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目标 』相关的语音及文章

昨天我们说到那本电子书《奈飞文化手册》,里面有个细节。奈飞公司有个规定:所有的会议,如果你想要缺席或者是提前离开,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有应聘的面试者在等你。为什么这家公司对应聘的人这么重视呢?你想啊,招聘的过程中,公司在评估应聘者;反过来,应聘者也在评估这家公司。如果他被选中了,这是新同事,那当然要对人家好。如果他没被选中,面试就是一个很低成本的传播公司形象的渠道。他自己可能不合适,但是没准他邻居合适,他老同事合适,他会替你推荐新人啊。所以,面试工作的目标,不仅是挑到合适的员工,更重要的是,让每个参加面试的人都能对这家公司有个好印象。你看,任何一个行动,都有两个努力方向:一个是你想要达成的目标,还有一个是你想要合作者形成的感受,缺一不可。

『目标』 罗胖60秒:每个行动,都有两个目标
为什么不说谎,我们就活不下去?

接着说在家带孩子的发现。当孩子沉迷在一样东西里面的时候,你要想把她拔出来,太难了。比如说,她在玩她的小兔兔,你要是提醒她该出门了,现在去换衣服,她根本就不理你,如果上去强行打断,那马上就是一场哭闹。那最有效的方式是啥呢?是给她一个新的目标。比如跟她说,我们要出门了,你把小兔兔放到门口的板凳上,你哄它睡觉,让它乖乖的,在门口等你回来,好不好?孩子一听有新的玩法,马上就照办。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把马上就要出门这个新目标给植入了,等于是提前做好了出门的心理建设。后面的事就没有那么难了。其实,对成年人不也一样吗?你强行纠正他一个行为,永远都不如顺着这个行为的方向,给他一个新目标。你看,孩子并不是不成熟的成人,他只是一个成年人本来的样子。

『目标』 罗胖60秒:一个成人本来的样子
精英团队,都是怎样开会的?

昨天我说到企业和公众沟通不诚恳的问题,其实背后是个绝大的难题,就是人类社会的“名实分离”。发明一项制度、一个工具,本来是为了达成它的目标。但是,这玩意儿一旦发明出来,它就会演化得越来越复杂,而且偏离本来的目标。这就叫名实分离。本来意图、目标是“名”,实际操作、工具叫“实”。比如,美国的司法制度,本来设计优良,但是时间一长,那么多律师围绕它,产生大量钻司法制度漏洞的讼棍,反而就变成了社会的毒瘤,名实分离了。一个公司本来有自己的大目标,但是一旦拆分成KPI,就容易滋生各种内斗和混乱,名实又分离了。说到这儿,你就明白孔夫子为什么大声疾呼“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一件事情,在实际推进的过程中,必须不断提醒它回到目标本身,否则就容易走向反面。

『目标』 罗胖60秒:谣言只是一颗种子
生命最有意思的十件事儿
儿童节上新 | 超值绘画大礼盒,画出心中彩虹

企业界经常讨论怎么做到基业长青,其实这个问题挺荒唐的。你想,过去二百年,全人类的经济规模是急速膨胀的,那生意肯定是越来越有得做了呀,那怎么会有企业倒闭呢?想来想去,可能都是因为那个原因:“异化”。简单说,就是把手段当成了目标。比如,有一个媒体人就问我,这两年报纸杂志纷纷倒闭,咋办?我就反问他,你这一行本质是在干嘛?他说,是把公众听不懂看不到的信息,让他们听得懂看得到啊。我说对啊,这种生意永远有得做啊。比如中国那么多股民,但是投资报告都不说人话。你要是做一个“人话版”的,把这些报告的精髓翻译给他们听,怎么会没人付钱呢?媒体的困境,说到底不是行业的困境。而是你在固守“用纸印刷文章”这个具体的工具,而忘掉了行业本身的目标,而带来的困境。

