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最近关于战争的话题,大家比较关注。凑巧我也听人讲到了一篇关于战争的论文,叫《战争的理性主义解释》。你看,战争这个现象非常复杂,规模不同,胜败不同,地域不同,很难做理性分析。但这篇论文很巧妙,它先问了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用谈判的方式分配利益,是总体损失最小的方式,那请问,为什么人们还要打仗呢?好了,战争为什么会爆发的问题,就可以转化了,转化成为什么谈判会破裂的问题了。为什么谈判会破裂的问题,又可以进一步转换。如果双方的力量,都清晰地摆在桌面上了,谈判也不会有什么困难。按力量大小分配呗。所以,问题又来了,谈判之所以会破裂,是因为会错误估计双方的实力和战争意愿,那又为什么呢?所以,这又转换成了一个信息问题。你看,只需要通过两步,一个课题就从无法讨论的状态变成可以讨论了。

罗胖60秒:为什么会爆发战争?

今天我们再说一个我从日本711超市的创始人铃木敏文那看到的说法,他说:“消费者购买的不是商品,而是一个事件。”这真是一个很深的洞见。我们经常说,要从消费者的角度考虑问题。但这个说法还是有点模糊。因为我们站在生产产品这头,即使很为消费者着想,但还是很难意识到,一个消费者买东西的理由,他不是因为这个东西好,而是因为在此时此刻他面对的事件中,这个东西可以帮助他解决问题。比如说,买一杯咖啡,绝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因为这杯咖啡品质好或者价格低,而是什么,是因为,可能我中午觉得犯困,或者有同事问我,想喝咖啡吗?我不愿意辜负了他的好意,就说,那你帮我带一杯。你看,所谓对消费者需求的感知能力,其实就是把眼前的一个商品,还原成了消费者生活中的一个事件的能力。

罗胖60秒:消费者购买的到底是什么?

最近我看到日本711超市的创始人铃木敏文的一个说法,他说:“越是美味的东西,顾客越愿意购买,但美味的东西,也是容易生腻的东西。”这真是个很有启发的说法。我们生在互联网时代,很多商业模式都长在互联网上,这就意味着,我们是在隔空观察我们要购买和关注的对象。既然是隔空,距离就产生美感。你看,美感、魅力、美味,这都是同一类东西,就像铃木敏文说的,好处是很容易就能引发购买的欲望,坏处是很快就会产生厌倦。所以,这两年靠魅力起家的商业公司,无论是潮牌还是潮玩、美味还是趣味,都面临一个很艰巨的任务,就是让自己回归平淡,与此同时,变成一个用户问题的解决方案。就像711便利店里面提供的食品,它当然不是最美味的,但是如果你实在想不起吃什么,它就会变成一个还不错的解决方案。

罗胖60秒:“魅力”的缺陷是什么?

1.这个周五上新,为你推荐一门新课《智能交通》,这门课的老师很特别,我们为你请来了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老师来讲。而且,所有得到同学这次可以免费学习。2.李彦宏创立了百度,但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技术专家。他一直在研究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这些前沿领域。这一门《智能交通》课,集合了他对交通的思考,和百度这些年的实践。3.得到做这门课,之所以免费,是因为每个人都是交通的参与者,智能交通的图景值得更多的人去看。而且,李彦宏和他的团队在这个领域深耕多年后,心里非常明白,交通是一个复杂系统,智能交通的实现,靠的不是一家商业公司,而是更多的个体能站在城市规划者的视角,再去理解技术如何改变出行。4.所以建议你现在就打开得到App,免费领取李彦宏老师的这门课,你将获得一份城市交通的数字化方案,看到未来城市的样子。

罗胖60秒:未来的交通什么样?

近代著名书画家吴昌硕有这么一句话,叫“不鼓努以为力,不逞姿以为媚”。这句话原本是针对篆刻艺术说的,但是我第一次看到还是很有感触。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力量,不能来自于非常费劲的努力;你的魅力,不能来自于刻意造作的姿势。这番话,听起来有点费解,不努力上进,哪儿来的力量?不刻意经营,哪儿来的魅力?但是,这番话的真意是要倒过来听的,它指的不是努力的过程,而是我们对外界呈现自己时候的分寸感,不能那么使劲、那么刻意。举个例子,我们平时练习写作,可以很认真很努力,但是在写具体每一篇文章的时候,就要按照自己谋篇布局、遣词造句的日常水平去写,不能一味追求一鸣惊人。否则,不仅做不到,反而容易让高手看出破绽,更重要的是,这会让我们讨厌写作、最终放弃写作。

罗胖60秒:为什么不能“刻意努力”?

