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张潇雨老师在我们得到App的“知识城邦”里面说了一段话。他说:“理解世界的一个有效方法是,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把任何之前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全都重新研究和思考一遍,并弄清楚它们运行的真正起源与机理。“那在这个过程中,自问的问题越基础、越显得不需要去质疑,你的收获往往就会越多。“比如:人为什么要每天吃三顿饭?买东西为什么要花钱?书籍和文章为什么会存在?真理通常就藏在这些大多数人想都不会去想的事情里面。”哎,这段话的背后其实是一种世界观。把自己看到的人间一切,都看成是某个古老问题的解决方案。那当然,在过去的基础上,这个解决方案也许是对的,但是条件现在变了呀,解决方案就有可能需要新的了呀。所以,我做事,我创新的空间那就出现了。所以你看,创新呀,其实不是去做什么新的事,创新是为古老问题提供新方案。

『创新』 罗胖60秒:怎么做一件“新”事?

有一个词,叫“价值投资”,简单理解,就是少折腾嘛,做一项投资,就长期拿住,等着它慢慢涨。不过啊,在市场上,我们平时看到很多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其实都是资产价格跌了,舍不得割肉,然后才给自己一个称号,叫“价值投资者”,才说自己是巴菲特的信徒。最近我看到一段话,哎我觉得这才说出了价值投资的实质,它说,“长线不是一次决策拿了几十年,是天天决策,天天相同的结果,导致拿了几十年”。对啊,这是几十年间,每一天都相信同样的价值判断,这才是价值投资者。他们享受的是长期一致性的红利。这非常难啊,因为他们肯定看到了更根本的逻辑。这就像好的婚姻嘛,既不是随便结随便离,也不是既然结了就不离,而是每一天都在做判断、做调整,让彼此成为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哎,难就难在长期一致性啊。

『价值投资』 罗胖60秒:什么是“价值投资”?

有一个古怪的道理,就人类文明中每诞生一个工具,都会对原有的人类社会产生分化的作用。比如说啊,有人发明了锤子,那表面上是全人类的生产能力都提升了。那实际情况呢?是有的人开始在生产中用锤子,他的效率更高。而有的人没有,或者不太会用锤子,那效率就相对变低了。你想想看啊,无论是大炮、汽车还是手机,都有这个效应:只要是发明了新工具,人群就会产生分化。最近我看到一个段子,就是一个说法吧,也挺有意思的。一个房产中介发朋友圈说:“男生买了房,就有了底气结婚。而女生买了房,就有了底气单身。而我呢?房产中介,我就是那个卖底气的人。”那么请问,如果人人都有了房,这个世界上的婚姻是更多了呢,还是更少了呢?你看,这又是一个,只要多了一项工具,人类就多了一项分歧的例子啊。

『婚姻』 罗胖60秒:婚姻会更多还是更少?

这个周五上新,给你推荐的是我们最新上线的重磅课程——《刘嘉·概率论22讲》。概率论的作用,那肯定不用我多说,只要你想根据已有的信息,对未来做出判断和决策,咱们都离不开概率论。不过呢,重要归重要,概率论很难讲啊。为啥?因为它本质上是数学的分支嘛,咱们是音频课,怎么讲数学公式呢?所以啊,这么久,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一位好的概率论老师。直到刘润老师推荐了他的大学同学,就是咱们这门课的主理人——南京大学的刘嘉老师。现在,经过一年时间的打磨,这门课终于和大家见面了。这门课里几乎没有公式,用刘老师的话来说“只要你会简单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就能学习这门概率论,把什么正态分布、幂律分布、大数定律等等这些概念变成你日常决策的工具”。《刘嘉·概率论22讲》,一起拿下这门让你抓住未来的学问。

『概率论』 罗胖60秒:“概率论”有什么用?

最近我看到经济学家夏春讲的一件事。话说,1995年的时候,美国的《财富》杂志刊登了一个封面报道,是说香港的,说“香港未来赤裸裸的真相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玩完。”但是,十几年后,到了2007年,《财富》杂志又发表文章承认:“我们错了。对于香港之死的报道实在是太夸张了。”说这十几年间,香港那些大金融机构的中国问题专家,果然都从外国人换成了中国人。是秦朔老师引用的这段话,他的意思是,别人说就由他说去吧,咱们别老跟着他们一惊一乍。我自己的感慨是,无论是媒体,还是个人,我们总希望用一种更戏剧化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什么胜利啊、死亡啊、崩塌啊等等,这种故事总是显得很刺激。但真实世界的演化,往往平淡得多。它的演变逻辑也隐秘得多。急于看到故事的人,往往反而看不到真实的故事啊。

『预测』 罗胖60秒:为什么媒体的预测往往是错的?

