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今天才知道原来520是表白日,怪不得昨天微信上很多人问我表白的技巧。哦..真是天晓得哟,我情商这么低的一个人,浪费了大把青春的一个人,居然现在混成了爱情导师?!不过面对表白这个问题,我实在是有点气不过啊,今天吐槽几句:表什么白啊!如果对方心里有你还需要表白吗?如果对方眼里没有你,你觉得你想阿Q一样往地上一跪,说:吴妈,我爱你,我要和你困觉。你这不会吓着对方吗?如果你明明害怕被拒绝还要表白不就等于明明害怕被枪毙而去自杀吗? 接触、了解、联系、暧昧,这才是正确的开始啊!然后呢,然后就更简单了呀,制造一个过马路的机会,拉个手啊,过了马路不撒开不就完了吗? 今天回复“情书”两个字,再教你一招。

昨天看到一副对联,上联是:高端大气国际化,下联是:求真务实占便宜。我突然眼前一亮,对呀!我们罗辑思维也不能光坚持高端大气国际化,还得求真务实占便宜呀。这个周五我们要举办第一次现场版的脱口秀,现场会来300名用户。咱们能不能占点便宜呢? 其实我知道啊,咱们这个微信平台15万用户里面有的是藏龙卧虎的企业家、有产品要宣传的创业者。要不咱们谈一笔交易:你掏300份礼品,然后我们占你点便宜。至于回报嘛,除了我本人感激涕零之外,我们会在15万人面前卖力地夸奖你。至于礼品多少我们倒不计较,上的300套别墅,下到300本书,我们都笑纳。大家就图一乐,有点小小的满足感就可以了。 今天回复“满足”,给你看文章。

身为一个文科生,有时候还不得不用一些道听途说的材料讲理工科的话题,结果就必然是悲催加手忙脚乱。 比如说吧,在最近一期的罗辑思维的视频里,我就提到,伽利略发现木星有5颗卫星,结果节目播出之后,我们团队一个小孩就给我指出来:老罗,你又说错了啊!伽利略时代只发现木星的4颗卫星,木卫5是很多年之后才发现的。我当时还故作镇定:嗯,木星一共有5颗卫星,我没说伽利略发现了几颗。结果人小孩指着我哈哈直乐,去年卫星还新发现2颗呢,现在一共是66颗,你又不懂装懂。 你看,不懂装懂害死人吧,文科生就是不识数。不过,文科生不识数也有好处,就是我从来不盲信数字,因为数字背后未必就是真相。 今天回复“数字”两个字,给你看一个例子。

昨天给大家推荐的那篇文章,出自英国作家毛姆的手笔,推完之后我特别感慨,因为毛姆这个人在欧洲文学史上算不上是什么一流的巨匠。 但是,这半年我读了不少他的东西,我觉得他写的真是好。他老人家给我的巨大的文学享受和他在文学史上留下的那淡淡的两个字的名字,这之间真不匹配。这也许就是历史的一个悖论吧,历史远去的时候留下的那个背影永远是概念化的和简单化的。 就像抗日战争,现在据说我们每年在横店影视基地要杀掉七个亿的日本鬼子,好像杀鬼子就像玩儿闹似的。 其实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平均要用三到五条命才能换回一条鬼子的命,当年杀鬼子其实好难好难的呀。 今天回复“战斗”两个字给你看林彪在平型关战役之后的一篇总结。

下个星期五呢,我俩要在北京举办《罗辑思维》的第一场现场脱口秀,现场有三百个作为,现在可以开始报名了。 关于讲什么其实我一直挺纠结的,我想两个话题跟我们团队汇报,第一个话题呢,是《中国为什么有前途》我们团队的一个小孩,跳起来说,不行!这疑似五毛党。我又说了第二个,叫《这代人的怕和爱》,又一个小孩跳出来说,唔,这也不行,这个,疑似青年导师。 我的个老天啊,“五毛党”“青年导师”这两个帽子戴上了,我还混不混啊。那到底怎么办呢?干脆听大伙儿的吧,在今天推送的文章的末尾,有一个链接,既是报名入口,也是个调查问卷,你们让我说啥,我就说啥。 今天回复“文章”两个字,给大家看我昨天看到的一篇有趣文章。

