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 创业 | 创新的强暴与伪高潮


马克思曾有句论断: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顺着这个逻辑粗糙地延伸一下,你就是你所有微信朋友的总和,而这个总和又决定了你所见微信朋友圈每时每刻长什么样。

YOU ARE YOUR MEDIA。世上没有两个相同的人,也不会有两个相同的朋友圈,你的微信朋友圈从某种程度上界定了你。

于是,最近几条朋友圈上火爆的刷屏文让我怀疑,每一个试图自我超越者,都有一个最方便的标杆——首先超越自己的朋友圈。

最近有几篇文章刷遍朋友圈,均涉及创业与创新——这几年最火的词不管怎么选,其中免不了有“创新”,但我从刷屏文章以代表认同的转发中读到的是,中国不缺的只是创新的伪爱好者,创新之路依旧漫漫。

1.多少人创业也跟你创不创业无关

第一次见阎炎,是十多年前在上海淮海路边上的力宝星巴克。当时是易保创始人老莫介绍,说他的这位同学脑子特别好。他的话少,大家聊得不多,过了几年他凭借盛大一战成名。

最近阎炎谈创业,我猜他本意是反对无谓的所谓创业,但最后许多相关的文字剑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其实是没必要的。

创业成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不管有没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动,都是如此。多少人创业也跟你创不创业无关。

即使你遇到再多不靠谱的创业者,下一个你将见到的创业者靠谱不靠谱,或者你自己开启创业之途是否靠谱,永远都是未知数。

唯一可确信的只有一条:如果你不开始,肯定不会有结果。

2.创业并非创新

这个道理太简单,不细讲,否则显得你我都弱智。但太多论断与此相矛盾。

3.请做一个平衡的人

我以为,即使大部分老话该扔进垃圾桶,其中也不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一想你的朋友圈上有多少人是这样的:这边,猛烈地反对别人对他XXX;那边,猛烈地对别人XXX。

4.别人认为你能否成跟你会不会成无关

这个道理依然很简单,但有些变形很多人没认出来。

比如,估值高低代表你的潜在投资者认为你能否成,同样跟你会不会成无关,但很多人依旧津津乐道估值的高与低,甚至不惜编个数字。

5.有敬畏心

1999年,我与一位高龄创业者聊到天亮,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大男人几次抑制着声音哭泣。

那一刻在我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无论有多少人被指责为骗钱,至少有一部分人并非只是在创业,而是试图以自己的生命轨迹去与这段经历交织出某种东西。

你可以对这段经历做任何评判,但对生命,请敬畏,因为你我都只有一条命。

从此以后,我会对着创业者本人说很狠的话,但不会在公开场合随意评论。你在许多评论中可以看到太多的话语只是为了过嘴瘾——这于己何益?于人何益?

6、对于创新,合格的评论者很少

乔布斯说线下开店时,《商业周刊》说不行,克里斯滕森说不行,后来大家都觉得自己是认为行的,可是究竟有几个人当初是认为行的?

“事前猪一样,事后诸葛亮”,这话有点狠,但心理学实验告诉我们,所有的人都会美化自己的记忆。减少评论,但对于仍想要评论的,反复想想。

7、请关注价值而非价格

有一条刷屏文将一亩田、云视链、游侠汽车同列为“无耻”级。无耻不无耻我不知道,但这种做法本身是很无聊的。

云视链与其创始人,我不了解,但看了一些描述,觉得与莫迪团队Cinamatique在做的事情类似。这个方向应该是可行的,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商业化,从第一天起广告业就是TA的初恋女友,中间不管是什么Web2.0还是社交,都不曾改变这一点。从逻辑上说,“创始人如何”是一个判断,“项目会如何”是另一个判断,不必混为一谈。

游侠汽车是交通出行工具的另一种可能,这本身是有价值的。很多评论热衷于讨论这是一部PPT汽车。在交通出行的具体方案上,其实我最看好的并非黄修源的方向,而更看好牛电与王超的低价+设计感+电动+可动手改造,但这不意味着黄修源不该试。相反,若游侠是PPT汽车,只能说黄修源作为创始人,如果把创业方向改为围绕PPT本身去创造价值,也许可以获得更高的价格。反对者们希望看到这点吗?

一亩田是在大农业泛食品领域的一种新做法。但凡对中国该领域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方向上的问题,实际上比想象的严重得多。换句话说,一亩田在做的是很难做、但很该做的一件事,即使他们牺牲了,也相当于烈士。

我的个人小结是:价值上,云视链小于游侠汽车小于一亩田;领域上三者八竿子打不着。那么,放在一起共论“无耻”的意义何在?

道德评判?

中国最不缺的是道德评判。

本文由作者Fast Company中文版主编 柯志雄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选自微信公众号“创新柯学家”。


商业评论界有两个名声不好的物种——

一个是专说好话的“洗地仙”;
一个是专下黑嘴的“碰瓷王”。
1.我更喜欢“洗地仙”。
他们在发掘他人价值方面还是用心的。其中不乏启人深思的高手和高论。
至于他们拿没拿钱,关我什么事?
拿了,也是勤劳致富。
2.我向来讨厌“碰瓷王”。
他们欺软怕硬,只敢惹生意人。
他们常常正确,因为创新者总是失败居多。
他们有多耀眼,创新环境就有多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