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6 改变 | 这个世界会好吗?


抱怨  这个世界会好吗?  改变世界

亨利·福特  富人玩具  纽约马粪

创业者  创新就是发现秘密  

共计 3291 字 | 建议阅读时间 6 分钟


1


我们每天通过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媒体,看到那么多的负面的消息,负面的新闻。总有那么一些人在批量的、可持续的制造着悲剧。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批量的制造各种笑话。

这种东西看多了以后,你都会产生一种绝望,这个世界会变好吗?

这让我想起了德国伟大的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的一句话,他说:

即使世界明天就要毁灭,我今天还要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种上一株小苹果树。

这是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信念,即使明天世界会毁灭,我今天都不会因为毁灭而改变我应该做的。事实上当你去用心种下一颗小苹果树的时候,也许世界就不会毁灭了。

2

可以想像,如果没有瓦特的蒸汽机,没有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没有美国的诞生,现代世界是一个什么样子。但是反过来看,他们做出的改变好像都很小,微不足道。所以说到改变世界,有一个叫本尼迪克特的学者曾经说过一段话:不要低估少数人聚在一起想改变世界的努力。

事实上世界就是这样被改变的。我们今天看到的现代世界,事实上都是由一些看似极其微小的努力而实现的世界。

回头看几百年前,那些小小的努力看似很遥远,实际上今天我们从事互联网创业的人,也可能在做一件在后来人看来是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技术,加上基于创新的技术发明,能够悄悄的改变世界的这种力量,连最初发明这种技术的人,最初启动这种创新的人,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它的作用有多大。 

技术改变世界的这种力量,无论是政治家还是再有钱的人,都是没有办法替代的。 

举个例子,在 1905 年以前,人类使用的交通工具都是马车。刚开始是少数最有钱的人,那些贵族才能使用马车。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马车。到了 1905 年的时候,整个纽约市使用马车的人数有 25 万人。

当然从一方面看来是一个福音,越来越多的人使用了交通工具,越来越多的人富裕了。 

但与此同时这也导致了一场巨大的灾难,这个灾难就是马粪。整个纽约市,即使按一辆马车两匹马的话,就有 50 万匹马,最后导致这个城市臭气熏天,需要大量的清洁工人每天去清扫马路上的马粪,但是还是清扫不尽,每天这个城市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很多人在想办法,怎么办,怎么解决纽约市的马粪问题?

但有一个人没有针对马车,针对马粪去想问题。他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在 20 多年前人类已经发明的一种新的交通工具,但是当时都被认为是富人玩具的东西——汽车,他想把它大批量的制造出来。 

事实上现在许许多多的设备,最初都是富人的玩具。它们极其的昂贵,而它的功能有很多缺陷。就像我们今天使用的电动车,也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富人的玩具。但是那时候福特立下了一个宿愿,就是要生产人人都买得起的汽车。他用一套管理的革新,把泰勒的“科学管理”应用到流水线上,最终生产出来的汽车是 850 美元一辆。当时一个普通工人一天工作的工资是 5.5 美元,他是能够用几年积攒来买下的。 

当福特生产出来的汽车不再是贵族玩具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为之改变了。 

当然汽车出来的时候,马粪的问题早就不成问题了。我们面对世界本能的反应就是抱怨和批判,但是这些真的没有太大的用处。

3

今天在互联网上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把抱怨、批判当成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每一个新的事件,一个新的热点,都能够激活大家的神经。而当这个热点在一个星期之后迅速被人遗忘之后,它所包含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得到解决。 

我们创业者要选择的应该是另外一种态度:不去抱怨世界,而试图去用这种看似微小的,但实质上是很决定性的东西来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一个技术爆发的时代,技术对于我们想要的世界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一般我们是这样说的,我们所想要的东西跟现实之间,隔着一条波涛汹涌,深不可测的河,这条河叫“不可能”。所以隔着这条河的时候,我们想要的东西就是妄想。而创新是什么,创新就是在这条“不可能”的河面上架起了一座桥,这是创新。 

这个创新并不一定是完全无中生有,开天辟地的。它只不过是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思想,用已有的技术,把一些我们视而不见的资源聚合起来,纠正我们一些行为方式的缺陷。

所以创新并不是那么神奇,我们经常说创新和发明是不一样的。一个创意到发明,然后一个发明到创新,之间的距离有多大呢?

