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我一直很爱听郭德纲的相声,但这两天我也在反省一件事情。要知道他的相声和以前的相声最大的不同就是启用了砸挂。比如说对于谦的父亲开的那些很过分的玩笑。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我是有强烈的道德上的不适应感的,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这种道德上的排斥感就突然消失了,只为其中的笑料笑得前仰后合。这就让我感慨其实每个人的道德观和价值观都在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我们终身都要去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意识到这种变化,并且洞察它的发展方向,并且控制住它的方向。每个人都会把昨天的自己踩在脚下,这有点儿像开封古城,把每一代,之前一代的城市,都踩在脚下。回复开封两个字给你看这个城市简单的介绍。

『开封』 开封的层叠和没落

前两天我媳妇儿推荐我看了一下柴静的新书发布会的视频。我看了之后发了一条微博说,我挺崇拜柴静的。于是就有人推荐我看陈文茜采访李安以及柴静采访李安的两段视频,说水平差距特别大。我看了,我同意这个结论。因为陈文茜像是一个高手在和李安对局,你一手我一手下得棋逢对手。而柴静呢像是一个村口焦急的妈妈在喊孩子回家吃饭,而孩子玩儿得正欢。虽然情深意切但两个人明显不在一个情绪线上。那话又说回来,我为什么还依然崇拜柴静?因为虽然这是一个矫揉造作的女孩,但是我发现有一个东西在她的性格当中在坚定地成长,这就是诚恳。诚恳我认为是能够破解掉一切性格缺陷的一个最佳的一副良药。回复诚恳两个字,给你看一个一百年前的故事。

『诚恳』 李鸿章说“诚”

大家新年好。多年之前我在央视当制片人的时候,有一天办公室来了一个年轻人求职。一看他的履历非常漂亮,人也长得高帅富。我就觉得人才难得,马上跟他说,隔壁有一台电脑,你马上写一份简历,啊,我们准备录用你。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说,我不会用电脑,我手写行不行?我说不行,我不能用你。他说为什么,我有其它技能啊,难道电脑有那么重要吗?我说很重要。在周边有这么多电脑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居然不会用,这只证明了一点,你没有好奇心。大家想一想,我们这一代人是怎么学会电脑的?不是上什么学校,我们就是看见别人玩儿然后手痒上去念叨了几下,我们就会了。所以,引导人上升的不是什么勤奋什么读书,而是好奇心,它会引导我们的生命绽放光辉。回复好奇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权当我们罗辑思维的新年献词。

『好奇』 伽利略的来信

这两天在讨论企业的新媒体营销的问题,我的结论其实比较悲观,那就是传统社会当中的传统企业基本没有办法也没有必要去做新媒体营销。原因很简单,因为社会转型和传媒转型是一个护卫因果买一送一的孪生兄弟关系,没有其中一样就绝不会有另外一样。就像没有文字就没有轴心时代,没有印刷术就不会有工业革命,没有广播电视就没有消费主义大众社会,等等。额,这就是社会转型的本质,它是人类组织方式的转型,而传媒新的样式就提供了新的连接体。就像一头大象掉到了海里,不是说海里不能生存,而是大象他的基因太不适合海洋生存了。今天说的太严肃了,为了庆祝京广高铁开通,你回复火车两个字给你看一个笑话儿。顺便用这个笑话儿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既然做新营销没有什么用,但是很多公司还会热衷地去做。

『火车』 火车

前两天我在视频里说,大城市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提高见识,所以年轻人应该去大城市。结果很多中小城市的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说我歧视。那好吧,我就在这里道歉,并且郑重声明我的观点,那就是任何环境下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杰出的人物,包括穷人,也包括富人。不久前我主持一个论坛,遇到刘永好和他的女儿,叫刘畅,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现在呢,跑养猪场比他父亲还多,比自己跑时装店还要多。要知道,这是中国最有钱的女孩儿之一,为什么呢?她说,因为比较有意思。所以,有钱人不见得一定就败坏。金钱也可以像哈耶克所说的那样,成为人类自由的最伟大的工具。如果你回复一个贼字,我给你看一个贼的成长经历。

