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在很多教授嘴里能听到一种观点:读书啊一定要读经典。比方说美学著作就一定要从黑格尔的美学读起,读历史就一定要从《史记》《资治通鉴》读起,这个说法我是不能同意啊,对大多数人来讲,读书是培养自己性灵的一种方法,不是搞学术啊,所以读书路上最有价值的节点,是那些用人性力量激发了我们进一步的某个领域探索兴趣的书,而不是那些所谓经典的书。比方说让我对美学有兴趣的是李泽厚先生的《美的历程》,让我对晚晴史有兴趣的是高阳写的《慈禧全传》,前一本是通俗介绍,后一本压根儿就是小说,正是这两本书带领我登堂入室,是这两个人用他们的人格魅力点亮我进一步求知的路灯啊,说得直白一点,知识获取就是自我价值生产的一种方式,这种生产和其他生产一样,低成本高效率才是王道啊!今天你回复“通俗”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话说有个神父在飞机上嘴馋,突然呢,找空姐要一杯酒喝,按道理讲按照教会的规定,神父是不能喝酒的,人家空姐刚刚转身要去拿,神父说:算了算了算了。空姐说为啥算了啊,神父指了指天上说,哎!咱这啊离咱们总部实在太近了。哈哈!你看这就是宗教的力量,不在于他们说他们信什么,关键是宗教总能让人怕点什么。我的一个同学曾经给“企业文化”这个词下过一个有趣的定义,什么是企业文化呀!不是贴在墙上的那几个字,什么以人为本啊什么质量就是生命啊,企业文化说白了就是这个企业里的人怕什么,没有这种怕,什么主张都是假的。所以所有的宗教在描述天堂的时候都是粗枝大叶,而描述地狱的时候呢,就总能竭尽想象力,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今天你回复“天堂”两个字给你看篇文章。

前两天看了张艺谋的电影《归来》,把我哭的个涕泗横流啊!出电影院半个小时讲话还带哭腔,一边哭啊一边夸电影拍的好啊,哭得过瘾啊,止住悲伤之后我自个儿也觉得好奇怪呀!我这到底是痛快呢还是痛苦呢?其实这个问题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朱光潜先生在《悲剧心理学》这本书里就反复探讨过,我这不是推荐这本书啊!如果不是专业学美学的其实没必要看,这本书呢是我在大学时候读的,留下的印象就是对人类为什么要找不痛快去看悲剧,书里面列举了无数的解释,但好像没有一个解释是令人信服的,就像我们现在很难解释为什么有人那么热衷于去看恐怖片,把自个儿吓得要死要活的,为啥呢!情绪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对外界的反应,它是一种进化的遗产,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东西,所以啊!控制得住自己情绪的人才是高人。今天你回复“情绪”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情绪』 当你怕鬼时到底在怕什么?

昨天看到一个笑话,有一哥们儿夸高科技,他说高科技很神奇啊!比如说我今天买了一个蓝牙耳机多好呀!再也不用拿着手机打电话了,用耳机隔空和手机连接就把电话打了,而且吧,我买的这个蓝牙耳机的型号质量还特别好,你看,我都走出三条街去了,还打电话呢,连手机去哪儿了都不知道,哈哈!我觉得这个笑话,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隐喻啊,每当有新的连接方式建立的时候,旧的连接方式就在纷纷解体。就像很多人在感慨,说现在人情比纸薄啊,一帮人在一起吃饭大家都在低头看手机啊!其实这没啥可大惊小怪的,你看到的,为之感慨的,是旧的连接方式的解体,而你没看到的呢,是在新的连接方式里出现了更精彩的世界,前者只是后者的一项成本而已啊。今天你回复“成本”两个字给你看一篇关于成本的文章。

昨天啊,在厦门的罗辑思维朋友见面会上,有一位朋友的职业很有意思啊!他是专门在当地组织业余足球队和比赛的,他说干得很辛苦,但是也不怎么挣钱,问还有没有得发展啊!其实我也不懂他这一行了,但是直觉上,我认为他的对行业进行定义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如果他认为自己是搞足球运动的,那这种按照草根路子发展的方法,肯定就不容易挣到钱啊!因为你离主流远嘛!可是如果你有本事,动不动就组织几十个陌生人在一块玩儿。你就一定可以组织大家,干点又挣钱又有意思的事,那就这份能耐一定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其实啊,很多职业都是这样,你既可以把自己看成是传统社会分工当中的一个零件,也可以把自己看成是用某种能力联系人群的一个专家,一旦看到后面这个角度发展就不可限量了,今天回复“发展”看文章。

