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今天被人问起来一个好社会和坏社会之间的区别,我听说过这么一种标准: 好的社会就是价值系统是分立的,一个年轻人面对好几座高山可以选择一座去爬,比如说追逐钱或者说追逐权,一旦到顶峰都可以赢得尊重,但问题是他们之间既不能互换也不能连通。 而一个坏的社会呢,就是有权就可以有钱,有钱呢就不仅有权,甚至可以去学校当名誉教授,当了名誉教授之后呢,打官司多少就会赢,这个社会就变成赢家通吃的社会,只剩下一座高峰,赢家通吃的社会通常都不是什么好社会。 今天回复“报告”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出自美国联邦首席大法官之手,琢磨一下,为什么他敢做这样很不像样的报告。

昨天的微信平台上有两道问题,我觉得可以合并回答,第一个问题是:罗胖你觉得自由是什么? 好大的问题啊,那我就给你背一条名人名言吧,大哲学家康德说的:所谓的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回答的妙吧? 第二个问题是:罗胖你觉得挣钱重要吗?如果你50多了,还光想着挣钱就没出息,如果你20多,坦率讲挣钱太重要了。因为没有钱就没有自由。再背一条名人名言,哈耶克说的:所谓的金钱就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自由工具。 今天回复“语录”两个字,给你看一组哈耶克的语录。

昨天说了心随物转的问题,又有朋友不高兴了,他们反驳说:那难道爱国主义也有问题吗?爱国主义也是把自己的人格本体和外在事物联系在一起啊,谁欺负我们的国家,谁谩骂我们的民族我们就不爽,我们就怀恨在心,这难道也不对吗? 既然你搬出了爱国主义,我也无话可说,因为那个东西总是正确的,它至少是本能吧,只要是本能就没有什么正确和错误可言。 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我自己在临死的时候只学会了爱国主义这一种情感,并且成为自己感情的“天花板”的话,我会对自己特别失望的,我这一生肯定过的很失败。 人嘛,总要追求一点超越,超越爱国主义至少还有三样东西:爱亲人、爱智慧、爱人类。如果真的学会这三样爱,爱国主义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昨天让大家回复“佛经”两个字看了《楞严经》的片段,其中涉及到两个概念,第一是心随物转,第二是物随心转,有什么区别呢?有朋友表示不理解。 其实说来也简单,所谓的心随物转,就是把自己的人格本体和外界的某件事搞混了。 比如说吧,有一个人站在大街上说:哎呀,北京这个城市真糟糕!旁边路过的一个有北京户口的土生土长的人,听了就不高兴,凭什么说我们北京不好? 这其实就是把自己和北京这个城市搞混了,他在骂这个城市,跟人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心随物转。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倒过来,物随心转就可以了。如果要想知道一个更有趣的例子,请回复“法官”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昨天因为某种神秘的原因,我们放出去的语音有很强的杂质,在这说一声对不住了。我想说的其实就是一个人可以不信宗教,但是完全可以建立仪式感,在生活中找到宗教体验。 几年前我到台湾玩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小时的体验,我一直记到了今天,那是在佛光山的抄经堂里抄经的一个小时。 我还记得那么宽大的佛堂,那么典雅的桌案,从窗外吹来的微风翻动着桌上那些朴素的经卷。我屏息凝神,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一抬眼看到挂在墙上的《楞严经》里的几句话,就那一抬眼,那几句话我一直记到了今天,一个字都没有忘。 今天回复“佛经”两个字,给你看那几句经文。

今天的微信后台有小朋友在那里无病呻吟:“老罗老罗,我很纠结,你说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呢,你又不说啥事。 不过借题发挥一下吧,我想人类所有的纠结根本上归结起来就是两条:第一,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却拖着一个刚刚进化到石器时代的身体。我们吃的太多,运动的太少,而进化的太慢。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一切仪式、庄重感其实都建立在有佛祖和上帝那会儿。但是我们发展的太快了,我们既不信上帝,也不信佛祖,更不拜祖先。所以我们很难再建立起仪式感和庄重感,所以就纠结。 解决的方式也很简单,第一,让身体回到石器时代,少吃多运动。第二,让我们的灵魂和文化回到有佛祖和上帝那会儿,建立起仪式感和庄重感。 微信回复“宗教”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市场和权力是配置资源的两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权利通常对于那些单目标系统是比较奏效的。比如研发一个核弹,把火箭大上天这种事,连北朝鲜那种国家都办得到,因为他们不缺集中的权力。 可是权力一旦面对多咪表体统,比如解决贫困问题就抓瞎了,你会发现那些权利越集中的国家旺旺就越贫困。多目标系统通常只能靠市场才能解决问题。 我之所以不太相信环保主义者的那些说法,是因为他们往往把环保问题误以为是单目标系统,而环保是一个典型的多目标系统。 我们既要环保,同时还要富裕的享受现代生活,这只有市场才能办得到,儿不是环保主义者所主张的“每天熄灯一小时”能办到的。 今天回复“停电”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有趣的文章。

今天微信上有一个朋友跟我抱怨,说他们通寝室有个同学,天天对日本人喊打喊杀,怎么劝也不听,最后大家闹得还挺不愉快,问我该怎么办。 我就给他讲了一个笑话,也许各位听过。说古时候有两个人天天吵架,一个人说三八二十四,一个人说三八二十一,最后实在吵得没办法,跑到县大老爷那打官司。 大老爷说:“去,吧哪个三八二十四的拖出去揍二十大板!”这哥们冤啊,说:“明明是他算错了,怎么能打我啊?”大老爷说:“你和一个把三八算成二十一的人都能吵一天,你还说人家蠢,不打你打谁啊!” 我们身边如果真的有这样执拗的人,就随他去吧。如果你非要劝他,把今天推荐文章给他看,如果他还看不懂,那就算了。

昨天上线了《罗辑思维》的第15期——《大国不能认死理》,虽然说了一堆历史故事,但我真正想说的道理就是一条,那就是大国的战略要有模糊性和不确定性。 玉石昨天就有一些水平很高的网游在反驳我说:“罗胖你是站在战术层面看问题,如果站在战略层面呢,你就会发现,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定会爆发的,不管谁掌权都一样,不管导火索是什么都一样。” 而我想说的恰恰是:“不,不一样。我要反驳的就是你这种历史决定了。”我们可以从后向前地预判未来。如果一切都命中注定,我们人类的尊严何在啊?我们这一代人或者的意义又是什么啊? 不要相信什么历史注定,用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得到我们这一带人想要的未来。

几年前在上海电视台录像,哪天才放的嘉宾是冯仑,录像之前在休息室大家瞎聊天,有一个小姑娘凑上前去跟冯仑套近乎:“冯总,你还相信爱情吗?” 让价冯仑翻了她一眼,开玩笑说:“什么爱情,爱情就是此行哺乳动物对于安全感的渴求!”此言一出,哄堂大笑。 确实啊,岁数越来越大的人,对于爱情这个话题,是很难在同一个时间点上找到共鸣的。所以昨天我就感觉到特别荣幸,昨天我放出来的那首情诗,居然后台共鸣的朋友特别多,说明咱们真实有缘人啊。 其实我看过一个数字,说人一生能够找到爱情的状态,加起来不过一小时。反正以后我们谈爱情的机会也不会太多,索性今天干脆乘胜追击,我再谈一次爱情,给你看李敖的初恋。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