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2 历史 | 《慈禧全传》:一部小说的后遗症


今天我向大家推荐的,是高阳先生的巨著《慈禧全传》。

这是罗辑思维发售的第一部小说,共10卷。

说实话,现在大家时间都紧,推荐这么大的一部书,我们也曾经很犹豫。

但最终还是不忍割爱,因为它对我的人生影响实在太大了。

记得我上大学时,第一次从图书馆里借到这部书,就再不忍释卷,连逃课带请假,用了5天时间,一口气读完。

一般的好书,知识品质不错;

更好的好书,精神品质上佳;

绝顶的好书,会嵌入到你的精神世界里,从此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对,即使你把书的内容全忘了,它也会给你留下一些“后遗症”。

作为患者,不妨冒昧推测一下,《慈禧全传》这本书会给你留下什么“后遗症”——

 
>>> 症状一:“高阳脑残粉”

 “有井水的地方就有金庸,有村镇的地方就有高阳。”这句话在上世纪80年代流行于华语世界。

曾经有一位大陆出版人感慨:十亿大陆人怎么就出不了一个高阳呢?

高阳是华语世界中知名度最高的历史小说作家,也是一个传奇。

  • 他42岁才写出了人生第一部小说,短时间内就再版20多次,一举成名。

  • 在此后的28年人生中,他留下作品90部,2500多万字,甚于著作等身。

  • 他的一部《胡雪岩》曾经红透大陆,启蒙了一代中国商人。

  • 虽然专攻历史,但他的写作体裁涉猎极广。代表作既有《慈禧全传》这样的长篇小说,也有《清朝的皇帝》这样的历史专著,还有《红楼梦断》这样重写《红楼梦》的神来之笔。体裁虽不一,但部部经典。

他的著作都基于扎实的史料写成,大框架极尊重历史,只在细节处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虽然是小说,但也完全可以作为信史来读。

相信你和我一样,一旦读过这本《慈禧全传》,就会成为他的铁杆粉丝,忍不住要把他所有的书都找来读过才过瘾。

>>> 症状二  “穿越分裂症”

人生际遇,无非是“成败利钝”四个字。

读过李太白,“成”的时候就知道怎么抒发;

读过苏东坡,“败”的时候就不至于太狼狈;

读过李鸿章,“利”的时候就知道怎么乘胜;

读过曾国藩,“钝”的时候就知道怎么挺住。

总之,读得越多,我们大脑中预装的灵魂就越多,生命的张力就越大。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就是这个意思。

高阳小说的好处就在于,他不是在给你讲故事,他是在给你呈现“处境下的人格选择”。

跟着高阳的脚步,我们就可以穿越回慈禧主政中国的47年,装上一颗清朝士大夫的大脑,进入古代官僚士大夫的思维情境里,移步换景。

等再出来时,慈禧、恭亲王、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已经悄悄内化在我们的生命中了。

这样的“穿越分裂症”一旦患上,从此你不再一个人战斗。

 
>>>  症状三 “格局分析狂”

《慈禧全传》第一次让我理解了什么叫“格局”。

唯有在格局思维的基础上,才能建立“历史感”。

总有人问我:到底什么是历史感?

我的回答是,同情之理解。

历史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恶忠奸,只有身处格局中的具体人,他们基于自己的角色和算计作出具体的行为决策。离开格局谈道德毫无意义。

  • 你不知道倭仁、徐桐这些道学先生的存在,就无法理解慈禧是一个真正的改革家;

  • 你不了解曾国藩所处的微妙位置,就无法想通圣人般的他为什么在攻灭太平天国后,纵容对南京的劫掠;

  • 你不能回到清末急剧加速的现代化变革中去,就看不懂袁世凯的伟大。

历史没有纯粹的是非,一切存在,即使千奇百怪,也须在情理中。唯有从普通的人情世故出发,能够推理得通的历史,才是可信的历史。

所谓“格局分析狂”,一旦得上,就很难被忽悠。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病?

>>> 症状四 “社交宽容癖”

当年我读《慈禧全传》,最大的感慨是——世界上原来没有坏人。

你可想而知,一个青年人悟到这一点后,所遭受的心灵震撼。

读历史,到格局深处,你就会把“忠奸善恶”这四个字读没了,把轻率的结论读忘了,甚至把自己读得不愤怒了。

于是,一种叫“宽容”的品格就此扎下了根基。

首先,承认世界的残酷性。

其次,承认他人趋利避害的合理性。

再次,认清自己的真实处境。

最后,找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法。

这才是宽容的真实含义——

宽容,不是饶恕他人,而是拓宽自己。

如果你读过了这套《慈禧全传》,相信你和我一样,会“四病俱全”。

病友,你好。

有缘相遇,真的就可以坐下来谈谈历史和人生了。

《慈禧全传》已经在大陆断版多年,此次罗辑思维与新经典、新星出版社联手复活,全市场独家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