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02 第598期 | 新技术会带来新失业吗?


策划人:李子旸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有一个话题,这几年在和朋友闲聊的时候经常会提到。那就是,新一轮技术进步会不会带来大规模的失业,尤其是人工智能这个技术背景。让很多人担心,这一轮不仅让大量的人失业,而且将让大量中产阶级失业。中产阶级就是,通过教育投资,让自己好不容易掌握一项技能,当上了律师、医生、公务员,现在人工智能一来,你会干的它全会。所以这一轮中产阶级很可能面临失业。

这个问题,如果和学过经济学的人聊,他是会给你一个标准答案的。那就是绝对不会。

为啥?因为历史上,所有科技发展,刚开始都会让受到直接冲击的人感到如临大敌,但是最后的结果又总是皆大欢喜。新技术总是会带来财富总量的飙升和新的、大量的工作机会。所以不必担心。

如果你非要担心新技术冲击就业,激烈反对新技术。经济学家还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勒德分子。因为据说,19世纪工业革命期间,就有一个叫勒德的英国人,带领工人打砸机器。这种人,成了经济学家的嘲笑对象。最典型的经济学论述是19世纪的法国人巴斯夏说的。他说,你们说新技术摧毁就业,那技术倒退是不是能增加财富呢?比如我们法国现在的斧头都太好用了,干脆所有的大斧头都换成小斧头,这样伐木工人原来一天可以砍断的数,就得三天才能砍断,这样不就制造了更多的就业,能养活更多的伐木工人了吗?

巴斯夏的这种反讽确实很提神醒脑。对啊,如果技术进步造成了贫穷,毁灭了工作机会,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尝试技术退步呢?在逻辑上讲不通嘛。技术进步会让人类分工越来越细密,生产效率越来越高,那当然就会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工业发达国家,往往都面临着劳动力资源紧缺的问题。反倒是那些技术落后的国家,经常被失业问题困扰。

既然工业革命时期的技术是这样,历史上所有的技术都这样,包括后来的计算机革命和互联网革命,那凭什么说马上要来的人工智能革命就例外呢?我们如果总是担心未来的失业问题,是不是在认知水平上和十九世纪的勒德分子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呢?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问题,这个答案看来是没啥问题的。

但是,如果换到整个人类社会网络的视角来看问题,结论可能就要有一些变化了。

虽然技术总是带来繁荣,但是有三个方向上的变化,用简单的经济总量分析,是看不到的。

第一个方向上的变化,是空间的。

新技术虽然创造出更多的新的工作岗位,但新的工作岗位不见得在本地啊。比如,互联网电商把很多本地店铺挤垮了,同时创造出物流快递、在线客服、计算机工程师等更多新的工作,就可能在其他省份了。更极端的情况,比如美国的很多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客服部门可能是设在印度的。这工作机会就转移到印度去了。

从人类总体的经济状况来说,当然是改善了。但是政治、社会问题却是本地的。地方政府总不能对失业者说,虽然你失业了,但印度却增加了两个在线客服岗位。你看,工作岗位增加了。你没什么可抱怨的。

第二个方向上的变化,是时间的。

新技术虽然产生了新工作,但是新工作要求掌握新的技能,而新技能的学习需要时间啊,不仅需要时间,而且这种学习可能是痛苦不堪的,甚至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跟不上的人,就会成为输家。输家太多,也会转化成政治和社会的难题。

比如有人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就有这种说法。第二次工业革命,就是电气化革命来得太快了,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铁匠的职业没有了,新产生的是办公室白领的工作。那铁匠这辈子是转不了行了,铁匠的儿子才有机会,这就积累下了巨大的社会矛盾。间接导致了二战的发生。

第三个方向上的变化,就更可怕了,就是财富向头部人群集中的机会。

比如,留声机的发明,让音乐这个产业立刻就开始大洗牌。原来音乐是不可保存的,转瞬即逝,所以,音乐的欣赏场景是分散的。小地方的音乐家虽然水平不行,也有表演和生存空间。后来有了留声机了,最出色的音乐家,原来只能挣本地听众的钱,现在可以挣到任何地方听众的钱,大量的财富向头部集中。

体育领域也有类似的现象。比如美国职业篮球联赛,1990年代之后,因为电视技术、卫星通讯、实况转播、互联网这些新技术来了,NBA实现了国际化,收入来源也就从美国变成了全世界。这就直接体现在财富分配上。1980年代初,著名球员贾巴尔的年薪是60万美元。而现在呢?今天,一个比较好的NBA球员就能拿到千万美元以上的年薪。那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世界各地的体育产业的收入都集中到头部了嘛。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问,那罗胖你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勒德分子呢?你的结论是不是说新技术确实在摧毁就业呢?

不是,新技术总会发展,这个趋势是不可逆转的。新技术总是带来新财富,制造新的工作岗位,这个规律也不会打破。经济学家说的是对的。但是空间、时间、底部头部之间的分配不均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问题。这就是不是在经济学的框架里能解决得了的了。

但是请注意,我的观点并不是说,新技术是洪水猛兽。我只是想说,新技术会带来一系列我们始料未及的政治和社会规则的变化。

什么变化呢?这个话题太大,我在此只举个例子。

经常听见有人说,现在的互联网电商,可以通过大数据追踪一个人的过往消费记录,和一个人的位置。如果发现他居住在富人区,过往消费的数额很高,那就会上调他购买商品的价格。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也不管这是不是听起来缺德,不公平,我们知道,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能的。未来,如果再加上区块链技术,可以精确地追踪一个人的全部行为,包括消费行为。那你想会发生什么?

瞎想一个场景啊:比如,将来发明了一种可以延长寿命10年的药,那卖什么价格呢?不好意思,没有通用的价格。统一定价,每一个人财产的1%可以换一粒药。也就是说,穷人出的钱少,而像那些首富们可能就要出一大笔钱才行。对,这不符合我们现在习惯的相同商品相同价格的市场习惯,但是未来,这种定价方式,在新技术条件下确实是可行的。

富人买什么都可能会贵得多。也就是说,未来,可能不仅是政府会对富人征税,而是各个行业都有可能变相对富人征税。征来的税,本质其实就是在补贴穷人。社会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可能又能回到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

当然,这个例子只是在说一个假设。我想说的是,人类社会的一些基本规律不会变。技术带来繁荣这个规律不会变,技术带来贫富分化这个规律也不会变。但是反过来,人类总是既要效率也要公平,这个规律也不会变,技术会带来新的手段来遏制贫富分化的政治后果,这个规律也不会变。

所以,两个结论来了。第一,过去发生的事情,未来还是会反复发生。第二,只不过,我们无法想像它未来发生的时候的具体的样子。技术不是带来一个悲观的未来,技术会带来一个我们还无法想象的未来。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