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29 第617期 | 如何打好一手“烂牌”?


策划人:林飞扬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得到App最近上线了一门课《英国简史》。主讲人徐弃郁老师是国防大学的教授。我很早之前就读他的书,最早是一本《脆弱的崛起》,说德国的;然后又是一本《帝国定型》,是说美国的。这两本书,我在节目里都介绍过。所以,这次得到App要启动一个“大国简史”计划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就想到的是徐弃郁老师。

徐老师不像传统知识分子那样,把自己定位成研究哪个国家历史的专家。他是一个战略学家,他是试图在所有主要大国崛起的进程中,找到那些最根本的规律。所以才叫“简史”。请注意简史这个题材,不是简单的历史,像霍金的《时间简史》、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这个简史体,brief history,是要在事实中洞察那些最根本的规律性的东西。所以,这门《英国简史》的课,就是试图在英国崛起的过程中,看到背后的规律和智慧。说到底,这门课,立足于英国,但是着眼点却是给这一代中国精英提供思考的参照。

那在徐弃郁老师眼中,英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你可能有点意外:从各个方面来说,英国都是一个迟到者,但是它总能想到办法后来居上。

这和我们平常印象中的英国不一样,我们印象中的英国在二战之前好像一直很强大,日不落帝国嘛。其实不然啊,全球化浪潮一开始,英国就是落后的。

比如17世纪在北美抢殖民地,英国当时很被动。当时英国的处境,和今天很多创业者非常像,既没有钱,又没有人,还得和巨头竞争。

英国当时主要对手有两个:

一个是西班牙,比英国开始时间早,占的地方多,西班牙当时的金银开采量占当时世界的83%,你看,人家赢在了起跑线上。另一个对手法国更是个庞然大物,人口是英国的3倍,经济规模也比英国大的多。

所以,英国在北美殖民中,不仅是一个迟到者,还是一个弱者。手握这样一手“烂牌”,英国想要嬴,该怎么打?

原来帝国主义打法很简单,就是抢殖民地的东西。西班牙人是第一波,是抢印第安人的黄金,法国人来迟了,没有金子,种地也太累了,他们发现北美还有不少动物,于是抢动物的毛皮,做皮毛生意。

等到英国人来到北美的时候,人和动物都没东西抢了,如果他们也想抢东西,这条路就走不下去了。因为抢东西这件事,从来都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谁让你来迟了呢?所以,英国人想从殖民地获益,他必须有另外的思路。

什么思路呢?从把东西抢回来,变成把人送过去。你想,殖民这个词,什么意思啊?是繁殖自己的人民啊。光抢东西,不把人送过去,殖民地怎么会有前途呢?怎么能经营得好呢?

那问题又来了。那个时候的北美是一片荒原啊,谁会愿意去呢?徐弃郁老师在他的课程里给了一个数据特别惊人,在头十几年,英国去到弗吉尼亚的殖民者,死亡率达到70%,几乎是全军覆没。你看,就算到了殖民地,也不一定能活下去。

英国政府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给愿意去北美的殖民者发了一张纸,这张纸就是“皇家特许状”,说白了就是殖民经营许可证。英国政府给愿意去殖民的商人和探险家发放一份官方的许可。有了这张特许状,只要你在北美能够生存下来,那么这块殖民地上挣到的钱都是你的,当然也要交税。果然,当时伦敦的21名商人,马上就跑到国王那里领了一张特许状,集资成立了弗吉尼亚公司。你看,动力问题解决了。

你可别小看这张特许状,表面上看,国王什么都没给你,实际上这张纸背后的东西很多,至少有三样:

首先给的是一项垄断权利。这意味着政府只允许你这么做,别人不可以。要不怎么叫“特许”呢?只要经营成功,你的收益是长期的、排他的。

那这个特许状还给了你啥呢?第二项:国王的信用。你领到了一张特许状,这个项目由政府来背书,肯定能吸引到更多人来参与计划,一起冒险和投资。

第三,这个特许状背后还有一项东西,那就是整个英国的军事实力。你经营的这块殖民地就相当于大英帝国的领土。将来如果别人欺负你,国王是有责任派兵保护你的。

所以,你看,特许状不是轻飘飘的一张纸,这背后是国家的信用、保护、甚至是暴力。只不过,国王暂时什么也不用拿出来而已。所有这些都是面对未来的许诺。你可以把这张特许状理解为一项完整的产权保护制度。受到保护的产权,为商人提供了可预期的未来,商人最看重这个,大大减少了殖民的不确定性,这就激励了一批又一批英国人,前去冒险。不仅是在国内混不下去的穷人,要去北美找出路。就连很多富裕的乡绅,小生意人,商人也上了船。

说到这,你就基本理解,为什么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可以后来居上了。英国人的殖民策略,不是释放国王一个人的贪婪,而是激活全民的欲望。不仅激活了全民的欲望,还用有效的制度把它整合了起来。

有一件事,你可能会觉得奇怪。英法两国的军力对比,向来是英国海军强,法国陆军强。因为英国是海洋国家,法国是大陆国家嘛。但是在北美殖民地,1754年到1763年,发生过一场七年战争,也是在英法之间打的。请注意,这可不是海战,而主要是陆地战争。陆军强国法国反倒是输了。这是为啥呢?

看一下过程你就明白了。前面我们讲,法国在北美主要是贩卖动物皮毛的商人,法国殖民地最多也就10来万人。而英国殖民地有多少人呢?200多万人。更重要的是,这200万人里,有90%都是有产权地的农民。这些人为了保卫自己的地,会拼命的。所以,真正的仗还没打之前,战争的胜负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最后,法国在北美最大的殖民地,就是今天的加拿大,被英国夺取。英国的北美殖民连成了一大片,规模空前,大英帝国也进入了第一个鼎盛期。

讲到这里,你就明白,为什么徐弃郁老师的这门课说,英国一手烂牌,可以实现后来居上了?表面看,是因为英国人善于建立制度。那徐弃郁老师还会带着你继续追问一层,什么才是好的制度?

从刚才讲到的两个例子中,你可以看得出来,英国人建立的制度,背后都有一套共通的思路:

你要解决一个问题,通常的困难都是资源不够,都是手里牌太烂。资源在哪里?既然不在你手里,一定在两个维度上有分布:空间上和时间上。所以英国人的制度就有这两个特征:

第一,你要想,我没有资源,空间上的其他人有没有资源?如果别人在解决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能够顺带解决你的问题。那你就可以设计一项制度,汇集很多局外人的努力。别人的问题解决了,你的问题也就顺带解决了。

第二,你还要想,现在没有资源,但是人是一种想象力动物,对未来的稳定期待和强烈信心,是可以激发起巨大的力量的。如果你现在不能给大家什么,那你想一想,我能不能给一个可信的对未来的承诺,也许更加有效。

实际上在从徐弃郁老师这门《英国简史》的课程里,你还可以看到大量的类似案例。无论你是想学习一个后来居上者的智慧,还是想学习一个制度创建者的智慧,这门课程都值得推荐给你。这个时代很多我们中国人关心的问题,在英国的历史上,你都能找到答案。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