昨天早上我犯了个设置上的错误,以至于很多朋友回复“真相”两个字,得到了一篇重复的文章。 向大家道歉。(撞墙中) 不过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很多男孩子会愤怒地指责我:“你怎么偷懒啊?你怎么不敬业啊?你怎么黔驴技穷啦?”具有较强的攻击性。 这其实暴露了男生和女生思维的一个差异。 女孩子通常倾向于描述自己的感受,而男生是目的化的思维,通制倾向于给对方定性,所以具有一定的攻击性。 其实男生追姓的时候最有杀伤力的话就是描述自己的感受,比如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紧张。”而不是描述自己的强大,说自己肯多爱对方。这恰怡是最远的路。 今天罗胖子画一个小圈圈,诅咒所有那些骂我的人:一辈子都追不到女朋友。(我就不告诉你我在偷笑) 回复性别,给你看这个理论的进一步阐述。

我发现自己现在最近越来越不爱看所谓的调查报道,也就是那些记着费尽千辛万苦逼近的那些“真相”。 不是说真相不重要,而是在那些黑暗的角落里那些人干出什么人神共愤的勾当,我都觉得不意外啊,那些骇人听闻的真相吓不着我啊。 所以我现在在真相之外更加追求那些看待真相的标准、尺度和坐标。 就拿最近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这场官司来说吧,很多人问我什么观点,我也不知道什么观点,因为我不知道真相。直到有一天我在微博上看见有人说:谁离权利最近,你就别信他。我觉得这个话说出来了,我们谈的这个事就算是有个坐标了。 今天回复“真相”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有趣的文章,看完之后你就会知道,所谓的“真相”其实是一件特别纠结的事情。

昨天我参加合伙人的首映礼,电影不错,但是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开演前,走红地毯的那个情节。 黄晓明出现的时候,他的几个女粉丝高高举起一块大牌子,亮闪闪地写着一个“明”字。这些女孩儿在那兴奋,欢呼,跳跃。我不知道你如果是众人当中看着这几个所谓的脑残粉的时候,你会怎么评价他们。 我倒是觉得这几个女孩可爱而幸福。因为她们的人生拥有真正喜欢的东西,而且愿意付出努力,用极端的方式把它表现出来。她们人生的幸福和丰足感,一定超过一些鄙视一切,怀疑一切,谩骂一切的人。没准黄晓明的一句话就会彻底点燃她们生命中的正能量。 互联网时代,尊重、理解一切人,发自内心地选择,这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到的。 今天回复“选择”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昨天给大家看的那篇《罗斯福论四大自由》的文章,其实是一篇特别重要的文章。在人类的道德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要知道,自由主义在美国也有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在罗斯福之前,很多美国人认为,什么叫自由啊?就是我只要不伤害到你,那大家各过各的,该怎么过怎么过。 可是罗斯福新政的时候,很多人指责他,诶,你怎么可以让富人补贴穷人呢?这不是搞社会主义那一套吗?罗斯福说,我才不是社会主义者呢,我是自由主义者。只不过我是重新定义什么是自由。其中就包括让人免于匮乏的自由。说白了,你住不起豪宅饿肚子,活该。但你如果饿肚子,那就是全社会的责任。 我们中国人还有一条教条,各自凭本事吃饭,不给政府添麻烦。要知道,饿肚子,或者上午片瓦遮身,这就是全社会的责任。这才符合伦理观。 今天回复“岁月”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有两位姓马的企业家退休,以为是招商银行的马蔚华,以为是阿里巴巴的马云。马蔚华嘛,没办法,国家领导,领导说让你退你就得退。他们的一生干的再漂亮,就像写一笔漂亮的粉笔字,说擦就擦了。 而马云的退休则给我们另一种感慨,我想起一个笑话,笑林广记里面的。说有一个鬼,马上要去托生做人了, 阎王说:你小子福分不错,判你此生当富人。 鬼说:我不愿意当富人,我只求一生衣食不缺,无灾无难,安稳闲适过日子就行啦。阎王说:哼,要银子到可以再给你几万,这样的清福你却还不配享! 不知道马云们有没有这样的福分,去真的享这样的清福啊。就像他自己说的:从此生活就是工作。 今天回复“自由”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