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今天我们发布了一份148本的年度书单。这是我们为今年的“4·23世界读书日”也是首届“得到破万卷节”准备的。你可能觉得奇怪,哪有年度书单要开148本这么多的?一年谁能看得动这么多书呢?对,纸质书确实很难,但是电子书有可能。现在我自己每天都会在「得到」电子书库里刷上至少10本书。请注意,不是读,而是快速地刷,我发现这是一种非常有用的读书法。除了要精读的书之外,也有很多原来根本不会碰的书,现在就进入了我的阅读视野。就像我们平时交朋友,有的要深交,有的只需要点头之交,而很多深交的朋友,是来自于点头之交。所以,这148本书,我们的选择标准,就是我们建议你至少翻开一次,至少有一次点头之交的,没准会发展成深交的书。有一种梦想叫“读书破万卷”,在电子书时代这真的有可能。4月23号,我们一起破万卷。

『读书』 罗胖60秒:真的能“读书破万卷”吗?

话说,松浦弥太郎在一本书叫《去生活》里面提到,他自己的办公环境里面不放垃圾桶。那要扔垃圾怎么办呢?他就自己拿着垃圾到外面扔进大垃圾桶喽。听着很奇怪。那为啥呢?松浦弥太郎说,有这么几个好处。第一,这样可以减少垃圾。因为费劲嘛,有些容易产生垃圾的事,能不做就不做了。比如说在办公室吃零食。第二,拿着垃圾走出去的过程中,就有机会慎重地想想,跟自己确认一下,这玩意我真的要把它当垃圾扔掉吗?还有第三个好处。你想,其实从工位走到外面的垃圾桶,来回可能一两分钟。如果你真的是在集中精力地工作,这一两分钟,这段路程的走动,其实是很好的调节心情的时间。你看,我们总是觉得一切的演化都是往提高效率的那个方向走。其实这个例子说明不一定啊。围绕人的东西,慢下来,往往也是提高效率的一种方式啊。

『垃圾桶』 罗胖60秒:你的办公室有垃圾桶吗?
超过4000位「得到」同学推荐的好书,我们给你挑了这10本

前不久我看到詹姆斯·斯科特的《国家的视角》这本书里有一段话,我给你念念,说:“正式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总是寄生于非正规过程,虽然正式制度并不承认非正规过程的存在,但没有它们又无法生存。”这段话说得非常深刻。我们从外部去了解一个国家也好,一个公司也好,看到的从来都是正式制度。但其实那只是冰山一角,海面下面绝大多数都是非正规过程,就是各种默契、共识、惯例、习俗在支撑着这个体系的运作。所以在那些发展速度非常快的体系里面,你会看到大量不守规矩的现象。但是别以为那就是一团糟,海面下面其实是有大量非正式制度的。只要这些非正式制度能够不断地冒出海面,被固化成正式制度,这过程只要持续在发生,那这个体系再差其实也差不到哪儿去。

『制度』 罗胖60秒:乱公司,一定是坏公司吗?
无症状新冠感染者出现,需要担心吗?

据说,一家美国著名的营销公司在推销自己服务的时候,经常会问客户一个问题,如果你想在一家电影院多卖出一些可乐,请问你该怎么做?是放可乐的宣传片?还是多放自动售货机?还是降低可乐的价格?还是想一句什么很牛的文案?不用想了,他说这些答案都是错的,这都是上个世纪广告公司想出来的主意。那我们今天该怎么做呢?这家公司说:“你只需要把电影院的空调温度上调几度,可乐的销量蹭蹭就上去了。”这家公司想表达啥呢?它想说的是,这个时代,想改变人的行为,重要的已经不是直接的宣传,而是创造气氛和条件,然后用户就会自动地向你设定的目标前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啊。我们生活在一个供给过量而消费不足的时代。消费的启动,不仅要产品好、价格低,还有,你得能启动一个启动消费的场景啊。

『场景』 罗胖60秒:怎么提高饮料的销量?

