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当年汪精卫政权里面有一个人叫周佛海,他是著名的汉奸。最近我在他的日记里面看到这么一段话。他说,目前英美俄和德日意两个阵营已经非常明显,但是“谁胜谁败,尚未可知。就中国全体而论,重庆已加入前者(这是指蒋介石了),南京加入后者(这是指汪精卫了),则中国在双方均有关系,所谓脚踏两只船,无论胜败谁属,中国不至于吃亏。”他中国两面下注,听着是不是有点道理?但是细一想,这不就是地道的汉奸理论嘛。为啥?你想,他周佛海是个具体的人啊,他怎么能代表一个抽象的中国来做什么决定呢?谁给他的代表权?你看,他不代表他自己说话,他不是在重要关头凭借自己的良知来做个人的选择,而是躲在一个抽象的概念后面振振有词,这是很多歪理的共同特征啊。

『歪理』 罗胖60秒:歪理有什么共同特征?
“神作”跟“口水剧”相比到底强在哪儿?

昨天我们说到了知识春晚,你可能觉得奇怪,大年三十,大家怎么会有兴趣去学什么知识呢?其实啊,这是对知识的一个误解,知识从来不是单摆浮搁的,它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存在的。就像一个迷路的人去找地图,一个打游戏的孩子找攻略,这种学习活动,哪里用得着动员和逼迫呀?最关键是定义问题的能力。这第一届知识春晚,我们就埋伏了一根隐藏的问题线索。什么呀?就是让观众看看,这社会上的各行各业的高手都在干什么,都在面对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公务员,工程师,医生,律师,作家,乐手,甚至是动物饲养员,这台晚会,都一应俱全。如果你家里有孩子,只要全家人陪他看完这场春晚,再加上有意识地引导和讨论,孩子对自己的未来选择就会更加清晰。大年三十下午两点半,知识春晚,连续九个小时的直播,我们有信心,给你一个惊喜。

『知识』 罗胖60秒:年三十,你还会学习知识吗?
未来的教育会是什么样?来看看人工智能带来的新改变

从昨天开始,我们公司的很多同事,还有我们邀请到的几十名老师,是拖家带口来到了深圳。干啥呢?进入了知识春晚的最后准备。今年,我们和深圳卫视和爱奇艺要联合举办第一届知识春晚。对,你没听错,是春晚,是大年三十,是直播,而且是从大年三十下午2:30开始,一直直播到大年初一凌晨的0:30。请注意,我们这台春晚,没有歌舞小品相声,甚至没有什么名人大腕,就是一个个各行各业在具体工作中解决过问题,应对过挑战的人。所以,他们讲的知识,也不是什么高谈阔论,就是针对过年了一家人聚在一起会讨论的那些问题,比如,怎么挣大钱,怎么更好玩,怎么教好娃,怎么有前途,给出一个个解决方案。保证你看了每一段,都会有收获。大年三十,欢迎你来深圳卫视、爱奇艺和得到App捧场。

『春晚』 罗胖60秒:“知识春晚”能看到啥?
为什么中国人老想归隐田园?得去问问陶渊明

话说,1940年6月份,蒋介石在日记里面写了这么一段话,说,我把胡适这种“毫无灵魂和常识之人”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是“余之过耳,何怪于人”。你想,当时是抗战最艰苦的时候,争取美国援助,是蒋介石政府最重要的外交使命,你派一个驻美国大使,要何等谨慎?而蒋介石私下里为什么要这么贬低胡适呢?如果说胡适不听话,或者不太会办事,说一句没有常识也就够了,为啥还要加上一句“毫无灵魂”这种道德评价的重话呢?二十几年后,胡适去世,蒋介石还送了他一副挽联,说他是“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你看,当我们看不上另外一个人的能力或者立场,总是会顺带贬低他的道德。而事后来看,对道德的评价总是飘忽不定。人真是不应该纵容自己谈论别人的道德,公开的,私下的都不该啊。

『道德』 罗胖60秒:蒋介石怎么看胡适?
这四本书里,隐藏了过年回家的实用聊天宝典
如何走好自己选择的路,这本书给你答案

我们得到大学成都校区有一位蔡同学,他大学毕业后入伍,成了一名驻防西藏的边防警察。你懂的,边防警察和当地藏民之间的关系一开始没有那么近,但是要把边防工作干好,还真就离不开藏民的配合。那怎么才能赢得藏民的尊敬呢?藏民们是普遍信教的,警察总不能掺和宗教吧。哎,他们还真就找到了一个办法,什么呀?种树。你想,那是五千多米的高原啊,自然环境中长不出大树的。对当地藏民来说,树这个东西是一个非常神圣的传说。好了,这些年轻人来劲了,他们试验了20多个树种,最后栽活了两棵柳树,吸引了十里八乡的藏民排着队来参观这个“神迹”,那边防警察自然也就赢得了他们的尊重。这个故事对我启发很大:解决一个和人有关的问题,答案通常和表面的问题无关,唤醒对方的尊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通用解啊。

