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我曾经在这个60秒的语音里面说过,一个公司开发布会,其实目的不见得是让看外界看到什么,更重要的是,通过发布会这个确定的日期,倒逼内部部门围绕某项工作做好准备。昨天我跟人聊起这个话题,人家补充说,其实还不仅如此。现在有些公司的发布会,其实干脆就是做给自己人看的。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媒体都碎片化了,花那么多钱开媒体发布会,如果目的是宣传产品,成本收益根本就算不过来。但是这么隆重的仪式,公司内部是肯定看得到。借着发布会的机会,大家在现场感受那个气氛,如果能让内部士气大振,也是一个重要的收获。这个提醒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的企业,内部认同的重要性越来越超过外部认同。企业的仪式越来越像婚礼。做给外人看,但真实目的是让那两个人的内部关系从此不同。

『婚礼』 罗胖60秒:企业发布会越来越像婚礼
走出影院,内行的人会和朋友聊点啥?

这个周五上新,我们要首发刘润老师的一套新书:《每个人的商学院》。这套书厉害了。它是在刘润老师的著名课程《5分钟商学院》的基础上再升级出来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跟你聊什么复杂的概念,直接跟你讲打法。比如,“竞争对手挑起价格战,怎么办”“员工要加薪,怎么办”“产品很好却卖不出去,怎么办”等等。全书是用400多个常见问题,把商业世界的那些运行规则拆解给你看。这背后,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在商业世界遇到那些老问题,不要先想着创新,而要直接学习前人那些已经被验证过的套路。然后在套路纯熟的基础上,再做组合和迭代,创新也就在其中了。对,你可以把这套书看成是所有商界前辈为你打包浓缩的一个解决方案的锦囊。这套书由罗辑思维全市场独家首发,年末巨献,推荐给你。

『套路』 罗胖60秒:一个锦囊,浓缩所有套路
为什么有时候人会“自己骗自己”?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最大的官叫“宰相”。《周礼》里面很多官名,都叫什么“宰”,像冢宰、大宰、小宰、宰夫、内宰、里宰。可是你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个“宰”字不太好听,是屠宰的意思,这和当官有啥关系呢?过去我看到的解释都是说,“宰”是指充当家奴的罪人。这好像没啥说服力,从罪人到宰相,这地位差别有点大。最近我看到一个新的解释:你回到最原始的村落去想一想,杀猪宰羊那是村里的大事,有肉吃了嘛。“宰”的任务不仅是把猪羊弄死,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分肉,你家分多少,他家分多少,这是重大的利益问题。所以操刀割肉的人,必须得有公信力,大家相信你能在利益分配上做个公允的人。所以“宰”后来才引申为官员。你看,所有握有权力的人,不管在做什么,本质上只有一件事,就是做好利益的分配。

『利益』 罗胖60秒:有权力的人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
如何把一门常规生意,打造成赚钱机器?

最近我在吴伯凡老师的课程,《吴伯凡·认知方法论》里面听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城市的人行道上都专门铺了一条盲道,这是方便盲人走路的。但是你想,和大街上的人流相比,盲人才有多少啊?对正常人来说,盲道是没有用的。但是最近几年,你会发现,很多年轻人,“低头族”,就是边走路边刷手机的人,他们就开始专门走盲道。只靠脚感,不用看路就能往前走。既没有阻碍,还相对安全,这多聪明。我们都知道,现代社会是一个分工型社会,不仅每一个人都有专业,每一个物品也都有专用。但是,这些专业和专用往往妨碍了我们洞察真实世界。真实世界,是没有什么专用的。低头族走盲道这个例子,其实就说明了什么是创新。创新是啥?无非就是,发现了某个原本固定用途的东西,在另一种场景下的全新用法。

『创新』 罗胖60秒:马路上的盲道还有什么用?
孩子犯了错,怎么教才最管用?

昨天我们说到,不应该用收买的方法建立同盟军。那应该用什么方法呢?战国时候秦国丞相吕不韦,有一个精彩的例子。他组织一帮人写了一本书,叫《吕氏春秋》。写完之后说,谁要是能改动一个字,就赏千金。过去,我们总是以为,这是吕不韦在显示自己的骄傲。但吕不韦是搞政治的人啊。那他的政治目的是啥呢?你想啊,那个时候,全国上下能有多少认字的人?重赏之下,大家至少应该把这本书通读一遍。那如果认同,自然就是吕不韦的同盟军。如果你不认同,你想去改,那就必须去和吕不韦辩论。两个结果,被说服,那你也是同盟军。没被说服,领到了赏金,那至少也不会是坚定的反对者。就这么低的成本,就把全国上下读书人的立场搞清楚了。所以你看,建立同盟的最好方法,不是收买和贿赂,而是筛选和识别啊。

『识别』 罗胖60秒:建立同盟的最好方法
如何让你的影响力,配得上你的实力?

