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我有个朋友叫肉唐僧,他认为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来说,互联网很可能是一个弊大于利的东西。那为啥这么说呢,主要是两个原因吧。 首先是公共空间消失了,因为在互联网时代表达的成本实在太低,而达成共识的难度实在太大,各种极端的声音隔空互骂,谈判和妥协的可能性变小了; 第二个原因是互联网让人们丧失了行动的欲望,在微博上我们其实都像《红楼梦》里的贾瑞,只会拿着风月宝鉴躺在床上意淫王熙凤,真正抱一下凤姐的胆量反倒没有了。 你可能会奇怪,罗胖不是天天鼓吹互联网么,怎么今天说起互联网的坏话来了。其实我从来不觉得互联网是神马好东西,我只是知道互联网是一个决定我们未来的东西,他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强盗。 今天回复“强盗”两个字,给您看文章。

最近看到一批年轻时候胡适写的文章,那真是大跌眼镜啊。那个时候胡适的火气大的吓人,和后来那个自由主义者简直判若两人,比方说1908年的时候胡适十七岁,当时达赖喇叭要到北京见光绪皇帝,小胡适就一路跟着乱骂,什么秃驴、秃和尚啊。同样是这一年七月底,他妈给他来信,催他回去结婚,而且说找算命家算过了。他就回了一封信,骂算命先生什么即可杀、鸡狗不如、畜生啊等等。你想,当妈的收到这么一封信能不伤心吗,更何况胡适还是著名的孝子啊。 所以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就是:不要轻易否定一个满嘴激烈言论的少年。这个时候的对错其实不重要,时间会帮他们长大,而一个情绪激烈的青春期没准正在酝酿一个静水深流的伟大灵魂。 今天回复“后来”两个字,给您看后来的胡适。

我有个朋友的孩子是做汽车销售的,干了几年成绩一般,他爹就着急了,于是问我,我儿子是不是该改行啊。我就问,你这位小朋友有什么专长啊,他爹说从小爱画画,虽然画得谈不上有多好吧,但是长于人像素写。 我说那就不用改行了,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每当店里有人来看车,你就抓紧时间给他画一张素写送给他,而且标上号码。也许这一招不能马上带动销售成绩,但是时间一长,效果就一定能出来。 一个陌生人送来的小礼物会释放一种单纯的,效力持久的善意,而且因为独一无二,所以会建立起一种人际的良性链接,这种善意的链接会在消费决策的过程中起到一种微妙的、打破犹豫的作用。未来的商业,物品本身的价值会越来越让位于这种人际交往的价值啊。 今天回复“销售”两个字,给您看文章。

昨天听两个人在那争论孩子的教育问题,一个说就是要严加管教,一个说就是要放任自流。我站在旁边就一直感慨,怎么有些人老是纠缠于一些绝对的对错和是非概念呢。 其实发展心理学早就证明了人的一生发展是分成很多阶段的,每个阶段所需要解决的核心冲突是不一样的。比方说按照埃里克森的说法,一岁半到三岁的孩子是建立习惯的最佳时期,这个时候的管束就要相对严一些,而随后呢,三岁到五岁又是培养孩子独创性的最佳时期,这个时候你一旦讥笑他们独创性的行为,他们就会失去自信心,所以这个阶段的教育那就需要更多的鼓励、放纵和放任自流了。 所以人生就是庄稼,不同的时候就要有不同的栽培方法。 今天回复“人生”两个字,给您看文章。

最近很多人帮忙,要把罗胖拱上《天天向上》的舞台,很多朋友就担心,如果人家剧组就是不搭理你,你该多丢人啊。嘿嘿,你还别说,人家剧组还真的就没搭理我。不过我觉得这很正常啊,就像男孩子追女神,人家还不认识你,你就找一万人助威,在窗口大搞献花仪式,这还不吓着人姑娘啊?所以第一步呢只是表达诚意,第二步呢您可以料想,各种为罗胖善意解释的传话会自然的通过人际网络传到剧组内,最终影响到当家人。就像各种闺蜜传话形成立体声,会随时翻转女神对你的态度。所以互联网实验不是一次山呼海啸,而是一次润物无声。人家郭德纲喊了好几年“我要上春晚”,最后,不就果然上了春晚么。这个事不能急,得慢慢来。接下来罗胖会一边贼心不死,一边静下心来为大伙读书。 今天您回复“女神”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最新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我介绍了郑也夫的观点,“如果没有计划生育,中国的高考竞争就不会如此惨烈”。结果很多朋友就不同意了,“罗胖你说的不对呀,就算没有计划生育,还是每家一个孩子参加高考,竞争人数是一样的啊,怎么说可以减少竞争呢?”如果纯粹从逻辑上讲,你的说法有道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兴趣问题。当家里有两个以上孩子的时候,父母就不会逼那个唯一的孩子去读书,而是选择最有兴趣的那个去参加高考,其他的孩子大家则会充分尊重他们自由意志的选择,该干嘛干嘛去。竞争这个东西在人类社会从来都不会消失,只不过分成“良性”和“恶性”,所谓“良性”就是基于兴趣和自由意愿参与的竞争。人不是物,所以社会问题也不完全适用于简单的逻辑推理。 今天回复“逻辑”两个字给你几十年前一个好玩的逻辑学家。

