就这样被诸侯一点点掏钱给建了起来。

你看,无论是中国古代的官僚制度还是法国路易十四的制度,本质都是靠国家暴力去民间征税,需要很大成本。这也是财政很难维持的原因。但是在幕府这套体系中,诸侯是自己把钱送过来的,中央的成本支出大大减少了。

这还没完,故乡感还会激发另一个效应,叫攀比心。

我们刚才说到诸侯要承包建设项目,有人一开始比较犹豫。你猜后来怎么样么?大家抢着干。历史记载,有个填海项目,本来一家就能干,结果居然有30多个诸侯报名。为什么?跟风攀比。都是邻居,又都是一国之主,谁没出钱,多丢人啊。

刚才我们说,每两年,诸侯要来朝拜一次。到了幕府中期,这哪里还是朝拜,分明是回家见老婆和儿子,顺带搞一搞同僚关系。那你说你能空手来么,必定要带大量的金银、家乡特产,还要带大量的随从。

历史记载有个诸侯一次带了4000人的队伍来朝拜。开路的士兵个个高头大马,相貌堂堂,衣服都精心设计过。目的就是要让看热闹的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谁家的队伍,场面特别长脸。

这可不是一辈子一次,而是每两年就一次,永不中断。对诸侯来说,花销实在太大了。据记载,到了幕府统治的中期,有个诸侯,上京把钱都花光了,回国实在没盘缠了。大家一商量,不住店了,浩大的队伍在野外露营,放枪打猎,自给自足。后来还是幕府将军嫌丢人,派人送了银子过来救济,他们才勉强回去。你说诸侯的财力都这样了,哪有钱造反啊。

你看,如果梳理这一切,幕府所有的政策,都是把制造“故乡感”当作核心来打造的。把控制需要支付的财政成本,摊派到地方诸侯身上,利用攀比心让他们自愿买单,这就是幕府的“故乡策略”。

回到我们开始时的问题,分散组织该如何控制。人类历史上无外乎两种手段,一种是强力“拉”住它,一种是用魅力“吸”引它。这好像很全面了。但是我们也许忽略了,还有一个力量,就是“认同感”本身。认同感,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故乡感,才是一切建设性合作的坚实基础啊。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每篇音频的文稿末尾,都有“前一篇”和“后一篇”的按钮,你可以直接点击以下两个按钮,连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