『尊重』 罗胖60秒:怎么解决和人有关的问题?
这家著名的学术书店,带你看过去一年的十大新书

这个周五上新,为你推荐得到App全新的年度订阅专栏《顾衡私家好书榜》。这门课的主讲人顾衡老师,我认识多年,是我朋友圈里的“压箱底的大神”。几经努力,现在可算是把他给你请来了。当然了,大神本人是非常地神秘低调,虽然全心为你服务,但是只肯用笔名。将来,等时机成熟,我再揭秘他的身份。顾衡老师为你提供的服务,看起来简单,就是解读那些社科好书,比如尼尔·波斯曼的《技术垄断》,杰夫·谢索的《至高权力》,古尔德的《奇妙的生命》等等。他挑选的,都是对我们这代人特别重要,但是又很难读的那些书。但是重要的是,他解读的方式很不一样,他会把自己多年的所见、所闻、所思,都融汇到一本书的解读里。现在订阅《顾衡私家好书榜》,就可以分享到一个思想高手一生的积累,和一年的勤奋工作。新年之际,我们一起开始这趟奇妙的知识之旅吧。

『解读』 罗胖60秒:来了一位什么样的神秘高手?
快上车!“十万个怎么办”这个事儿你可别错过

过去我们一直以为,一个人如果有思想,或者很有品味,总之,对各种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那是很有魅力的。但是,最近我看到一句话,倒是一个反方向的提醒。它说:“一旦你停止了创造,那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了。因为你不再创造了,你要才能干啥呢?那时你还剩下啥呢?你就剩下原来的创造留下来的那些思想、观念、品味和偏好。”“而所有这些,会裹挟你,让你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狭隘。所以,结论来了——想活得好,哪怕只是为了活得不狭隘,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持续地创造。”这段话大意是这样。这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做创造性的事,哪怕只是拍好一张照片,练好一篇字,做好一次讲话,都会让我们在原有的人生边界之外,探索到一点全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才会为我们累积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创造』 罗胖60秒:为什么要一直做创造性的事?
得到大学案例日分享 | 关于“怎么办”,这些同学太会了

《小王子》这本书里有一句话,说:“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比如,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在某个地方隐藏了水井。”哎,这句话有意思。我们通常觉得一件东西很重要,说到底是因为它匮乏啊,比如说,我要是缺钱,那钱就重要,我要是病了,那健康就重要。但是,当我们置身事外看一个对象的时候,比如说,看一个公司、一个城市,眼花缭乱看到一大堆,但其实我们通常看不到真正的重点。为啥?不是我们不了解信息,而是我们不知道那些置身其中的人正在为什么匮乏而焦虑。这句话给我的一个启发是,我们也不能轻率地说自己就了解一个人,再熟悉也不行。除非我们真的明白了,他内心里匮乏的东西是什么,以及他正在通过什么样的努力正在弥补这个匮乏。了解一个人和了解一块沙漠是一样的,我们得知道他隐藏的水井在哪里。

『匮乏』 罗胖60秒:怎么才算了解了一个人?
为什么抑郁的人越来越多?

昨天我偶然看到克里希那穆提,这是一位印度哲学家的一句话,挺反常识的。你说,一个人是思想更自由?还是行动更自由呢?通常的感觉当然是思想更自由啊,行动总是受限,而思想可以信马由缰嘛。但是,克里希那穆提说,不对,思想很难自由的。为啥?因为思想是过去的记忆、知识和经验的产物,我们不太可能脱出过去的牢笼。想想也是,我们试图搞创新的时候,最痛苦的不就是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这件事嘛。你看,思想才是最坚固的牢笼啊。那怎么办?克里希那穆提说,自由只有在活生生的当下,在日常生活中才会出现。比如,你认识了一个新的人,和老朋友就一个新话题聊了一次天,做了一件有新挑战的事等等。总之,有了新的行动,才有机会摆脱自己的过去。所以,自由不在思想中,自由只在行动中。

『自由』 罗胖60秒:思想和行动,哪个更自由?
“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纪录片出炉,17分钟带你看幕后故事

今年我们提出来一个新概念,叫“攀岩模式”。简单说就是,今后很少再会有那种确定性的人生上升通道了。人每往上走一步,都要考验你在当下的选择能力和攀爬能力,这当然就是攀岩了。有人就问了,那我怎么知道下一步该抓住哪块抓手呢?正好这两天我看到耶鲁大学历史学家提摩西·史奈德的一句话,他说,“老朋友是你能依赖的最后依靠;而结交的新朋友则是改变现状的第一步。”你看,如果实在不知道下面该怎么选的话,那就去结交一个新朋友,这本身就已经在向上攀岩。当然,我指的不是泛泛的认识。结交,是指真的和一个人相处愉快,在价值上被认可、在关系上被接纳,他会把你带进一个新圈子。其实,人的任何进步,都会体现为人际关系上的这种新变化。这也是检验我们是不是真的在进步的一根金线啊。

『进步』 罗胖60秒:你怎么知道自己在进步?
罗胖口中“压箱底的大神”,到底有什么本事?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