『目标』 罗胖60秒:为什么很多互联网服务是免费的?
一篇清单,看懂中国商业银行的梯队

大学生去偏远乡村当一段乡村教师,这叫“支教”。本来是一件大好事,但是这几年也有人说,大学生支教的时间很短,给当地孩子展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结果反而让孩子受到精神刺激,往往事与愿违。但是,最近我听说的一种支教方式就很好,大学生去偏远农村,就干一件事——给孩子做职业认知培养。比如四川大凉山地区,太封闭落后了,当地孩子只知道三种职业,就是农民、开小卖部的和司机。支教的大学生通过演小品的方式告诉他们,世界上还有其他职业。比如警察,告诉他们这个职业是干什么的。你,你不是跑步不错吗?练好身体,将来考警校,就可以当警察。这种支教方式,点燃了孩子非常具体的希望。你看,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不是给人看最好的景色,而是给人可以努力的目标。

『目标』 罗胖60秒:认知有错误,行动就一定失败吗?
你,想不想成为一个演讲高手?

有朋友指点我又去看了《西游记》当中的一个段落,不是什么降妖除魔的段子啊,是孙悟空跟菩提老祖当学生的那一段。菩提老祖说:我这里学问太多了,光道门中就有360旁门,每个旁门都能成正果,你要学哪个?不管菩提说哪一门学问,孙悟空都要反问一句:学这个可得长生吗?我可以长生不老吗?师傅只要说:不能。孙悟空都摇头摆手:不学不学。这段看得我乐不可支。最没长性的猴子,都知道盯死一个长远目标,不受眼下好处的诱惑。回想我们当下创业、做事,其实也一样。比如我,就有一个心法,就是做任何事之前,先想20年之后这件事应该长成的样子,然后今天做的事,只不过是为那个目标添一块砖瓦而已。对,只有长远的目标值得盯死,只有这个长远的目标能够衡量眼下一切的价值。

『目标』 罗胖60秒:未来到底长什么样
你为什么一定要读《爆裂》这本书

前两天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的演讲到处在刷屏,这演讲里就讲到一个故事:说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访问美国宇航局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拿着扫帚的看门人,他就问这人你在干什么,那人说,我正在帮助把人送往月球。这个故事是想说一个人做小事业也可以有大目标,其实相反也成立。话说大哲学家黑格尔四十岁的时候,有一次给朋友写信说:他说我终于实现了我在这个尘世的目的,人活在世上,只要有了职业和妻子,就万事皆足了。你看 这个话有点庸俗,不像大哲学家说的。不过往深一想,无论多伟大或者多平凡的人,生命力的表现形式,无非也就是这两种。第一往旁边一看,有人可以爱;第二往前一看,有事可以做,有理想可以追寻。人的生命质量,其实不取决于别的,就是你在这两个方向上投入了多大的热情。

『目标』 罗胖60秒:大目标和小生活
关于《李翔商业内参》年度金句的清单
给你一个万能公式,帮你成为故事高手

关键词目标。话说有一次我们和国内一家著名的大公司合作,发现他们的效率真是低的惊人哪。要知道这家公司在历史上可是以能打硬仗著称的。那为啥管理水平下降这么快呢?后来我遇到了他们的一个高管,就私下请教到底是咋回事儿。另一朋友说这其实是主动追求的结果,这家公司的管理能力其实一直是加强的,但加强的方向是呢,第一是控制住风险,第二是把水平一般的人组织起来发挥力量,这种管理能力越强,就会带来两个方面的副作用。一是风险管住了,但是灵活度下降了,二是普通人用好了,但是有创造力的人就被压制了。公司上层对这些情况心里都很明白,但是无力改变。哎你看你在追逐一个正确目标的同时,那些你不想要的东西,往往也跟进来啦!那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在看一个有趣的例子。目标。

『目标』 团结起来,犯最愚蠢的错误

关键词目标。我最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原先特别喜欢用的一个词,这两年消失了,这个词儿就是好工作。过去,尤其在小城市啊!一提什么公务员,银行员工,国企外企,大家都公认是好工作,值得花精力和资源去争。但是就在这两年这个区别突然就消失了。公务员很累啊!收入也不高啊!也未必就稳定啊,不见得是好工作。大学一毕业,你是进大公司还是进创业公司很难讲哪个有优势勒。所以也不见得什么地方一定是好工作,你看。什么位置都有机会任何人都可以给自己定个目标?然后去努力,结果都不见得比别人差。人的优势逐渐建立在自身之上,而不是建立在他占据的东西之上。什么叫社会进步啊?这就是。您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李笑来老师的一篇文章,给你看他是怎么成为比特币首付的?另外请你再听六十秒。目标。

