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权利评判我


你没权利评判我,你看到的只是我人生的某个片段。

你人为地用蒙太奇把我的人生剪辑成了你可以批评的样式,凭什么?

不久前同学聚会,多年未见,大家都激动万分。

一位女同学最后出现,场面有点像《虎妈猫爸》里董洁弹着吉他、穿着抹胸礼服从屏风后面惊艳亮相一样,矫情是有了点,但并不影响她展现出了和我们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依然赤子青春的状态。寒暄问好,谈笑风生。

可等这位同学走后,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她怎么变这样了”“我不喜欢现在的她”“好假好装”“听说她哦……”

我无法揣摩每一个人的心态,我只觉得可笑。十几年,每个人都在经历自己不同的人生,谁也不知道彼此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仅仅一两个小时的相见就可以窥探到别人的过往虚伪复杂甚至不堪,真是天赋异禀。

曾经,我在商场看到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嗖”地一下从我身边跑过,吓了我一大跳,然后他继续横冲直撞穿梭在人群里,他的妈妈在后面追,好不容易追上之后,一句也没批评他,反而搂在怀里不住地说:“乖,瞧这一头汗……”当时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旁观者都向这位妈妈投去了不屑的目光,似乎想告诉她这样的溺爱终有你后悔的一天。

后来我在饭店门口等座位的时候恰巧和这位妈妈挨着,再次目睹她如何纵容孩子的“顽劣”。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您为什么不管一下您的孩子呢?”

她愣愣地看着我,突然落下泪来。她告诉我,这个孩子患有一种先天性的神经系统疾病,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甚至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听大人讲一句话,这是他们几个月来第一次出门……

我为我提出了那样的质问和曾在心里轻易地论断过他们感到羞耻和内疚。以后,当看到很多局外人对别人如何养育孩子指手画脚的时候,若并不深入地了解别人的生活状况,我一定闭嘴。

以前迷美剧,常看到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来一句“Don't judge me!”在他们的文化里,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哪怕是亲人,都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对错,无论当面还是背后。

我喜欢这种以尊重和爱护为前提的距离感。遇到事的时候,家人和朋友都可以给我建议,告诉我他们曾经的经验,奉劝我选错会承受的代价,但一旦我选了、做了,结果由我自己来承担,如果我不幸选错了,可以抚慰我,教育我,但不要对我做是非的判断。

我们不该评价,因为评价不好,我们不知道别人人生的360度角,我们只看到一个缝隙而已。我们评判不好又妄加评判,伤害了别人于自己又有什么好处?我们不能忍住自己去评判别人,必然也无法笑对别人对自己的评判。

当然,善意的提醒和规劝与论断别人截然不同,我们都知道这边界在哪,苦口婆心和冷眼旁观,当事人感受得到那温度。

其实,很多人的人生就浪费在评价别人身上。

当你知道,你并没有被赋予对任何一个人进行论断性评价的权利的时候,你会发现突然有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专注自己的事情,人缘也会变得特别好吧。

当你知道,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被赋予对你进行论断性评价的权利的时候,你便不会再去介意“别人”的话,生活也会更轻松吧。

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去体会对方的处境。

即使你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即使你阅人无数、看尽人生繁华,他当下的感受和选择一定是原生家庭、教育背景、过往经历或是几十年错综复杂的原因促成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辛酸、无法言说的苦衷,你如何知晓?

所以,只要他没有触及法律,没有违反公共道德,没有侵犯他人利益,对与错,只有时间可以判断,只有上帝可以审判。

所以,那些常常挂在嘴边的狠狠的形容词就都收了吧,别人的形容词传到自己耳朵里就都忘了吧,以欣赏的眼光接受每一个生命的样态,没那么难。

本文由作者 冯小凯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选自微信公众号 “冯小凯”。

当年我做记者的时候,说过:
1. 最坏的提问方式是——
“关于什么,你的意见呢?”
这意味着把对方从具体的处境中抽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身份表达观点。
2. 最好的提问方式是——
“在那个处境下,你为什么那样做?”
这意味着把对方还原到具体的处境中,以当事人的身份解释他的选择。

微信公众号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