看到一个很扎心的说法,问,一个人的内衣裤什么时候该扔了换新的?不是破洞了,也不是橡皮筋松了。一位在医院工作的人说:“是我万一发生意外被急救,送到医院里,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解开外衣,看到了我的内衣裤,我还能保持基本的体面。得按这个标准来换内衣裤。”不知道这位医生在医院里都看过什么不堪的场面,反正这是一个有趣的标准。其实,我们生活中有大量这种平时不被看到的东西,不止内衣,还有什么电脑桌面、卧室、抽屉、自己在某一个方面的知识储备、我和一个平时不怎么联系的朋友的关系等等。在日常状态下,这些事我们处理得好不好,无关大雅,因为用不到,或者是看不见。但是,一旦用到,一旦被看见,立刻暴露出这个人的自我管理水平,甚至成为关键人对我们形成关键印象的关键因素。

罗胖60秒:什么是“隐秘的关键因素”?
人类什么时候可以移民火星?

什么是有道德?孔子有一句很经典的表达,叫“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奇怪,“德”这个词的反面怎么会是“土”呢?“土”的意思,就是一个人沉溺在本来所处的环境中,比如我们说土豪,就是说他虽然很豪阔,但还是沉溺在自己的固有环境中。那“德”是“土”的反面,是指一个人能够摆脱固有环境,回到一个超越性的立场上看问题,这就叫“德”。这就可以回答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利己主义往往导致不道德?就是因为他没有超越性的固定的判断标准,而是双标、甚至是多标。比如,别人帮他,那就是本分,要求他帮助别人那就是过分。当然,还有更可怕的,就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他不仅双标,而且还有知识、有能力把这种双标包装得很合理。所以你看,“德”这个词,不仅是指舍己为人,更是指一个人能有超越性的稳定的判断事物的标准。

罗胖60秒:什么是“精致利己主义”?

最近看新闻,说现在有这么一种人工智能服务,简单说,就是一套能让老板自动监控员工离职倾向的系统。设身处地想,如果我负责公司的人力资源,我肯定忍不住要用。因为一个要害岗位的员工突然离职,会让公司遭受重大损失。有个机器帮手,有什么不好。但再深想一层,虽然在理性上我也知道,这个系统提供的判断只是个参考,但我一旦用上就会产生依赖。你想,系统一旦对某个员工报警,我肯定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先警惕起来再说。不管他会不会离职,重要一点的工作就不会安排给他了,甚至马上要调离核心岗位。那问题来了,这对这位员工公平吗?他也许只是碰巧有几个特征触发了系统报警,他连个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歧视性对待了。所以你看,人工智能说到底它只是个工具,它不能被用来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罗胖60秒:能用人工智能来判断人吗?

听我的同学姚长盛讲了一个故事,说在火车上,有一小伙子问边儿上一大爷,说现在几点了?大爷看了看他说:“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回答你。”小伙子问:“为什么呀?”大爷说:“我回答你,你就跟我聊,聊完了以后咱俩就熟了。熟了呢,一会儿下车你会帮我拿行李。拿完行李呢,你会见到接我的孙女儿。见到我孙女儿,她有可能会喜欢上你,然后你会展开疯狂的追求,最后你们有可能会走到一起。而你再看看你现在,你连块表都没有,你说这事儿行吗?我能让这事发生吗?”这当然是个很荒诞的故事。但是,我确实见过很多聪明人,他们对事情的思虑也真就达到了这样的程度。比如说,我认识的一个大学教授,他压根就不私下单独见异性的学生。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一个过程会有风险,要做的不是防范风险,而是怎么样?是压根就不开始这个过程。

罗胖60秒:为什么不能回答你?

王志纲老师曾经跟我聊过一个他的感受。他说,时间好像是匀速地在人的生命里流淌,其实不然。人从10岁到20岁,是步行而过,时间过得很慢的;20岁到30岁就是骑自行车了,快一点;30岁到50岁,算是开车,一不注意,一会儿就过去了;50岁开外,简直就是坐火箭,时间过得飞快。为什么?因为年轻的时候,人在探索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生命中的奇遇和偶遇比较多,变道和变调也比较多,在感受中,时间就过得慢。而岁数越大,人的行为模式、思维模式都越来越固定,新鲜事就变少,时间可不就过得快吗。所以,人提高自己生命质量的方法,甚至是获得实质性的长寿的办法,不是活得舒服、活得长,而是想办法在年长的时候,还保持好奇、保持变化、保持探索。在本该坐火箭的时代,改为步行,这才是真正的长寿。

罗胖60秒:时间是均匀流逝的吗?

微信公众号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