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最近看到了一个关于“文明”的定义,啥叫文明?文明就是由创造不同于暴力和劳作的激行为以及从事和享受这些活动的技巧组成。 哎呦妈呀,这个话太绕了,咱们翻译一下,如果你:第一,除了钱和权,你还对别的事情感兴趣;第二,掌握了对这事相当的技巧。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在创造文明了。 说白了吧,就是把有趣的事干的有技巧,就是文明。比方说,爱打游戏不见得一定是坏事啊,如果你的技巧已经达到了专家级别,那么恭喜你,你完全可能因为这样的技巧而获得体面,因为你创造了文明啊。但是如果你一直打的很烂,还要不断地在上面花大把时间那就只能是玩物丧志了。所以有成就没成就不在于是不是在玩,而在于是不是玩出了技巧。 今天回复“文明”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最新一期的《罗辑思维》视频讲了大公司组织变型的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美国军队,在中国历史上也有类似的例子,比方说清末的太平天国战争。先是由肃顺,然后是恭亲王都主张放松中央控制,放手让地方团练以更灵活的组织样式和农民军作战。曾国藩先是写了那篇著名的《讨粤匪檄》这篇檄文,为这种松散的作战方式提供了价值观核心;然后曾国藩在安庆、曾国荃在南京、胡林翼在湖北、李鸿章在江苏、左宗棠在浙江、彭玉麟率水师分头和太平军作战,这个时候原先的绿营系统几乎完全被弃之不用。正是这样的组织创新才让清代朝廷渡过了一劫。 看来组织转型必须有放松中央控制、另建价值观核心、重启自下而上的动能,这三步缺一不可。 今天回复“控制”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前几天看到一篇新闻,说是有一家美国公司用五百亿求购治疗癌症的超级中药。 哎呀不用大脑,用大脚趾头想想就知道这篇一定是假新闻了。但是我今天不想讨论中医的问题,而是想说这么愚蠢这么容易被人识破的谣言,他们为什么还要买通媒体去发布呢,是他们笨蛋吗?不是。互联网时代的舆论有一个特征,就是舆论渠道是散乱的,听到一则信息的人不见得还能听到与它相反的纠错信息,只要有一小部分人没有看到辟谣,那造谣者就成功了,就够本了,就能够留下足够的人数供他们诈骗和祸害了。 所以互联网时代给公众心智带来的可不完全是好事,它让人变得更智慧和更容易被愚弄,这两者的概率其实一样多。 那人为什么容易被愚弄呢?今天回复“愚弄”两个字,给你再看一个例子。

昨天听到一大帮老人家,岁数不见的老啊,在那批判互联网低俗,净是些搞笑的东西,同时哀叹正经内容在互联网上吃不开。我一边听他们说着一边淡定地用自己的中指推推自己的眼镜。首先啊,混搭是搞笑之母,是趣味之源,而互联网擅长的就是话题混搭和语境穿越啊,自然就会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内容。第二呢,严肃的优秀内容在互联网上多的是啊,喜欢这些东西的人结成了各自的社群。比方说:豆瓣。你怎么不去看呐。第三,彻底的严肃其实是需要一点意识形态霸权的,需要像教堂那样的氛围,说得不好听一点,需要一点点灵魂的闭塞。你尽可以自己去严肃,批评别人不跟你一起严肃,那就有点不讲理啦。 今天回复“搞笑”,给你看文章。

最近在为《罗辑思维》视频准备一期关于进化论的选题,遇到一个小的知识点,很有意思,跟大家分享一下。 话说人为什么会长阑尾,阑尾一点用处也没有,还容易感染阑尾炎,那按照一般的进化论学说,这样的东西早就应该被淘汰了,可是为什么它还在那呢。进化论是这样解释的:在自然选择逐渐缩小阑尾的过程当中突然遇到了一个困难,那就是越来越小的阑尾就越来越容易感染阑尾炎,结果呢那些阑尾小的人,虽然在进化上胜利了,但他没来得及留下孩子就感染疾病死去了,反而是阑尾稍大点的人活着下来传宗接代,你看进化反而维持了这个比没用还要糟糕的器官,可见神奇的大自然也是两边为难啊。 那你知道进化论决定什么样的女子最好看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今天回复“进化”两字,给您看文章。

