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现在的读书类节目啊,通常分为两种。一种呢就是朗读,用播音腔,一字一句,不增不减。而另外一种,就是我做的罗辑思维了,加进了自己很多的见解,结果容易被误认为是评论类或者话题类的节目。 其实市场最需要的是第三种产品,那就是你老老实实替我读书,然后用最明白最晓畅的口语,告诉我书里最有价值的是什么。这样大家既利用了碎片的时间,也节省了读书的精力。而这第三种产品呢,恰恰是放弃了一些传统上认为很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既不追求创建,也不追求精准,进入了一种混搭的状态。 所以啊,这个时代的创新,最重要的不是精益求精,而是重新发现需求,放弃原来那些产品精英主义的傲慢。 今天回复“傲慢”两个字,给你看一个实验,它会告诉你什么是产品精英主义的傲慢。

今天嗓子有点儿哑,各位海涵哈。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吧,名字叫做《牛奶可乐经济学》,为啥叫这个名儿呢,因为这本书第一段就解释了一个现象,为什么牛奶要装在方盒子里面,而可乐要装在圆罐子里。 原因很简单,牛奶在运输的过程中、储藏的过程中都要用冰箱,所以装在方盒子里最省空间。而可乐为什么要装在圆罐子,那就可以用最少的铝合金材料装得下最多的液体。所以说白了,这就是商人计算的一个成本问题。 你看,知道了这样的知识其实也没啥用,对吧。但是知道了以后,你会觉得世界的本来面目还是又清澈了一点的。 读书的趣味嘛,就是不问用处,只求解释疑惑,发现问题、提出设想、努力验证,这就是人类进步的基本方式啊。至于用处嘛,那就以后再说啦。 今天回复“设想”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有个在国企上班的朋友问我,他现在想跳槽,私企老板给他承诺了一堆条件,问我能不能信。我说啊,你既不用信,也不用不信。真相是:只要你为他创造得出价值,他的承诺通常就都能兑现。那否则呢,现在的所有承诺就都是屁话。唯一靠得住的是你的价值,而不是他的承诺。 所以很多女孩都在问哪,男人的承诺能不能信哪,答案是,你拿得住这男人,你就信,否则,就别信。就像邓文迪,当年承诺不要默多克的继承权。可是承诺了又怎么样呢,十几年的夫妻,这十几年间,老人家默多克觉得邓文迪有价值啊,所以他总能想得出办法付她钱啊。这不,临死前,宁可背上离婚这么个大八卦,也要给邓小姐留个十几亿美金花一花。 今天回复“金钱”两个字,给你看另外一个有关金钱的故事。

一个做营销的朋友问我,说自己特别好面子,所以常常得罪客户,问我该怎么办。 我也没做过营销哈,但我直觉上这位朋友的问题不出在好面子上,其实没有人不好面子的呀,而且没皮没脸就一定能做得好营销吗?对吧。 我觉得这位朋友的问题很可能是: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定义好一个清晰的目标。比方说吧花多少年挣多少钱给自己买套房。一个没有目标的人的悲剧不在于没有前进动力,而是会陷入到应对各种环境因素的麻烦当中,而且这种麻烦都是单点去应对,所以很难建立分寸感,所以常常会被各种因素推得团团乱转。而一个有目标的人呢,对具体的麻烦视而不见,但是他有强大的目标啊,所以那些麻烦反而容易在向目标挺进的过程当中被溶解掉。 如果听不懂的话,今天回复“目标”两个字,给你看美国人是怎么干的。

昨天一大早有个朋友在微博上就问我,唉你罗胖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明星吗?哎呀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痛处,立马就睡不着觉了。 我不是明星,更没那个野心,也没那个禀赋。我其实只是想把罗辑思维运营成一个有10万人规模的,大家自得其乐的,读书明理、爱智求真的社群。 但是呢,但是我所知道的所有传播手段,都是传统的打造明星的路数,什么增加影响力啊,把传播渠道多样化呀,挑起热议话题呀等等。 在传统大众社会里,有什么办法吗,只有用淘金的方法才能做价值积累啊,广泛地搜集人,然后大浪淘沙,精细地挑选。我深深地知道,如果我找不到一条新路,就达不到我们要去的那个方向,这是我现在最大最大的困惑。 今天回复“睡觉”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有趣的文章,我先继续睡觉。

