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前两天遇到吴伯凡老师,就是冬吴相对论那个吴伯凡,他提起一个话题:强者和强盗之间有什么区别?他说啊,所谓的强者就是接受游戏规则跟你玩儿,而且人家有信心玩得赢的人。所谓强盗呢就是不接受游戏规则,随时准备打破底线,准备升级的人。强者的代表就是苏格拉底,他明明知道雅典的法律是恶法,但他说:恶法也是法。所以最后被玩死了。后者的代表人物就是纳粹啦,搞商业竞争搞不过犹太人,那怎么办呢?好办呀,打破游戏规则,把犹太人财产没收,人杀了不就完了吗。在真实世界中强者常常是玩输了游戏,但赢得了尊重。强盗呢,常常是玩赢了游戏,但终归是臭狗屎。今天回复“强盗”两个字,给你看一个死不悔改的强盗。

这两天我的朋友圈当中关于中国经济危机的讨论很热烈,其中最悲观的看法是,中国历史三十多年的经济周期就要结束啦,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如果你问我的判断,我的看法是绝对不会。这个国家纵然有千般不好,万种恶疮,但有一个基本面还没有变,那就是工业化城市化和国际化的基本进程没有结束,经济上升的态势就不会停止,红利还没有用尽。所谓的上升态势,就是指不断有心的增量涌入,那就给任何坏事转化成好事带来机会啊。比方说即使发生经济危机,有些数字会倒退,企业会倒闭,有人会暂时失业,但是没准就会倒逼出一次难能可贵的彻底的经济改革啊,从长远看仍然是好事。所以,那些关于中国经济马上就要崩溃的说法,您当个故事听就好。今天回复“故事”,给你看一篇文章。

经常听到人抱怨这个社会道德水准低下,如果你是个年轻人,我真的建议不要轻易地这么想问题。 两个原因哈:第一呢,这么想通常都是在思想上犯懒。把一个现象归之于道德原因,你就会很轻松地得到结论。但是很可惜这个结论不值钱啊,比方说为什么咱们中国人只能喝地沟油呢,如果你的结论是因为有一部分人丧尽天良没有道德,这个结论啊也对,但是除了让你自己获得点儿正义感,什么你都解释不了。如果真的想理解这个现象,你就得经济商业社会各个角度去寻找答案。最后你通常都会发现,这些答案和道德没啥关系。 第二呢,很多情况下,良好的社会风俗往往也就意味着社会发展相对静态相对停止,年轻人缺乏机会。 今天回复“道德”两个字,给你看一个风俗淳厚、但是发展停滞社会的景象。

我曾经在视频节目里讲过哈,现在的职业机会往往出现在山脚而不是山头上,然后我还举了个例子,我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有文字能力,不见得一定要当什么作协主席啊,你可以替人写回忆录啊。我自己就一直有个心愿,给我父母写一本回忆录,而且还愿意为这事儿出钱。 后来啊,好多朋友就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我,都表示对这事儿有兴趣。可是,遗憾的是这个可是,所有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拿出证据说服我,他有能力为这个产品负责,没有一个拿自己或者朋友的父母练手,拿出一份像样的回忆录样本给我看。不管是谁,如果你拿得出这样的样本,而且包装成像样的产品,我都愿意尽力推广,而且第一个采购。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你,才是行动派。 今天回复“行动”两个字,给你看电影导演冯小刚是怎么干的。

『行动』 不堪回首,天道酬勤

有个大龄剩女问我,怎么才能把自己嫁出去啊?我说你又不丑又不笨,问这个问题就说明你不是真的想嫁。她说不是啊,我想老公都快要想疯了。我说如果真要达成这个目标,那就分解它好了,把它分解成可以执行的任务。现在马上到所有征婚网站上注册,详细披露自己的所有真实情况,包括自己的真实照片,严肃的描述你所要找的那个人的条件,然后持之以恒地相亲,挑选,等待。她说,那怎么好意思啊,那不是暴露隐私吗,那不是让周围的人瞧不起我吗,那不是要在那些不靠谱的网站上招惹色狼吗,这样找的老公哪还有爱情啊?我说,你看说到底还是不想吧,一件事能不能办成,就取决于你能不能把这些夹杂各种嘀嘀咕咕的念头,变成可以分解成步骤的目标。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一个小实验。