昨天看到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据说,二战的时候英国空军部队有一个规定,战斗机的皮革座椅要用骆驼的粪来擦洗保养。后勤兵多年一直以来都这么干,但不知道为啥,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英军在沙漠地区作战的时候,需要骆驼运输,可驾驭骆驼的皮具是牛皮作的,那个味道骆驼闻着很不爽,赖着不走,没办法只好用骆驼粪擦皮具,盖住牛皮味。结果呢,结果这个习惯就一直被当作金科玉律沿袭了下来。等到骆驼换成了飞机还没变。 其实生活中多的是这种盲目的沿袭,昨天我就在一家民营企业看到一份文件,红头的哦,结尾写着“总经理办公室宣”,大大的宣传的“宣”字。哎,时代不同了,该改变就变变吧。 今天回复“不同”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昨天有个年轻人问我,我刚刚大学毕业,现在面临租房,到底是租差一点的城中村的房呢,还是租远一点,但是条件好一点的郊区合租房呢。 我给他的回答是这样,我建议他去租更方便交到朋友,形成自己的社交圈子的房。差一点或者远一点对于年轻人来说都是可以克服的缺陷,但是如果社交圈子只能在公司或者网上,那就很局限视野了,而这对他未来的发展可能是更为重要的事。 今天之所以提到这个,其实我是想说,我们在陷于两难处境的时候,往往忽略了更为重要的选择因素。就像我一个朋友吧,老板让他在挣得更多和干得更清闲两个职位之间选,结果呢,他选了最能照顾家庭的那个。哎呀,这才是真正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呐。 今天回复“需要”,给你看文章。

经常遇到人问这样的问题:我想去大城市又舍不得现在的工作、家里人还不同意,怎么破;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但我没法说服老板批我预算,怎么破;我又不想节食又懒得锻炼还想减肥,怎么破。 哦,“怎么破”这个词真是这两年现代汉语当中出现的一朵奇葩呀!它意味着你用一堆前提条件把所有的出路都给堵死,然后坐在高墙下一边哭诉一边等着人来救你。说白了,都是小时候做数学应用题落下的毛病。 怎么破?!很好破呀!去说服家里人,去说服老板,去节食去锻炼,或者干脆认可自己是个胖子别再烦恼,不就破了吗?这个世界除了死亡无法避免,生命中其实没有什么必然的前提,一般来说你的问题就已经包含了答案。 今天回复“问题”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今天咱们聊聊离婚这件事。其实我倒是觉得一段良好的婚姻和一次干脆的离婚都是值得祝福的好事情。 爱情没有了你可以选择用亲情和信任维持婚姻,也可以选择干脆结束婚姻,这两个都是好方式。那啥是坏方式呢,就是用各种工具来绑架婚姻,比方说有人会通过生个孩子来稳定婚姻,说白了就是让散伙的成本增加一点,说的不好听一点,这样勉强维持的婚姻其实很不道德的,尤其对孩子更不道德,因为他一到人世就是你们两人的人质,再比方说,有人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为由不离婚,其实你只要问问孩子你就知道,他们宁肯要一个有责任感、正常温暖的单亲家庭,也不要一个充满怨恨和争吵的家庭监狱。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 今天回复“婚姻”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几十年前,梁实秋先生写过一篇小故事。 话说有一个母亲带孩子逛百货商店,孩子看见一匹木马,纵身而上,再也不肯下来,可这匹木马是人家百货商店的陈设阿,店员就反复劝呀,少爷呀,你下来吧,母亲也反复劝阿,都没用,买吃的,也没用。反正就是当木马的钉子户。最后没办法商店只好请来特聘的儿童心里专家,那专家问明了情况,轻轻走上前去,到孩子的耳朵边上说了一句话,只见那孩子跟触了电似的,迅速滚下木马,跟母亲牵着手走了。大家就问专家阿,你说的啥阿。专家说,我告诉他你要是再不滚下来,我就敲碎你脑袋。讲道理,当然好,但是有时候为了解决问题,还真就不得不用上点粗暴。 今天回复“粗暴”两个字,给你看文章。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