话说美国独立战争之后,一位美国官员英国安排一些战后事务。英国人嘛,打败了嘛,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于是就想调戏一下对方。 有一次,在一个会议场所,他们就有意把一墩华盛顿的雕像放在了会议场所的厕所里,盼着美国官员能看到。美国官员上厕所回来之后坐下,面色如常,英国人就很纳闷,忍不住就问,诶,你没觉得哪儿不对劲吗,你不觉得把华盛顿放在厕所有什么不妥吗?美国人回答说,没什么不妥啊,我觉得很合适啊,因为只有华盛顿的目光才能让英国人尿裤子呀。 这个故事其实教给了我们一种反击的技巧,先接纳对方的逻辑,然后站得更高,顺水推舟,才叫有力的反击。这也通常是弱者战胜强者的路数。 今天回复“北京”两个字,给你看一篇含义相近的文章,“北京”。

有位大学一年级的小妹妹问我,说整个宿舍就自己性格内向,只有自己每天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其他的人呢都会闹到很晚,让自己也睡不着。但是呢自己又不想得罪人,所以问我怎么办。 各位请看哈,其实人生绝大多数困惑,都属于这种两头都被堵死的困惑,一边呢又不想憋屈,一边呢又不想得罪人。本质上呢,就是又想有收获,又想没成本。 学生时代,面对选择题的时候,总是选择一个对的。但是一旦到了社会上,就没什么对不对了,选择题的本质就变成了,你选择一种你愿意承担的成本去把它承担起来。要吗别去,要吗去得罪谁。 如果没有这种成本意识,在所有的好事面前,你都会陷入一种有贼心没贼胆的状态,所以为什么有很多成年人,终生盼望艳遇,但从来就没有过艳遇。 今天回复“艳遇”两个字,给你看什么是艳遇。

高考终于结束了,恰好昨天我录了两期《罗辑思维》的视频,其中就提到了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 今天先剧透一个观点给大家——科举制度呢,没有那么简单,它不仅是一个公务员的选拔制度,它也不仅是造成了中国社会阶层上下之间的自由流动,它还有一个妙用啊,那就是让古时候的人才,在得意和失意的时候,丧失了一个具体的表达感谢或者发泄愤怒的对象。因为那个时候官位很少啊,但人才会很多啊,如果是由皇帝或者官员出面来选拔,那没选上的人就会恨你,对社会的稳定不利。 所以科举制度就是让政府或者皇帝本人处于一个只栽花不栽刺儿的位置,考得上,是运气,考不上,你除了怪自己,你谁都怪不着,所以一个优秀的制度设计就是这样,它扎根在每一个普通人的心里深处。 今天回复“普通”两个字,给各位看文章。

这两天大家都在说高考作文题。其实绝大部分高考题目和作文不一样,都是有唯一标准答案的。这种考试制度和教育体系,其实是在给一整代年轻人暗示一种价值观,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是有终极真理的。 但是我有一个心得哈,就是追求真理虽然人人都应该去做,但人类真正能够追到手的,仅仅是一对更高级的矛盾而已,而不是终极答案。文明的演进从来不是从一个真理到另外一个真理,而是从一对矛盾到另外一对矛盾。 比方说吧,有的国家还在讨论要不要民主宪政,而有的国家已经在讨论要不要允许持枪和堕胎。不说国家的事儿了,就拿个人来说,一般都以为搞清楚怎么干才重要,我觉得吧,搞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样的两难选择中尽力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回复“案件”两个字,给你看一个中国历史上令人纠结的案件。

昨天和大家聊了飞机上的那本书的事儿,结果留了两个后遗症。 一个呢是害得很多人好奇心爆棚,整天追着我问,啥书啊,你别卖关子呀。哎呀真不是卖关子,我只不过觉得和主题无关,所以忽略了。现在招了吧,那本书是《蒋介石与现代中国》,不过我还没看,所以不算推荐啊。 这件事儿也给了我一个教训,作为一个表达者,我想说的,和大家真正注意的,完全可能是两回事儿啊。 第二个后遗症呢,就是很多人说罗胖你怎么那么缺乏社交能力呢,你怎么不直接问隔壁那位呢。要知道人和人的社交关系,在见面的一瞬间就能形成一种判断的。没什么理由,但你瞬间就能接收到清晰的信息:他是否乐于和我攀谈。这和性格没什么关系,就是一时一地的环境决定的。今天回复“环境”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