昨天有个小朋友找我吐槽,说单位的领导欺负他,细问原因呢,是原来领导派他去干活,不给钱,让他自个儿垫钱给公家干活,他慑于领导的淫威啊,万般无奈,只好垫钱。我就问他:那你为什么不能告诉领导我没钱,我不垫。他说不行啊领导会对我有意见的。我就又问了:那你垫了钱,又出来说,不怕领导听见了对你有意见吗?他说那我心里憋屈啊!我不说会死人的啊。哎你看,他其实啊原来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对自己的道德底线负责,坚决不垫钱,领导爱咋咋地,大不了换地方走人;要么呢,你就对自己已经做过的决定负责,钱都垫了嘛,干脆好人做到底,换取领导欢心啊。我们平时都知道有一个人生的起码原则,就是要对自己负责,这是个很抽象的原则,说到实处其实就两条,要么坚持底线不妥协;要么妥协了就不抱怨。今天回复“负责”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最近啊有个发布黄色视频的公司被查了,还抓了人。这事本身嘛,见仁见智了!反正互联网时代嘛,既不能耽误国家扫黄也不能耽误大伙看片儿啊!我其实今天想说的是另外一个角度,就是干坏事的成本问题。我曾经见过那家被查公司的一个高管,我就问他,你们冒那么大的法律风险,播那些片子值不值哦?他说怎么不值啊,视频播放器这个行当,作为后来者想要有机会,只能靠这个啊,等我们做大了,我们再改回来,不播不就完了嘛。这么想其实也没啥不对,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残忍的真相,就是做恶这件事情你是停不下来的,因为不仅你自己在干,你还会将这样一个干坏事的人际和资源网络一同去干,坏事这东西对你的帮助越大,你在这个网络中就陷的越深,那个时候想不干也不行喽!好了!今天回复“坏事”两个字,看篇文章吧!

昨天啊看到一个商业上的创新:在巴西有很多年轻人想学说英语,但是他们很难找到口音纯正的老师啊,而在美国呢,有很多养老院里面的老人成天没事可干,唯一期待的好事就是有人能陪他们说说话啊!你听听,一堆想说话的人和一堆想学说话的人,这个彼此之间的需求之强烈啊,简直就是孤男寡女啊,简直就是干柴烈火啊,肯定是一点就着嘛。于是有家公司就在他们之间架起了网络视频电话,让他们彼此服务,那效果肯定是价格便宜量又足。那在这个例子里呢,我们可以同时看到一出悲剧和一出喜剧,悲的是巴西那些教英语的老师们,在这样的模式面前完全没有竞争力嘛,对吧?而喜的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创新总是能把现实生活中无法相遇的需求和供给连接起来,新的模式层出不穷,今天你回复“商业”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最近啊一直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我们这个品牌升升级呀!从罗辑思维升到罗辑实验。既然我们一开始就是一个有点小野心的互联网实验,既然咱们这个微信号现在也有两百万听众了,那咱们就不能老在那思维了,不只是想和说了,咱们得前迈一步,开始做和行,搞一些有意思的互联网实验,所以叫“罗辑实验”嘛。这不,距离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只有十五天了,我就想啊,咱们社群可不可以干一个具有互联网特征的儿童节啊,所以我就请来了我的朋友,也是罗辑思维会员,人家当年捧场支持嘛,原央视的著名主持人光头王凯,他现在也在搞一个个人媒体实验了,叫“凯叔讲故事”,那好,咱俩联手一把,咱们搞一个众筹,看看利用互联网的力量能把一个儿童节操办成什么样,能热闹成什么样!如果你愿意搀和搀和,或者了解了解,你今天回复“儿童节”三个字给你看我们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最怕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我怎么培养出自己的兴趣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答案,但同时这可能也是现在年轻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可能比上大学怎么选专业,和怎么买得起房更重要。因为在未来社会一旦你找到了符合你天生禀赋的兴趣,只要坚持一段时间,那他可能就不只是只能花钱的兴趣了。他可能就是你一生的饭碗!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游泳,这是个传统社会除非你拿世界冠军全国冠军你才能靠游泳吃一辈子饭,要不然只好改行了,可是现在不同了,互联网时代了,如果你游泳成绩并不怎么样,但是你特别会教人游泳,和学员交流的界面也非常好,长得还非常帅气,那你可能会成为互联网上最受欢迎的游泳教练啊!比那些世界冠军混的还要好啊!所以兴趣是未来人的生存基础。今天你回复“兴趣”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有启发的文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