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最近案子比较多啊,所以今天咱们聊聊法律。 美国著名大法官homes对法律下过一个别致的定义。他说啊,法律不是什么一套规则,一套公理,一个推理体系。在实际运行中,一个和法律接触的人从来不在乎什么规定,他只想知道,我这件案子,法院将会怎么判。所以,法律就是法院事实上将会对人们做什么的预测。从这个定义出发啊,我们就能洞察所谓的“选择性执法”的坏处,因为在选择性执法下,人们实际上根本没有办法推测法院将会对我做什么,一个人都可能是不安全的。选择性执法让法律回到了蛮荒时代,实际上就等于没有法律。在现代社会中,善良不是道德的儿子,而是良好制度的产物。 今天回复“善良”两个字,给你看一个生动的例子。

《笑林广记》里有这么个故事,有一个秀才生性多疑,老是担心自己的老婆呢,不是坚贞烈女,于是有一天躲在家里的暗处,等老婆经过的时候,他突然蹦出来,把老婆一把抱住,老婆吓得大骂啊。这秀才可高兴了,说,哎呀看来我老婆果然是烈女啊。又有一次,秀才看史书,看到秦烩害死岳飞那一段,气坏了,拍桌大骂,他老婆就劝啊,相公啊,咱家就十张桌子呀,你已经拍碎八个了,你留两张桌子咱们吃饭那,这秀才大骂,你肯定是和情夫通奸,于是把老婆打了一顿。 你看,这世界不是由道理构成的,你不能说这个秀才坚持的道理不对,可是一个好道理经常被一个混蛋变成一个混账道理。 今天回复“混蛋”两个字,给你看混蛋们是怎么上当的。

昨天上线的那期罗辑思维的视频哪,讲的是一个顶级公务员的故事,有朋友就在猜了,那你罗胖到底在隐晦地暗示些什么呢。 我只能说,您辛苦了,您费心了,但是您想多了,您把罗胖想成公知了,我从来没觉得当公知有什么不好,但是当一个好公知,不仅需要知识,还得管的住自己地很多分寸和很多器官,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哎呀,这个太难了,我倒觉得,这个时代更加需要私知,和公知相对的私知,就是用工匠的苦逼死磕精神,用服务员的扫地擦桌精神,用小伙伴的二逼欢乐精神,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感悟的东西分享给愿意接受的一小群人。我罗胖就愿意做这样的“私知”。 今天回复“公务员”三个字,给你看篇文章,安慰一下被我节目得罪的公务员们。

8月30日几年前在一个会议活动的现场,我亲眼所见一位领导是怎么处理公务的。一个小公务员跑过来对他说,领导领导,你要的文件发到你邮箱里了。人家领导眼皮都不抬就说,还是打印出来给我吧。 那是在会场啊,打印机肯定不方便的,那个惊慌失措的小科员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终于找到一台打印机,过一会满头大汗把文件送来了。没成想领导刚刚入手一台ipad,正在那兴致勃勃地研发ipad的神奇功能,也许觉得电子办公还是节省经费吧,就把ipad给小公务员说,你还是把文件弄到这里头吧,看起来比较方便。那个会场没有wifi,于是整个中午那个小公务员没有吃午饭,勤勤恳恳地把文件一个字一个字的输入到ipad里头,以上事实罗胖亲眼所见,谁骗人谁是小狗。 今天回复“忙”,给你看一篇文章。

互联网改造人类社会的机制其实说来也很简单,就是把传统的固定社会关系拆散,变成松散的,根据兴趣和气味重新苟建起来的族群关系。 这个变化的结果其实非常深刻,甚至直达伦理层面。比方说把,一个牛气哄哄,看谁都看不起,觉得谁都是傻叉和弱智,这种人在传统社会里就是坏人啊,就是人品差啊,就是遭人讨厌啊,就会受到惩罚和孤立啊,但是在未来社会里,这种人没准就会发展得好,因为人家可能真得有某项禀赋,真的值得骄傲,可以基于互联网的机制找到气味相投的人,传统的社会关系格局不再能限制他的能量释放,所以啊,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巴结着点吧,如果你是这样的人,那就忘掉身边那些傻叉和弱智,去寻找自己的族群吧。 今天回复“教育”两个字,给你看作家王小波的无奈。

