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下午茶,到底聊了啥?

2015-05-22吴晓波罗辑思维

罗辑思维团队的话:

十位不同职业背景、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因为同样的目标——在罗辑思维成功拍得“吴晓波美国纳帕下午茶”席位,而聚集在一起。

品尝葡萄酒,探讨创业机会点,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

我们相信,旅行最大的价值在于与谁同行,而有趣的人终将相遇。

在罗辑思维,你可以获得这样的体验——我们帮你筛选对的人,一起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看看吴晓波对这次下午茶是怎么说的。

我在纳帕遇见吹米

吴晓波

人们因某种共同的喜爱,从各自的生活中走出去,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一道风景。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只要你有梦想,只要你走出来。

【一】
Isa得知我要去硅谷的消息后,提议我一定要去一趟纳帕,“那里有美国最好的葡萄酒,必须得去品尝一下。”接着她说,“当然,你还应该帮我的吹米做一件事。”

说到Isa,你可能不知道是谁,她叫刘畅。说到刘畅,你可能还是不知道,不过说到3Q大战时那个著名的“艰难的决定”,你可能会想起什么,是的,刘畅就是那个在新闻发布会上流着眼泪封杀360的腾讯副总裁。上个月,她离职创办了吹米。

吹米的创意是这样的:如今的中国,每年有千百万计的自由行游客,他们渴望到别人的生活里走走——刘畅把他们叫做游米。这些人期待更深的融入当地文化,体验更极致的旅程,交更多有趣的朋友。于是,吹米建立了一个平台(微信号:chuimiXOXO),找到全世界最会玩的人陪你玩。这些提供个性化服务的人——刘畅把他们叫做伴米。通过吹米的平台,游米和伴米能获得双向选择的最佳体验。

刘畅的意思是,让我在纳帕当一回“首席伴米”。

为刘畅出这个主意的,是她的另外一个死党,罗振宇。

罗胖有两个很神奇的信条,第一,人是连接一切的中心,第二,好朋友都是拿来“出卖”的。

所以,他出的主意是:在罗辑思维上拍卖我的时间-----有没有人愿意到纳帕跟我品一瓶葡萄酒、喝一杯下午茶。

【二】

纳帕位于旧金山的北部,距市中心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面积约为波尔多的十分之一,在一条狭小的山谷周遭,散布着五、六百家葡萄酒庄。它们的规模都不大,最大的Opus One酒庄每年出产30万瓶,大多数的产量只有5000到一万瓶左右。纳帕的气候非常适合葡萄生长,产出来的酒较为浓郁,糖度比法国的要稍稍大一些。

纳帕闯出名堂是在1976年,那年,罗伯特帕克将法国葡萄酒与纳帕葡萄酒进行盲测,纳帕酒居然全胜!法国人不服,说纳帕新酒也许不错,但窖藏多年之后,无法与法国酒匹敌。三十年后的2006年,双方将当年的酒取出,再次请大师盲测,纳帕又不可思议地胜出。从此,纳帕步入名酒殿堂,习近平访美,奥巴马送出的那瓶葡萄酒便产自纳帕。

我这次去的4088酒庄,地处海拔1800英尺的阿特拉斯峰,与纳帕山谷知名度最高的啸鹰酒庄非常近,原属于一个德国家庭,前些年被一位来自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购得,这次接待我们的,是他的合伙人Julie,一个几乎熟悉纳帕地区所有品酒师的美丽姑娘。

【三】

5月9日的纳帕,午后阳光温暖得像芭堤雅最柔美的SPA师的双手。

在4088酒庄的露天游泳池边,当陈果见到我的时候,他戴着一副墨镜。其实,他已经35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丁妮和李典来自北京,陈果来自上海,建阳来自浙江,Max来自洛杉矶,朱佶来自多伦多,River来自伦敦,Jason来自广东,Jane来自旧金山湾区。

他们有的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有的开了600公里的车,来到群山之巅的4088酒庄,与我一起喝下午茶。

九个人中,年纪最大的是多伦多的朱佶,他1992年大学毕业后就在上海做外贸,90年代中期出国,二十年里奔波于十多个城市,如今已是一个悠闲的、以打球和投资为生的半退隐者,他来看我,大概只有一个理由:那个多年在文字里相遇的“老朋友”、同龄人到底长得有多高;

年纪最轻的,是1988年出生的丁妮同学。她刚刚辞职,开始勇敢创业,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问题,“我想做美国移民服务,到底这是不是红海?”

他们来见到我之前,早早地组成了一个群,同为80后、相约结伴的River、Jason和李典在同行的路上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基友”。

【四】

我陪他们参观酒庄,介绍纳帕,品尝葡萄酒,讲授一个小时的课程,然后大家在一起探讨创业机会点、辩驳商业新模式,讨论人生的得到与付出······

这是一次非常奇妙的生命体验。

丁妮小同学在第二天的分享文章中这样写道,“你不知道旅行与相遇原来人们因某种共同的喜爱,从各自的生活中走出去,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一道风景。”

可以这样。梦想照进现实,却被现实慷慨地回赠以更多的力量,你才知道连接就会有奇迹,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

是的,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只要你有梦想,只要你走出来。

最后,谢谢刚刚满月的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