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16 第608期 | 英美大摊牌


策划人:李子旸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这几百年的西方历史上,我们经常看到一幕,就是大国霸权轮番登场。16世纪的西班牙、17世纪的荷兰、18世纪的法国、19世纪的英国,20世纪的美国。老的霸权国谢幕,新兴霸权崛起,不管胜败,都难免要打一仗。但是,其中有一个例外,就是美国霸权替代英国霸权,几乎是和平过渡,自然交接。直到今天,英美两国也是坚定的盟友。所以,这两国的关系,堪称是典范啊。

那为啥呢?老大居然甘心被老二超过,居然没有发生剧烈的摩擦?我们经常听到的解释是,因为这两国同文同种,是原宗主国和殖民地的关系,文化上有师承,血缘上是近亲,一家人,当然就好商量。

其实回到19世纪后期的历史,你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对英美关系的印象,先是知道美国独立战争和英国打仗,然后就跳到一百年后,美国参加一战帮助英国打仗了。那这中间,差不多是整个19世纪,这一百年间,英美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

事实上非常不好。1812年,双方还打了一仗,英军曾经攻占华盛顿,还一把火烧了白宫。不仅是中国人哈,很多美国人听到这件事也感到意外——英军居然曾经烧过白宫?是的,烧过。据说,白宫之所以是白色的,就是因为当初被烧得黑乎乎的,重建时为了遮丑,刷上了一层白。

这之后,英美之间虽然不打仗了,但关系很冷淡。在美国人看来,虽然同说英语,但英国和那些欧洲国家没多大差别,都是热衷于殖民扩张的帝国主义者。美国的孤立主义,就是不想卷入欧洲那些乱七八糟的纷争里面去。对英国人来说呢,美国就是遥远北美的一个失去的殖民地而已。英国关注的重点是欧洲大陆。

到了19世纪末期产生了一些变化,因为实力在变化。在全世界制造业份额中,英国从超过30%下降到不足20%,美国则超过了30%,成了世界第一。在军事上也开始不行了,英国海军在海洋上的压倒性优势,也被德国和法国追赶。英国的世界霸权正在被动摇。

这就是当时的基本态势。但是,英国是不是就此认输了呢?怎么可能?毕竟是当时的老大。你从后来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的应战方式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强烈求生意志和战斗精神的帝国。那英国和美国之间为什么没有爆发争霸战呢?

最近因为徐弃郁老师在得到App做《英国简史》这门课,我又重看了一遍徐老师的名作《帝国定型:美国的1890-1900》这本书,注意到了其中的一个案例,就是“委内瑞拉危机”,通过这个事件就能看得出这两个大国博弈的风格。

委内瑞拉在南美洲北部,它的一个邻居,是英国的一个殖民地英属圭亚那。1841年,一个英国地理学家对边界做了勘探,然后就划定了一条边界线,叫“肖恩伯克线”。这就给后来的领土争端埋下了隐患。委内瑞拉说,哎,你这根“肖恩伯克线”怎么把我的一部分领土给划到英属圭亚那那边去了呢?

刚开始,双方还同意搁置争议,毕竟那地方是不毛之地。到了1875年,争议地区发现了金矿,这就没法搁置了,谈判,破裂,直到断绝外交关系,危机开始了。

委内瑞拉知道自己是小国,较量不过英国,就打算把美国拉进来。美国原来也犯不上管这种事。但是正好,美国当时国内有经济危机,迫切需要对内展示力量,总统克利夫兰就任命了一个有名的暴脾气的人叫奥尔尼来担任国务卿。这奥尔尼脾气有多爆呢?他外号叫“24英寸大炮”。他曾经一怒之下把亲生女儿赶出家门,并发誓永不再见女儿。后来他还真就和住在同一个城市的女儿30年不见面。有这么个人主事,美国就迅速介入委内瑞拉危机,开始和英国直接对抗。

奥尔尼先是写了一份长达20页的照会,发给英国政府。照会强调,我美国在美洲是有主导地位的,我是美洲老大,现在不是有领土争端吗?来,我要来当仲裁。

英国接到美国照会以后,为了表示傲慢,英国故意拖了几个月才发出回复。回复的意思也很简单,谁说你美国是美洲老大?你不能当仲裁。

拖了这么长时间,得到的是这样一份答复,奥尔尼那暴脾气,哪儿受得了?连夜起草了一份总统对国会的特别咨文。语气特别严厉,已经接近于战争威胁了。你也看得出来,美国其实就是在等这个发飙的机会。我又不是要在全球挑战你英国的霸权,这是我家门口哎,美洲的事情我做主,这是之前的门罗主义都宣布过的。来文的,来武的,我都有胜算。这是美国这个新崛起的大国对大英帝国的公开、直接的挑战。

克利夫兰咨文在国会宣读时,获得了参众两院的热烈鼓掌。要知道这非常不寻常,美国参议院按照传统是不允许鼓掌的。可见两党对强硬外交的一致支持。美国的国内舆论一下子被点燃了。一时间,美国社会到处都在谈论和英国的战争。一些内战老兵向陆军部写信请战。有企业组织雇员穿上独立战争时期的军装上街游行。传统的反英群体,比如爱尔兰裔美国人,更是群情激奋,当时就要组成军队出征加拿大,因为加拿大那时候也算英国的。英美两国似乎走到了战争边缘。

这个时候,双方的那种国家性格就开始起作用了。什么性格?现实主义。

当时英国的首相,也是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是经验老到的政治家。他判断,别看美国喊得响,没有真打仗的可能。毕竟双方的军备差得远。索尔兹伯里给女王的电报中说:“如果我们保持平静,美国人的情绪将慢慢消失”。他甚至拒绝召开内阁会议来商量这件事。

果然,美国最初的狂热很快就过去了。商人的力量开始表达了。商人未必不爱国,但是他们更关注的是财产。商人因为担心和英国开战,大量投资者抛售股票,纽约证券市场遭到重挫,价值340万美元的黄金流出美国。克利夫兰总统不得不又跑到国会发表了一篇咨文,不过这次不是打仗了,而是如何应对灾难性的金融局势。你关注钱,你就是个现实主义者,那紧张局势自然就缓解了。

这时候,英美两国坐下来谈判委内瑞拉问题的时机就成熟了。那就谈啊。结果是什么呢?很有意思。美国是为了委内瑞拉出头争领土,但是谈判的结果是,争议领土全归了英国。那你说,美国不是服软了吗?不是。美国拿到的更多。什么呀?仲裁权。虽然美国让步,但是在他仲裁下的让步,也就是说,英国彻底承认了美国在美洲的主导地位。这里面唯一的输家好像就是委内瑞拉。对,大国相争,小国的利益被牺牲掉,也没什么奇怪的。

从此,美国在西半球的霸权地位就确立了。英美两国之间不会再有战争了,英美之间长达一个世纪的敌对关系结束了。这才有了后来两国成为坚定盟友和霸权禅让关系的佳话。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第一,国际主导权,说到底是由国家实力决定的。上升期的大国,只要不着急,总有办法找到把实力兑现为地位的方法。

第二,只要是两个有现实主义传统的国家,并不见得有什么亲缘关系,在一切问题上,总能找得到互相交易,各取所需的方法。一切事在人为。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徐弃郁老师的《英国简史》课程在得到App刚刚上线。非常精彩,这门课,会给你描述一个迟到的国家,怎么后来居上,发展成全球霸权呢?英国崛起的当年智慧,到今天也没有过时。推荐给你。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