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读书 | 读书,一个人拉起一支队伍


播放器动画 loading

1


我是个卖书的。

勉强也算是个读书的。

但是,究竟什么是读书呢?

2


某一天,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某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观众哪里是在看什么节目?人们只是在通过电视节目这个“中介”,在和他们平时无法交往的人交往。

真人秀,是和大明星交往。

电视剧,是和虚构的人交往。

所以电视上只剩真人秀和电视剧有收视率。


要作秀、要聊天、要八卦、要窥私、要攀比、要羡慕嫉妒恨,这些人性万古不变。

不断变化的,是技术。

一部媒体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人类因为不能扎堆见面聊天,而想出各种权宜之计的历史。

所以,一切内容,本质上都是社交。

只不过会受到不同时代技术条件的限制而变形。

我终于知道读书是什么了。

3


不是不想当面聊天。要么太远、要么隔世,只好“写信”。

书,就是另一个时空里的人写给我们的信。

有的,是一个人写给千秋万代后人的信。比如那些哲学经典。

有的,是一个人看了很多别人的信之后,重新编辑整理、加入私货,又写给其他人的信。比如历史

把所有的书拆碎了打回原形,其实还是人。

4


在印刷技术时代,读书,是我们和人隔空交往的成本最低的方式。

5


在互联网时代,不同空间里的人可以直接交往了。电话、QQ、微信、弹幕、直播、真人秀。

社交一变,读书这事就跟着变。

更多人拿起了手机,放下了书本。

于是有高人骂——碎片,浮躁,浅薄。

6


高人们息怒。

别被“作为印刷品的书”绑架了。

只要社交本能还在,读书就还在。

在手机环境里,人们的阅读量实际上是在猛增的。

你别嫌到处都是鸡汤,那些人原来是连鸡汤都不读的。

你也别嫌碎片化,那些碎片时间以前是干脆浪费掉的。

7


但是为什么读书好像越来越难?

还是得回到那句话——

读书的本质是跨时空社交。

人能用于社交的时间就那么一丁点。

直接交往越方便,间接交往就越稀少——我能看他的视频直播,为啥还要读他的书?

同时间的交往越方便,跨时间的交往就越稀少——我能看今天的小鲜肉撕名牌儿,为啥要看几百年前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互撕?

8


所以,不是人们不读书。

而是在社交这个战场上——

活生生的人战胜了被文字加工过的人。

今天的人战胜了死去的人。

 9 


呼吁别人读书,是没用的。

能做的只有两件事——

让活着的人更尊重读者。包括尊重读者的时间和智商。

让跨时空交往成本更低。比如像罗辑思维这样做知识的“转述”服务。

10


反过头来,再问一句,社交是什么?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社交使我们成为自己今天的样子。

读书,是一种奇妙的社交,把我们的社交圈扩展至所有时空。

读书,是把别人的经历变成自己的经验,把别人的知识变成自己的见识。

读书,就是和一切过往雄杰秉烛夜谈。

读书,就是用最低的成本成全一个最好的自己。

读书,就是把有限的一生多活几遍。

11


读书和人类一切其他精神活动一样,充满了贪嗔痴。

比如,为什么一定要读名人传记?

有如下理由——

1. 在别人的生命里,多活一次。

2. 用别人的欢乐讨好自己,借别人的悲伤尽情宣泄。

3. 快速打穿一个陌生知识领域。

4. 用别人的实战解决自己的问题。

5. 知道挨多少顿打才能成角儿。

6. 别人只知道他有多么伟大,而你知道他很多时候没那么伟大。

7. 知道伟人的缺点,有机会多次地原谅自己。

8. 据说在公共场合读传记比较容易遇到高质量的搭讪。

9. 任何人拿伟人吹牛逼,你都可以比他多知道一点。

10. 放在书架上,让一众牛逼人物老老实实陪自己一辈子。

以上,并不都是美好的。

但是生命因此多了一些支点。

12


松浦弥太郎说,“书是用来读的,不是装饰品。读了就可以处理掉。”

读书如见客。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留它干嘛?

 

2016年,世界读书日,我们一起把读书打回原形。

书本身就是许多有趣的人。

一些有趣的人本身就是书。

这些书通向更多有趣的人。



4 月 23 日,罗永浩、马东、陈晓卿、老六、王潮歌、徐小平、雕爷、黄磊、吴晓波、王潇,还有罗胖。

晚 6 点到 11 点,5 个小时,在优酷和天猫,视频直播。

没那么严肃。

说是一起聊聊读书,其实只是——

以他们肉身为媒,搞一次寻常的、接通今古的“社交”。

到处都有社交,此处浓度独高。

剧透一下,罗胖将在读书会上讲金圣叹,>>>戳此预习这套典藏级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