话说,每周三晚的“启发俱乐部”的直播,我总是担心现场忘词,所以,手里要有个题词的工具。那用啥呢?第一场直播的时候,我手里是拿了几张手卡。但是事后一看,不对劲呐,拿手卡容易让人联想起电视台的主持人,不像是线下脱口秀了。所以,第二场的时候,我手里就拿了一个iPad。有观众看了说:“不对,你拿着个电子设备,感觉你是连接到了另外一个虚拟世界里去了,感觉你在分心呐。”我一回看视频,还真是这么回事。所以,第三场呢,我又带了一个纸质的笔记本上台。既诚恳地承认了自己记不住词儿,又显得是认真准备了,还让观众有了掌控感。这只是一个非常小的细节啦。但是线下演出就是这样,一场接一场,一个细节接着一个细节地调整,才会越来越好嘛。今天的启发俱乐部,到了第四场了哈。今晚8点,在「得到」App的直播间,欢迎你也来捧个场。

『启发』 罗胖60秒:今晚你会有启发吗?
给成熟学习者的建议:越是智者,越谦逊

话说我的同事李倩老师跟我讲了一个时尚业的事儿。有些高档的女款手表,为了设计得好看,这表盘就特别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看不清几点几分的程度。那顾客就会问了:你这表是好看,但是我没法看时间。请问,如果你是那个表的导购员,你会怎么回答呢?你会解释“这就是时尚设计的需要啊”,还是会说“其实仔细看也能看清”,还是会说“看不看得清没那么重要吧,这种表的功能主要就是装饰”?以上回答都不对,人家的标准回答话术是这样的:您戴了这块表,问谁时间,别人都会告诉你的。这个回答确实是经过精心设计啊。任何沟通,都最好不只是解释自己。因为不管是怎么解释,实质上都是在贬低对方。要么是你不懂,要么是你矫情。而好的沟通往往都有一个特征,就是让对方觉得自己的价值被发现了,被肯定了。

『价值』 罗胖60秒:如果是你,你怎么回答?

话说有一位医生发了个信息,说在我医院里看到一个病人,连吃30个糯米饼,导致肠子完全被堵死。他发这一条用意很明显,是教导其他人不要暴饮暴食。结果呢,在这条下面,有人排队问:“哎呀,什么牌子的糯米饼这么好吃呢?”我看见有人感慨说:“现在中国年轻人太过纵欲,只关心好吃好玩,连命都不要。”别这么想啊,这让我想起一个陈年笑话。当年美国总统小布什要入侵伊拉克,有人就劝他别这么干,因为太多人关心伊拉克人了。小布什说:“嗯,不会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于是转头就对一个记者说,“我们准备杀4千万伊拉克人和1个修自行车的。”记者就问呐,“1个修自行车的你为啥要杀他呢?”小布什就说:“你看,我都说没人会关心那4千万伊拉克人吧。”你看,你说什么,和别人关注什么,完全是两回事,咱们不用强行解释啊。

『关注』 罗胖60秒:年轻人真的纵欲吗?

听到一个小故事,说当年法国总统希拉克经常喜欢在巴黎的街头散步。有一天呢,他发现一个小女孩紧紧地跟在身后,他回身就问:“这位小姑娘,你是想要我的签名吗?”小姑娘就说:“啊,我就是看见你个子大,天热,我走在你影子里面,比较凉快。”这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它揭开了一个反差。就是我们看待自己,通常是用身份,比如我是一个总统,我是一个总监,我是一个父亲,我是一个处长,等等。而别人看待我们呢?通常不是身份,而是你的用途。你希拉克手里有权力,可以帮我们这个地区争取一个工程吗;你学问大,可以帮我解决一个难题吗;甚至是你个子高,可以帮我挡太阳吗,等等。你看,如果我们意识不到这个反差,我们就总会只用自己最认同的那个社会角色来行走江湖。那结果呢?会让人失望,也会让自己搞不清楚自己和社会的真实关系。

『用途』 罗胖60秒:她为什么跟在你身后?

话说,历史学家钱穆先生,曾经花过很大的精力去研究中国的上古农业,然后提出了一个结论,说中国最早的农作物是黍和稷,就是黄米和小米,而不是水稻和小麦。你可能会说,他研究这个干嘛呢?哎,最近我看到有学者说,这个研究其实大有深意。要知道,那个时代还有一个德国学者,叫魏特夫,他说中国为什么那么早就形成了发达的官僚体系呢?是因为中国人种水稻和小麦嘛,需要灌溉啊,所以,中国人要组织大量人力去修各种水利工程,这就是所谓“东方专制主义”的起源。这个学说在西方很流行。好了,现在你明白了,钱穆先生之所以要说,上古中国人的作物是黍和稷,这是耐旱的高地作物啊,不靠水利工程啊。这是对魏特夫学说的釜底抽薪。所以你看,一个好学者的问题意识,从来都是把大关怀和小考据连成一体的。

『研究』 罗胖60秒:钱穆的这个研究偏门吗?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