『贼』 一个贼的成长经历

这两天读完了一本书,名字叫做《公天下》,作者是吴稼祥。当然如果你对中国政治史问题没有太多兴趣的话就不要读了,读起来还是很枯燥的。但是这本书引发了我的一个感想,也许我们当代中国人正在面对一个群星璀璨大师辈出的时代。也许你奇怪,说当代中国的学者这么不勤奋,学风这么差,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结论呢?大家想一想,也许大师不是因为勤奋读书而诞生的,而是由独特的时代问题引导出来的。比如说中国的春秋战国、明末清初以及清末民初时代,都不是最好的读书的时候,但是,他们面对的问题都是很独特的。当代中国也是如此,我们面对的很多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甚至是全人类历史上非常独特的一种处境。回复天下两个字,给你看这本书简单的介绍。顺便申明一句,这绝不是广告。

『天下』 《公天下》简介 吴稼祥

昨天一个小朋友问我,说我马上大学毕业了,我到底是找一个能提供户口的烂单位呢还是去一个我喜欢但不能提供户口的好工作单位呢。我说据我对你的观察,你应该去那家有户口的单位。他很惊讶,因为他觉得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不该做出这样的建议。我就跟他说,我说据我对你的观察,户口已经成为你心里的一个妄念。没有户口带来的漂泊感会导致你在此后所有重大人生关头的选择,你的行为发生变形。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干脆花上两年青春去把这个妄念放下,从此正常地面对世界。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小心得,就是,在搞定世界之前,先把自己搞定。如果你回复疯子两个字,我会给你看一个小故事,这也在说明,世界,是因为你正常,而才变的正常。

『疯子』 不是疯子如何逃出疯人院

我的母校,也就是原来的北京广播学院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有一则传说。说的是一个学生平时特别懒,所有的作业都会拖到头一天晚上熬夜去赶。有一次该他倒霉啦,因为老师布置的是一个录像的作业,得做一条片子。大家都知道,一条片子得有一个非常长的准备时间,不可能当天完成。但这位仁兄呢,还是依然故我,依然是头一天才开始准备。他的这条片子非常简单,他领了摄像机,然后拎着它弯着腰,在广播学院著名的核桃林里面跑了一小圈儿,然后就把这片带子给交上去了。让人奇怪的是,这条片子居然得了当年作业评奖的大奖,因为,它起了一个特别好的名字,叫做《狗眼看世界》。这告诉我们其实东西是一样的东西啦,关键,在于角度。

昨天在开策划会的时候我们谈到"邪恶"这个主题,我就想起了大学时代的一件事情:有一个班的同学特别恨一个老师,这个老头儿确实特别混蛋,我们都知道。于是这个班的同学就排着班儿用两个月的时间到学校的幼儿园,附属幼儿园,把老头的孙子生教成了一个结巴。这件事情给我的刺激特别大,因为这种邪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哄笑中,甚至饱含正义感的情况下完成的邪恶事情。其实邪恶并没有固定的内容,它往往会披着伟大的外衣、光辉的外衣,来到我们的生活之中。当然,昨天在策划会当中我们爆发了激烈的争执。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在罗辑思维的正式节目里,告诉大家。因为我们真的很担心,会有人,学着去做。请大家帮我们拿一个主意。另外,你今天回复邪恶两个字,请注意是文字啊,我会给你看一幅我觉得很邪恶的图片。(很抱歉图片已经找不到了!)

昨天接受了一个采访,真让我感慨。如果基础代码和符号不同的两拨人,其实,互相之间几乎是无法理解的。就像传统社会和互联网社会,就像猫和狗。猫和狗为什么经常打架,就是因为这两种生物的基础语言不同。对于猫科动物来讲,竖起尾巴是攻击的先兆,而犬科动物只是讨好的表示。所以一只狗想对一只猫示好你想结果会是什么。其实男人和女人也是一样,他们的基础代码不同。就像站在河的两岸,彼此都能看到,但是其实永远都无法真正地互相理解,留给世人的都是一大堆误会。如果你回复"误会"两个字,我会把我们微信群里面一位非常有才的微友提供的一个观察,转发给你。谢谢。 咱们这个微信公共账号里确实藏龙卧虎。就在各位的隔壁,有一位叫佘亮的微友写下一段话,罗胖见后,拍案叫绝,一直说这叫“史上最大误会”。各位请看:

『误会』 史上最大误会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8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