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昨天又听见有人在闲谈的时候批评80后和90后什么没有价值观没有责任感等等等等一切。我是毫不客气地就反驳这个观点。因为我记得我在十几年前第一次当大学老师的时候,我在我的第一堂课上我就讲过一段话: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看不惯你了,请放心,一定是我错了。因为这么多代历史上,只要是上一代人看不惯下一代人,历史从来都会证明给你看,是老年人错了。所以不管你是50后60后还是40后,还是我们这种70后。多拍着点儿80后和90后的马屁没错的,你会活地更健康、更正确、更开放、更幸福。所以,今天请各位回复儿童两个字,我给你看一篇文章,告诉你一个你并不知道的儿童的世界。

昨天在很多个场合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媒体转型这个问题。其实任何转型不管是组织、产业还是个人,转型的最大难题都不是说趋势判断看不清,或者说观念转变很难,都不是。是因为我们对一些在传统行业当中的人在迎接新时代的时候,你几乎原来的所有观念都是错的,都要一点点地把它割下来抛弃掉。而这种否定,又不能一次性地完成,它就不是砍头,而是活剐,得一片儿一片儿的肉往下割。而光割还不行,还得把它拼成一个新东西。就像把一个自行车要拆下来然后与此同时还要组装成一个摩托车,这才是真正的转型之难。回复转型两个字,给你看一个对联儿和我的感慨。我觉得这幅对联儿最能说明什么叫转型。我们都不容易,盼大家多支持。

昨天深夜又多看了一次非诚勿扰,发现有好几个问题。比如说几个著名的女嘉宾还在那里,比如说一些优秀的男嘉宾反而是遗憾离场。这就让我难免猜测是不是非诚勿扰已经变质了。女孩子们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可以出名的场所,可以和孟非乐嘉同台表演。所以找老公还是在其次,扣住舞台的边儿坚决不下去才是根本,有点儿像59岁的老干部。当然啦,女孩子们这么做无可厚非,对电视台来说也不见得有坏处,台上有一些熟脸儿对收视率是有好处的。唯一受损的可能就是这个节目的未来。因为一旦丧失了多样性和流动性,一个体系就必然走向衰老。这和新浪微博一样,当老是那几个大V占据言论制高点的时候,活跃度就开始下降。回复多样性几个字,给你看一个分析,高等生物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两性繁殖。

每次被人问起职场问题的时候我总会有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回答,那就是做一个手艺人。不管你是在职场内部还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其实手艺人精神真是很难定义的一个名词,我最近一次印象深刻是被朋友拉到一个饭馆儿吃饭,告诉我非常好非常好一定要去。去了之后我发现这个餐馆儿就这么几个特征。第一,排队拥挤,永远订不上座儿。第二,不准点菜,上什么吃什么。第三,态度非常恶劣。第四,菜非常好吃。实际上这是中国人目前还不太熟悉的一种市场经济方式,那就是手艺人的方式。按照每项手艺的内在要求去做事情,而不去管他那什么客户的感受,因为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回复客户两个字,给你看一副对联儿,这幅对联儿告诉你,客户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火车票价的问题总要热火朝天地讨论一阵儿。但是很悲催呀,每年讨论的话题都类似,每年都没有任何共识,每年都要重来一遍。就像今年的焦点什么降票问题啊什么抢票软件问题啊,其实这些东西有什么可吵的?所有的价格管制行为一定会导致市场的扭曲。不拿钱竞争就要用别的东西来竞争,竞争从来不消失,它只是转移。比方说,同样是买不到火车票,要么就用钱来竞争,提高票价。要么就用彻夜排队的体力来竞争,要么就用抢票软件和12306网站死磕来竞争。只要价格管制还在,就没有什么好方案,都是在一筐烂苹果当中挑一个比较不烂的,这早就是常识了。什么时候这个话题的讨论结束了,也许中国社会也就进步了。所以经济学家说:社会转型的信用值是民众的知识更新。回复知识两个字,给你看一个经济学家写的小故事。

