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那天我看到一句话,说亚马孙的印第安人说“我爱你”这层意思,是这么说的,说“我被你的存在感染了。你的一部分在我的身体之内生长和成长。”哎,这个表达很精准啊。爱,不是我对你的状态,也不是你给我的感觉,而是你的一部分东西进入了我的体内,我在用自己的生命栽培他的成长。这个意思,暗合了歌德的那首诗,叫“我爱你,与你无关”。当然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维持爱情那么难?因为你的一部分在我心里成长的样子、轨迹、方式,和你真实的样子,差距难免越来越大嘛。其实什么不是这样呢?我们在这个世界穿行而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像微生物一样,感染了我们,在我们体内生长。感染什么,我们是无法决定的。但是它最终生长出来的样子,我们不仅要承担全部的后果,也要负全部的责任。

『爱』 罗胖60秒:到底什么是“我爱你”?
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应该怎么办?

话说为什么城市化一定会带来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呢?有人说是因为在城市里养孩子的成本特别高。但是那天我还听到一个说法,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城市生活的人际关系环境实在太好了。你想,城市生活,其实对一个人的要求挺高的。至少有两点,第一,你得适应大规模陌生人协作,你得友善、信任、有规则意识吧。第二呢,是人和人之间有明确的边界,大家有默契互不侵犯边界。可是孩子呢?他们可没有规则意识,胡闹起来会任意侵犯父母的边界。所以,你如果和周边的年轻人交流,你发现他们真正恐惧的,其实不是孩子带来的经济负担,而是和孩子这么一个不讲城里规矩的人,结成了不可解体的固定关系,他们怕自己受不了啊。哎,这个角度有道理。对人这个社会动物来说,什么变化都不如人际关系变化带来的影响更深刻啊。

『人际关系』 罗胖60秒:城里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
如何花最少的钱,成为真正时尚的人?

最近我换了一部新手机。老的那部拔下SIM卡,就扔到抽屉里了。过了两个星期,因为要查一个资料,我又不得不打开它。打开之后我发现,那部手机里原来我下载的所有应用,所有的App,无一例外都需要更新了。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变化快,但是更新得这么快,还是让我有点小震惊的。仅仅两个星期,手机这个世界里的每个角落,都被迭代和改良了。这让我对凯文·凯利提出来的那个词又有了更深的理解,那个词叫“进托邦”。过去,我们总是想,如果能发生一个什么变化,达到一个什么目标,那就好了,那叫乌托邦。而今天,处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这本身就是生活方式,这叫“进托邦”。在进托邦的时代里,达到任何一种状态,都不再是目标。真正的目标是啥?是防止像我那部老手机那样,被抛离在变化之外啊。

『变化』 罗胖60秒:你知道什么是“进托邦”吗?
普通小人物,如何才能成功逆袭?

这个周五上新,熊大大熊逸再次归来,今天我们给你推荐的是,他的最新课程:《熊逸·唐诗五十讲》。这是他继《熊逸书院》和《佛学50讲》之后,在得到App开的第三门课。其实,我们一开始邀请熊逸开发这门课的时候,只是想做一个唐诗赏析。因为熊逸的学问实在太大,把一首唐诗放在那么大的知识背景里面,能讲出来的东西,本身已经非常让人期待了。但是熊逸老师说,还要再加上一个维度。什么维度?服务的维度。在这门课里,他把精选出来的50首唐诗,按照应用场景分了类。比如说你要登高怀古、要表达爱慕、要感怀聚散无常,怎么才能在唐诗中找到恰当的表达方式呢?这门课一共分了11个场景,让你在每一个百感交集的时刻,都能随手拎出一首唐诗来表达自己。《熊逸•唐诗50讲》,现在就邀请你加入学习。

『唐诗』 罗胖60秒:谁在陪你百感交集?
如何巧妙化解小摩擦,拥有幸福婚姻?

最近我看了一条视频,说麻将的起源。那位老师说,谁发明了麻将?是渔民。为啥?有证据:渔民捕鱼,论什么?一条两条九条。捕上来的鱼,装在哪里?一筒两筒九筒。卖出去赚多少钱?一万两万九万。还有,渔民最关注什么呀?风啊。所以麻将里就有了东西南北风。还有三张牌。白板是啥?就是船帆。红中是啥?就是桅杆。渔民追求的是啥?就是发财。所以,麻将是渔民发明的。乍一听,觉得好有道理吧?我一查,还真就不是。麻将的起源可能和粮仓有关,也可能是从多种传统游戏慢慢发展来的,但肯定和渔民没啥关系。看来,这只是那位老师自己琢磨出来的一种开玩笑的说法。这提醒我们一件事,如果只是用穿凿附会的方法去解释一件事,你就是想证明麻将是外星人发明的,可能也没那么难啊。

『解释』 罗胖60秒:麻将是谁发明的?
如何在相处时,给对方创造完美体验?
是什么,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