昨天我发起了个“罗胖饭局”活动,结果有朋友表示不满,其实我也能理解,带有营销色彩的活动,大家多少会觉得有点恶心,这里先道个歉,然后在解释两句。做罗辑思维这个平台呢,其实是我的一场媒体试验,从一开始就设立了三个目标:内容上立得住,社群上起得来,商业上养得活。这三点都做到了,就会有大量比我还优秀的媒体人跟进。所以呢,第一,我必须把分母做大,这样从中筛选出我们核心的十万人社群。第二,我不会做任何漫无目的的推广,我只相信大家用自己品味和人格做担保的推荐。出门靠朋友嘛,除了各位我还能靠谁呢?第三,各种能让大伙参与进来的制度性建设我都会做尝试,也欢迎大家提建议。今天回复“制度”两个字,给大家看一篇文章,它会告诉你,做任何事情,制度性建设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6月21号,对我来说是一个挺重要的日子。因为整整半年前,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世界末日,《罗辑思维》的微信语音平台和视频节目开始上线。昨天我跟团队的下朋友们说,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开始没给自己放双休日的假,而是傻呵呵的坚持每天都发语音盒文章,这样一来我每天早上6点钟就得起床啊,录制当天的语音啊,至少我7点得醒一回吧,把录好的语音给发出去吧。这让我的生活完全失去了弹性,半年来一个懒觉都没睡过。小朋友们说:有本事你改啊你改啊!我说:那可不成,说好了死磕自己,愉悦大伙儿的嘛,这事就得坚持。我从来没指望自己的内容有多好,能够指望的,就是这份傻乎乎的坚持,能够赢得应有的尊重。半年了,感谢大伙儿的支持,按决定请吃饭。这个饭怎么吃呢,今天回复饭局两个字,发给你。

今天给大伙说个小伙吧!说母亲走进儿子卧室,叫醒他,“儿子该起来去学校了。” “不嘛!不嘛妈!我你想去学校。” “哎呀!你的去啊!” “孩子们不喜欢我,老师们也不喜欢我。” “嗨!你地去啊!妈告诉你两个理由吧。第一,你已经五十二岁了。第二,你是校长啊!” 这其实仅仅不止是一个笑话,前几天咱们微信后台就有一位朋友向我抱怨,他父母死活不肯花钱让他去参加一门培训。我说,慢着点,你今年多大岁数?他说,我二十五啦!这件事就让我想起来肉唐僧前几天讲过的一句话:长期在集权生活的人们最大的悲剧不是没有自由而是不肯承担责任。 今天您回复责任,给你看一篇发生在德国的小故事。

很多中国人对佛教有一个误解,以为那是一种悲观、厌世的态度,其实不然。佛教徒修行的时候最讲究的就是“勇猛、精进”这四个字。比方说,弘一法师在杭州招贤寺修行的时候,从早上7店到下午5点是闭门不见客的,专心念佛。十个小时,就念“南无阿尼陀佛”这六个字,如果你不学佛,你会觉得这枯燥的无法容忍啊。但是对于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来讲,这是在和生命抢时间啊,想成佛的目标艰难地跋涉、挺近。所以,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们对他人的、基于自由意愿的生活选择即使不理解,也要抱有一份善意的尊重,因为有的时候我们根本就不懂别人在追求什么。今天回复“自由”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它会告诉你什么是自由主义的生活态度。

罗辑思维在优酷的最新一期视频,说的是袁世凯和孙中山。节目录完之后呢,我就跟团队的人开玩笑,这一回啊,网上那些人可得纠结死了。 因为从反传统的角度来说呢,我说了孙中山的坏话和袁世凯的好话,按照公式一套,罗胖子应该算是汉奸吧。可是节目的结尾呢,我又说对他们的历史评价不应该改变,袁世凯还是坏蛋,孙中山还是好人,这又在维持传统。公式一套,罗胖子又应该算是五毛。 昨天晚上就有人推算啊,我作为一个高级五毛,一个月月薪是20万,加一套房子。可是又有人读出,我的结论应该是顺应历史潮流做政治变革,所以看起来又还是汉奸。 团队的小朋友就问我,你罗胖子到底是汉奸还是五毛呢。我说啊:如果一个言论非要追究他的动机,那得出什么结论都不奇怪。 今天回复“言论”两个字,给你看德国人是怎么干的。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