最近有个企业家朋友上了一档电视节目,结果呢,出乎他所料,名气是大了,好评如潮,但是恶评也不少啊。 人嘛,在这个时候往往最刺激他的就是那些难听的话,啥难听的话呢,也是也没啥大不了,有的人扔下一句傻叉就走,有人直接攻击他长得丑。 你想啊,没有坚强如钢丝的神经,谁能受得了这个,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劝慰他两条啊,第一,你想多了,别看那些人骂你骂得凶,但是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对你构成真实得伤害,这个真实关系里得恶劣评价是不同的,第二,你想少了,你看人家任志强,从全国人民都骂到很多人都喜欢,实际上只是积聚势能的方式不同嘛,只要你后面走好了,负面评价随时可以转化成正面评价啊。 人性没有变,变的只是关系的格局。 今天回复“人性”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昨天请大家帮了个忙,做一次关于《天天向上》的互联网试验,搞得一天都很欢乐。 于是就有朋友担心了,说你喊一嗓子就有一万人转发微博,那你以后要是干坏事咋办。我说放心吧,我不能保证我一定是好人,但是再罗辑思维这个社群里干坏事一定是没戏得。 为啥呢,两个原因,第一,喜欢罗辑思维得人多少都会有自由意志,他们得智商决定了没那么容易被忽略;第二,组织大家干坏事除了忽悠得能力还得要伴随一定得控制方式,这种控制不一定很强,但是一定要有,比方说昨天要是再语音里说,“帮罗胖转微博吧,不转就不是咱自己人”。 你还别小看这么一句,这么说了就是群体压力得控制方式,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天生对所有得控制都能保持足够得警惕。 今天回复控制,给你看一篇文章。

有一天,我们开罗辑思维的图书推广策划会,有人就说了,罗胖,你也算是资深电视人呐,那你就上一把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呗,那是年轻人都喜欢的节目啊。 说来惭愧啊,我干电视那么多年,我还真就不认识湖南卫视的朋友,提议的那位刚要泄气,我倒来劲了,谁说不认识人就上不了天天向上啊,现在什么时代?互联网时代。如果我上成了天天向上,就说明了两件事,第一,互联网时代,有心愿,你就尽管喊出来,没准就能成。第二,老年人就应该拍年轻人的马屁,所以今天罗胖求大家帮个忙啊,在我不事先和天天向上剧组沟通的前提下,把我推向天天向上的嘉宾舞台,来一起做个互联网实验。 今天回复“天堂”两个字,给你看今天的文章和帮助我的方法,互相帮助的地方就是天堂啊。

很多人都在讨论犹太人为什么那么优秀,有很多解释啦,但均没有挠到痒处,昨天我看了一个解释,我觉得很有意思。 它说啊,因为犹太人在欧洲各地不能拥有土地,所以只好经商,这样一来呢,这个民族就串起了一根非常独特的逻辑链条,你看啊,智力不错的人经商就相对容易成功,因此就更加富有,因此就生得起更多的孩子,这样一来,智力和生育能力就打通了,优秀的基因就容易遗传下来,而其他的欧洲贵族呢,只是因为有世袭的土地,他们可以拼命生,但是他们不是最优秀的啊,甚至因为近亲结婚而变得越来越笨,所以平均智力水平就远远不如犹太人,哎呀,看来啊,对于人类最大的贡献方式,不仅是自己这辈子创造,有钱,还要多生孩子,分头努力吧。 今天回复“遗传”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