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刻钟的超越


上周六凌晨,《雪枫音乐会》的订阅人数突破了 50,000 ,读者与 刘雪枫 联手创造了一个古典音乐的小奇迹。

50,000 万读者中有郎朗徐小平、白岩松、谭盾、孙淳、胡歌、余华这样的明星大咖,也有遍布各行各业的古典音乐爱好者。

十月石新浪名博天涯社区古典音乐大咖他眼中的《雪枫音乐会》又是怎样的呢


每天一刻钟的超越
评《雪枫音乐会》


作者:十月石

在短短四个多月的时间里,《雪枫音乐会》的订阅总量超过了 5 万大关。

长久以来,西方古典音乐顽强地超越了种族、国界和语言的限制,吸引着跨入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们去接近和探索。贝多芬两百年前写就的《命运交响曲》,依然可以作为我们人类今天自身形象的代表。

不过,音乐虽是“以最直接方式动人的艺术,但也是最幽奥而最难讨论的艺术。因此,西方古典音乐未能像电影、绘画、摄影、文学那样成为知性讨论的流通题材。”

古典音乐动不动便被人们请回安全的象牙塔之内,弄得它好像与这个社会的人间烟火没有太多瓜葛似的。

但在我看来,真正的音乐家能让“最幽奥而最难讨论”的音乐参与到社会生活中去,并以此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反过来,正因为积极地介入社会生活,音乐才有可能让自身重新获得鲜活的生命。

也正是在这个层面上,作曲家谭盾认为刘雪枫就是一个音乐家。因为刘雪枫所做的古典音乐推广,就是在中国当代发展的背景下,让音乐更好地参与到社会进程之中。


从选曲来看,刘雪枫打算一开始精选 100 位作曲家的 100 首(段)音乐。总体来说,音乐以十九世纪作品为主,但雪枫的编选还是有其独到之处。

关于门德尔松的那期(《雪枫音乐会》 6 月 17 日内容),出乎我的意料。雪枫没有选择《婚礼进行曲》或《仲夏夜之梦》序曲,而是选择了《仲夏夜之梦》中的谐谑曲,那是将小精灵描绘得栩栩如生的音乐。

其实这正是上上之选。

一来,这可与瓦格纳同样著名的《婚礼进行曲》避开内容与主题上的重叠。

二来,门德尔松音乐创作方面的“大招”实在就是他的谐谑曲,这是他最具个人风格和特色的体裁。

第三,乐曲本身作为配乐,与戏剧场景又是深度结合的,结构上比《仲夏夜之梦》序曲要来得简单,更适合初入门的爱乐者。


在雪枫的选曲中,有些作品虽然相对冷门却十分有亲和力,可谓匠心独具之选。

比如格拉祖诺夫的“来自中世纪”(《雪枫音乐会》8 月 17 日内容)、里亚多夫的 “Baba-Yaga”(《雪枫音乐会》6 月 3 日内容),这些作品就连不少资深的音乐爱好者也未必领教过。

一位网名“虚心实腹”的乐友发出这样评论:“雪枫老师为我们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一扇窗。”

对于中国的爱乐者来说,我们现在缺少的不是音乐资源,而是真正开阔的视野。欧洲三百年音乐史各个阶段的作品已在《雪枫音乐会》中轮番上场。

《雪枫音乐会》不是要呈现被概括的音乐,而是要引领爱乐者领略古典音乐的概貌。


优秀版本的推荐也是《雪枫音乐会》中不能不提的一个块板,尽管每次可能只是三言两语一带而过。不过即便是这三言两语,也全然是刘雪枫爱乐生涯的厚积薄发。

刘雪枫收藏了 100000 张古典音乐唱片,出席过上千场顶级音乐会,了解真正一流的现场演奏,对各大公司的各种录音版本可谓了然于胸。

我素来认为版本选择不可轻视,若为一部伟大的音乐作品找到了最最理想的录音版本,就几近于请出荷马来为我们朗诵《伊利亚特》一般。

雪枫推荐优秀的录音版本,常常理想地兼容着音乐的艺术性与可听性。艺术性保证了所推荐的版本完全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可听性则无疑拉近了人与音乐之间的距离。


当我在《雪枫音乐会》的评论区阅读着乐迷们一段又一段的热情留言时,我意识到《雪枫音乐会》已将人性的关怀与音乐内容联结在了一起。

关于《雪枫音乐会》,有一个最动人的真实故事:

一位刚生完孩子的年轻妈妈因为生活压力大,感到特别焦虑,她觉得自己快要产后抑郁了,后来全家人每天坚持聚在一起收听《雪枫音乐会》。就这 15 分钟里,这位年轻的妈妈重新获得了宁静的幸福感。

15  分钟的静静聆听,15分钟柔和的心灵抚慰。慰藉与归属,在这一刻钟里得到了完美的实现;高峰体验与灵性成长在这一刻钟里成为可能,生活的实现因为音乐而被超越。

这个动人的故事,再一次为我们见证古典音乐的神奇与美好。 


戳此↓↓↓,与 5 万古典音乐爱好者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