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看得见未来才有未来


原来我一直以为,活到一定年纪,就会变成有高度、有深度、有广度、 但没有温度的人。因为凡是有高度、深度、广度的人,温度一般都比较低。遇事比较沉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故加之而不怒,猝然临之而不惊,沉得住气,不轻易发表意见。

现在我发现,随着互联网时代社会的日益开放,高度没上去,大家反而越来越喜欢低俗。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就像台湾歌手郑智化说的,他总是从底下看人生,看到的人生更精彩。一般人往高处看,看到脸;往下看,看到了腰;再往下,看到了脚后跟。郑智化看到了大家没有正视的东西。我50岁以后看到的东西,比20多岁时想象的更让人开心,因为这个世界更加真实了。

而且,事儿也越来越小。原以为我们可以管大事——家国情怀,现在看不能,为什么?社会各有分工,艺术家管艺术家的事,官员管官员的事,在商言商,我自己要守本分,看管好属于自己这摊儿的小事。

另外,时代似乎变得更浅显了。所谓深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把痛苦像腌咸菜一样腌着,最后拎着两根黄瓜出来,这叫深刻。凡是痛苦的、沉淀而又不能流动、不能瞬间用感觉器官化解的东西,就是深刻的。像陕西、山西、河南的很多作家都是深刻的,为什么呢?

你看路遥当年写作,桌上这儿搁一碗白水,那儿搁一个馒头,最后写出《人生》,很深刻。但是深圳、香港的作品为什么不深刻呢?因为再多的痛苦,晚上去酒吧、夜总会一泡就没了,深刻不了。

现在的小时代,跟我原来想象中的情况正好相反。第一变低了,第二变小了,第三变浅薄了。

小时代和大时代的青年,最大的不同是词汇不一样。

贾平凹有篇散文,讲两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陕西人,蹲在茅坑里大谈伊拉克问题,国际大事谈了一圈,最后才发现没带手纸。上厕所带手纸这么大的事都忘了,还在关心国际局势。这当然是个笑话,不过陕西人大体属于这种大时代的人,他们的情怀都是五千年的。

“80后”和“90后”一般都是说自己,最多说说同事,说说北上广就算是谈大事了。另外就是研究房贷、谈对象、上班这些事儿,再一个就是琢磨玩、旅行、买什么。这种区别,实际上是思维方式的差异,是管自己的事还是管闲事。大时代的人就是管闲事,“80后”“90后”最大的优点就是开始管自己的事。在这个社会,我觉得如果连自己的事都管不好,别人的事肯定也是管不好的。

另外,信息的获取量也有很大差异。大时代的人基本用眼睛阅读,最多用点耳朵。现在大家感知信息几乎是“五感”调动,信息量非常大。这带来两个好处:第一就是所谓的素质在提高,适应性也在提高;第二个就是创造性在增强。到现在为止,获取知识的成本是越来越低。原来获取知识的成本高到一个村里得供一个老爷爷,这个老爷爷一死,这个村里的人就都可能成文盲了。现在知识的成本低到鼠标一点,什么都有。但是创造的成本却越来越高,你知道的大家都知道,所以创造和创新的压力会比以前大。

再者就是个人的权利意识在增强。做房地产客户服务,你会发现,70岁左右的客户是“大叙事”,遇到分歧或问题,从来不知道找律师,你给他花钱请律师他都不相信。40岁左右的业主就要好沟通很多,再年轻的,30岁以下的客户,连见面谈都不用,直接找律师打官司就行了。这说明,现在的年轻人权利意识、规则意识开始增强,这一代人变得具体了,了解自己了,知道疼自己了。

“80后”“90后”是中国未来20年的希望。因为看得见未来的人才有未来,为未来欢呼的人才能创造未来,站在未来看今天的人才有快乐。

本文由罗友陈亚推荐。作者冯仑,节选自“老冯与80后聊小时代青年梦”活动发言。

多年之后,如果历史中要写我们这个时代,谁会留名?

肯定不是那些老教授们。

虽然他们卖力地批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虽然他们自以为深刻、无私。

最后留名的,没准是一位努力挣钱的段子手。

每个时代的荣誉,最后都会给——

那些为这个时代“造梦”的人。

比如人家郭敬明。

至少他发明了“小时代”这个词。

仅此一项,足以留名了。

【好文分享】

不管你在哪里读到有知识价值的好文章,请记得随手发给罗胖。

投稿到罗辑思维有道云笔记公共账号:

luojisiwei@vip.163.com
或 dushuren@luojilab.com

好文章与415万人分享。投稿烦请您准确核实文章原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请尽量提供作者联系方式,协助我们与作者取得联系,谢谢!

【社群服务】

发邮件至客服邮箱:
service@luojilab.com

微信公众号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