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我读历史书的时候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什么时候把一段历史上的好人和坏人,忠诚和奸臣,是非和善恶读没了,我对这段历史也才基本读懂了。 早年间有两本书给了我强烈的这种感受,一本是邓广明先生写的《岳飞传》,一本是高阳先生写的《慈禧全传》。读到最后,一个好人一个坏人,岳飞和慈禧嘛,他们既不好也不坏。 这两天放出《剩女照亮未来》这期节目,有的朋友就批评我说:“虽然你的思维很独特,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正确啊!” 恕我直言,我十年前考了人生最后一次试之后,这十年来,我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每当面对这样的判断,我是越来越糊涂的,这是进步呢还是退步呢? 今天给大家看一个余教授的故事,你也不妨判断一下,他是正确呢,还是不正确。 微信回复“正确”两个字给你看故事。

昨天《罗辑思维》放出了最新一期的视频《剩女照亮未来》,在其中我尝试着用进化论来解释婚姻这件事情。 不过进化论也有它的反面,它至今为止仍然是一个没有被完全证实的猜想,在科学上还不是特别站得住脚。 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是,其实从猴子到人,这个变化的一瞬之间,我们拥有了一个叫灵魂的东西。它到底给我们到来了什么呢? 昨天看到一本书,名字叫《本能》,它其中就说到,如果我们完全按照生物的本能和基因的指示去活,你的一生一定会变得非常糟糕。 因为我们的身体还停留在几百万年前,不适合现在的生活。但是有一个东西会出来拯救我们,那就是灵魂,是自由意志。 微信回复“本能”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以及《本能》这本书的摘选。

多年之前我到广西、云南一带采访,我目睹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婚姻。 女人不仅要做所有的家务活,带孩子,还得下田劳动,包括家里所有的重体力活。而男人呢,只负责抽烟车擦赌钱,更有甚者还有吸毒。 我就很奇怪,这样的婚姻女人怎么能承受?当地的老村长告诉我,那女孩子也怕嫁不掉啊,因为跟邻居吵架的时候,她家里有男人她心里有底啊!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样的婚姻已经完全是锁链和牢笼了。今天是三八节,不管你是走进婚姻的女性还是没走进婚姻,我想,都有获得自己幸福的方式。 今天推出的《罗辑思维》第13期,我就想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婚姻这种社会构造,已经越来越不适合这个社会了。 回复“婚姻”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它是我的观点的来历之一。

昨天我在语音中说到,在动物界当中,只有人类在同种族之间既有残杀又有暴怒。于是很多微友就指出来说:“蚂蚁之间不是有战争吗,高级晡乳动物之间也有残杀幼崽的行为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我的结论确实是从书里看到的,它是社会学研究的一个课题。但是我在讲的时候加上了“只有“两个字,立即让这种研究的正确性站不住脚了,所以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任何笼统的说法都无法概括生物学界那么纷繁复杂的现象。 这也进一步提醒我自己,就是回到我曾经讲过的那句话:要想活的自由,要想自由的生存,那么就要对所有确定性的事情,抱有不确定性的态度。“只有”这个词一定是用错了。 微信文字回复“道歉〃两个字,给大家看一篇相关的文章。

动物界和人类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那就是动物在同种族之间会愤怒,但是不会残杀。 你去观察两头为母牛打架的公牛,他们真是愤怒的要命,然后拼命的互斗,但是通常不会产生残杀的结果。 而在不同种族之间,如果处于食物链的上下两端,比如说狼和羊,他们会残杀,但是他们没有愤怒。—群狼围猎一群羊的时候是极端冷静的。 只有人类,在同种族之间是既有残杀又有愤怒。所以,我们克制人性,或者建立一个美好善良的,独立自尊人格的时候,既不能从众的去残杀,也不能从众的去愤怒。 今天回复“从众”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我曾经说过,年轻人到20多岁的时候只要做到可带,也就是有人愿意带你上路就可以了。30多岁要做到可用,40岁要做到可捧,50岁要做到可敬,60岁呢,只要做到可爱就可以了。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随着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当我们这一代人活个八九十岁,甚至一百岁,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之后,整个人生顺序都被颠倒了过来。 从30多岁开始为社会做贡献,50多岁退出工作舞台,实际上不是在为事业,为各种目标打拼的那个年月会变得越来越漫长。所以,可爱,变得可爱的任努就变得越来越重,这件事情必须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着手。 微信文字回复“可爱“,给你看一篇很短的文章,希望你从中可以读出可爱。

据说爱因斯坦逃到美国之后,纳粹德国继续组织对他的批判。因为他是犹太人嘛,一定要把他的相对论批倒批臭,于是组织了大量的德国物理学家开座谈会,写联名信等等。 结果爱因斯坦隔着大西洋甩了一句特别硬的话出来,他说:“批倒相对论哪用得着那么多人,太浪费了,一条证据就足够了。” 我想这句话也反衬出今天我们历史学的一种困境。因为物理学真的是一条足够有力的证据就可以说服所有人,而历史则不是这样。 因为有的时候,研究历史不是逐渐逼近真相的过程,而是众人的意志联合起来遮蔽真相的过程。就像昨天,我说到汪精卫很多人就不高兴了。 微信文字回复“叛徒“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更过分的文章。

去年读过一本书,名字叫做《真实的汪精卫》,作者其实是想做汪精卫的翻案文章了,但我想只要主流价值观当中还有民族大义这一条,汉奸这个帽还是稳稳地套在汪精卫的头上。 不过这本书确实也告诉了我们另一个视角,要知道在和日本人合作之前,汪精卫这个人在政坛的形象是非常好的,甚至有某种淡淡的圣徒的色彩。 所以他出面决定和日本人合作时,是不是也是这种圣徒精神在作祟呢?他以为自己牺牲身前之名和万世之名,就可以以他以为正确的方式来拯救当时的中华民族呢? 不管这个推论你认不认同,我想在汪精卫本人当年的意识当中一定是有这个因素存在的,没有人生来就是恶棍。 微信回复“复杂”两个字给大家看另外一个相似的故事,他告诉我们历史永远是复杂的,我们距离意识永远不远。

曾经看过一篇情感专栏,一位女士在列数了自己前夫的斑斑劣之后,也就是我的前任是极品嘛,然后问作家连岳:“我该恨他吗?” 连岳的回答非常简洁:“不是他不可恨,而是你恨他,你活不好。” 昨天看央视的死刑直播,我不关这件事在政治上,法律上和道德上是不是站得住脚,就算他站得住脚吧,至少让我作为一个观众,我的生理上和心理上是不舒服的。 因为我知道传播者的意图,你在引导我为这种死亡欢呼,你在引导我平静甚至快乐地接受这种死亡。我做不到,我即使做到了,我不舒服,一个民族如果在做到了,它就真的没有未来。 微信文字回复“宽恕”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结尾会告诉你,没有宽恕就没有明天。

昨天我说,人生选择的关头,最重要的就是回到兴趣本身,而不是向外去寻找其他客观标准。于是就有朋友问,那我怎么才能找到兴趣呢? 其实由此一问就很悲催也很无厘头,因为兴趣是人心生来倶足的东西,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组成部分,怎么还要去寻找呢? 如果非要找的话,那就向内找,剥离掉一切与事情本身无关的东西,回到事情本身。什么目的啊,意义啊,为什么啊,划算不划算啊,有没有用啊,这都和兴趣无关,和事情本身无关。 其实回到事情本身,就事论事是一种能力,没有这种能力,别说找兴趣,连谈一次正常的恋爱者不可能。今天回复“本身”两个字给你看老罗私藏好文。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