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高考终于结束了,恰好昨天我录了两期《罗辑思维》的视频,其中就提到了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 今天先剧透一个观点给大家——科举制度呢,没有那么简单,它不仅是一个公务员的选拔制度,它也不仅是造成了中国社会阶层上下之间的自由流动,它还有一个妙用啊,那就是让古时候的人才,在得意和失意的时候,丧失了一个具体的表达感谢或者发泄愤怒的对象。因为那个时候官位很少啊,但人才会很多啊,如果是由皇帝或者官员出面来选拔,那没选上的人就会恨你,对社会的稳定不利。 所以科举制度就是让政府或者皇帝本人处于一个只栽花不栽刺儿的位置,考得上,是运气,考不上,你除了怪自己,你谁都怪不着,所以一个优秀的制度设计就是这样,它扎根在每一个普通人的心里深处。 今天回复“普通”两个字,给各位看文章。

这两天大家都在说高考作文题。其实绝大部分高考题目和作文不一样,都是有唯一标准答案的。这种考试制度和教育体系,其实是在给一整代年轻人暗示一种价值观,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是有终极真理的。 但是我有一个心得哈,就是追求真理虽然人人都应该去做,但人类真正能够追到手的,仅仅是一对更高级的矛盾而已,而不是终极答案。文明的演进从来不是从一个真理到另外一个真理,而是从一对矛盾到另外一对矛盾。 比方说吧,有的国家还在讨论要不要民主宪政,而有的国家已经在讨论要不要允许持枪和堕胎。不说国家的事儿了,就拿个人来说,一般都以为搞清楚怎么干才重要,我觉得吧,搞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样的两难选择中尽力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回复“案件”两个字,给你看一个中国历史上令人纠结的案件。

昨天和大家聊了飞机上的那本书的事儿,结果留了两个后遗症。 一个呢是害得很多人好奇心爆棚,整天追着我问,啥书啊,你别卖关子呀。哎呀真不是卖关子,我只不过觉得和主题无关,所以忽略了。现在招了吧,那本书是《蒋介石与现代中国》,不过我还没看,所以不算推荐啊。 这件事儿也给了我一个教训,作为一个表达者,我想说的,和大家真正注意的,完全可能是两回事儿啊。 第二个后遗症呢,就是很多人说罗胖你怎么那么缺乏社交能力呢,你怎么不直接问隔壁那位呢。要知道人和人的社交关系,在见面的一瞬间就能形成一种判断的。没什么理由,但你瞬间就能接收到清晰的信息:他是否乐于和我攀谈。这和性格没什么关系,就是一时一地的环境决定的。今天回复“环境”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昨天坐飞机,我旁边坐了一个人,一上飞机就拿了一本书在那儿看。 我偷眼观瞧,唉,那本书显得很有品相,而且我瞄到了其中的几个字句,我觉得写得很好啊,很有吸引力啊。但这是一本什么书呢。这个好奇心哪就折磨了我一路啊,整整两个小时。直到飞机快降落的时候,他实在憋不住去上厕所,我才偷偷地把那本书拿过来瞟了一眼。哦,原来是这本书,我有啊,买了之后一直还没来得急看呢。于是暗下决心,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儿就得把这本书给看喽。 你看我们周边的物理世界,往往是死气沉沉的,那些死气沉沉的东西总要等到一个活人为我们激活它。这个时候它才显得有魅力,显得活色生香。这就是他人在我们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今天回复“他人”,给你看一篇文章。

昨天在母校搞了个讲座,最后被问到一个问题,你说友情和爱情水更重要。哎呀,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要挨骂的。不过,舍得一身剐,也要讲真话。我的回答是——友情不重要,爱情才重要。在这个时代生活,重色轻友才是正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互联网时代,友情是要被肢解的。你在不同的领域会信任上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感会归属于不同的群落。如果在这个时代,你还沉迷在一个特别小的圈子的朋友情感当中,那你已经是友情的囚徒了。但是爱情就不同了,它是你用整个生命试图和另外一个人建立连接的方式,它对你人格的滋养和沐浴将超过世界万物。 今天微信平台恢复了关键词推送的功能,今天回复“女生”两个字,给你看一篇女生怎样泡男生的攻略。

