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权利 』相关的语音及文章

我在万维钢老师的专栏《精英日课》里面看到一句话,是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的台词。大意是说:按照规定去杀人,那不能算你有权力,因为你并不真的掌握别人的命运。那什么叫权力呢?“权力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去杀一个人,但是我们不杀。”这是一个定义权力的全新角度。过去我们理解权力,就是能够操控他人嘛。但是万维钢老师提醒,现在这个时代,你理解自己的权力,还要反过来想,你自己是不是也是被操控的?比如说,你觉得自己有权力伤害一个人,那是不是因为,不伤害他你的权威就被挑战,不伤害他你的气儿就没地儿撒。那你就是被人际关系格局或者是自己的情绪绑架的,你还是没权力。你看,过去我们谈权力,是可以奴役别人。而现在我们谈权力,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被奴役。

『权利』 罗胖60秒: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权力?
不管是不是领导,你都该知道的领导力秘诀

在现代文明社会有一条基本原则,师生恋是绝对不允许的。不管你是不是真爱,不管你有没有什么恶劣后果,只要老师和学生谈恋爱,就触犯了基本的职业道德。为啥呢?现代社会不是讲究恋爱自由吗?对,这条规范禁止的不是恋爱自由,而是权力滥用。我自己当过学生,也当过几年大学老师,亲眼旁观了很多师生恋,深深知道,权力这东西在两性关系中那种微妙的,但是又大到难以想象的作用。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权力,不是说老师利用权力胁迫学生就范,而是说,权力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有魅力的东西,它能把不爱伪装成爱。 现代社会的学校,本身就是一个权力场,在权力分明在起作用的地方,我们不能假装还有完全的自由啊。所以师生之间的自由恋爱不被允许,维护的不是性道德,它维护的就是自由本身。

『权利』 罗胖60秒:为什么有些工作,农民比大学生干得更好?
面对陌生人,如何用闲谈打开社交局面?

最近我的同事冯启娜给我看了社会学上关于权利的一套说法,挺有启发的就是所谓权力运行的三副面孔: 权力最浅层的面孔就是做决定了,这个大家好理解啊。 权利的第二幅面孔,这玩意就升级了,是更高级更隐秘的权利,就是操纵日程安排会和议题设置。为什么有时候聪明的秘书权利比糊涂的领导还要大,就是这个道理。 权利的第三副面孔,是提供一个标准,塑造人们的一个偏好,然后等在旁边看人们在这个标准上的争夺。比如说,三好学生这个标准其实就暗藏一个全力的意图,只想看到德智体全 面发展的学生,不愿意看到个性化发展的学生,按照这个标准人类历史上很多天才都是差生啊!这里面看都没有用权利,而恰恰是权利的最高境界。 今天回复“权利”给你看刘军宁在《天堂茶话》里写到的一个例子。权利~

『权利』 老子为什么反对尊重贤人?
听说,起泡酒和小龙虾更配
【会来事丨136期】一只小龙虾的互联网社群玩法
【会来事丨137期】设计思维·首届亚洲创新峰会入场券等你来拿

话说明朝武宗皇帝的时候,有一个掌权的大太监叫刘瑾,这个人在历史上名声不大好,而且死得也很惨,但实话实说,他还是一个想干点事的人,比如有一次他听说民间有一户人家,小叔子欺负寡妇嫂嫂,结果嫂嫂上吊死了。刘瑾一想,我靠,这还了得,欺负人那可不成,这么的吧,天下所有寡妇都必须嫁人,别再留在家里惹是生非了。那结果呢,结果当然是天下大乱了。任何好意一旦变成了普遍性的强制,结果都一定是灾难嘛。从初衷上看刘瑾并没有错,甚至完全是出于道德上的义愤。但是我岁数越大我就越知道,能把事说明白的人,和把事办明白的人,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千万别让评论家去干实事,千万别让那些自诩有道德的人去掌握无上的权利。今天您回复“权利”两个给你看刘瑾的改革,以及他最后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