『目标』 冒最小的风险,赚最大的收益
黑科技来袭,隐身衣不再是科幻
最讨巧的送礼,是关心他的孩子

今天的回复关键词是目标。话说东汉有两位著名的失败皇帝汉桓帝和汉灵帝,诸葛亮不是说嘛,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说的就是这两位,但是有一次啊汉灵帝还是忍不住问大臣,你们说我比汉桓帝怎么样啊,这当然是在要表扬了,大臣们能咋说,只能机智的回答说陛下比桓帝啊那就犹如舜比尧啊,就是尧舜禹中的尧舜,意思是你俩差不多嘛,你看甭管多差劲的人,互相之间也还是要比啊,这事人类的一种本性,甭管多么胸怀大志的人,其实每走一步都是和身边的人比,可能是小舅子也可能是同事,每次达成一个小目标,收获一点小喜悦,才能一点一点向目标拱啊,真正干事的人都这样,就是既有大梦想又有具体的小目标,那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把这个道理讲透彻的文章。目标

『目标』 我们都是快感取向的奇怪物种
精英在读什么,一键同步
身价 9 个亿的画家,今天陪你喝一壶好茶
一招识人,从此不再被说情商低

昨天我讲到,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你的禀赋在某个领域表现越突出,回报就越多。 那为啥呢?原因是人类文化中虚拟的成分是越来越大。这里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说有一个画家就跟我讲,当年他既可以选择搞音乐,也可以选择搞绘画,那他后来为啥当画家呢?他说,当音乐家如果你不能成为最好的那几个人之一,这辈子就没啥出头之日了。因为音乐越来越是通过数字虚拟的方式发布,既然能听最好的,大家为啥都听次一点儿的呢?画家就不一样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钱收藏顶级画作,所以各个层次的画家都有不错的生存机会。 你看,这就是一个例子,一个领域,他的虚拟成份越高就越只有少数人机会,不做你最擅长的还不如不做。 那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个有趣的制定人生目标的方式,还有请你听吴晓波在我们这说的六十秒。目标。

『目标』 只顾眼前者,才是大赢家
吴晓波:读书人怎样才能有前途?
怎样从零开始,运营一个极具前景的微信公众号
面对困境,你需要四场突围

昨天我们栏目的制片人小冯老师跟我讲人格分成两种:一种叫关系型人格;一种叫目标型人格。 这个分类很好啊!他一下子让我想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明明很聪明但是很难有成就” 您看啊,每个人除了基本生存之外都是在刷存在感嘛!但是问题来了,如果你是用调整关系的方法来刷存在感,那无论多努力都可能失败。 因为你仅仅是要比周围其他人好嘛!那除了让自己变得更好之外,还能在行为上陷害别人;舆论上贬低别人;学阿Q在评价上瞧不起别人,一样可以刷到存在感。 这就叫关系型人格,虽然聪明但是容易用在坏地方,现在网上很多喷子就是这么活的啊! 而目标型人格那是确定一个自己的目标来刷存在感,没法取巧只能努力,当然就容易有成就嘛! 那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好文,和我们小店“圣诞季”今天上的第二件好货,目标。

『目标』 没钱更不容易幸福
圣诞市集:什么样的包能治百病
有兴趣让《必然》为你做个广告吗?

前几天听哲学家赵汀阳先生讲课,他说如果古希腊人要是看到现代人奥运会一定觉得这玩意儿是个怪胎,为啥呢?古希腊人的奥运会只是业余爱好,没有职业运动员,比赛项目也都是平时用的着的技能,什么跑步啊标枪啊之类的,他们平时都做着各种有实际意义的工作,比赛嘛只是为了显示人类的勇气,要是一个人连续两次奥运会,在古希腊都夺冠大家都会瞧不起他,因为那肯定是平时偷偷在家练这个项目啊!没干正经事胜负心太重,而现在奥运会比的能是人类实际上并不需要的各种指标,而且全都变成了专业,他没在表现人的卓越而是在表现训练系统的卓越,所以你看人类刚开始确立一个目标的时候,总是为了服务于人的,但是时间一长就容易变成人为了这个目标服务,反过来扭曲人性,那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再看一个例子。

