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语言 』相关的语音及文章

吴伯凡老师在他的课程《认知方法论》里面说了一个比方,是关于语言的,这是我听过的关于语言的最好的比方。他说,语言是“教堂尖顶上的那只笨鸟”,因为教堂的尖顶太尖了,鸟根本没办法落在上面,所以,只好围着尖顶飞舞。对啊,想表达一个东西,语言实在是一种很没有力量的工具。谁要是完成了一次精准的表达,要么就创造了文学的经典,要么就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往往都是对人类文明的巨大推进。这就是那只“笨鸟”偶尔成功地落在了教堂的尖顶上了。理解了语言的这种局限性,你才会知道,为什么讨论复杂的事情,如果用文字发微信,经常会引起误解。用文字,就不如用语音,用语音,就不如干脆见个面。语言的局限性,就是要靠我们不断围着它的本来意思“飞舞”,才能克服啊。

『语言』 罗胖60秒:长大的关键是“蜕壳”
五个常见问题,带你从心理学的视角重新理解

香港电视剧经常把中年妇女叫“师奶”,为啥呢?那天看到一个解释。这其实是一个语言游戏的结果。当年,很多外国名词传到香港,有一个词叫“斯拉夫人”。有人就开玩笑,用前面一半的“斯拉”,称呼后一半的“夫人”。后来念多了,就用斯拉的谐音“师奶”称呼夫人。我不懂广东话,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个来历。不过,确实有很多类似的语言现象,比如明末的名妓柳如是,就有一个名号,叫“我闻居士”。来历,就是佛经里面常见的“如是我闻”,就是用后两个字我闻,代替柳如是的名字“如是”。听出来没有,这和小孩子互相之间起外号的原理是差不多的。所以,都说语言是为了沟通。其实不全然。语言还有一个功能,就是阻隔沟通。用只有在这个文化里才听得懂的词语,来拉近互相之间会心一笑的默契。

『语言』 罗胖60秒:互联网广告的钱都被谁赚了?
怎样复制一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幕后操盘手深度告白

丹纳在《艺术哲学》里说,19世纪初的那波欧洲文人,文风特别讨厌,文章里提到任何东西,都不直呼其名,而要用别的词代替。比如,提到海洋,一定说是安菲特利特女神。其实咱们中国也一样啊。提到月亮,直接写月亮显得多没文化啊,要写成玉兔、冰轮、婵娟、飞镜、广寒、桂宫等。为什么古今中外的文人都这样:明明可以直说,却非要拐弯抹角地说呢?你看,江湖为什么要有黑话?其实不完全是为了保密。通过黑话,还能强化我们是自己人,我们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作家写作,不仅是表达自己,还要获得智力上的优越感。我能这样拐弯抹角的表达,而你也看得懂我的拐弯抹角的表达,那么,我们就和别人不一样。这让我想起一句话:“语言不仅是沟通的工具,还是制造隔阂的工具。”

『语言』 罗胖60秒:语言使连接建立,又使连接中断
关于如何准备一场演讲的清单

我创业之后啊,越来越少说别人的坏话,这可不是因为怕得罪人啊,而是我渐渐地了解了,说一句坏话就是堵了自己认识世界的一条路。坏话这个东西一旦出口,你随后的心理活动就是这样的,要否定这个现象存在的合理性,然后呢会发生一件更恶劣的事儿,就是关闭对这个现象认知的好奇心。所以啊,说别人坏话最严重的结果其实不是得罪人,而是自己会变得更愚蠢。语言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强大了,它会把一些儿模糊的想法固定下来,它不仅是交流的工具,它还是我们通向世界的一道门。 前两天我推荐张怡筠博士的《儿童情绪管理工具》说它思路很巧妙,哎,妙就妙在这儿,是用孩子自己的语言管理他们的情绪。今天晚上8点半呢,我和张怡筠一起会搞一个直播销售会,邀请我们用户中有孩子的朋友参加。 您回复“语言”两个字,给你看语言这个东西的魔力。语言!

『语言』 一旦说出来就成真了
选包指南:如何挑选通勤包
关于创业这件事,罗胖有话说
花600块钱,换一次向产品大牛学习的机会

有一次啊我们在办公室聊起骗子这个话题。 有人就说现在的骗子水平也太低了!一口南方口音就敢给我们这个北方公司打电话,“里门天早上倒沃办公室来一趟”,一听就是假的嘛… 哎~这个时候我的同事,厨娘李倩,她的老本行是搞语言学的,她就说这可不一定是因为水平低哦,这没准恰恰是水平高! 很多跨国诈骗集团群发邮件诈骗,里头都会塞进大量的语法和拼写错误,这样做的好处呢是可以把在知识和智力上稍差的人,或者粗心大意的人先筛选出来,然后再用人工实施下一步的诈骗。 你想啊,打第一个电话或者发一封邮件成本很低嘛!但是后面跟进诈骗的成本就高了,当然专门针对那些知识水准低或者粗心大意的人可以提高成功率啊! 嘿嘿,真是行行有门道啊! 你今天回复“语言”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以及厨娘李倩写的一本书的告别,语言。

『语言』 谣言的生命力
最后2000本售罄,《回锅肉和香菇菜心的语言等级》挥手告别
秃黄油,真正吃货绝不会错过的青楼菜

最近我看了一本很有趣的书,台湾作家张大春写的《认得几个字》,看完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认字儿这件事情也是有境界高低之分的!有些词儿我们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是因为不知道这个意思的来历,所以在用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不到位,比如说我们经常讲幸福这个词,从语言的发展过程来看,这个幸字其实最早是一个动词,就是期待,祈祷,请求的意思,那所谓的幸福的含义就变了呀,他是期待福气的意思,幸福不是一个已完成的状态,它仅仅是一个我们渴望的过程,比如说我们常说,一个男人可以给一个女人幸福,那这句话的意思就出现了微妙的区别,它不意味着男人可以给女人某种确定的结果,而他仅仅是可以给女人一个期待,剩下的还得女人自个儿去建设,那您今天回复语言两个字给你看篇文章,回复孩子两个字,给你再听六十秒。

『语言』 不说脏话,我无话可说
【年货市集】吃玫瑰的N种可能
2015霸王餐玩法升级,餐厅招募今日启动

昨天啊,我看完了郑也夫教授写的一本社会语言学的杂文集,叫《语镜子》。书中提到啊,其实我们绝大部分学英语的人都误解了“Goodmorning“这个词儿的意思。以为是说“早上好“。嗨,错啦!这句话的原意是:这是一个好的早上。它的来源呢是当年的农耕社会,英国的农民们一见面就互相说:“Goodmorning!“,是因为今天天气不错,可以下地干活儿了。是一个祝愿而已。而中国人见面说的早上好呢,说到底是希望你这个人好。就像中国人打招呼说:“吃了吗!”。对于历史上被饿怕了的中国人来说,这是一句熟人之间饱含温情的问候啊!着眼点呢?也是在对方这个人身上。一种语言,是重视人和世界的关系。另一种语言,是重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仅仅这两个小例子,就可以诠释两种文化之间的差别啊!今天您回复“语言”两个字,给你看郑也夫对语言起源的精彩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