我们经常说,要做可持续的事。那什么是可持续的事呢?其实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就是想一下,我们现在做的事,在将来万一有一天我们走下坡路的时候,这件事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比如说,用收买和贿赂的方法获得同盟军,就是典型的不可持续的事。你想啊,纯粹用金钱收买的同盟军,他对我们的忠诚度和我们掌握的资源成正比。在上升期的时候,当然没问题。但是万一哪一天走下坡路呢?也就是说,在我们最需要盟友的时候,盟友最有可能背叛;而我们在遭遇危机的时候,恰恰会被加重危机。你看,这件事不好,不在于它在道德上是不是站得住,而是我们可能亲手埋下了一个严重的未来隐患。未来发生的危机看起来虚无缥缈,实际上非常有用。它不见得真的发生,但它是做眼下决策的一根最好的思考辅助线。

『辅助线』 罗胖60秒:给你一条最好的思考辅助线
如何像经营公司一样,经营好自己的人生?

最近我看到段刚老师有一个考证。我们都见过戏台上的红缨枪,那请问,枪尖后面为什么要有一个红缨穗呢?是为了好看吗?要知道红缨枪,那是从战场上演化过来的,战场上用的东西,不会纯粹为了装饰作用。原来是这样,战场上用的枪,就是长矛,是白蜡杆做的,大概两米长。如果枪尖扎到了敌人身上,敌人的血流出来,顺着白蜡杆往下流,就会导致枪杆非常湿滑,拿不住,也使不上劲。所以后来,就在枪尖后面装上纺织品的缨穗,就能起到吸水的作用,血水流不下来。在戏台上能看到各种颜色的缨穗,但是战场上只有一种,就是红的。为啥?血水染的。没想到吧?这么好看的东西,居然有这么一个残忍的来历。对,文化发展有一个潜在的趋势,就是把那些纯粹只是为了实用的东西,装饰成纯粹只是为了好看的东西啊。

『装饰』 罗胖60秒:所有的装饰,源头都是实用
运动项目那么多,为什么它最受人欢迎?

这两天我看了一段老布什总统葬礼的视频。他的儿子小布什总统在葬礼上致辞。作为一个中国人,听了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怪在哪儿呢?虽然满篇都是颂扬他父亲的话,但是发言稿写得充满了玩笑,甚至说到了老布什和站街女郎打交道的桥段。葬礼现场,时时爆发出笑声。这在中国人看来,怎么能对死者这么不尊重呢?中国人的葬礼,重点是哭嘛,哭得越哀伤,葬礼就越隆重。后来我仔细一想,可能真正的不同不在于哭还是笑,而是葬礼的主角到底是逝者还是生者。站在逝者的角度看,生前好友济济一堂,说说对自己的评价八卦,甚至是开玩笑,这确实是最好的人生终点站。但是站在生者的角度看,用哀伤表达对死者的怀念,顺便展示一下儿孙的孝顺和来宾关系的上下远近,主角其实是活人啊。

『主角』 罗胖60秒:主角到底是生者还是逝者?
如果你身边有个愤怒的年轻人,请把这张书单转给他

这个周五上新,给你推荐一门课程,厉害了,「得到」的科学前沿第一课——王立铭老师的《众病之王的解决方案》。那请问什么叫科学前沿课?就是说,从这个课开始,「得到」不仅是要给你那些已经成型的知识体系,还要给你那些正在生长的、不断迭代的,还没有来得及写成书的知识体系,所以叫“前沿课”。比如说今天这门,讲的就是在攻克癌症这个战场上人类的最新进展。所以我们要请像王立铭老师这样的一线科学家来研发。它可不仅是在讲知识本身,背后还有一个雄心,就是给你展现人类在解决一个像癌症这样的超大型难题的时候,遭遇的困境、可能的方法,和升级的途径。这些心法在各个领域都可以通用。说实话这个课程的受欢迎程度远超我们预期,上线不到一周,已经有三万多人加入。科学前沿课《众病之王的解决方案》,推荐你也加入。

『前沿』 罗胖60秒:人类是怎么解决一个超级难题的?
怎样把一个土特产,打造成全球化的产品?

最近我听一位投资人说,怎么判断一家企业到底有没有价值观呢?价值观这种东西,他可以说得口若悬河,但是你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这位投资人的方法是问老板,你们企业排名第一的价值观是什么?如果他答得上来,就继续追问:那你排名第二的价值观是什么?这才是重点。因为只有深思熟虑之后,人才能说得出排序。一旦他说得出排序,你就继续追问,为什么这个排名第二呢?它为什么没有第一个重要?你看,世界万物,本身没有排序,但是人要行动,就必须要有思维模型,就必须能够把世界万物抽象成一个简化的认知模式。这就要产生排序了。排序的诞生,不是说这个世界本该如此,而是这个人,或者是这个人创立的组织开始有了判断的标准,和行动的能力。

『排序』 罗胖60秒:怎么判断一个企业有没有价值观?
如何仅凭自己的智慧,获得最好的医疗服务?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8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