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很多学生问我,放暑假了我该读点什么书啊?其实要依我说,放暑假并不是阅读的最好时间。因为移动阅读时代嘛,你完全可以利用平时的碎片时间阅读。而像放暑假,这么整块的时间,我倒是主张你找不同背景的人聊聊天,去听听各式各样的讲座,看看展览,或者到外地去做一些短途旅行。因为人生的很多奇思妙想,很多创新、创建往往是来自于和陌生的东西的那些交叉点。比如说在文艺复兴时期有一个家族,叫美第奇家族。他资助了各种不同领域的艺术、科学、创新,结果发现最丰富的成果正好产生在那些交叉点上所以后来人们就把这种现象称为“美第奇效应”。今天回复“家族”,给你看看这个美第奇家族的故事。

人和机器的根本区别是什么,有一个血计算机的哥们对我说,机器再能干,有件事暂时还做不到。那就是给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随机数。现在的机器给出的随机数,还是根据固定公式算出来的,因为机器太靠谱了。而人在这方面就厉害得多了,要多没谱咱就有多没谱,很多行为都是随机的,不确定的。比方说,你永远不知道你女朋友什么时候跟你翻脸。所以啊,人和机器在赛跑的时候,也许人的最后庇护所就是这种强大的不确定性。这也是为什么趣味对于人生来说越来越重要。所谓有趣的人嘛,不就是你永远猜不透他给你什么惊喜的那个人吗?有趣和没谱有的时候就是一回事。今天回复“趣味”两个字,给你看看对趣味这回事梁启超是怎么说的。

前不久我遇到一个大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他告诉我,其实现在就不怎么看学生送的简历,因为很多都无法判断它的真伪。恨不得各个都是社团精英,人人都当过学生会主席。他说啊,其实我现在判断人有一个捷径,那就是看他的微博。如果天天只拍个饭菜发上来,那不是饭桶还是什么呢。如果天天只会转发没头脑的话,不是白痴还是什么呢。我就反问啊,那如果他没微博呢?这位仁兄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他说,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连微博都没有还会有好奇心吗?连好奇心都么有还会有前途吗?也许用不了多少年了,你在互联网上留下的轨迹,什么微博、微信、淘宝、人人,就将远远超过大学文凭的重要性,成为他人判断你的依据,那个时候也许连大学都不用上了。今天回复“无知”两个字,给你看未来的无知是怎么造就的。

有一位大学毕业生马上就要踏入职场啦,他问我,我怎么才能在职场混得好呢?我说这我可不懂,但是我倒可以给你说一个学校和职场的区别,你看同样是领导,学校老师和赞赏那些爱问问题的孩子,这是什么呀,为什么呀,怎么办呀?老师一听就特喜欢。可是工作单位的上司可没这个,他希望看到的是你为自己的职守负起责任,所以就不见得喜欢你问那些古古怪怪的问题。他只乐于回答一种问题,那就是我可不可以如何如何?因为这种问题他只需要回答两个字统一,或者三个字不同意就可以了。你看职场里下级打给上级的公文,标准格式的最后几个字通常是妥否请批示,而不是咋办请指示。所以了解职场先从了解职场程序开始。今天回复“程序”给你看一篇文章。

北京新机场的建筑设计师名字叫诺曼福斯特,他说过一句话:当一个建筑设计师啊,你首先得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但你还得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这话说的有深意,因为建筑设计师这个行当受现实的限制非常多。艺术又偏好啊,地形有缺陷啊,材料有限制啊。设计的过程就是一个委曲求全的过程,所谓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但出色的建筑设计师就是这样一个现实当中还要实现建筑之美,所以乐观啊主义又不能少,现实主义加乐观主义是一条很窄的通向幸福的道路。所以我们既不能想蛐一样,完全像这个粪坑妥协。也不能像猪一样,完全忘记了杀猪刀的存在。今天回复“幸福”两个字,给你看一种既像蛐又像猪,所以就不幸福的思维方式。

