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正确 』相关的语音及文章

话说我的同事杨敏,给我看了《设计心理学》这本书里的一句话,说:“我们设计机器的时候,必须要以‘用户会犯错’这个假设为前提。”杨敏说,这句话对他启发特别大。我说,你能举个例子吗?他说,比如我们坐高铁,去车站取票的那个机器,需要用身份证来取票。最开始的时候,取票机放身份证的地方是个平面,看起来很方便。但这种设计有一个问题,就是太方便了,所以很多人容易拿完票,忘记拿走身份证。而现在很多取票机器,那个放身份证的地方是有个坡度的,你取票的时候,手不能离开身份证,所以就不会忘记了。你看,这就是设计机器,要以“用户会犯错”为前提。每个人总想做正确的事,但是,正确这个事是互为因果的。你的正确,没准正在促成他人的错误;而防止他人的错误,没准才是你追求的正确。

『正确』 罗胖60秒:给你一个追求正确的方法
懂了这八个关键词,你就真正理解了中国

昨天我们说到人工智能技术给人类文明带来的问题。那再往下深想一步,人工智能还将给我们带来一个前所未见的东西,叫“不容置疑的正确性”。这不一定是好事。你想,宗教里的神,虽然信徒也相信他绝对正确,但是神的旨意毕竟还要通过人来诠释,而诠释的人还是可以质疑的。而人工智能不同,一方面,它确实越来越准;另一方面,它的每一个建议,背后的数据量都大到了人没法查证的地步。还有,它的每一个指令都没有什么模糊性。比如,人工智能会说,某天,某个具体的人即将进行暴力犯罪的概率达到70%。那请问我们要不要提前把他关起来?如果要审查这个结论,人类没有这个能力;如果不把他关起来,人类社会要承受风险。如果我们决定把他关起来,那人类从此就再也不能说自己还有正义和自由了。

『正确』 罗胖60秒:如果有了“绝对正确”
我们不是拥有的太少,而是想要的太多

今天的回复关键词是‘正确’。最近我经常看到一句话说:说听了那么多道理,但是还是过不好这一生。这句话也可以说成是:我明明是对的,但为啥还是什么都干不成呢?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北京三环附近有一座楼,谣传说里面闹鬼,这房价就始终卖不上去,可能你说:我不信什么闹鬼。对,我也不信。可是它房价在便宜你我都不会去买。为啥呢?第一,家人住不安稳,你总不至于天天在家里搞科普。第二,房产也是投资,你不信,别人信将来你也出不了手,这房你就砸手里了。所以你看,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非常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就算你正确,就算周围人全错了,距离真正有效的行动还差的远。那今天你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和菜头一篇本来是收费的文章,给你看,我们每个人被社会绑架到什么程度。正确

『正确』 你有没有这把锤子?
机会来临的时候,为什么有人能轻松抓住?
工作中,如何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WOW!50个让你大声惊叹的地方

昨天在中欧创业营的课堂上听说啊,现在美国硅谷的创业者那里流行一句话,叫fail fast。意思就是说,如果创业方向错了,那就趁早赶紧承认失败,换个地方重新来过。这话在理论上没错,不过问题来喽,我还没尽到努力呢,咋就知道失败了呢?唉,这确实很难判断。不过我觉得啊,对于大企业来讲确实这样,因为用职业经理人做事儿嘛,一个尝试失败了,到底是用人不对还是资源投入不够,确实不好判断。可是对一个创业者来说判断就容易得多啊,因为创业者做事儿通常是用尽全力的。古话说狮子搏象用全力,狮子搏兔也是用全力。就是说狮子不论是和大象还是和兔子打架都是用尽全力的,方向对不对自然心里有数。大企业更多关注是否正确,小创业者更多关注是否有效,这也算是创业者的一个优势吧。 今天您回复“正确”两个字,给您看一篇文章。

『正确』 辩证法和放屁
10年创立3家上市公司,创业教父季琦与你一起去风口
微拍卖|村上隆专场
【会来事丨104期】麦田画,由你来造

接着昨天的话题哈,和李子暘聊旅游的事儿。他年轻的时候啊去过一次吐鲁番,看见那红色的火焰山呐,哎呀雄伟壮阔啊,从此在朋友面前赞叹不绝。结果有一次呢一个朋友就跟他抬杠,说火焰山有什么了不起啊,全宇宙到处都是这个景色,所有的行星上都是,昂。如果从宇宙的角度上来看,真正稀罕的景色是城市啊。这玩意儿只有地球上有啊。像北京这样的城市,连绝大部分地球人也没剪过呀。唉,这当然是瞎抬杠了,不过这个例子最好地解释了什么叫视野不同观点就不同。千百万年来,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形成观点,这没啥错啊。不过当人类跨越现代化的门槛之后,越来越形成一个整体。跳出自身,形成更高的视野和全新的观点就很重要啦,虽然这种观点常常显得不那么正确。 今天您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一个观点。

『正确』 你凭什么说A片不道德?
微拍卖|今天,中国当代艺术F4来袭
天使厨房|岁月荏苒 唯美食与美酒不可辜负

昨天看到有人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话,说有一个小区大妈们跳广场舞,为了不影响邻居们就全体配发了蓝牙耳机,哎,这样好啊!一边可以听音乐起舞,一边外人还听不到吵闹的噪音,哎,两全其美了吧?结果呢,所有路过看见的人都不寒而栗啊!你想想,只见广场上一片寂静,几十个老者翩翩起舞面带笑容,那是个傍晚啊,天刚刚擦黑啊,那个场景谁看见谁都再也不会晚上下楼了吧!呵呵,我觉得这个场景简直就是信息文明社会里的一个隐喻啊,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感知到的是一个真实的完整世界,但是在外人看来,也许是无比的诡异和无法理解的啊,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也许罗素说过的一句没有节操的话就说的很对了,他说:我不会为信念献身的,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否正确。今天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最近参加了一整天的私人董事会的活动,所谓私人董事会嘛,说白了就是一帮规模相当但是行当完全不同的企业家聚在一块,互相之间出主意。这种活动有一个意外的结果,就是不管大家讨论的问题是什么、问题的性质有多复杂,最后得出的结论基本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企业的问题其实谁都怪不了,问题就出在老板您自个身上。 有个叫“领教工坊“的私人董事会,贴在墙上的口号是孟子说过的一个比喻,说啥叫仁者呢,仁者就像是一个射箭的人,关键是调整自己的位置和姿态,然后去追求达成目标,如果射不中,那谁也怪不了,只能反过来找自己的毛病,也就是那句著名的“反求诸己”。一个坏社会的特征就是所以人都要求别人正确,一个好社会在自由主义者看来就是各追求各的正确。 今天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我读历史书的时候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什么时候把一段历史上的好人和坏人,忠诚和奸臣,是非和善恶读没了,我对这段历史也才基本读懂了。 早年间有两本书给了我强烈的这种感受,一本是邓广明先生写的《岳飞传》,一本是高阳先生写的《慈禧全传》。读到最后,一个好人一个坏人,岳飞和慈禧嘛,他们既不好也不坏。 这两天放出《剩女照亮未来》这期节目,有的朋友就批评我说:“虽然你的思维很独特,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正确啊!” 恕我直言,我十年前考了人生最后一次试之后,这十年来,我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每当面对这样的判断,我是越来越糊涂的,这是进步呢还是退步呢? 今天给大家看一个余教授的故事,你也不妨判断一下,他是正确呢,还是不正确。 微信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