一个创意如果值 1 块钱的话,一个发明就值 100 块钱。你要把一个创意变成可操作的,技术上可行的发明,你要花 100 倍的努力,投入 100 倍的资源。但是这个发明出来的时候,能变成创新,那又要花 100 倍的努力,投入 100 倍的资源。为什么呢?因为有些东西技术上是可行的,但是它太昂贵。它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我们没有意识到的陷阱和障碍,使得这样一个看似可行的东西在商业上根本不可行,没有人愿意为你的创意买单,当没有一个人买单的时候,那它就永远只是一个创意。 

4

今天的互联网创业,把我们想要的世界带到现实当中来,需要有一个想象力,需要一种承担,不是凭眼下的需要就能回答的问题。

一般我们说“需要”和“想要”是不一样的,“需要”是我明确的知道要什么,我现在口渴了需要喝水,我现在肚子饿了需要吃饭。但是有时候我们自己并不知道要那个东西。只有在那个东西出现之后,我们才知道这就是我们所要的。 

福特当年发明汽车的时候,他说如果当时问用户需要什么样的车,他们只会说更好的马车。只有我把汽车造出来了给他们,他们才知道要的是这个。 

所以作为一个创业者,他需要有一种想象力,有一种愿景,有一种超出我们日常的需要,眼下显而易见的需要,敢于去想象的一种勇气和能力。与此同时,你把这种看似妄想的东西跟现实之间的那条河流,怎么能够在河流上架起一座桥,这就是我们作为创业者要做的事情。 

那种仅仅是看到显而易见的小需求,那不叫创业,那叫做小生意。 

那种整天的异想天开,而从来不想用很细微的办法,用实实在在的技术和工艺去实现这个可能,搭起一座桥的,那也不叫创业家。

《从 0 到 1 》的作者彼得•蒂尔说,所谓创新其实就是发现秘密什么叫秘密?秘密的一端是常识,另一端是幻想。很多人是基于常识在创业,而基于常识的创业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你来做的时候,你实质上没有解决什么问题,没有人会愿意为你的产品和服务买单。 

比如滴滴打车、Uber,目前出现的很多共享经济的模式,它并不是创造了一个什么新的东西,并不是为这个世界创造了新的资源。它只是把已经有的资源,甚至那些因为很微小,微不足道,而完全被忽略,根本不构成资源的那种资源,用一种已有的技术聚合起来,在需求的信息和供给的信息之间打造出一个桥梁,让需求的信息聚合,让供给的信息聚合。在它们之间达到信息的基本对称之后,你就会创造出巨大的价值。 

好多年前,当我儿子才一岁多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发生的一个事情。他夜里一点多钟发烧了,我住的地方离北京儿童医院很远。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一发烧,你心里就发慌,你绝对不可能说等到天亮之后再把他送医院。我们就用一个大毯子裹着孩子,那时候我也没有车,只能在寒风中等出租车,足足等了 40 多分钟,当最后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的时候,我欣喜若狂。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种随需而到的服务,该有多好啊。但那个时候,这只是一种幻想。

而在今天,由于互联网无所不在的计算,人与人之间、物与物之间的万物互联、万众互联的时代,这已经不成为问题了。 

从这样一个小小的事情,我在想,我们的世界有很多的缺陷,有很多令人不满的地方。你每天都有无数的去抱怨、去批判的理由。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世界总在悄悄的出现一些你不知道的东西。它在悄悄的发育,悄悄的有一些人在那儿谋划,在那儿努力。最终以一种悄悄的革命改变人们的生活。我相信,在读这篇文章的各位中很多都是这样的人。

今天,我们用不着用我们的言论去批判世界,去抱怨世界。因为我们手里还有别的东西。马克思当年有一句话,“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你改变这个世界,手里拿着一只笔当成批判的武器,没有用,还是要用武器来批判这个世界。

我们今天也有“武器”,聚合起来的人,聚合起来的资本,用它们去批判世界。或者准确的说,不是批判世界,而是批改世界,改造世界,改变世界,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这才是真正有用的,即使看上去很微小,但最终能改变世界的小苹果树。


本文由作者 吴伯凡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选自他在「致我们想要的世界」活动上的演讲。

武志红最近要出一本新书,叫《巨婴》。

形容某些人,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概念。

1. 身形巨大、力量不小。

2. 表达诉求的方式只有一个——哭闹。

3. 所有的亲密爱抚都会让他沉醉其中。以为回到了子宫。

正常人的行为模式是—— 

订立自己的目标,然后行动。

但是巨婴们一生都很难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