今天我们继续来说说风险这个事儿,世界上的风险呢,大概可以分为两类,普通风险和企业经营风险。 所谓普通风险嘛,就是刮风下雨着火遭贼这些事儿,虽然说它也是不靠谱不确定的,但是保险公司通常都敢把它设计成保险产品卖给你,哪怕卖的价格贵一点而已。可是你从来没听说过,一家公司敢为企业的经营结果提供担保,为啥呢,因为这种风险远远超出了概率可以描述的范围。 今天之所以说这个,因为生活中有太多的家长希望子女找一份没有风险的职业,比如说考公务员。而实际上,在现代社会里,每一个人的人生就相当于经营一个企业,哪有什么风险可以逃避,越是在今天看起来没有风险的职业,没准在未来积累起的风险就越大。 (由于微信出了问题,推送不了文章。)

今天继续给大家说一个周其仁教授的观点,有一次有人请他去做一个演讲,谈谈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他劈头就下了两个定义,什么是小企业呢,小企业就是指没本事用他人钱财的企业,那什么是大企业呢,大企业就是会使用他人钱财的企业。您听这个潜台词儿哈,从来就是没有什么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正是因为不会融资,所以你的企业才小。不得不承认,这个角度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像我每次讲完课之后,如果有学生夸我讲得好。我总是一本真经的回答说,不是我讲得好,是你原本就懂,我只不过在语言上激发了你的共鸣而已。如果你自己本来不懂,我就是把嘴磨出泡来,你也听不懂。 所以,我祝福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好为人师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从今儿开始一直到6月5号,因为微信的服务器升级,咱们就没有办法用关键词来调阅文章啦,只能委屈大伙儿听我一个人白活。这对咱们这个小平台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风险事件。 前几天正好听周其仁教授讲解什么是风险,诶,我觉得有点儿意思,跟大伙儿分享一下啊。他说很多企业都在问怎么样才能规避风险,而这个问题呢其实意义并不大。 之所以存在企业,在经济学上看来,就是因为市场存在风险。从某种角度来说,企业组织就是市场对冲风险的工具,他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没有其中一样,就断然不会有另外一样。这就让我想起来不久前,我和我的一位职业经理人朋友说的话。我说啊,你不要嫌你的工作麻烦,你之所以有价值,就是因为有这些麻烦存在嘛,否则花那么多钱来雇你,你的老板不是有病吗。

我一直劝年轻人千万不要考公务员,结果得罪了好多人,觉得我挡了他们升官发财求稳定的人生道路。那好吧,你说服我了,我恭喜你考取了公务员,而且附赠你一条职场宝典——那就是古往今来一直奏效的“拍马屁”。 在传统观念里面,拍马屁不是什么好事儿,爱听拍马屁的领导,好像不是道德上有缺陷,就是人格上有弱点。但是一个在体制里当过几年领导的人,我今天严肃认真负责的告诉你,领导不是糊涂蛋,他能够识破那些人的小人嘴脸。根本原因在于那些爱拍马屁的人实在是太好用了。假设你是领导,面前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你稍动颜色,他就蹿出去好几里,而另外一个纹丝未动,你说你愿意重用谁呢?所以说在体制内,能力固然重要,但态度是第一生产力。 今天回复“态度”,给你看一篇文章。

在最新一期《罗辑思维》视频里啊,我提到了一个观点,那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正处於大组织体持续崩塌的过程之中。有很多朋友表示对这个想法不理解甚至是不赞同,其实呢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解释,那就是大组织体维持自己组织规模的成本正在越来越高,而互联网提供的横向协作的成本正在变得越来越低。 举个例子说吧,如果一家公司有一项任务,你说他是用一纸合同外包给一家专业的乙方公司来做,更便宜,更靠谱,还是自己组织里养一帮大爷干更靠谱,更便宜呢。比如说所有公司都会签约快递公司,而不是在自己公司内养几个跑腿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所以从成本角度来理解这个世界,往往更加接近于真相。 今天回复“成本”两个字,给你看一篇经济学的分析。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