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板印象,就是用来打破的


你好,我是陈章鱼,继续为你做“每周新书盘点”。
我们常常会对别人产生一种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其实,每一种刻板印象,都有机会成为我们了解世界的窗口,我们需要的,就是多一点信息,多一点逻辑。
今天,我就从这个角度,为你盘点一下本周「得到」“每天听本书”里值得你关注的新书。


  打破刻板印象

  重新了解生物



先问问你:你觉得哪些动物拥有智能?你能想到的,很可能只有黑猩猩,因为算我们的近亲嘛,很多动物我们都不会和“智能”联系在一起,比如乌鸦、鹦鹉、浣熊,还有章鱼。
本周“每天听本书”新上线了一本《万智有灵》,这本书会打破我们的常规印象——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比我们想象中要更聪明。
这本书提了一个特别震撼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不要光问动物是否有智能,更应该问问我们自己:我们聪明到足够了解别的动物有多聪明吗?
比如,章鱼其实很聪明,它知道怎么拧开罐头瓶子的盖子。但是一开始科学家们做这个实验的时候,一个透明的罐头瓶子,里面放一只小龙虾,章鱼却什么都不会做。
怎么回事呢?是那只章鱼笨,还是它没胃口?都不是,只是因为章鱼不依靠视觉来捕猎,而是靠触觉和化学信息。如果给罐头瓶子外面涂上小龙虾的分泌物,章鱼能闻到气味,它就会很快打开罐子了。
科学家掉进了以自我为中心的陷阱,因为人类主要依靠视觉来获取信息,就天然认为别的动物也是。
你看,想要打破“动物不智能”的刻板印象,其实是要打破人类以自我为中心这种幻觉,然后你才会发现,背后是一个神奇的动物世界。
更多有趣的动物故事,欢迎你入手每天听本书的解读。


打破刻板印象

重新了解历史

儒家发展到宋代,出了一位著名人物叫朱熹,他的思想被后人称为程朱理学。可是这位朱熹老先生,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并不太好,我们想到的都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总之,我们觉得理学就是一套特别僵硬的规范,把人变成愚忠愚孝、没有自我的机器。可是你能想象吗?理学家们曾经是中国社会最活跃的改革家。
本周“每天听本书”新上线了一本《历史上的理学》。从这本书你会了解,原来理学一开始并不是禁锢思想的枷锁,而是推动社会变革的主要动力。理学家甚至一度产生了君主立宪思想的萌芽。
你可能以为,朱熹是一个专制统治的卫道士,其实他毕生追求的,是通过理学士大夫来组织社会,进而自行选拔人才,组建政府,把皇帝变成一个没有实权的虚位元首。
比如朱熹说,什么样的君王是好君王呢?西周的周成王、蜀汉的刘阿斗,都是好君王。因为他们一个任用了周公,一个任用了诸葛亮,把国家治理得很好。君王只要能任用贤才就行了,何必亲力亲为呢?
你听听,这种言论,已经有点接近后来在欧洲出现的君主立宪思想了。所以,程朱理学在它刚刚诞生的时候,其实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
那问题就来了,这么追求进步的程朱理学,怎么会变成后来那副僵化保守的模样呢?关键人物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在皇帝看来,理学家的想法很危险啊,要架空自己,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他必须要出手反击,可当时理学已经成为读书人的主流思想,想要禁止太难了,朱元璋就耍了一个手腕——表面上推崇程朱理学,实际上垄断理学的解释权。
比如,朱元璋下令,由朝廷出面搜集理学家的言论,筛选编成程朱理学的官方权威文本。因为孟子主张“民贵君轻”,蔑视君权,朱元璋还对《孟子》这本书进行了删减。经过这样的改造,理学从社会的变更力量,彻底被驯化成维护统治的思想,也彻底成为僵化保守的代名词。
你看,想打破对于程朱理学的刻板印象,就要进入到当时的历史中,看懂背后惊心动魄的“权力的游戏”啊。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理学的演变,欢迎你入手听书解读版。



打破刻板印象

重新理解政府机构

本周“每天听本书”还上线了一本《美国官僚体制》。一听“官僚”这两个字,你脑中会不会想到《疯狂动物城》里边那只超级慢的树懒?
为什么官僚机构容易变成这样呢?你可能会说,官僚机构的人喜欢搞“官样文章”,严格按照条条框框来办事,肯定效率就低嘛。
可是很多企业,条条框框也很多。比如麦当劳,其实可以说也是一个官僚机构,它的工作手册有600页厚,什么炸薯条的厚度、翻动馅饼的顺序、保存食物的时间,都有详细的规定。
那怎么政府机构的服务就搞不成麦当劳呢?问题在于目标不一样。企业的目标非常明确,为客户创造价值,衡量的指标也很清晰,就是利润。
政府机构的目标是什么?这个就很难回答了。《美国政府手册》上面写着,美国国务院的目标是促进美国的长期安全和富强。这个就很难变成具体的衡量指标。
甚至于有些政府机构的目标本来就是自相矛盾的。比如,移民规划局的目标是“禁止非法移民,但允许必要的农业工人进入”“仔细审查试图入境的外国人,但为外国旅游者入境提供便利”。
那怎么解决呢?目标很模糊,但是可以在目标之下,确定一个具体的核心任务,也就确定了方向。
比如,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目标是保障公路交通安全。其中最立竿见影的方法,就是要求汽车制造商重新设计汽车,让车变得更防撞。所以这家机构把自己的核心任务定义为提高汽车的安全性能。这就把模糊的目标,变成具体的任务,确实提升了组织的效能。
你看,想打破对官僚体制的刻板印象,就要进入到细节中,你会发现,在这背后是一个管理学的经典困境。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不妨听听每天听本书的解读。
我是陈章鱼,祝你周末愉快。
▽ 戳此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