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随着咱们这个平台上的人数越来越多,类似于春晚的困境也就出现了,众口难调嘛。很多人开始抱怨老罗这两天文章水平有下降了,我不喜欢啊等等。 我想大家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来理解自媒体,自媒体的优势不在于内容品质的稳定和内容定位的准确,我的优势是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嘛,订阅一个自媒体不是订阅—份报纸,而是交了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每天东张西望闷头思考,打听来—些信息或者感悟,掏心掏肺和你分享,目的是陪你一起成长。 你得到的不是信息世界的—小部分是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的一大部分。那么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怎么办,我的建议是你果断离开。 我这句话里没有任何负气的成分,也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只是咱俩暂时无缘。你只是我想要结交的朋友,而不是我想要讨好的客户。

如果我问你,怎么样让一只猫吃辣椒?你会怎么回答呢?答案不是直接把辣椒塞到猫的嘴里,因为这样猫会反抗;当然也不是把辣椒放在肉里,因为欺骗只能有一次,下回这只猫不仅不吃辣椒,而且连肉都不吃。正确的答案是把辣椒摸在猫的屁股,这样猫就自己会回头舔掉它,这样就能自动自发的吃辣椒因为它屁股疼嘛。 现在的商家已经不再满足于花一毛钱让我们知道他的品牌,而是愿意花两块钱让我们产生一个行为、一个动作。这个行为下我们就是那只自己舔干净自己屁股的猫。所有的客户都是这样。 今天回复“营销”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最聪明的营销的文章,这也是我们的微友推荐的。

最近我一直在感慨人类的交流会越来越困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由一个陌生人构成的弱关系社会,就那我这个微信平台来讲几万人每天分享一些信息,其实我们很少认识,有着不同的知识背景和价值观背景。 就那昨天来说我好不容易跟大家说清楚了,要回复关键词系统才会自动推送文章给你,但是昨天就有人用语言,而且还是很多人用语言来回复这个关键词,一堆人冲我大喊:错觉!错觉!错觉!我就漏说了要回复文字才行。你看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弱关系社会的困境之一。 另一个困境,就是所谓的极化社会的到来。回复“极端”两个字文字的,我会给这篇文章给你。

今年是小年,灶王爷上天言好事,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灶王爷能够选择性的听,让后到天上,选择性的说。 关于选择性,我们这个微信公众平台上也有这么一件事,我每天都会发一段一分钟的语音,人后会提示大家回复某个特定的词,然后系统会自动把文章推送给你,即使每天我都这么说,还有很多朋友在那反复的问:“老罗!今天的文章呢?不是答应好,每天有一篇文章的吗?你的文章怎么看。”他们就是选择性把我说,回复某个特定的词这句话给忘了。 我们做传媒的人其实就跟这种选择性的接受来做斗争,在互联网时代尤其如此。在这个时代传播尤其要记住的是:你说了,你以为你说什么,其实只是个错觉。 今天回复错觉两个字,给你看一篇文章。

春节回家父母逼婚,我就助纣为虐一次,其实我并不关心各位结不结婚,我关心的是我们有没有培养出爱的能力,这对我们一生的生活品质影响实在是太大。我个人前几年之所以结婚,是因为听了一个香港老前辈的话,那位老前辈60多了,刚刚得了重病,他告诉我:“到了我这个岁数,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爱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深夜你醒的时候老伴递上的一杯水。”这杯水靠钱是买不来的,一定是从年轻生活积累起来的那种感情,你才会有年老深夜病痛的一杯水。相比其它能力,也许爱的能力更为重要,而且只有年轻的时候才能培养出来。今天回复能力两个字,给你看一篇连岳的文章,他也在说这个道理。

最近一直在和朋友讨论关于兴趣的话题。我一直认为在未来社会兴趣也许是比技能还要重要的生存条件。因为在互联网时代的前方,整个社会不是像人们预测的那样因为信息获取越来越便捷,信息流动越来越快,所以社会像一个酱缸一样,搅和着搅和着之后,大家在知识啊价值观上就渐渐地融合了。我的判断恰恰相反,整个社会会被分割成一个一个的小社群,这些社群都是由价值观、共同的兴趣来整合起来的。所以,未来时代生活,如果没有独特兴趣的话,你的生命会彻底陷入漂泊的状态,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血缘组织,也没有工业组织可供依傍。今天给大家看魏武挥老师写的一篇博文当中的一小段,关于微博怎么样式分割我们的时代的。回复微博两个字,把文章发给你。

很多朋友都在问我什么是手艺人精神,我们打个比方吧。又一次调查哦说明很多人离婚之后再婚,其实嫁的人或者娶的人都是离婚之前认识的。所以情感专家就会建议我们在离婚的时候就不要闹得太过分,因为你的第二任丈夫和妻子很可能这个时候就在人群当中看着你的表现,不要把他们吓跑了。在职场当中也一样,你在干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到底是只有现在眼前的老板和同事还是有未来整个的市场。要知道,不管你在做什么,你的下一任老板和同事此时都在看着你,只不过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而已。所以人的坐标不同,你是否能成为手艺人的机会就不同。今天回复无聊两个字,给你看秋叶写的一片很棒的文章,在无聊的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

记得前不久主持人孟非在他的节目里说过一段话:“有的时候中国式父母只是需要孩子去高考去结婚去生孩子。他们以为这就是爱,或者说以爱的名义出发他可以要求子女的一切。唯独没有想到不尊重的问题。”马上就要过年,很多年轻朋友回家最害怕的也就是这个。不仅仅是父母,而且有各种亲戚,七大姑八大姨。一人问一句一人催一句就能问得你满心沮丧。但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毕竟是父母嘛,我们知道光有爱是不够的,需要尊重,我们至少不让我们的孩子受这个罪就可以了。今天给你看一个技术帖,怎样拜托单身贵族。当然对于结婚和找了朋友未必有那么多的用处,但是看完了至少对于互联网社会你会有更多的了解。回复单身两个字,把这个文章发给你。

昨天很多朋友问我,怎么样选择一个好专业。这个问题真的是很难回答,因为我知道兴趣是选择专业的前提,否则你的一生会被互联网时代冲击的一塌糊涂。可是最近我接触的几个大学孩子我突然发现他们真的是什么兴趣都没有。我发现他们的人生自打有知道有考大学或找工作这两件事儿之后,整个人生就沉入了一片沉沉的黑暗和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之中。中国式教育真的造了一个很大的孽,它让一代人要花费无数的光阴才能重新找回自己,而很多人可能终生都办不到。郑也夫先生多年前的一篇文章,其中一句话:心灵得癌症是厌学。这句话彻底地打动了我。回复教育两个字,我把这篇文章的节选给你看。

虽然今天还在工作,但是空气中已经飘着浓浓的年味儿。我想其它人可能很难理解中国人的过年和春运这些现象。因为他们不了解亲人两个字在中国文化当中的分量。其实这是古已有之的现象。一个到长安赶考的学子就要住进本省本乡的会馆,一旦考取要认一帮同年。到远方学徒的小徒弟要认个师傅师娘,今天我们上个学还得认个师兄师弟。等等等等。我们中国人虽然脱离了亲人,我们也要在远方的陌生人当中把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再变成亲人,我们才有能力活下去,才有办法感受到安全感。这好像在社会学上也有一个名词,叫亚血缘关系。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就这么活过来的。今天回复亲人两个字,我给你看一首试。这首诗曾经在我的青春岁月教我理解什么叫亲人。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20年文章排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