暂停一天

这个周五上新,给你推荐我们「得到」重磅上线的课程《张明楷·刑法学100讲》。张明楷老师是法律界的大神级人物。他研究和讲授刑法四十多年,几乎中国的每个法学生都读过他写的《刑法学》教材。但是,「得到」开发的这门课,可不只是给法学生的,或者是给法律工作者的。你懂的,「得到」开发课程的思路,向来很看重这门课的通识价值。就拿刑法这门学科来说,它一头是沉重的社会责任,另外一头呢?则是对概念的精准把握能力。所以有人说,学刑法学,对于一个成人来说,既是一次思考社会的机会,也非常考验他的事实归纳能力、逻辑能力、语言能力、甚至是数学能力。有人说,它是文科生的理工科式的学问。想品尝一下这种智力挑战的滋味,欢迎你来《张明楷·刑法学100讲》,这是张明楷老师在全网唯一的线上大课。郑重推荐给你。

『刑法学』 罗胖60秒:你为什么要学点刑法学?
为什么好友的同事的姐姐长胖了,你也会变胖?

我听刘澜老师讲了一个故事。话说,有一次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一个餐会上遇到一位学过化学的政治家,这撒切尔夫人原来也是牛津大学学化学的。他俩人就聊起来,为什么化学界有这么多人从政呢?对方就回答说,对啊,我们学化学的一开始就被训练,在实验室合成一个东西,有七成能做出来的把握,我们就非常高兴了。而不会埋怨说,怎么才有七成?这就是我们学化学的人的底。每件事只求能做到七成,就是成功的。这样的人才能吃行政这碗饭。如果像什么数学家、物理学家凡事都追求一百分,那下一件事可能就是零。你不觉得我们化学家的这种思维方式,更接近现实吗?对,所有做具体事的人,也就是把一个想法要在现实世界落地的人都懂这个道理。完美不完美不重要,有几分真的落地了才重要。

『落地』 罗胖60秒:为什么化学家适合从政?
谈判时说“我回去问问老板”的人,其实是在打这张牌

今天我们「得到」里面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刘擎老师的课程《西方现代思想40讲》完整上线。有人可能会问:“西方现代思想好像离我很远,我学了能有什么用呢?”刘擎老师有一次在采访中就给出了一个答案,就是用于反思啊。他举了个例子。从前,中国人讲究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反正我们这一代人小的时候,孩子都是要打的,不打那是特例。突然有一天,哎,我们看到有一个文化居然主张不打孩子,那我们就有了重新看待自己文化的可能性。中国人这几十年试下来,哎,而且好像也行,不打孩子,孩子也能教育好啊,社会秩序没有崩溃啊,人伦关系没有颠倒啊。所以,我们的文明就发生了一次扩展。其实我们的文明就是这样一步步扩展,逐步走到今天的。每一次,都是因为在一个外来的文明的反衬下,做了自我审视,然后引发了改变。这不就是文化生生不息的动力吗?

『反思』 罗胖60秒:我们靠什么来反思?

在顾衡老师的课里面,我又听到麦克卢汉的一句话,他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最高级的学问。”乍一听你会觉得,这又是故作惊人之语。确实,麦克卢汉学问虽然高深,但是特别难懂,自己又是个不按规矩来的性格,所以有人管他叫“麦神棍”。但是后来我又琢磨了一下这句话,什么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呢?胡说八道,是指这个问题超出常理。比如,你非要论证关公战秦琼谁能赢,非要搞清楚一个人飞机上掉下去,拿一把机枪冲地面扫射,能不能凭借后坐力,避免被摔死。这些问题当然是扯淡,但是如果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就得靠逻辑了,靠证据了,靠坚实的历史学或者是物理学知识了。问题全新,新到了让人觉得这是胡说八道,但是论证严谨,这可不就是最高级的学问的样子吗?对,好学问缺的就是新问题啊。

『问题』 罗胖60秒:最好的学问什么样?

钟表的发明是人类文明中的一件大事。美国学者布尔斯廷说过一句话,说这东西被发明之后,什么时候该吃饭,肚子说了就不算了。为什么现代社会,人类有那么多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那么多失眠?就是因为吃饭睡觉这些事是按照钟表来定的,而不是根据自己饿不饿、困不困来定。说到这儿,可能有一个疑问:为啥温度计发明了,但是穿多少衣服,还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没有被温度计控制呢?这两件事还真的不一样。穿衣服那是自个儿的事,而吃饭、睡觉、作息,牵涉到大量和别人的协作。所以说到底,钟表不是一个简单的计时工具,它是全人类的横向的协作工具。谁规定了我们一定要按时吃饭?不是钟表,是和我们合作的其他人。难怪美国的学者芒福德说,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其实蒸汽机起到的作用没有钟表来得大。

『钟表』 罗胖60秒:钟表的作用比蒸汽机大吗?
这套思维体操,送给聪明又有正义感的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