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我曾经说过,年轻人到20多岁的时候只要做到可带,也就是有人愿意带你上路就可以了。30多岁要做到可用,40岁要做到可捧,50岁要做到可敬,60岁呢,只要做到可爱就可以了。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随着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当我们这一代人活个八九十岁,甚至一百岁,都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之后,整个人生顺序都被颠倒了过来。 从30多岁开始为社会做贡献,50多岁退出工作舞台,实际上不是在为事业,为各种目标打拼的那个年月会变得越来越漫长。所以,可爱,变得可爱的任努就变得越来越重,这件事情必须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着手。 微信文字回复“可爱“,给你看一篇很短的文章,希望你从中可以读出可爱。

据说爱因斯坦逃到美国之后,纳粹德国继续组织对他的批判。因为他是犹太人嘛,一定要把他的相对论批倒批臭,于是组织了大量的德国物理学家开座谈会,写联名信等等。 结果爱因斯坦隔着大西洋甩了一句特别硬的话出来,他说:“批倒相对论哪用得着那么多人,太浪费了,一条证据就足够了。” 我想这句话也反衬出今天我们历史学的一种困境。因为物理学真的是一条足够有力的证据就可以说服所有人,而历史则不是这样。 因为有的时候,研究历史不是逐渐逼近真相的过程,而是众人的意志联合起来遮蔽真相的过程。就像昨天,我说到汪精卫很多人就不高兴了。 微信文字回复“叛徒“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更过分的文章。

去年读过一本书,名字叫做《真实的汪精卫》,作者其实是想做汪精卫的翻案文章了,但我想只要主流价值观当中还有民族大义这一条,汉奸这个帽还是稳稳地套在汪精卫的头上。 不过这本书确实也告诉了我们另一个视角,要知道在和日本人合作之前,汪精卫这个人在政坛的形象是非常好的,甚至有某种淡淡的圣徒的色彩。 所以他出面决定和日本人合作时,是不是也是这种圣徒精神在作祟呢?他以为自己牺牲身前之名和万世之名,就可以以他以为正确的方式来拯救当时的中华民族呢? 不管这个推论你认不认同,我想在汪精卫本人当年的意识当中一定是有这个因素存在的,没有人生来就是恶棍。 微信回复“复杂”两个字给大家看另外一个相似的故事,他告诉我们历史永远是复杂的,我们距离意识永远不远。

曾经看过一篇情感专栏,一位女士在列数了自己前夫的斑斑劣之后,也就是我的前任是极品嘛,然后问作家连岳:“我该恨他吗?” 连岳的回答非常简洁:“不是他不可恨,而是你恨他,你活不好。” 昨天看央视的死刑直播,我不关这件事在政治上,法律上和道德上是不是站得住脚,就算他站得住脚吧,至少让我作为一个观众,我的生理上和心理上是不舒服的。 因为我知道传播者的意图,你在引导我为这种死亡欢呼,你在引导我平静甚至快乐地接受这种死亡。我做不到,我即使做到了,我不舒服,一个民族如果在做到了,它就真的没有未来。 微信文字回复“宽恕”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结尾会告诉你,没有宽恕就没有明天。

昨天我说,人生选择的关头,最重要的就是回到兴趣本身,而不是向外去寻找其他客观标准。于是就有朋友问,那我怎么才能找到兴趣呢? 其实由此一问就很悲催也很无厘头,因为兴趣是人心生来倶足的东西,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组成部分,怎么还要去寻找呢? 如果非要找的话,那就向内找,剥离掉一切与事情本身无关的东西,回到事情本身。什么目的啊,意义啊,为什么啊,划算不划算啊,有没有用啊,这都和兴趣无关,和事情本身无关。 其实回到事情本身,就事论事是一种能力,没有这种能力,别说找兴趣,连谈一次正常的恋爱者不可能。今天回复“本身”两个字给你看老罗私藏好文。

承蒙很多年轻朋友看得起,经常问我一些问题,比如说文科生考研靠不靠谱,什么什么样的行当未来有没有前途。 我知道这些年轻人都希望在人生选择的关头,做出一些绝对正确、理性、客观的判断。 其实恕我直言,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外在的客观标准,如果不从兴趣出发,所有的人生选择都一定是错的。 但是我最深刻的感受还不是这个,而是我恍惚之间被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像是行进在一个灾民的队伍当中,被人打听,是到陕西逃荒好呢,还是下湖北有活路。 这么多年轻人生活在一个如此丰裕的时代,怎么会有灾民的思维,用讨活路的心态来选择自己的人生呢? 微信回复“灾民”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很多中国人看了它会有照镜子的心态。文章很枯燥,但一定要看完。

昨天推荐给大家一篇关于教育的文章,很多朋友说我又没孩子,跟我没关系,我就不看了。 我想,你这么想本身就是对教育的一个无解,因为教育不再是一代人塑造另外一代人生命的过程,而是一代人通过下一代的生命,感知未来的过程。 我之所以痛下决心推荐那篇文章,正是因为我觉得它其实不是讲的什么教育,而是用一种更委婉的方式,告诉我们未来是什么样的。 我一直坚信什么是孩子:孩子就是在我们死了之后还要活很久的人,他们必须要承担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承担的那些残酷的变化。 所以良好的教育就是:和孩子们一起去体察什么是未来,然后帮助他们适应,而不是把我们知道的过去强加给他们。 今天还是说教育,微信回复“教育”两个字,给你看今天的文章。

昨天我到一家牙科诊所补牙,去早了,前面是一对小夫妻正在就诊。那个女孩躺在手术台上嗷嗷直叫,也许是因为疼或者因为害怕。 她老公站在旁边,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拼命在那喊:“不疼不疼,疼什么啊,不疼!” 那个女孩嗷嗷冲他吼:“你倒是没试试!” 确实,这男的嘴太笨了,他可以说:“宝贝,老公在这里!”等等,总而言之,你不能说不疼,你怎么能替别人决定不疼呢? 这就是中国人的情感模式,总是想把自己的感受强加给别人,虽然是顶着爱的名义,是在为你好的目的下。

这两天很多人都在讨论李双江和他孩子的事,很多人都试图找出一个原因。有的人归咎于劳教制度,有的人归咎于权贵家庭,有的人归咎于中国教育,还有人直接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直接就怪罪李双江本人。 我想这些讨论虽然都有意义,但是他们都忘了一个起码的原则,那就是在生物界,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立的,自我负责的。他们之间可能有遗传关系,前后关系,但是绝对不存在物理世界里面的那种因果关系。 一对优秀的父母,可以生出一个绑缚刑场的孩子;一堆窝囊的夫妻可以养育出一堆功成名就的孩子,这很奇怪吗?

2013.02.24 完美 昨天上午犯了一个错误,我把我一段没有录完的音一随手就发出去了,我当时以为问题挺严重,心里还挺紧张的。但是没想到大家在后台不仅安慰我,还有人会说:“原来你还真的不是提前录好的哦!还真的会犯错误哦!挺好!” 有人会说:“犯错误挺好,因为显得有人味。” 所以昨天后来我跟一个高传统媒体的朋友说:“你们传统媒体真没得混了,因为你们犯错误是要写检查,挨批评的,而我犯错误是要被安慰,然后被表扬的,你说你们再不死还有天理吗。” 其实,我昨天想表达的和今天想说的道理都是一样,就是传统社会形成的很多伦理、价值观、道理规则都在被颠覆之中。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