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微信60秒语音及相关文章。

最近我看连岳老师说了一段话,他说,人的生活稍微安定之后,这幸福感油然而生,但是与此同时,危机感也油然而生。为啥?因为就像进入了一个蚕茧嘛。我们熟悉的东西会像吐出蚕丝一样把自己越捆越紧的,最后自己没法突破。这个道理我们都懂,那请问怎么办呢?难道动不动就要打翻重来,动不动就要去诗和远方吗?其实不用。连岳老师说,人不要忘了自己有一样利器,那就是语言。只要我们能保持语言的敏感度,比如每天有意识地接触一些新词,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学几句当地话,看到陌生的概念查一查它的意思,找懂的人问一问。这都能给大脑带来有趣的刺激。这种习惯,短期看没有什么用,长期那就是宇宙膨胀,只要保持这种膨胀,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大的。所以,学习一门语言,熟悉新的词汇,这就是我们母语的拓展,这就是我们个人帝国的版图扩张啊。

『突破』 罗胖60秒:怎么完成自我突破?
知道这些,让你拥有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最近,我听Facebook一位公司高管的分享。他说,他们公司对于什么是成功的产品,有一个奇怪的定义。两种产品,都算是成功的。一种是上线之后快速增长的产品。还有一种呢?是上线之后快速死掉的产品。那请问什么才算是失败的产品呢?就是那种成又成不了,死又不甘心,通过各种努力勉强活下来的产品。这背后的道理不难理解:先天不足,靠后天资源喂养,最终还是没法在残酷的竞争中获胜,还不如早点死掉,节约资源干点别的。我听完他这套说法之后,内心还是挺震撼的。为啥?你想,在传统社会,通常是按照成败论英雄。因为败了很难翻盘嘛。但是在我们今天这个快速变动的社会,为失败付出的代价会变得越来越低,再来一局的可能性是越来越高。所以,犹豫、拖延,才是最大的劣势。而失败本身,反倒不值得那么恐惧了。

『失败』 罗胖60秒:什么才是这个时代的失败?
如何一眼就识破说谎的人?

关于创新,我们通常认为,年轻人才是创新的主力军;而年长的人呢,往往会倾向于因循守旧。但是最近我听一位好莱坞制片人的分享,她倒是谈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在好莱坞,年长的导演反而更有胆量去创新。比如,华人导演李安,60多岁了,他就敢尝试用最新的120帧的电影技术去拍片,也就是那部著名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票房上这部片子应该算是失败了。但是没关系啊,李安的历史票房成绩好,投资方会继续大胆支持他。所以,他还可以不断尝试新手法新技术。那如果换成了一个初到好莱坞的年轻人呢?那可就不行了。他一旦因为大胆创新,搞砸了一部片子的票房,他在这个圈子里就没法混了,而且是一辈子也没法混了,不给其他机会的。所以,好莱坞的年轻人反而只敢循规蹈矩。所以你看,创新和年龄没啥关系,创新只和创新环境有关系。

『创新』 罗胖60秒:年轻人更喜欢创新吗?
揭秘 | 这三个职业,和你想象得肯定不一样

这个周五上新,给你推荐「得到」的最新重磅课程:施展老师的《国际政治学40讲》。施展老师在「得到」里讲的《中国史纲50讲》,很多用户说太过瘾了,没想到历史还能这样讲。但是要知道,国际政治学才是施展老师的本门功夫。这门学问,传统的讲法是要分析各种要素,很枯燥的。但是施展老师这次是另辟蹊径,从两个关键,就是力量和人心,逐步推演,推演出国际政治体系演化的五个阶段。听这门课,你至少会有两个收获。第一,是知道我们这代人正处于人类体系演化的哪个阶段,更好地把握自己的命运。第二,是看一个像施展老师这样的高手,怎么用一套逻辑体系,把那些我们原来模模糊糊知道的事实,解释得让人恍然大悟的。这是一个很有智力快感的过程。施展老师的《国际政治学40讲》,全新上线,郑重推荐给你。

『政治学』 罗胖60秒:力量和人心怎样演化?
找准你的社会位置,就掌握了命运的钥匙

最近听一位研究冷兵器战争的朋友讲到一个有趣的知识,就城墙这玩意儿,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是守城者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用滚木礌石防守吗?其实不是。冷兵器战场上,最重要的不是力量,而是士气。有句话叫“兵败如山倒”,一千名士兵,如果士气高昂的话,完全可以屠杀好几万士气崩溃掉的军队。所以,城墙本质上是防守者的士气的保证。在历史上,真正的守城战,往往是倚城而战。什么意思?就是军队开到城外和敌人打的。我方知道自己还有后手,大不了退回城内,敌方知道很难消灭我们,在士气上拉开差距,所以我方更容易赢,这才是城墙真正的价值。真要演化到最后的城头争夺,那我方的士气反而就濒临崩溃了,其实很难守得住的。所以你看,一件东西的用处,不是在用到它的时候体现出来的,从它在心理上起作用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经有用了。