话说有这么个小屁孩,每天爸妈要送他去幼儿园,结果遭到了空前激烈的反抗,哭得那叫一个哭天抢地,死去活来,说什么都不肯去,好不容易连哄带骗送到了幼儿园吧,刚在门口看见老师,你看怎么着,这孩子一脸无邪的笑容,对老师说,我这两天可想你了,我可喜欢上幼儿园了,得,这回轮到孩子的爸妈傻眼了吧,说这孩子是不是有人品问题啊。 我听说这事我真想说啊,这父母真是想多了,有啥人品问题啊,第一,父母吵架多,孩子往往就心眼多,你千万不要低估小孩子察言观色的能力。第二,人本来就是被格局雕刻出来的,他用哪一套就说明他在那个格局里吃得开啊,所以,与其教育孩子的人品,不如换个幼儿园。 今天回复“格局”两个字,给你看篇小文章。

最近读书,看到了新加坡郑永年教授写下的一段话,他说啊,在西方历史上,是先有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然后等它崛起之后反过来制约和改造国家权利。可是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就不是这样,整个过程是倒过来的,必须先由国家生产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说白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是市场的儿子,那这个儿子就不能制约老子啊,就不能改造国家权利啊,所以,在后发现代型国家,都有一个基本矛盾,那就是经济改革需要自下而上的集权,而政治改革需要自上而下的分权,比如说在清末吧,一边是地方自治为主流的政治改革,一边是国家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经济改革,那到头来呢,这两个相反的力量就会把一个朝廷撕碎。 今天回复“问题”两个字,给您看一篇文,它是一百多年前法国人托克维尔对我们的提醒。

说实话在海外参观唐人街,往往感受不是太好。比方说纽约的唐人街坐落在繁华的曼哈顿岛上,但是你一旦走到这片区域,看到的却不是繁华,而是满目的破败游离和散漫,那为啥会这样呢,这就得从唐人街的形成机制上找原因。 西方世界里的唐人街一般都在城市里的中心地带,所以它往往不是由华人从无到有新建的社区。往往情况使这样,当一个华人搬到这,那陆陆续续就有很多同乡啊,亲戚啊搬到附近,而华人的很多习惯,比方说不爱卫生,大声说话,打骂孩子,不关心公益,导致很多原住民陆陆续续搬离这。唉,所以啊,唐人街其实不是建成的,而是被剩下的,唐人街不是融合的产物,而恰恰是分离的产物。 今天回复“美女”两个字,给各位看一篇文章,它会告诉你,为什么有的城市美女比较多。

在古代的军营里啊,有一个特殊的现象,叫炸营,也就是部队睡在军营里好好的,突然有人“嗷”的一嗓子,然后就一团大乱,发生溃乱,甚至是自相残杀,往往天亮的时候一看,全军只剩下一片尸首,和不多的几个幸存者。 近现代最著名的炸营发生在淮海战役时期,孙元良的16兵团在陈官庄突围,过程当中就发生一次炸营,几万人的部队啊,好可怜,最后只剩下400多人,没有敌人,也没有战斗,只有自相残杀,孙元良是谁啊,就是著名影星秦汉的爸爸,现在很多人都在指责互联网上的造谣现象,其实这不仅是个人的责任,也是一次现代技术条件下的炸营,是一个群体性的事件。没准,未来这种造谣现象会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多。 今天,回复“谣言”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昨天有个女孩跟我说到她男朋友,说他捧本书在地下地铁能看半天,并且加了一句啊,说儿子要是这样,就高兴死了,言下之意呢,她老公这样就没那么高的评价了。 你看,很有意思的逻辑吧,其实这也在说明,过于热爱读书,与成年人来说,不是一件绝对的好事,因为这往往意味着这个人不善于和现实中的人交流,我自个求知的顺序是这样的:如果我有一个困惑,那排在首位的解决方法是向高人求教,其次呢是和朋友聊天碰撞,最后才是读书,说白了,读书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我们和古人或者没有办法谋面的高人交流的唯一途径,但是,它并不能超越人和人的交流,它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而已。 今天您回复“读书”,给你看一篇文章,会告诉你,读书也有危险性。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