昨天公司开会,我们的电商业务负责人小龙,讲了他选择商品的三个原则,其实是问自己的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买手问自己的:如果这个商品把得到App的logo打在上面,我愿意吗?也就是这个商品给不给我们这个品牌长脸?这当然就包括了质量等因素。第二个问题是,买手要想:这个商品要是在「得到」里面推广,马想会答应吗?马想是我们的运营负责人。也就是问,它和「得到」里的其他内容搭配吗?还有第三个问题,买手还要想:如果请罗胖,也就是我,在周五上新的时候说个60秒语音,罗胖会答应吗?也就是说,这个商品有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内容。这三个问题分别指向,长不长脸?匹不匹配?有没有话说?你看,不是量化的标准,但是分明又是可执行的标准。它们不是以客观世界为尺度,而是以人的判断来衡量。这往往更加精准啊。

『原则』 罗胖60秒:怎么用人来衡量物?
为啥有些人明明犯了错,就是死不承认?

最近看《读库》的六哥引述缪哲老师的观点,说什么样的人是个傻*,那个字眼我就不念了哈。那什么样的人是傻*呢?他说,就是那种“进退感”和“分寸感”都很差的人。这个定义好。所谓进退感,就是对参与和退出一件事情的时机的判断。所谓分寸感,就是对参与的力度的判断。你发现没有?要想在这两个维度上表现出色,光靠学知识是没用的。知识最多让我们能把握底线和高线,就是什么事该干,什么事绝对不能干,但是并不能训练我们的进退感和分寸感这种实践智慧。那怎么训练这两种感觉呢?我自己的体会,就是学习人,最好是身边的人,照猫画虎地学,学他们怎么待人接物,怎么发邮件,怎么发言,怎么表达赞许和不满等等。有一句话说得好:所谓的素质就是学表演,一招一式地学着演,表演得多了,素质就是我的了。

『表演』 罗胖60秒:你能给傻 * 下个定义吗?
如何利用人际关系,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还是昨天那个话题:为什么不能只关注事,而要更关注人?我们就拿每年的双十一来说,如果你从事的角度来看,你会觉得双十一简直就是一个噱头。把一两个月的交易额集中到一天,然后搞出一个很高的数字,还导致什么物流爆仓,这有啥意义呢?所以,每年我都看到有人写文章说,别看今年双十一很高,明年肯定不可持续。但是奇怪,为啥每年双十一都能又创新高呢?这就得从人的角度来看:每年双十一都制造了一个对所有人的压力测试。无论是阿里内部的技术、运营,还是外部的商家、物流,甚至也包括消费者,每年双十一过后,他们的能力和认知都有实质性的提高。这是在一个更高的能力基础上,又展开第二年的运营,河道被越冲越宽。从事的角度看,这确实就是个花招,而从人的提升的角度看,这是实实在在的进步啊。

『进步』 罗胖60秒:双十一,是花招还是进步?
如何一眼就识别出身边最有前途的人?

昨天我们说到,不要只关注事,还要更关注人。更准确地说,是用人的角度来衡量事。这有什么区别呢?我举个例子,很多年前,中国的百货商场突然发现,有一个很好的经营策略,就是把场地租出去,交给各家品牌店铺自己经营。收租金当然比经营收入要稳定,而且还有一样好处,就是只要留一些中高层的管理人员就行了,人员开支大量减少。不到十年,全国大多数百货商场都完成了这个转型。但是,问题来了:十年、二十年之后,百货商场突然发现,麻烦了。作为一家企业,它的人才队伍断档了。随着原来中高管人员的老化和退休,企业经营不再有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接棒了。这种情况下,不管出现什么新的机会,这家百货商场企业都不再有能力转型了。所以你看,人是啥?人既是做事的手段,也应该是做事的目的啊。

『人』 罗胖60秒:人既是手段,也是目的
我们常说的神经病、精神病、神经症,你真能分清吗?

企业家李想在接受「得到」总编辑李翔独家专访的时候,还说到了一段话,对我启发很大。他说,一个人在工作中,之所以焦虑和痛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太关注事,而不是关注人。哎,这和我们平常的说法正好相反,我们平常总是说,要对事不对人。李想是这么解释的:如果你眼里只有事,就只会关注得失成败。但是换个角度,你的所有立场都是关注人的成长,那你天然就有了长期性的眼光。比如一件事结束,你首先考虑的角度,就是它成就了谁,锻炼了谁,改变了谁,暴露了谁,要为谁提供什么资源,让他去做下一件事,好让他进一步成长。那你会发现,事情本身的得失,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个区别看似很微妙,但其实不就是一个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吗?在一个优秀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中,成就和喜悦当然压过了焦虑和痛苦。

『成长』 罗胖60秒:为什么要“对人不对事”?
为什么我们身边有那么多“戏精”?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8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