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 真相 | 关于吃,最流行的四大误区


美食  知识分子  有机食品

农药残留   素食主义  跨国大企业  

麦当劳  机器量产  

共计 1589 字 | 建议阅读时间 4 分钟


英国哲学家朱利安·巴吉尼认为,追求美食无可厚非,很多知识分子也觉得美好的食物能带来极大的愉悦

加缪出车祸身亡之前的最后一餐,是在当时法国最顶尖的餐厅,图瓦塞的奥夏蓬享用的。

康德在生命走向尽头时,因为太喜欢吃英式切达奶酪三明治,导致健康状况恶化。康德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一切都好。”这并非他对自己的人生或作品的断语,而是针对瓦西安斯基刚刚服侍他享用过的面包和葡萄酒。

一位生活放荡的侯爵问笛卡尔:“你们哲学家都吃些什么美食呀?”笛卡尔回答说:“你以为上帝只把好东西留给傻瓜吗?”

但日常饮食涉及许多道德争议,“食物的世界充斥着虚张声势、自负做作和完全的废话。”

在《吃的美德》一书中,巴吉尼凶狠地揭示了有机食品、素食爱好者、迷恋手工技艺的人的虚张声势。他认为对待美食正确的态度是,有能力品尝美食,却又不为之执着。

      1      

有机食品更健康吗?

我们倾向于认为,农药喷得多比喷得少要糟糕,但真正重要的其实是化学物质残留:它们停留在土壤或植物上的时间是多长。比方说,农民之所以常常喷洒除草剂草甘膦,是因为它分解得很快,需要定期重施。在这个意义上,喷洒式农药必须使用的次数越多,其实就越安全。

有些人不信任安全水平的科学定义,觉得哪怕是微量残留也不行。这只是一种出于“污秽厌恶”的心理上的古老迷信。出于有利于进化的原因,人们一想到污染物,不管多少,总觉得反感。

我们知道,天然致癌物质有很多,比如茶、咖啡和可可里都含有的单宁酸,还有熟肉里的杂环胺。大多数人并不避讳这些食物,所以,也无需担心蔬菜上含有一点过量才危险的物质。

        2        

吃素比吃肉更人道吗?

野生动物死于人类猎捕,并不比死在其他动物的利爪下更糟糕,也不比死于各种自然原因更糟糕。如果饲养动物不给它带来比野生环境下更多的疼痛,不让它比野生同胞受更多的苦,那么动物就算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素食主义者认为吃肉有害环境。但是,如果从科学的角度考察,最环保的方案是少吃肉,而不是完全不吃肉。

原因很简单,有些资源我们没法用,但动物可以。某些牧场不适合耕种作物,却可以用来放养绵羊、奶牛和山羊。人类不能食用的残渣、废料和副产品,可以用来喂猪、喂鸡。完全不养动物,会让大量土地和植物白白浪费。

             3             

跨国大企业是万恶的资本家吗?

一些被妖魔化得最厉害的企业,从企业社会责任感的角度看,其实非常优秀,麦当劳就是一个有趣个案。它是最受反资本主义抗议者青睐的靶子。抗议者谴责它做种种邪恶之事,上至破坏雨林,下至让所有人都变成胖子。

有人连吃了一个月麦当劳,示范它提供的食物多么不健康。这样的实验除了愚蠢之外没别的词好形容。你连吃一个月的奶酪,照样能达到同样的效果。食物本身对人无害,有害的是饮食习惯,任何只提供有限营养成分的饮食习惯,都不大好。

人们经常批评超市对食物包装过度,但它延长了食物的保鲜期,减少了运输过程中的损坏,从而也就减少了浪费。

          4            

机器生产不如手工制作吗?

现在有数不清的高档餐厅使用胶囊咖啡,包括一些米其林三星级餐厅。餐厅里使用胶囊似乎不对头,部分原因在于,菜单上其他东西都讲究创意和精心准备,咖啡机却简单得是个傻瓜都能用,两者不大和谐。但餐厅里的葡萄酒和奶酪也是他们买来的。餐厅自己没法做好的东西,就去采购,咖啡有什么必要例外呢?

最优秀的餐厅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自己没法比胶囊做得更好。

做出一杯好的特浓咖啡很困难,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问题。就算你买的是最好的咖啡豆,一旦打开袋子,就开始氧化变陈了。磨成粉之后,这个过程来得更快。胶囊咖啡真正实现的,是系统性地消除了咖啡制作过程中所有可能产生问题的环节。

举例来说,传统意式特浓咖啡的米黄咖啡脂只能持续两分钟,胶囊咖啡却能持续 15 分钟,如果你喜欢冷咖啡的话,这简直太棒了。

跨国公司确实找到了办法,让机器能做出跟优秀咖啡师做得一样好甚至更好的咖啡。这粉碎了一种错觉:匠人手工制作的产品,总是比机器大规模量产的产品更优秀。


本文由作者 贝小戎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文章选自“三联生活周刊”

我有一个同学,从小在农村长大。

他告诉我——

每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有一个非常痛苦的城市化过程。

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

也不是土不土的问题。

而是能否从心底里信任陌生人——

1. 在空间中,相信陌生人之间可以构建善意的合作。

2. 在时间中,相信自己的价值可以得到陌生人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