今天上午微信的公众助手功能好像出了点儿问题,一直到现在我的群发都发不出去,急坏了。但是好在我的团队非常聪明,终于想到了一个技术手段来解决它。这就给我一个提醒:在现代社会生活协作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失去了微信,失去了我的团队,这样一些环节,我个人将一事无成。当然协作分两种,一种是刚才这种横向协作,还有一种纵向的协作,也就是后人和前人之间的协作。这就要求我们多阅读、多加入像罗辑思维这样的知识社群,我们才有可能踏着前人的肩膀继续往上走。否则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很久得出一些自以为是独创的结论,要么就是一场笑话,要么就是白费XXX功夫。回复科学两个字,给你看一个很类似的悲剧。

我觉得好的文字应该像一只猫一样,它躺在窗台上平时态度傲慢,很少搭理我们。但是偶然一次目光相遇,就会让你心里激灵一下,就好像它看穿了你的内心。每个人的青春时代也许都会遭遇几段这样的猫文字。我的个人的经历大概是二十多年前还是个少年,那个时候在老家的寒夜里面读聊斋其中的一段。说一个书生夜宿鬼宅,他的朋友就劝他不要去。他说,怕什么,雄者来我有利剑,雌者来那是。就是公的来了我就把他宰了,女的来我就把她娶了当小老婆。这句话当时让我非常激动,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无畏者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回复快活两个字,给你看打动我的另外一篇文字。

昨天新上线的这一期《罗辑思维》,我再节目里已经反复在强调,我说我说的就是一家之言,我也未必信。但是放出来之后呢,我发现面对的批判还是很多人说你说错了你说错了等等。我就是觉得在人类文明遇到如此大的急转弯的时候,还有那么多人在固执于自己的思维方式。他的思维模式连一点点开放的缺口都不曾有,这样的人真的能够适应下一个十年或者下一个三十年吗?这就让我想到了一个笑话儿,《笑林广记》上的。说一个聋子,看见别人放炮仗,然后就很奇怪,说,唉,好好一个花纸卷儿怎么说散就散了呢?对,因为你闭塞了接受信息的一条轨道,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复老师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你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剧变。

昨天和朋友谈起制度设计的问题,我就想起古时候盗墓界的一个传说。盗墓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个人在上面拉绳儿一个人下洞取宝。可是上面这个人就极容易见财起意,昂,经常独吞财宝,把下面一个人扔在洞里自生自灭。所以后来就大家发现,只能父子合伙干那一件事情,因为才有起码的信任嘛。可是后来又发生了儿子把老子扔在洞里不管,然后独吞财宝的情况。所以这套制度演进到最后一般情况都是老子在上面拉绳儿,儿子下洞取宝,因为父亲很少会抛弃儿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其实做任何制度设计的时候,都要给人性留下空间。因为制度是死的,而一切因素,一切最终的决定因素,是人性。回复拍卖两个字,就是拍卖行那个拍卖,给你看马伯庸小说当中的一个片段,也在说明这个问题。

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其实都不再有自己的地盘儿,我们都变成了一个大网络当中的一个小节点。而周边那些节点则会对我们产生重要且致命的影响。比方说一个人的财富状况,他有多少钱其实是由他身边最近的10个朋友的财富状况的平均数来决定的。再比如说,一个胖子的社会关系链当中胖子的比例就比较高,这说明胖子的特征是可以通过社会关系链来进行传染的。换句话讲,我们是谁,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我们和谁在一起,变得越来越重要。就拿我们罗辑思维这个微信平台来说,加入这里,你多少是出于爱智求真多学点儿知识这个目的。所以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坏也坏不到哪儿去是笨也笨不到哪儿去。今天非常抱歉,我家的网络坏了,只能用手机上网给大家发语音。文章呢,明天再说吧。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8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