话说啊,大卫奥格威在创办奥美广告公司的时候给自己写了一份清单,列了他最想争取到的五家客户。这都是当时第一流的广告投放大户了,比如说什么壳牌石油公司啦等等。当然了,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奥美公司很快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广告公司。这五家公司,清单上的,全部成为他的客户。其实啊我觉得他的成功和那张清单是有点关系的。做事呢,目标不妨定得大一点具体一点,虽然眼下听着像个笑话,最后也不见得一定能够达成,但是这个目标还是会隐隐然起到两个作用:第一呢,就是你会自然而然的注意和它相关的信息,虽然不是刻意,但也等于是时刻做准备嘛;第二呢,一个大目标会修正很多你过程中的细小行为,在可干可不干的关头,我们会选择一些和大目标一致的事去干。今天你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著名的也很老的文章。

有位大学生朋友问我,我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干点什么,可是我知道未必一定需要很有钱。你看很多人都这样想啊,清晰的目标总是有的,但模糊一点的方向总是好像不清楚。那人生目标到底是清楚点好还是模糊点好呢?我觉得我们在跟别人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引导他们把模糊的想法变成清晰的目标。比方说老板要求公司成长,那你就说我给你安排二十场专家策略会。客户说我要幸福,你就说那我给你安排二十场美女见面会。可是咱们跟自己打交道的时候,目标这个事还是不要太清楚,或者说要有一点儿虚的东西。活的有尊严有灵性,这个目标虚吧,但是你放心,一旦你过上了有尊严有灵性的人生,你不可能太缺钱。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说的很好的文章。

有个大龄剩女问我,怎么才能把自己嫁出去啊?我说你又不丑又不笨,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不是真的想嫁。她说不是啊,我想老公都快要想疯了。我说如果真要达成这个目标,那就分解它好了,把它分解成可以执行的任务。现在马上到所有征婚网站上注册,详细披露自己的所有真实情况,包括自己的真实照片,严肃的描述你所要找的那个人的条件,然后持之以恒地相亲,挑选,等待。她说,那怎么好意思啊,那不是暴露隐私吗,那不是让周围的人瞧不起我吗,那不是要在那些不靠谱的网站上招惹色狼吗,这样找的老公哪还有爱情啊?我说,你看说到底还是不想吧,一件事能不能办成,就取决于你能不能把这些夹杂各种嘀嘀咕咕的念头,变成可以分解成步骤的目标。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个小实验。

一个做营销的朋友问我,说自己特别好面子,所以常常得罪客户,问我该怎么办。 我也没做过营销哈,但我直觉上这位朋友的问题不出在好面子上,其实没有人不好面子的呀,而且没皮没脸就一定能做得好营销吗?对吧。 我觉得这位朋友的问题很可能是: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定义好一个清晰的目标。比方说吧花多少年挣多少钱给自己买套房。一个没有目标的人的悲剧不在于没有前进动力,而是会陷入到应对各种环境因素的麻烦当中,而且这种麻烦都是单点去应对,所以很难建立分寸感,所以常常会被各种因素推得团团乱转。而一个有目标的人呢,对具体的麻烦视而不见,但是他有强大的目标啊,所以那些麻烦反而容易在向目标挺进的过程当中被溶解掉。 如果听不懂的话,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美国人是怎么干的。

前两天,有位朋友在后台问我:罗胖,我怎么才能在单位不喝酒呢?我就说:这容易啊,跟我学,坚决不喝,谁劝都不喝。他说:那不行,领导和同事会说我不合群的,关系会搞坏的。我说:那就向会喝酒的老同事请教请教,怎么喝酒不伤身体。那也不行,喝酒太烦人了。我倒不是在这儿嘲笑这位仁兄啊,其实只是绝大部分人在面对困难时候的状态,那就是调动自己全部的感知能力去感受这世界对他的摧残,偏偏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给自己订立一个目标。就像这位仁兄的情况,他可以任意选择一个目标:要么学会喝酒,不伤害身体;要么坚决不喝酒,看怎么样不伤害关系。有目标,世界对你的摧残就会好很多。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重点是最后的红字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