『士气』 罗胖60秒:怎样利用城墙防守?
暑假过半,这三招“拯救”孩子的假期作文

假设有这么个问题:你特别想引起一个人的注意和好感。现在这个人发了一条朋友圈,其中有几张图片,那请问你该怎么做呢?是点个赞吗?没什么用,因为赞完了,就没有下一步。那加几个字的评论呢,比如照片拍得真漂亮?也没用,跟点赞的效果差不多。好了,那我再加点信息量呢:照片拍得真漂亮,这是哪儿拍的呀?她就算是回答你了,你也不得分。为啥?因为这个问题只是增加了她的负担,她即使回答你,也只是出于礼貌。那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呢?比如说,你写一条评论“第三张最好看”。那你获得她回复的概率就很高了。为啥?因为这是在她的世界中引起了一个分别,切下了一道鸿沟,造成了她自己的一个问题,她要么能回答,要么要向你求助。所以,和他人交流最好的方式,不是讨好她,而是给她制造一个她要解答的问题,而你恰好能给出最好的答案。

『交流』 罗胖60秒:怎么发起一次交流?
怎样把一个好点子,打造成价值百亿的公司?

最近我看到一条问答,很有反讽意味。问的是,怎么能让孩子对电子游戏失去兴趣?答案是,很好办啊,就像我们督促孩子学习那样就行啊。你每天早上逼着孩子七点开始玩游戏,一轮玩45分钟,中间只允许休息10分钟,一直到打晚上六点,吃完晚饭接着来,玩不完当天固定任务,不让睡觉。周六周日还得上游戏辅导班。每月组织打比赛,打不到好名次要挨骂,天天在家里絮叨“你看看人家孩子游戏打得那么好,你怎么就不行?”孩子只要干点别的,你就觉得他是在不务正业。你放心,只要你长期坚持这么干,孩子肯定对游戏失去兴趣。这条问答的角度,能让我们很好地反思,学习这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经常有人说,学习是反人性的事。怎么可能,人肯定是整个生物界里最爱学习的动物。违反人性的肯定是别的东西,什么呀?当然就是强制嘛。

『强制』 罗胖60秒:怎么让孩子对电子游戏失去兴趣?
邀请你一起,和我们重新定义书单

最近,万维钢老师在第三季《精英日课》的专栏里,有一篇《极简西方思想史》。这篇文章真是神作,它真的是用两千多字,就把西方思想史整理了一遍。看完之后,我有一个特别扎心的感受。你会发现,思想史不就是历史本身吗?历史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只有各路思想在几千年的舞台上交锋、融合、修炼、过招、转变和继承。所以,你要是想在历史中有地位,那要么扮演思想的传承者,要么扮演思想的鼓吹者、维护者,更高级一点,还可以尝试担当思想的创造者。而其余的人呢?哪怕权势再大,人数再多,只要他做的事,既不是在思考什么,也没有引起新的思考,那就只不过是一堆案例和数据。过去,我们总是以为:事实才是接地气的人间,思想只是漂浮在头顶的浮云。但是可能正好相反,除了思想,历史并没有别的东西。

『历史』 罗胖60秒:为什么说历史就是思想史?
有件事你不一定关心,但一直在影响你的人生
三本书,带你看看人类探索宇宙的第一站

我们现在是生活在一个数字世界里。所以,判断数字就成了一种很重要的能力。吴军老师曾经给我举过几个例子。比如说,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准确率,达到了98%。怎么样?还不错,我们人类平时听别人说话的识别率其实也不怎么高。但是,如果是人工智能的指纹识别率达到了99%呢?不好意思,这个技术还不及格。你就想嘛,每识别100个人指纹,就有一个出错的,那在机场火车站这样的大人流场景下,根本就没法用。再比如说,洗涤剂能够杀死99%的细菌,这水平高吗?不高。因为细菌在合适环境下,繁殖速度很快,一天下来就可以繁殖上万倍,杀掉99%跟没杀一样。但是如果是空气净化器呢?过滤99%的PM5颗粒,就可以满意了。所以你看,什么是判断数字的能力?其实是把数字代入具体场景,再进行思考的能力啊。

『数字』 罗胖60秒:什么是“数字判断力”?
120周年诞辰 | 祝这位“史上最强硬汉”生日快乐

我们得到App里面的《跟华杉学品牌营销》这门课,很多人听了之后都有感觉,说这门课何止是在讲品牌,它是在讲一种系统的企业观啊。最近,我看到用户任文青对这套企业观的一个总结。他说,华杉老师就是在教给我们看问题的两个视角。第一是成本视角。这是一个用来向外看的协作视角,就是反复问自己:我做的事情,是不是降低了交易的成本,让别人更容易和我达成协作?第二个视角是投资视角,这是一个用来向内看的成长视角。就是反复问自己:我所做的事,是不是沉淀进了我的品牌资产账户,从而可以有长期的复利效应?请注意,想要拥有这两个视角其实并不容易。为啥呢?因为这两个视角的背后其实是一种心智模式,就是不管我当下在做什么,我都考虑这件事的长期影响。什么是长期主义?这就是了。

『长期主义』 罗胖60秒:什么是“长期主义”?
暑期书单 | 值得让孩子读的3本好书

关于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

罗胖每天早上6点30分左右会在微信公众订阅号『 罗辑思维 』中发布一条60秒的语言,用文字回复语言中的关键词可阅读一篇相关文章。

您可以用微信添加微信号:luojisw 或扫描 二维码
罗辑思维微信二维码
来订阅罗辑思维公众号。

2019年文章排名投票