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新闻 』相关的语音及文章

现在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会看新闻,但是,英国人阿兰·德波顿有一个嘲讽性的说法。他说,我们通过看新闻,任由全人类的咆哮把自己给淹没,这和我们把一枚海螺贴在耳边,感觉自己听到了大海的声音一样的。我们为什么要看新闻?其实是想借助那些更大更沉重的事,把自己从自己的日常琐事中抽离出来,忘掉自身的忧虑和疑惑。什么哪儿又闹蝗虫了,谁又说什么话啦,这样的外界的骚动也许正是我们需要的,以此换取内心的平静。德波顿这个的说法未免也是刻薄了一点。就像我们在这个疫情期间,关注全世界的新闻,和关注自己的小事儿其实是一回事,人类命运共同体嘛。不过,德波顿的提醒还是挺有价值,当代人也许都应该修炼这么个本事,就是同时做到两件事:一只眼睛能够看到人类共同体,一只眼睛盯住自己独特的命运。

『新闻』 罗胖60秒:我们应该那么关注新闻吗?

日本作家松浦弥太郎说,别花太多时间看新闻,如果实在忍不住想看的话,就保持“哦,发生了这么件事哈”,就保持这种认知状态就好,别再深入去想。我第一次看到松浦弥太郎这个说法,还觉得挺奇怪,为啥不能深入了解新闻呢?直到最近,我看到了另一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一句话,才算理解了松浦弥太郎到底是什么意思。马克·吐温说:“真相之所以比小说怪异,是因为小说必须遵照事情的可能性,但是真相不必。”对,新闻只是在满足我们的安全感,但是它往往既不需要符合逻辑,也会在不大可能发生的情况下照样发生。不是有句话嘛:狗咬人它不是新闻,人咬狗它才是新闻呢。我们为啥要知道那么多人咬狗的事呢?新闻表面上是在让我们了解世界,但实际上,它并不能真正增进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各种可能性的理解。所以,看新闻不如看小说。

『新闻』 罗胖60秒:新闻和小说,哪个价值高?
老年痴呆症新药上市:别高兴太早,也别忙着质疑

很多朋友都在问,罗辑思维的语音和视频为啥从来都不说说新闻里的事呢?实话实说啊,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定下来的一个原则,这么做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呢,在新闻评论这个领域里面已经拥挤了大量的媒体人,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啊!第二呢,也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互联网打开了媒体内容的一个全新维度,那就是时间的长尾效应,过去我们都在讲,新闻是易碎品啊,很难长久保持价值啊。而互联网环境这是一个可以积累时间价值的媒体平台,比方说,有些朋友可能是偶尔看到罗辑思维的视频节目,如果对他的胃口,他就有可能翻到第一集开始从头看起,所以啊我们在确定节目选题的时候就会考虑,这期节目如果放到五年后看还有没有价值呢!这么一想那些新闻类的内容我自然就不会再碰了!今天你回复“新闻”两个字给你看新闻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