据说啊,在社会组织学里有一个原理,每100个人里面有1个人是特别狂热。然后就有五六个人特别愿意跟他在一起整事儿,往往他们还能整出一些有意思的事。然后呢,就有六七十个人在旁边看热闹,这就是所谓的革命群众吧。在有二三十个人说风凉话,还有5个人呢,在旁边不满意,时而还捣捣乱。这就是一个组织内部的基本态度分布。 有些领导和企业家就不同意啦,我们组织里的人都很热爱我,都很认同我的主张,都愿意跟着我冲。 哎,我只能说,恭喜你,你成功低被欺骗了。 威胁、利诱、洗脑所有这些事,都只能改变态度的表现方式,而不能改变态度本身的分布。 领导注定是要孤独和被误解的。 今天回复“领导”两个字,给你看一个被误解的领导。

有朋友问我,在后来十年软禁的生涯中,慈溪到底有没有迫害过光绪皇帝。有两个说法,一是慈溪和皇帝经常同时上朝,光绪一切起居生活也都是皇帝的标准,只不过不太自由而已。另一种说法,光绪皇帝的寝宫啊,在冬天里很冷,床上的被褥很薄。那到底哪个是真相呢?我觉得啊,慈溪呢,不会主动在生活上迫害或克扣光绪皇帝。但是光绪身边的太监会干啊,他们不是有意迫害,而是没有人敢于公开的对光绪好。每个人都要表示,我可不是对皇帝最好的那个人啊。你退一步,他退一步,最后和迫害也就差不多了。所以说要有什么迫害的话,那就是整个系统达成的一种默契的迫害。今天回复“迫害”两个字,告诉你其实斯大林也是这么死的。

一项技术在刚发明的时候,人们总是从功能的层面去想象它的未来用处。比方说吧,汽车取代马车,最直观的好处就是交通旅行变得更快,但实际上真正的变化远远不止这个。你想,汽车和马车其实有一个更重要的区别,马车旅行是超越个人的事,而汽车可以使一个人旅行。没有马车夫当电灯泡,没有烦人的马需要照料,于是带着心爱的姑娘开车兜风这件事就变得可能啦。马车,通常只是奔向目的地,而开车的人目的地反而有时候不重要。你应该能理解了吧,现在车展上的名车为什么要配上一个千娇百媚的名模。现在的新技术也一样,仅仅从功能角度想象它的未来,恰恰是缺乏想象力的事。今天回复“连接”两个字,给你看看未来的物联网时代我们是如何跟苍井空老师连接的。

有一家企业,做了一个慈善项目,想捐一笔钱给偏僻农村的儿童治病,这就需要大量的志愿者到穷乡僻壤去做走访啊,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应征志愿者非常少。于是企业就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宣布志愿者只接受家庭的方式报名,最好是两个父母两个人加一个孩子。结果这个规则一推出,大量的家庭就开始报名了,结果志愿者的名额供不应求。这是为啥呢,也很简单,就是因为父母希望孩子受教育啊,从小就参加慈善活动啊。所以你看,传统的组织内的制度设计往往是针对人心恶的那一方面,希望达成既定的控制和管束人的目标。而在互联网时代,跨组织的协作就越来越重要,所以制度设计的重心就变成了利用和激发人心善的那方面。今天回复“制度”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据说啊波兰的女人们发起了一项社会运动,就是不和那些不爱读书的老公们上床。也是你觉得这台下三滥了吧,怎么能把这么美妙的读书和上床搞在一起,不伦不类啊。但是你得想啊,这事传的沸沸扬扬啊,居然连我都知道了,所以这是一个绝佳的营销创意。在互联网时代,你要发动一项运动,就必须把一些和人类底层情绪相联系的要素给扔进去,不能光说你的主张。比如说吧,你要是主张不吃狗肉,你光在网上骂是没用的,既没有道理也不上档次,你干脆发起一个和不吃狗肉的屌丝谈恋爱的运动,让妹子们帮你转,这不就更有传播力了吗,因为人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今天回复“八卦”两个字,告诉你八卦不丢人。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