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昨天我到一家牙科诊所补牙,去早了,前面是一对小夫妻正在就诊。那个女孩躺在手术台上嗷嗷直叫,也许是因为疼或者因为害怕。 她老公站在旁边,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拼命在那喊:“不疼不疼,疼什么啊,不疼!” 那个女孩嗷嗷冲他吼:“你倒是没试试!” 确实,这男的嘴太笨了,他可以说:“宝贝,老公在这里!”等等,总而言之,你不能说不疼,你怎么能替别人决定不疼呢? 这就是中国人的情感模式,总是想把自己的感受强加给别人,虽然是顶着爱的名义,是在为你好的目的下。

这两天很多人都在讨论李双江和他孩子的事,很多人都试图找出一个原因。有的人归咎于劳教制度,有的人归咎于权贵家庭,有的人归咎于中国教育,还有人直接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直接就怪罪李双江本人。 我想这些讨论虽然都有意义,但是他们都忘了一个起码的原则,那就是在生物界,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立的,自我负责的。他们之间可能有遗传关系,前后关系,但是绝对不存在物理世界里面的那种因果关系。 一对优秀的父母,可以生出一个绑缚刑场的孩子;一堆窝囊的夫妻可以养育出一堆功成名就的孩子,这很奇怪吗?

2013.02.24 完美 昨天上午犯了一个错误,我把我一段没有录完的音一随手就发出去了,我当时以为问题挺严重,心里还挺紧张的。但是没想到大家在后台不仅安慰我,还有人会说:“原来你还真的不是提前录好的哦!还真的会犯错误哦!挺好!” 有人会说:“犯错误挺好,因为显得有人味。” 所以昨天后来我跟一个高传统媒体的朋友说:“你们传统媒体真没得混了,因为你们犯错误是要写检查,挨批评的,而我犯错误是要被安慰,然后被表扬的,你说你们再不死还有天理吗。” 其实,我昨天想表达的和今天想说的道理都是一样,就是传统社会形成的很多伦理、价值观、道理规则都在被颠覆之中。

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价值观,都在飞速的被颠覆掉。 就像前两天,在一次我和父母一起吃饭的餐桌上,我就问他们,我说:“我长这么大,40多了,我几乎从来没听你们夸过我。不管我有什么好事,只要我回来兴冲冲地跟你们报告,你们都会说,你又在吹牛,或者说,不要膨胀啊,不要骄傲啊。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说,我们不是为了不让你太高兴吗。我说:“我高兴有什么不好啊,为什么非得让我不高兴呢?” 他们说,为了不要让你太膨胀嘛!我说:“膨胀有什么不对呢?他们说,为了不让你吃亏啊!” 我说:“我一个自由职业者,上没有领导,旁边没有同事,我能吃什么亏啊?我不就是在家里得意一下吗!” 他们说,谦虚总是一种美德啊。 这就让我警醒到:这个世界,很多传统的价值观、方法论、小伎俩都在颠覆中,包括“谦虚”这样的公认美德。 今天回复“黄昏”,给你看一篇文章。

昨天看到一本书名字叫做《人脉学》就是教你用各种长袖善舞的方法来结交朋左的这样的技巧。这就让我想起了冯仑的一段话,他说一生的交往半径其实不会超过10、30、和60这三个数。 所谓10就是你急用的时候能够结钱给你的朋左。不要看你平时有很多亲密关系的朋左真正惜钱给你的,包括父母在内,通常不会超过10个人。 而30呢就是指平时经常共事,经常打交道的这些人,通常不超过30个。 60呢就是打电话你知诺他是谁大概了解—些他的背景很长时间可能都没联系,这样的人大概是60个。 所以冯仑的结论就是人这—生其实不需药太多的关系就能够应付得了,我们不需要读什么《人脉学》。

前一阵在一个视频当中我提到,现在的年轻人应该以一种专业主义的生存方式和这个世界来博弈。于是很多朋友就问,那你说我怎么选择一个好的专业呢? 其实你所指的专业我知道,你指的是职业者或者是行业,这和我所说的专业恰恰是两回事。 因为职业和行业指的是,你要像一颗螺丝钉一样嵌入到别人的系统当中,而我所说的专业恰恰是指要以独立的价值存在,不依附于任何系统。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认为我的专业是口语表达,那么它既可以去做培训师、咨询师、主持人,或者是我现在做的自媒体。我可以投放到任何职业或者是行业里去,这就是我所说的专业主义,它不依附于任何系统。 当然退一步,如果你没有做专业主义者的勇气,那么如何选择一个好职业呢?

在西方的寓言故事中有一个布里丹的驴的故事,话说在不里丹这个人养了一头小驴,这头驴有一个非常优良的品质,那就是极其的理性。 有一天在小驴面前出现了两队干草,他发现这两堆干草形状也一样,颜色也一样,分量也一样,那我先吃哪一头呢? 于是它就趴在中间想,越用理性去分辨,发现这两堆草就越没有区别,于是几天之后这头驴活活的饿死在两堆干草中间。 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人生选择的关头,其实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理性,而是随机性,偶然性,非理性等等这些因素。 所以人生选择的关头,与其像考场上那样去寻找一个最佳答案,不如反过头来问自己,你道理想要什么。

相信还是不相信什么是一个社会转型当中非常重要的标尺。比如说在今天什么报纸、电视、政府、官员、权威机构、专家学者、大众明星,我们都越来越没有更加相信他们的理由了,但是另外一种相信的机制却在生长。 比如说,有—天—个朋左开车带我出去,半道突然转头对我说:“老罗,哪天我带你去吃一餐馆,那个餐馆绝对币用味精。” 我的第—个反应就是我说:“别信他,那肯定骗人的,你又不能跟到厨房去看着他。” 我那个朋友说:“不对那个餐馆老板我认识十几年了,他做不出这种事,他是我朋友。“ 我说:“那你信我就信,那我肯定信!” 你看我们不再相信那些万众瞩目的东西但是我们还愿意相信朋友还愿意相信朋友推荐的东西,这是另外—种相信的机制。

我读历史的一个感受,就是历史的所有意义都在于细节当中,如果抽取出那些细节,只剩下一些条条框框,那就成了教科书,我们实际上是无法从中得到任何教义的。 比如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大家都知道,是1914年的6月28号,奥地利的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案引发的。 可是从这一天一直到8月1号大概全面爆发,其中还有整整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当中,欧洲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样的目标都做了那些努力,这才是历史的细节,可是我们通常都不知道。 有机会我在罗辑思维的视频里,给大家说一说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 今天给你看两千年前中国普通人写的一封家书,你才知道历史细节的魅力。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带家里的老人出去到饭馆吃饭的时候,老人总是坐在那里指着一道菜说:”这道菜卖40,但是我在家做最多也就8块!所以不划算不划算,卖的太贵了!“ 其实,这种算账方法里面漏算了两个东西: 第一,就是人家餐馆服务员为你当下提供的这种服务体验,没有算进去。 第二,就是如果这顿饭你自己做的话,那么你自己搭进去的人工时间没有算进去。 说白了一个是现在没有算,一个是自己没有算。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老人,仅仅是吃饭,他抱怨也就抱怨了,无所谓。但如果是年轻人,如果面对职场、工资,这些大是大非的选择的时候,你的算账方法会不会也落到这样的怪圈当中?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